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

宦官見陛下詢問,忙道:“已經回來了。”

李世民值得玩味地呷了口茶,他發現這茶初時寡淡,可多喝幾口,整個人渾身通泰,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他雖問了房玄齡等人的問題,卻又看向陳正泰:“這樣的茶,未來當真有利可圖?”

陳正泰道:“恩師,可聽說過茶癮嗎?”

茶癮?

李世民錯愕。

這倒是沒聽說過。

陳正泰道:“只要喝了學生這茶,是很容易上癮的,若是幾日不喝,便渾身不舒服,學生在學生的三叔公身上做過實驗,先使起致癮,此後讓他幾日不喝,那時他便渾身不適,總覺得欠缺了什麼。此茶只要推出,一定能風行。何況……在學生看來,此茶除了口感比市面上的茶水要好,最重要的是,沖泡起來極其便利,和以往的煮茶和煎茶相比,不知便利了多少倍,這樣的茶若是都不能風行天下,那就真沒有天理了。”

李世民頷首,陳正泰的話令他很是信服:“這樣說來,這個茶,也可上市?”

陳正泰很肯定地點頭道“是。”

李世民隨即道:“若是茶上了市,是否這茶林也可上市?”

陳正泰一愣,看着李世民,他突然發現,李世民居然很懂舉一反三。

陳正泰咳嗽道:“理應如此。”

李世民打起了精神:“當初的時候,隋滅南陳,那南陳在江南西道有大量的皇莊,得無數山林之地,因爲這些土地無法耕種,所以一直爲南陳皇家的土地,此後隋滅南陳,此地……也就變成了隋朝皇族所有,而我李唐取隋而代之,這地……自然也就是朕的了。”

說到此處,他眼中的眸光亮了幾分:“恰好這些土地,廣植的就是茶樹,產出的也是茶葉……而且那裡丘陵極多,卻不知是否可供你這茶葉之用。”

陳正泰呵呵笑道:“這個,只怕要看成色,到時學生去看看。”

李世民頷首:“如此甚好!”

這時,他纔對一旁候着的宦官道:“來,將幾位卿家請進來。”

房玄齡等人在外頭站了一夜,又累又乏,此時終於聽到李世民叫他們進去,也顧不上自己的腰痠腿痛了。

好不容易挪步進來了,便見李世民笑呵呵的看着他們:“諸卿,朕所需的絲綢,買回來了嗎?”

衆人本是疲倦不堪的臉,頓時又蒼白了幾分,大家一言不發,所有人都只慚愧的低着頭。

陳正泰眯着眼:“怎麼,沒有買回來?”

“陛下,臣萬死。”房玄齡臉色鐵青地道:“這是臣的過失,臣在中書省,爲平抑物價,竟出此下策,臣卻萬萬想不到物價竟上漲到了這樣的地步。”

有了房玄齡帶頭,戴胄也毫不猶豫地認錯道:“這過錯,主要在臣,臣真是罪該萬死,哪裡想到平抑物價,竟是南轅北轍,以爲遏制住了東市和西市的物價,竟還昏了頭,爲此而沾沾自喜,自以爲自己高明,哪裡知道……因爲臣的糊塗,這物價竟更加高漲了。臣侍奉陛下,蒙陛下垂愛,委以重任,無有寸功,今日又犯下這滔天大罪,唯死而已。”

他今日早沒了當初的咄咄逼人,只是臉色蒼白,萬念俱焚,眼眶通紅着,落下老淚,這倒是他故意落出淚來,實在是一天一夜的折騰,已讓他羞愧萬分,此時是真心的悔過了。

李世民方纔還面帶微笑。

可下一刻,臉色變得格外的凝重起來,啪的一聲,將茶盞狠狠的拍在案牘上。

他狠狠的看着自己的臣子們:“你們已去過崇義寺了吧,感想如何?朕不知道那裡發生的事,是否對你們有所觸動,但朕要告訴你們,朕深有感觸!”

羣臣打了個激靈,又繼續垂頭,一言不發。

李世民板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你們看到了什麼?但朕來告訴你們,朕看到了什麼,朕看到……物價高漲,民怨沸騰,朕也看到了無數的庶民百姓,衣不蔽體,食不果腹,朕看到街上到處都是乞兒,看到半大的孩子赤着足,在這天寒地凍的天氣裡,爲了一個碎蒸餅而歡呼雀躍。朕看到那茅草的房裡,根本無法遮風擋雨,朕看到無數的庶民,就住在那茅草和泥巴糊的地方,不見天日!”

房玄齡等人一個個大氣不敢出。

此時再不是房玄齡和戴胄覺得知罪了,便連長孫無忌和豆盧寬等人,也都嚇着了。

李世民哀嘆道:“朕在想,天下太平了這麼多年,百姓固然艱苦,可朕這些年在朝,總不至讓他們至這樣的地步。朕看諸卿的奏疏,雖偶有提及民生艱難,卻還是無法想象,竟是艱難至此啊。朕以爲諸卿都是賢才,有你們在,固然不至令天下海晏河清,卻也不至,讓這天下庶民窮困潦倒到這般的地步。可朕還是錯啦,大錯特錯!”

李世民方纔略顯哀傷的臉,突然怒斥:“朕現在只想問,眼下之事,當如何解決。”

衆人戰慄。

竟都無言。

解決?

此前不是提出瞭解決的辦法了嗎?

可行不通啊。

現在……還能咋解決?

古書裡,沒有關於這樣事的記錄啊。

“要不……”這事是民部的事,所以李世民問怎麼解決,戴胄非要硬着頭皮答纔好:“要不……就禁崇義寺?”

他聲音很輕微,而且語氣很不確定。

說實話,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是一個餿主意。

他其實挺恨自己!

李世民的目光便落在了戴胄的身上。

戴胄到這銳利的目光下,心頭很是忐忑,連忙低頭看自己的腳尖。

李世民厲聲道:“這就是民部尚書能提出來的解決辦法嗎?”

戴胄很想去死。

臣盡力了啊。

臣真的沒有辦法了。

說句憑良心的話,這事,還真不怪戴胄。

這涉及到的已經是後世金融的問題了。

小農經濟的體制之下,一個只曉得解決這方面問題的民部尚書,你讓他去理解和解決這樣的問題,這不是……去找抽嗎?

這就好像讓遠古狩獵部族的首領來解決當下土地兼併的問題一樣,人家肯定也得兩眼一抹黑,又或者出一個要不將這農地啥的,統統都荒廢掉,養上一點鹿啊、兔子啊啥的,大家打獵之類的餿主意。

這還真不是誇張,當初胡人入關,侵入神州時,就有不少胡人的精英分子們,有過將整個關內之地變成大草場,來養牛馬的念頭。

你能說這些人愚蠢嗎?他們不蠢,畢竟……他們已經是草原裡最聰明和最有智慧的一羣人了。

現在的戴胄,其實並不比那些胡人精英們高明多少,這是他的侷限性,他沒辦法去理解這種新事物。

所以李世民狠狠地盯着戴胄的時候,戴胄很想哭,而事實上,他其實已經搜腸刮肚了,卻怎麼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此時……房玄齡道:“不知陛下意下如何?臣等實在愚鈍,不妨懇請陛下明示。”

戴胄也立即委屈地道:“是,懇請陛下明示。”

這意思是,他們真的沒有辦法了,只能請陛下來拿這個主意。

李世民:“……”

最終李世民看向陳正泰:“正泰,你此前和朕說了那麼多道理,朕只問你,此事能不能解決?”

雖說李世民對面前這些臣子發了一堆的氣,但其實李世民自己也不太懂。

衆人見陛下竟跑去問這始作俑者陳正泰,整個人都不好了,何止是心,便是血都涼了。

跟這樣的人混一起,能治理好天下嗎?

我們沒能力是一回事,可陳正泰這個傢伙……是真髒啊。

陳正泰眨眨眼,他顯然可以看到許多人眼中明顯的不屑於顧。

他而後道:“恩師……這問題,不是已經解決了嗎?”

“解決了?”李世民一愣,什麼時候解決了?

陳正泰正色道:“恩師難道已經忘了,昨天……我們……”

“就這?”李世民不由道。

他覺得陳正泰在侮辱自己。

昨天程咬金這些人興沖沖的跑了來,你陳正泰在那裡收錢收到手軟,可……這問題,哪裡解決了?

這可是天大的事啊。

李世民不高興了,拉下臉來:“陳正泰,這不是兒戲,朕在鄭重其事的詢問你。”

陳正泰同樣鄭重其事地道:“恩師,學生也是認真的,這物價……現在已經平抑了,學生昨天爲了平抑物價,可謂是焦頭爛額,腳不沾地,這一點,恩師是親眼看到了的。”

李世民覺得自己被繞暈了,若說方纔,他還在氣房玄齡這些人不頂用,痛恨戴胄這個尸位素餐的民部尚書。

可現在……李世民開始痛恨自己了。

自己怎麼跟一個孩子,談論什麼治理天下?

這簡直就是自己找抽。

房玄齡也糊塗了,他看向陳正泰:“不知道陳郡公,是如何解決的?”

陳正泰咳嗽道:“很簡單,我的作坊上市,大家都蜂擁來認籌,如此……不就將問題解決了?怎麼,房公不相信嗎?”

對呀,不相信嗎?

信你纔有鬼!

…………

第二更送到,大家七夕節快樂,可憐老虎七夕還要碼字,嗯,還有三更。

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六章:吃了嗎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
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六章:吃了嗎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