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

陳正泰察覺到李世民的情緒波動,他立即開口安慰道:“這怪不得恩師,實在是我們膽大包天,居然未先奏明……”

李世民唏噓道;“朕有自知之明,自然知道,你們即便奏明,朕也不會輕信,你說的對,正泰,你起來吧,地上涼。”

陳正泰忙是起身,心裡想,自己終於從卿升格爲了‘正泰’了,可見只要馬屁拍的好,鐵杵也能磨成針。

陳正泰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恩師賜教,學生謹記了。”

“賜教?朕賜教了你什麼?”李世民疑惑地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一副感慨良多的樣子。

“恩師身爲天子,還能如此虛懷若谷,知道了自己的錯誤之後,非但沒有掩飾,反而再三反省,難怪學生聽外頭的人說,當今皇帝,非古之所謂聖君可比,單此胸襟,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學生在恩師身邊,受恩師言傳身教,方知學習的根本之途,能力固然緊要,可德行卻更是要緊。學生要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啊。”

李世民看着陳正泰感慨的樣子,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沒有這麼多悲傷了,只剩下病癒之後的狂喜,他喜出望外道:“是嘛?外頭有人這樣議論朕?”

李世民是很看重自己名聲的,俗稱要臉。這樣的人,你可以說他沽名釣譽,卻也可以說他將名譽視若生命。

陳正泰在李世民目光地注目之下,臉上表情很淡定,他用沉穩的口吻道:“是的,平時關起門來的時,我爹和我三叔公私下議論時,都是這樣說。說陛下乃是有德之君,可追堯舜。”

李世民一臉詫異,下意識的道:“是嘛,朕還以爲汝父每日關起門來都是罵朕呢。”

“絕沒有的事。”陳正泰差一點哀嚎:“恩師明鑑哪,不知是哪個卑鄙小人如此中傷我們陳家,我們陳家世代忠良……”

陳正泰說到卑鄙小人的時候,眼睛看向內常侍張千。

張千臉一拉……這是幹啥,這和咱有什麼干係?小子,你還來勁了是吧。

李世民莞爾:“好啦,好啦,朕知道啦,朕心裡還存疑,不過……你也不必如此,你年紀還輕,既是拜入了朕的門下,朕若是有閒,自當教授你一些文武藝,天色不早,你且先回府,此番你立了大功,朕記你這情份。”

陳正泰立即道:“喏。”

陳正泰告辭走了。

李世民卻是揹着手,看着陳正泰的背影,他此刻心情極好,突然感覺……自己收了這麼一個弟子,並不是糟糕的事,這陳正泰,還是頗有孝心的,一看就像忠厚人。

他心念一動,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身邊的張千道:“張力士……”

張千忙是躬身道:“奴在。”

李世民淡淡道:“你以爲……這陳家父子……如何?”

張千心裡咯噔一下,他這個時候若是說什麼壞話,這不就做實了自己是卑鄙小人?

何況陳正泰新近分明得到了陛下的信任,於是他毫不猶豫道:“陛下,陳氏滿門忠良,長安城中是有口皆碑的。”

“噢……”李世民不置可否的頷首點頭。

隨即,李世民道:“傳朕的話,今日設夜宴,召朕諸子女陪朕用膳……”

張千應下。

…………

遂安公主的膝蓋已腫了,走起路來,便疼得厲害。

她跪了三天,以至於到現在回想,都覺得是噩夢一般。

當然……對她而言,最痛苦的並不是肉體上的疼痛,而是對於自己未來的惶恐。

自己的母親……因此而獲罪,更加爲父皇所疏遠,甚至……宮中許多人聽到了風聲,便連母親所住的閣樓……也不敢有人走近了。

這個月的月錢,居然也突然減半,膳食送來,竟是生冷的,不只如此……便連所用的水粉、取暖用的木碳,竟也裁半。

遂安公主覺得前所未有的委屈。本是想要去學烹飪,好端端的去,怎麼就學來了把父皇視若珍寶的寶貝丟進湖裡了呢。

自己又怎麼會信了那陳政泰的邪。

這兩日,母親的身子很不好,可能是憂心的緣故。她擔心着自己的母親,而母親同樣也在擔心她,突如其來的龍顏大怒,彷彿一下子將母親擊垮了一般,似乎連最後一絲希望,也被狂風驟雨席捲而去。

遂安公主眼眸噙着淚,咬牙伺候着母親,那宮裡的御醫,總要三請五請才姍姍來遲,就算來了,也只是把把脈,不鹹不淡的說幾句受了風寒之類的話。

遂安公主覺得世界宛如灰色一般,看不到任何鮮豔的色彩,她已顧不得別人的忽視了,只專心照料自己的母親。

若是母親身子再差下去,她決心去懇求長孫皇后,長孫皇后是個極好的人,對任何人都和氣,只是……遂安公主也知道,正因爲對任何人都和氣,反而就沒了偏愛。

“殿下,陛下有旨,今夜在長明宮設宴,請殿下前去。”

“知道了。”遂安公主木然的迴應。

她心裡有些懼怕,現在已不敢去見父皇了,只怕再見父皇,父皇的雷霆之怒又加在身上。

可她也知道,父皇的旨意,是無法違背的。

傍晚,天上一襲明月已高懸在夜空。

遂安公主一瘸一拐的動身,一路……由伺候她的宦官攙扶她,這宮中,除了皇帝和皇后可以乘輦,其餘人都只能步行,哪怕是有人攙扶,可每走一步,膝蓋便鑽心的疼,疼得遂安公主眼眶紅了,又一股熱淚禁不住流出來。 шшш✿тTk án✿¢o

“陳正泰,混蛋!“

好不容易到了長明宮,她的姐妹和兄弟們都已到了,錦衣華服,這些龍子龍孫,天潢貴胄們,一個個神采奕奕。

太子李承乾身邊永遠不缺弟弟妹妹都擁躉。

最受父皇喜愛的三子越王李泰也很受人喜愛,與幾個姐弟聊得火熱。

長樂公主李麗質永遠都是人們注目的焦點,幾個宦官邀寵一般,遞給她果脯。

李麗質見了遂安公主,朝她頷首點頭:“身子可好?”

遂安公主回禮:“有勞皇妹關照,尚好。”

李麗質本還想再問一句,卻又被身邊的一個有說有笑的女官所吸引。

李承乾見了遂安公主,朝她微笑:“皇妹,我方見你腿腳有些不便,這是怎麼了?”

李泰也湊過來,他年紀還小,只有半高的樣子,他豪氣萬千的道:“到我那兒去取藥。”

雖是這樣說,還不等遂安公主迴應,這兩個炙手可熱的皇子,便被其他人拉了去,或是被宴會上其他人所吸引。

天家的龍子龍孫們,並非是薄情,只是他們需要應對的人太多,而遂安公主終究是可以忽視的人,哪怕偶爾會想到兄妹或是姐弟之情,可很快便會淡去。

遂安公主孤獨的坐在末座,也有一些不曉事的,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似乎是因爲聽到了什麼風聲。

遂安公主依舊還覺得自己的膝蓋鑽心的疼,努力不使自己紅着眼睛見人,心裡卻只巴不得這一場宴會趕緊過去,這侷促不安還有尷尬的場面,她片刻也不想呆了。

“陛下駕到。”

衆皇子和公主們紛紛站起。

遂安公主心裡咯噔一下,也勉強撐着痛腳站起來。

隨即,便見李世民甲冑加身,熱汗騰騰的進來。

李世民顯得精神奕奕,腰間還彆着一張畫雀弓,他是剛打獵回來,騎馬奔跑了一個多時辰,可謂是暢快淋漓。

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猶如重獲新生一般。

兒女們紛紛拜倒,口呼萬歲。

遂安公主也在其中,只是……她這一跪,膝蓋上的潰口觸了地面,她弱不禁風的身子便不禁一歪,整個人癱倒,口裡發出了******。

於是……所有人目光看向遂安公主。

這是御前失禮,若是其他人倒也罷了,偏偏是不受人喜愛的遂安公主……

於是有不懂事的人露出嬉皮笑臉的樣子。

李承乾、李泰、長樂公主人等則露出幾分憂色,當然,這等憂慮只是短暫的,只是發乎人情罷了。

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
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