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

事實上,高陽的心理,其實也是矛盾的。

其實他已經隱隱察覺到問題了。

將國庫花了個半空,得了這麼多精良的重甲。

重甲好是好,就是這玩意,好像在高句麗有些不適。

在以往的時候,人們對於武器的概念,是沒有養護和專業操作的概念的。

任何武器,分發給了士卒,練一練,到時便可上陣,發揮出效用。

關於這一點,高句麗曾嘗過甜頭。

隋朝三次徵高句麗,高句麗不只俘獲了大量的匠人,還得到了大量的戰馬和武器以及甲冑,這些武器和甲冑,確實讓高句麗戰鬥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當初重甲買的急,其實這也怪不得高陽,畢竟大戰在即了,重甲的威力也已經通過各方面的渠道,有了確鑿的證據表明,這是神兵利器,根本不是當下武器的武器可以抵擋的。

正因爲如此,所以對於高陽而言,所謂的武器,買來分發下去用便是了。

這當然不是高陽愚蠢。

而是這本質就是經驗主義的錯誤而已。

可顯然這一次,高陽意識到了問題可能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

當初陳家說要賣甲,高陽自然是樂於交易,因爲大唐有,那麼高句麗也一定要有,如若不然,高句麗便要吃大虧了。

這個想法沒有錯。

而陳家賣甲,賣的越多,價格便越便宜,既然如此,那麼就多買一些甲冑吧,似乎……也很合理。

也就是說,高陽在這個交涉的過程中,每一次做的,都是正確的決定,至少……你挑剔不出這裡頭的任何錯誤出來。

可在無數正確決定的疊加之下,高陽卻發現……好像出問題了。

而且問題還不小啊!

將士們根本穿戴不起這樣的甲,也沒有足夠精良的馬匹來承載這樣的重甲將士。

除此之外,出現的問題還有,高強度的操練,導致了大量士兵的傷亡。更可笑的是……大家發現,即便是比較低的標準,這些人馬的口糧也不得不通過橫徵暴斂,方纔能勉強維繫了。

甚至包括了重甲其實是需要養護的,關於這一點……軍中只能當做沒有看到,管他的呢……反正也養護不起。

可這無數暴露出來的問題,足夠讓人焦頭爛額了。

那麼這個時候……高陽能怎麼辦?

甚至包括了大王高建武,又能怎麼辦?

難道立即拋棄這些重甲,解散掉這些養不起的將士嗎?

這顯然是不成的,前前後後,一百多萬貫,還有後續投入的大量錢糧,對於高句麗而言,已是接近一年的歲入了。

這樣的浪費,無法承受,也承受不起。

資源畢竟只有這麼多,這些錢已經花下去了,用後世的話來說,這叫做沉沒成本,給與軍隊其他的資源,自然也就大大地減少。

這個時候,若是拋棄了訓練大規模的重騎兵戰略,最後就極可能落到兩頭都落不到好的結局。

因而……高陽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條道走到黑,他必須得堅持下去!

錢糧不夠,那就繼續強徵。將士們支撐不住,那就安慰自己,高句麗的將士堅韌不拔,少吃一點肉,一樣可以練出重騎兵來。而至於沒有優良的戰馬,反正又不是不能騎,不就是跑得慢一點嗎?

要克服困難啊,也只能克服困難,難道這個時候,高陽能站出來,說重騎有問題,我們應該立即改弦更張,重新制定出新的方略嗎?

他不能,因爲承認了這個錯誤,那麼後果就十分嚴重,畢竟……如此巨大的損失,一定得要有人來承擔責任的!

高陽雖爲宗室大臣,可勞民傷財至此,結果重騎兵卻沒練出來,即便身爲宗室,他也死定了。

陳正進的話,其實很對高陽的胃口,無論是自己安慰自己也好,還是自我欺騙也罷,至少……現在的高陽,就將一切的希望都寄託在了將士們的意志上。他認爲憑藉這超強的意志力,一定可以解決當下的問題。

高陽是這樣想的。

而大王高建武也是這樣想的。

高句麗文武大臣們,也只能這樣想。

難道還能怎麼樣?退貨?

可能嗎?

只是對於王琦這樣的人而言,他卻不這樣想。

許多士兵開始逃亡,其實這也可以理解,因爲太苦了,身子根本熬不住,有人甚至在操練中落下了殘疾,而至於死亡者,也不在少數。

而爲了防止逃亡,武官們開始想盡辦法,命自己的親兵日夜巡守。

抓到逃亡的,嚴厲的處置了幾個,當着所有的面,將其鞭打至死。

王琦只能收了逃亡的心思,只是心裡已是悲苦至極,他現在每天都覺得兩眼昏花,走路起來,身子也是搖搖晃晃的。

此後分發了馬匹,開始學習騎馬。

其實王琦以前是學過騎馬的。

分給他的馬也還不錯,只是當這馬也披上了戰甲,而王琦一身重甲騎上去的時候。

這馬頓時像癟了一樣,便連揚蹄走動,都變得艱難起來。

甚至在營中,竟出現了戰馬直接累死的事。

不得已之下,操練的強度,終於開始下降了。

因爲士兵們扛不住,戰馬也扛不住,甚至是武官們也扛不住了。

雖然大王下詔,讓他們日夜操練,可實際上呢,起初是一日一操,後來則改爲了兩日一操,最後不得已,又變成了三日一操。

直到最後,變成了三天操練一個時辰。

大家都穿戴着甲冑,騎着馬晃盪幾圈,這時戰馬已開始氣喘吁吁了,而馬上的人,也幾乎是承受不住,個個失魂落魄的樣子。

…………

與之相比的是。

天策軍的操練強度則是達到了最高點。

兩萬新兵,日夜操練,中途也出現過一些士兵昏厥的事,不過軍中早有軍醫,隨時待命。

當然,爲了讓將士們的體力充沛,參軍府可謂是絞盡腦汁。

他們考察了許多軍需品,譬如大家發現,羊奶對於人的體力補充有不錯的作用,於是當即便有人坐着火車趕去朔方的牧場,考察奶源,而後與牧場敲定了合作,過不了一些日子,一些經過處理的羊奶,則通過火車,源源不斷的送至天策軍。

除此之外,牛肉、羊肉、豬肉,甚至包括了雞蛋,幾乎都是從朔方的牧場以及關中的一些畜牧市場直接採購。

士兵們在經過了一個月的新兵操練之後,慢慢適應了軍中的生活,而後便開始發放火槍。

最新的火槍經過了無數次的改良,而後大量的生產,這玩意放在這個時代,你說它是藝術品都不爲過。

大量的火藥也源源不斷的補充,隊列和射擊的操練日夜不停。

以至於這天策軍中,每日都是槍炮聲大作。

三個月的操練之後,這羣精力充沛,渾身都是氣力的將士們,便一直都憋在軍營裡。

他們過剩的精力,通過操練和宣傳學習,最後消耗殆盡,而每一個新的清晨,他們便又如狼似虎一般。

而到了歲末,陳正泰正式上書請求天策軍擊高句麗。

奏疏報上去,顯然引發了不少的爭議。

李世民沒想到陳正泰會如此魯莽,畢竟歲末可不是出征的好時候,而且天策軍的新兵操練不久,當真能保證戰鬥力嗎?

要知道,冬日即將到了,而高句麗那地方,一到這個時候,便是天寒地凍,一旦開戰,對於唐軍而言,便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百官們對於高句麗還是頗爲忌憚的,畢竟……當初隋朝三徵,折損了中原無數的人力物力。

若是大唐征伐失敗,對於大唐而言,顯然也絕不是一個好的徵兆。

李世民當即便召了三省一閣的宰相們進行討論。

又和李靖等人商議。

顯然,反對者佔了多數。

宰相之中,支持此時開戰的,只有李秀榮和長孫無忌。

其他人,幾乎是衆口一詞。

當然,對於李世民來說,陳正泰的建言,也不能不慎重看待,因爲李世民清楚,陳正泰一定有他的道理。

所以當天夜裡,李世民在文樓裡,讓人打開了一張高句麗的輿圖,而後又讓人點了無數盞宮燈,足足一夜的時間,對着輿圖呆看。

陳正泰認爲這個時候是進攻高句麗的大好時機,因爲可以打的高句麗措手不及。同時又宣稱,只要天策軍這一支偏師從水路沿百濟補給之後,而後一路向北,可以直取高句麗的國內城。

這是一個大膽的設想,利用海船將兩萬多的將士,火速的抵達百濟,而百濟距離高句麗的國內城,不過數百里。

這顯然會給高句麗人制造出一個巨大的壓力。

那麼……

李世民的目光撲朔不定,卻是道:“張力士,你對此怎麼看待?”

“啊……”張千一直默默的站在李世民的身後,此時聽李世民突然詢問,先是一怔,隨即便道:“奴在想,兩萬多的天策軍固然厲害,可是長途跋涉,又孤軍深入,一旦出了岔子,可就糟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高句麗畢竟不是高昌,高昌不過是小國,而高句麗那裡佔着天時地利人和,只靠一支偏師,想來……是很難戰勝的吧。當然,奴並沒有輕視朔方郡王殿下的意思,只是覺得……有些冒險。”

“不。”李世民搖頭,用着篤定的口吻道:“沒有冒險。”

張千一愣,不由道:“莫非陛下對朔方郡王有信心?”

李世民搖頭:“歷來的戰爭,誰敢說自己有十成的把握呢?朕倒不是對陳卿家有信心,而是因爲……陳正泰的這個方略,確實不失爲良策。”

他邊說,邊手指着輿圖,而後堅定的繼續道:“天策軍從百濟向北進攻,自然會威脅到數百里之外的國內城,而高句麗人王都不保,也定然會在此留下大量的軍馬,防範於未然。而這個時候,朕若是親帶數十萬大軍,沿着陸路,向高句麗東征,這高句麗絕大多數的軍馬,已經被天策軍拖延在了國內城,而他遼東諸郡勢必空虛,只要朕帶着兵馬度過了遼河,便可摧枯拉朽!不出一年,便可和天策軍一起兵臨國內城,到了那時……高句麗覆亡,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張千頓時明白了。

陳正泰的構想是,他帶兵直取對方的巢穴,這個計劃當然是很冒險的。

可李世民就不一樣了,他沒有反對陳正泰的意見,而是利用陳正泰的天策軍對於國內城的威脅,讓天策軍拖住大量的高句麗精兵,轉而從陸路大舉進攻。那麼高句麗就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大量馳援遼東諸郡,那麼勢必會導致王都空虛,可能被天策軍摘了桃子,可若是將大量的軍馬留在王都,遼東就沒有足夠的兵力把守了。

到了那時,李世民則帶着數十萬的大軍,瘋狂的進行,便可一路東進,勢如破竹,徹底將高句麗吞併。

張千眼睛一亮,禁不住道:“陛下真是聖明哪,如此,那高句麗屆時就成了甕中之鱉了。”

李世民面帶笑容道:“高句麗人一直尾大不掉,竊據於遼東和樂浪諸郡,一日不除,朕寢食難安。隋煬帝解決不了隱患,朕便一次解決個乾淨吧。”

李世民顯得很激動,對他來說,這高句麗和高昌、吐蕃是不一樣的,高句麗屬於前朝遺留下來的問題,若是能徹底的解決高句麗,那麼他的文治武功,便可直追隋文帝了。

而且他認爲,這一次的把握很大。

當然……此次必須是他自己親征不可,若是由其他的大將出戰,他都不放心,此戰太重要了。

至於陳正泰的這一支偏師……當然也是很重要的……陳正泰可以拖住高句麗的主力,而當李世民親自御駕親征,數十萬唐軍便可浩浩蕩蕩地先收遼東,而後直接南下,抵達高句麗王城。

“此戰若勝,則朕的功業不朽也。”李世民的眼睛微紅,佈滿了血絲,他略帶激動地道:“所以……這時用兵,未嘗不是壞事,不能再給高句麗時間了,朕已等了太久太久,明日清早,召李靖、陳正泰等人覲見吧。”

看着李世民胸有成竹的樣子,張千便只有很老實地應道:“諾!”

…………

到了第二天,陳正泰清晨就入宮,高高興興的前往太極宮。

等他到的時候,這文樓裡已是人滿爲患,宰相和將軍們統統都到了。

想來,他的上奏是有了結果了,那接下來……就看天策軍的了。

他可是向李世民保證過,一定會提前解決高句麗問題的。

如今時機成熟,就看他自己的了。

只是很快……陳正泰就有點懵了。

李世民含笑看着陳正泰道:“正泰的天策軍立即出發,沿運河至天津,而後上海船,楊帆出海,抵達百濟……這一戰,至關重要,朕就看天策軍了。”

陳正泰喜滋滋的道:“陛下放心,兒臣……”

誰知話還未說完,李世民竟又道:“爲了策應天策軍,朕當發關隴、河北、幷州四道二十九州的府兵,命李靖爲遼東道大總管,徵發十五萬人,向遼東進軍。除此之外,朕率禁衛,在後押陣,此次……定要克復了高句麗,以報當年高句麗辱我中原之仇。”

陳正泰:“……”

情況太突然,陳正泰很顯然有點反應不過來了。

不對啊。

不是說了我來解決的嗎?

只見那李靖已經眉一挑,大喜。

昨日的時候,他是反對進兵的,認爲這個時候不是進兵的大好時機。

可現在不一樣了,陛下令他爲遼東道大總管,率軍出征遼東,而陛下又帶禁軍押陣,這樣說來,這一次就是他立功的大好時機了。

要知道,如今李靖的年紀不小了,他很清楚,天下已經安定,錯過了這次,他可能這輩子都再也不可能上陣立功了。

高句麗一戰,可能就是他最後一次統兵了。

李靖心頭高興不已,努力地按捺住心裡的激動,忙道:“喏。”

李世民虎目四顧,顯得躊躇滿志,他看着詫異的陳正泰:“陳卿家好像有話要說?”

陳正泰很是無語,卻還是連忙回神過來,道:“陛下,兒臣以爲……憑藉天策軍,直接襲國內城即可。”

雖然他覺得沒有什麼作用,但是顯然他還是想繼續努力一把!

李世民便微笑道:“朕並非質疑天策軍的戰力,只是此戰,非同小可,只可成功,不可失敗。高句麗乃是大國,號稱有精兵六十萬之衆,豈可一鼓而定呢?你從海路進攻,便是孤軍深入。可若是沒有大軍策應,一旦失利,後果必不堪設想。由朕與李靖征討遼東,便正好與你相互呼應。你自管出擊即可,不必顧念其他。”

陳正泰:“……”

這完全不是他當初所構思的版本啊!

原以爲自己乃是主力,誰知道……結果,卻真成了一支偏師。

陳正泰還是覺得難以適應,他原本的構想中,自己應該是征討高句麗的大將軍,可從現在的佈置來看,敢情自己是貳師將軍啊?TMD,這不成打雜的了嗎?

………………

第一章送到。

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
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