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

倘若說,第一輪射擊之後。

突厥人心裡生出了恐懼。

可顯然,他們是沒有想到,第二輪射擊會在如此棉密的情況之下,繼續開始了!

對於他們而言,這幾乎是他們無法理解的事。

他們不是沒有遭遇過遠程的攻擊,譬如那步弓手的輪射。

可實際上,步弓手的射擊不過是一兩輪的箭雨而已。

而這些未知的武器,卻讓突厥人有一種無異倫比的恐懼。

砰砰砰……

又是一輪射擊。

在前的突厥射手們,又是一片片的倒下!

雙方的射擊……實在是太近了。

以至於……步槍的殺傷,已到了最大的程度。

而一旦有人落馬,受驚的戰馬便瘋了似的亂竄。

而亂竄的戰馬,往往又與其他戰馬相撞在一起。

騎兵在衝擊時,其實是並不畏懼傷亡的,衝鋒陷陣一定會有所傷亡!

他們最害怕的,恰恰是那些失去了主人的戰馬,尤其是戰馬受了驚,受了驚的戰馬便會在萬馬奔騰之中不受控制的亂竄。

於是,許多的戰馬撞擊在一起,在最後的衝刺時刻,對於馬上的人而言,幾乎是致命的。

而一旦混亂開始,這種混亂,便漸漸開始蔓延開來,越來越多的馬撞擊在一起。

使的原本一往無前的鐵騎,陷入了泥沼一般。

可怕的是,火槍的聲音還在繼續!

阿史那恩哥的死……更是一下子讓人心沉到了谷底裡。

那漢兒口裡喊出的射擊音符,就宛如催命符一般。

第一輪、第二輪、第三輪……

砰砰砰……

無數的彈丸飛射而出,又繼續無數人倒下!

雖然只是前裝槍,可實際上……因爲配備了通鐵條的緣故,所以火藥的裝填速度,比原始的火槍要快了許多倍。

第三列射擊完畢,第一輪則又立即填補……

許多人的火槍槍管,已是滾燙了。

硝煙瀰漫在車陣裡。

起初,人們是畏懼的。

可當槍聲響起,見一個個突厥人落馬,工人們的心終於定了。

他們如自己平日操練時一樣,此時覺得自己腦海一片空白,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思想,卻是機械式的依靠着條件反射,快速地完成一個個步驟。

心裡定下來後,現在所做的,漸漸的讓他們感覺和平日裡做工,沒有任何的分別了。

而就在此時,已開始有突厥人幾乎要勒馬衝了進來。

可是戰馬卻被橫在眼前的馬車所阻擋,馬和車撞擊在了一起,無法越過車的馬失蹄,於是馬上的人在失控下被飛快甩出。

而前方的槍聲依舊在大作。

“砰砰砰……”

一次次的射擊,不斷的收割着血肉。

工人們甚至沒有瞄準可言,只需要擡起槍,朝着一個方向射擊而已。

於是,落馬的突厥人越來越多,失去了主人的受驚戰馬似乎也開始氾濫成災,它們似乎對於槍聲,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於是,那些戰馬瘋了似的亂竄,這就無可避免的給後隊的衝擊,造成了巨大的障礙!

許多突厥騎兵,根本不是被火槍打死的,而是策馬狂奔的時候,突然見一匹受驚的馬突然竄到自己的面前,兩馬失控下相撞,這來不及做出反應的人,下一刻,便已摔下馬去,而後……後頭無數的馬蹄踩踏而過。

在混亂之下,不少人馬相互踐踏起來。

火槍造成的戰果,開始不停的拉大。

而在車陣之中。

一個傢伙……已引燃了一個炸藥包。

這玩意,本是工地上用來開山炸石之用,因爲要採石而鋪墊路基,所以藥量比較大一些,而且格外的沉重。

而這傢伙……顯然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此人名叫王大膽。

王大膽之所以叫王大膽,自然是因爲他膽子比尋常人大的多。

此時,王大膽齜牙咧嘴地看着前方,在亂槍聲中,竟也不理會那些突厥人的喊殺,抱着十幾斤重的火藥包,在陳正業保證加工錢之後,便趁着火槍輪射的間隙,猛地一竄,一下子躍到了前頭馬車的障礙上。

如此……便可居高臨下,而此時……他幾乎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突厥鐵騎,距離自己彷彿在咫尺之間一般。

若是一般人,估計已經嚇得不敢動了。

而王大膽則是嗷嗷大叫一聲,接着飛快地將燃了引線的火藥包直接投擲了出去。

此後……人滾下車,直接臥倒。

身後,又是一陣亂槍。

在這刺鼻的硝煙之中,黑煙滾滾,王大膽不可避免的給嗆得咳嗽,還好他下意識地抱着腦袋,匍匐在地上。

可老半天,居然沒動靜,於是他皺着眉頭撅着屁股,擡起頭來想看看……

可就在此時……

那前頭密密麻麻靠近了車陣的突厥鐵騎,本是瘋了似的趕至車陣前,想要殺出一條血路時……

轟隆一聲巨響……

突厥人徹底的懵了。

火光一閃,彷彿有巨大的火球升騰而起,緊接着,一聲爆炸,瞬間讓戰馬再無法受到控制,許多被炸飛的人,直挺挺的飛出。

黑火藥的威力,完全藉助於它的藥量。

這等開山炸石的火藥包,威力不小,雖然裡頭沒有摻雜鐵釘之類缺德的玩意,可這爆炸的動靜實在太大了。

尤其是火光冒出來。

幾乎所有突厥人都懵了。

沒見過這樣的陣勢。

迎着巨大的傷亡和火槍,這些崇尚武力的突厥人尚且還覺得並不可怕。

可一旦遭遇了這麼個玩意,心裡的防線頓時失守。

雖然火藥包帶來的傷亡並不大,可是給與馬匹的驚嚇程度,卻是無以倫比的。

一時之間,人仰馬翻,相互踐踏。

再加上火槍一次次的輪射。

到了這個時候,羣龍無首的突厥人,在留下了無數的屍首之後,終於有人開始膽怯了。

他們無法理解,爲何分明只咫尺之遙,可橫在他們面前,卻彷彿天塹一般。

這時候,又是一聲聲的騰格里喊了出來。

只是……起初的時候,他們是高喊着騰格里氣勢洶洶的發起衝擊,這裡的騰格里的意思是,蒼天保佑我們凱旋而歸。

可現在他們驚慌失措的呼喊着騰格里,其效果,卻是跟‘哦買噶’差不多了。

許多人甚至開始驚懼退走。

兵敗如山倒。

人一旦喪失了勇氣,開始驚慌的高呼偶買噶的時候,哪怕敵人就在眼前,哪怕明知道再往前走一走,或許勝利的天平就要倒向自己一方,可是求生的慾望,還是佔據了主流。

他們寧可爲了爭取生路,而同伴相殘,也絕不願再往前一步了。

到處都是無主的戰馬,悶着頭狂衝。

瘋了一樣的逃兵,甚至會向擋路的同伴拔刀。

這等踐踏的傷亡,是可怖的。

李世民看着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心裡徹底的被震撼了。

他震撼的不是火槍帶來的殺傷力。

實際上,火槍的有效射程,至少在這個時代,顯然是比弓箭短的,而且殺傷力……其實並沒有弓箭那般有效而直接。

他所震撼的是……這些只操練了一段時間的工人們,居然可以短時間的培育成一批訓練有素的射手。

這些工人,才組織了多久啊。

若是放在軍中,統統都是嫩生生的新兵。

可要知道……在大唐,培養一個可以作戰的步弓手,卻需要至少兩年以上的時間。

因爲需要不斷的培養臂力,需要反覆的進行練習。

射箭是個技術活,絕不是簡單開弓就可以做到的。

而在瞬息萬變的戰場,要求做到一致,就必須是純熟的射手。若是尋常人,送一柄弓箭到你的手上,你也無法拉開弓弦,準確的射出。

還不只如此,步弓手某種程度而言,還算是相對比較廉價的兵種,還有大唐的騎兵,要訓練出一個訓練有素的騎兵,需要的時間,也在三年以上,你要給他配備足夠的鎧甲,那麼花費就更加的驚人。

只是……最令李世民覺得可怖的是……

這花費了無數時間和錢財操練出來的優秀士卒,尤其是騎兵,在列隊形成有效殺傷的火槍手面前,這些速成操練之後的火槍手,便可迅速的使用火槍,擊破對方的鎧甲,將人打下馬來。

大唐最不缺乏的是人。

可是大唐最缺乏的,卻是訓練步弓手和騎兵的成本。

當初漢武帝擊匈奴,幾乎是用砸鍋賣鐵來形容,對於任何一箇中原王朝而言,大量的培育優秀的士卒,本身就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畢竟,中原王朝的訓練成本,和這突厥這般馬背上的民族是完全不同的,突厥人天生就是牧人,是騎兵……

可現在……李世民內心徹底的被撼動了。

只是數月時間,甚至不需要日夜操練,就可以直接把一羣勞力拉出來,組建一支火槍軍馬,而且……還能做到戰果斐然……

突厥人在一片驚慌中,開始敗走。

到處都是屍首,是亂馬,是哀嚎,是恐懼!

而與此同時,李世民雙目微微闔起。

來不及想這麼多了。

李世民這樣的人,最擅長的就是抓住戰機。

而此時,就是一個機會。

他絕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

他比任何人的嗅覺都靈敏,尤其是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

李世民突然雙目大張,精神一震,而後……

他一面看向那遠處掛着白狼頭的旌旗,一面抽出了腰間的長刀,長刀在手,在光線下閃耀着森然的鋒芒,他整個人從威嚴變得殺氣騰騰。

隨即,李世民大喝:“隨朕來……直取中軍。”

這是一個狠人。

以至於他說的話,都彷彿帶有魔力一般。

早已被他集結好了的數百騎兵,已枕戈待旦。

這些人,有李世民本身帶來的禁衛,也有數百個四面八方趕來的牧人。

李世民話音剛落。

他們竟好似是中了邪一般,紛紛拔刀,口裡大呼:“喏!”

聲音震天!

這是一件極榮耀的事。

有的人彷彿天生就能讓人們甘心的陪伴他去送死。

李世民就是這樣的人。

李世民又大喝道:“緊跟着朕!”

說罷,他再無猶豫。

隨即,他座下的戰馬如脫繮一般,瘋狂的竄出。

於是……後頭的騎兵,竟是毫無遲疑,瘋了似的狂奔而出。

陳正泰本是觀望着戰局,如癡如醉。

轉眼,卻見李世民已帶着浩蕩的騎隊疾奔而去。

他瞠目結舌,愣了老半天,才從口裡喊出一句:“不要,不要啊……”

回頭……卻發現需薛仁貴竟也跑了。

………………

此時,在白狼頭的旗幟之下。

突利可汗陰沉着臉。

他是最先知道,自己的兄弟阿史那恩哥陣亡的。

聽到那個消息時,他面上沒有反應。

他很清楚,要做大事,就一定會有犧牲。

付出了這樣的代價,並沒有什麼可以惋惜的,因爲在他看來,最重要的是,看戰果是什麼。

當收益遠遠高出於付出,那麼一切就都值得了!

這是突厥人的處世觀念。

可是……當無數的突厥人被火槍擊落。

他的心在淌血!

等到衝鋒的突厥人堆裡,冒出了巨大的火光時……他覺得自己的心,竟也凝固了。

他到了那一刻,才明白是自己遠遠的低估了這些漢兒。

以至於他懷疑,這些該死的漢兒,是早埋伏好了在這裡,就等着自己這魚兒上鉤。根本不是自己在狩獵對方的天子,獵人根本就是漢人。

可當他想明白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看着無數喊着偶買噶,啊,不,喊着騰格里的人哭爹喊娘一般蜂擁撤退,看着無數人相互踐踏,看着死傷不計其數。

其實這個時候……突利可汗就已經意識到……大勢已去了。

自己最後一丁點的本錢,居然鬼使神差一般的砸在了這裡。

完了。

全部完蛋了。

只是看着眼前慘重的一切,他卻極不甘心。

所以沒有急於要退走。

只是死死的盯着突厥人敗退的方向,就在這一瞬間,腦海裡已轉過了無數的念頭。

直至從失望,變成了徹底的絕望。

已經開始有敗兵,直接衝進了本陣,這些只曉得逃亡的突厥人,哪怕是在汗帳的護衛們面前,也依舊沒有驅逐掉他們的恐懼。

於是……中軍的陣型……竟也開始出現了混亂。

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
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九十二章:吃肉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