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

論贊弄從未想過,世上竟有這樣匪夷所思的事。

此時……他心裡唯一讚頌的,只怕唯有上蒼了。

就如遠古的人們一樣,人們總是將一切自己無法理解的惠贈,當做是上天的禮物。

他忍不住回頭細細看着擺在自己房中的兩個瓷瓶,端詳了很久,以吐蕃人的理解水平,顯然還無法像世族那般,根據這價格的不斷暴漲,自行的整理出一番理論。

可它就是漲了,於是……論贊弄得出的唯一解釋就是,這便是神瓷。

他決心好好的去了解一番這個神瓷。

於是終於開始活絡起來,他到了整個長安,從禮部的官員到一些與吐蕃交好的商賈,人們說起這玩意,都是眼裡放光。

當對方得知自己手頭有兩個神瓷的時候,居然都不約而同的提出一個不合理的要求,他們想買。

而且價格……居然還在節節攀高,一天一個價。

論贊弄震驚了。

世上竟有此神物!

此時……他心裡怦然心動,不禁又想起了陳正泰那天所說的話,心裡便不禁嘀咕起來。

難怪我奉大汗之命,來此長安斡旋日久,也不見大唐天子有任何表示,原來是真的瞧不起我吐蕃國,是嫌我吐蕃貧窮?

與大唐結親,乃是大汗交給他的緊要任務。

當然,求娶大唐公主並非只是求娶這樣簡單,這一方面,是松贊干布汗求娶大唐公主,暫時解除西面的威脅,全力對付其他各方的敵人。

而另一方面,則是與大唐和親,公主的嫁妝格外的豐厚,這一點是人所共知,不只如此,公主下嫁,會有奴僕之外,還會有大量公主府的匠人、護衛隨同前往。

匠人一直都是吐蕃人最需要的,雖然此時吐蕃人已獲得了河西隴右之地,他們在貞觀十年時,便擊敗了党項、白蘭羌、青海吐谷渾等部族,獲取了大量的糧食基地和牧場。

只是匠人的技藝水平,一直處在低位,若能和親,不但可以給松贊干布汗更多的時間控制住党項、白蘭羌以及吐谷渾等部,牢牢的將河西隴右之地控制在手中,而且還可大大增強吐蕃的技藝水平。

可以說……這求親……乃是吐蕃眼下天大的事。

論贊弄自奉松贊干布汗之命來了長安,見識到了大唐氣象之後,此時便對松贊干布汗的戰略眼光心悅誠服了,這個少年登基的汗王所謀慮的,顯然遠比他所想象中的深遠得多。

既然一切都以和親爲目的,那麼此時已經沒有其他路可走了。

論贊弄決心立即回吐蕃一趟,一定要回去親見松贊干布汗。

於是他再不遲疑,帶着幾個扈從,讓人將神瓷小心翼翼的包裹好,而後便飛馬離開了長安。

這一路幾乎是日夜不停,不斷的換乘馬匹。

終於抵達了邏些……

這邏些乃是吐蕃的都城,乃是在高原上的一處平原之地,松贊干布當政十數年間,處處用兵,征服了無數的部族,並將他們的人口安置於此,前兩年又擊敗了吐谷渾,操控了党項和白蘭羌,更是盛極一時,數不清的糧食,自河西和隴右送至此。在這裡,松贊干布汗開始營造恢弘的宮殿,練出了一支精銳的兵馬。

那宮殿更是依山而建,在這高原上,宛如懸於仙境一般。

只是這本是恢弘的建築,對此時的論贊弄而言,其實已經不稀奇了,已經有過見識的論贊弄,只覺得長安城隨便一個世族的宅邸都比它徑直,大唐天子的任何一個行宮,都要比他雄偉。

當他跋山涉水回到這裡的時候,顯然引發了整個吐蕃宮廷的一次不小震動。

松贊干布汗連忙召論贊弄入宮。

論贊弄帶着一身風塵入宮,直接前往大殿,而松贊干布汗則已降臨代表着歡慶的寶座,正被宮廷中的一些貴族圍繞。

松贊干布汗雖然戰功赫赫,可此時也不過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而已,只是他面色乾瘦,神色帶着幾分憂鬱,臉色帶着古銅,眉毛稀疏,一丁點也沒有雄主的氣象。

他看了看論贊弄,張口道:“論贊弄,你給我帶回來了好消息嗎?”

“這……”論贊弄顯得踟躕。

松贊干布汗不禁皺眉起來,他顯然知道,求娶公主的事並沒有成功,於是道:“既然和親的事還沒有成功,你爲何回來?莫不是長安發生了什麼變故?”

論贊弄便道:“臣下帶回來了神瓷,這神瓷,與和親息息相關。”

神瓷……

在這高原之上,但凡與神有關的事務,總是不免讓人肅然起敬,便連松贊干布汗也不禁爲之動容。

於是他道:“我未聽說過神瓷。”

論贊弄不再猶豫,立馬命隨扈將兩個神瓷抱到了殿中。

幾個貴族已是上前,打量着這瓷瓶,不由發出嘖嘖的稱讚。

這樣的瓷瓶,就算是放在大唐都可以說是巧奪天工了,而在這高原,就更加讓人驚歎了。

松贊干布汗也不禁來了興趣,下了歡慶寶座,負手而行,圍着神瓷轉了幾圈,最後毫不吝嗇地讚歎道:“這真是令人難以想象的寶物啊。”

“此物神奇之處,不在於此。”論贊弄認真的道:“此物在兩個月之前,到臣的手裡時,它價值一百五十頭牛,可臣啓程來見大汗這短短半月之間,它已價值一百八十頭牛了。”

松贊干布汗一聽到牛,頓時眼裡放光起來。

牛是寶貴的物資,幾乎是高原上,人們對於財富的最高貨幣度量單位!

可就這麼一個小小的瓶兒,居然值這麼多頭牛,這不得不令松贊干布汗震驚了。

他詫異地道:“此物……能像牛一樣生子?繁衍生息?”

“呃……差不多。”

論贊弄花費了很多時間,方纔將長安的事解釋了個清楚。

松贊干布汗聽聞到大唐天子居然嫌棄他貧窮,家裡沒有神瓷,所以不願和親時,忍不住冷哼。

可是聽聞……這玩意當真可以發財時,卻不禁來了幾分興趣。

高原上的吐蕃國力在不斷的擴張狀態,糧食和牛羊也越來越多,財富的增長很快,可現在和這神瓷相比,這簡直就是笑話了。

“世上竟有此物?”松贊干布汗皺眉,覺得匪夷所思,不由道:“這樣說來,只要買了此物,家裡的牛便可越來越多?”

“正是!長安城的貴族和官員,都是這樣乾的,他們以囤積神瓷的數目多寡,來決定一個人的財富,聽聞最初的時候,它只直二十頭牛,短短半年,已經漲到了天價,在大唐,人們深信它將來能價值三百四百頭牛。”

松贊干布汗越發的覺得震驚,可怕……實在太可怕了。

松贊干布汗驚疑地道:“只需收藏……就可以?”

“正是。”

一旁的貴族們已經開始竊竊私語了,有人臉色冷峻,有人則目中帶着貪婪之色,也有人一副不信的樣子。

松贊干布汗自是十分信任論贊弄的,否則也絕不會讓論贊弄來負責如此重要的和親事宜,只是他還是覺得此事匪夷所思,不可盡信。

想了想,松贊干布汗道:“來人,召那商賈來見。”

須臾功夫,便見一個漢人商賈進來,笑嘻嘻的朝松贊干布汗行了個禮。

松贊干布汗朝論贊弄笑道:“此是大唐鬆州商賈,這些年,一直給我們提供鐵器,叫劉向,你接觸的漢人多,想來對他應該也有所耳聞。”

這劉向則笑嘻嘻的樣子,不斷朝論贊弄點頭哈腰。

吐蕃的壯大過程中,需要大量的生鐵作爲武器,只是自身產鐵量並不高,於是乎……靠近吐蕃邊境的鬆州,就成了提供吐蕃生鐵的重要基地,這鬆州有大量的漢商,偷偷的與吐蕃人聯絡,轉賣生鐵,牟取暴利。

而劉向顯然和吐蕃國關係最近,他最近押運了一大批貨物抵達於此,在此暫歇了幾日,打算過些日子,纔回鬆州去。

當然,和吐蕃人打交道,尤其是要獲得對方的信任,是極不容易的,所以劉向還娶了一位吐蕃貴族之女,他的吐蕃語也很是熟練。

劉向恭謹地道:“敢問大汗召我前來,所爲何事呢?”

松贊干布汗朝着那神瓷一點,道:“你素來遊走於漢地,可認得此物嗎?”

劉向一看,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隨即臉色凝重的圍繞着神瓷轉了幾個圈,最後極認真的道:“此物怎麼會出現在吐蕃,真是奇哉怪也。大汗……這是至寶啊,整個大唐都在尋求此物,長安的世族爲了爭奪此物,已經瘋了。怎麼,大汗,這樣的至寶,從哪裡來的?要不……學生……願提供幾車生鐵,就請大汗將這兩個瓶子賜給臣下吧,臣回漢地,代大汗轉售如何?”

劉向的表情是騙不了人的,可以說,他現在是激動得不能自己了。

這是精瓷。

絕對沒錯了。

哪怕是地處鬆州,可劉向除了買賣,某種意義,還給吐蕃人承擔蒐集漢地情報的責任。

松贊干布汗這時才徹底的相信了。

論贊弄的話是確有其事。

只是……一個瓶子,居然無數人爭搶,還是讓他有些覺得無法理解。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當然,吐蕃人一概將自己無法理解的事,都歸於神蹟。

既然涉及到了神,那麼總該做點什麼。

松贊干布汗於是大笑道:“今夜升起篝火,將此瓶擺於宮殿之中,慶祝天降神瓷,給本汗帶來歡慶和祥和。”

衆人於是紛紛稱頌。

松贊干布汗卻對劉向道:“此乃神物,怎可輕易賜你,神瓷代表了財富和上天的恩賜,這是吐蕃即將強盛的徵兆。只是大唐天子,也以神瓷多寡而看人輕重。若是本汗沒有神瓷,難免爲他所輕,這求娶公主的事,又不知何年何月。而且神瓷可以以牛生牛,且還不需浪費人力和草料,此物真是非同凡響啊。噢,對啦,劉向,本汗不是讓你翻譯漢書嗎?現在翻譯得如何了?”

松贊干布汗已算是非常英明的君主了,他對於漢文化,還是頗爲嚮往的。

只是吐蕃和漢地語言不通,因而他一直花了大價錢,希望這些漢地的商賈,代爲尋找一些有價值的漢書,進行翻譯。

“大汗,其實……一直都在翻譯。”劉向咳嗽一聲道:“臣來時,還搜尋了大量時下漢地最重要的書籍和報刊。”

松贊干布汗聽到了這裡頭的一個新鮮詞,不禁道:“報刊又是何物?”

“就是報紙。”劉向道:“這報紙之中,代表了整個漢地的輿論風向,便連大唐天子也不敢忽視,時下最熱門的,便是一個叫學習報的報刊,即便是鬆州,也有不少世族命人長安購來觀看,我已翻譯了一些……”

“既如此,立即取來。”松贊干布汗精神奕奕地道:“大唐動向,本汗不可忽視。”

劉向於是忙吩咐隨來的扈從去取。

過了很久,一沓已翻譯過的文牘終於送到了松贊干布汗的面前。

松贊干布汗朝貴族們道:“你們也看看。”

衆人紛紛點頭。

劉向解釋道:“這學習報,如今已是大唐第一報,銷量驚人,影響甚巨,裡頭的內容……”

松贊干布汗只含含糊糊的聽着,只是細細看下去,卻不免吃驚。

又是許多那神瓷的訊息。

不……準確的來說……幾乎每一份翻譯下來的文字,除了一些趣聞和一些生澀難懂的文章之外,都是關於神瓷的。

他看的如癡如醉,雖有些地方翻譯的不準確,可……連蒙帶猜,似乎也明白了神瓷爲何價格不斷攀升的道理。

他不由的回頭去翻閱日期,更是駭然,因爲三個月前的學習報裡,文章還寫着神瓷爲何價值三十五貫。

而就在兩個月前,學習報已在論證,爲何神瓷價格能突破五十貫了。

松贊干布汗忍不住放下翻譯的報刊,看向論贊弄道:“你來時,神瓷價值多少,以漢人的錢財而論。”

“回大汗。”論贊弄正色道:“已經價值一百一十貫了。”

松贊干布汗忍不住戰慄。

這已不是大牛生小牛了,這簡直就是金母雞下金蛋啊!

而且看這些報紙裡頭翻譯的內容,可謂是有理有據,他忍不住感慨道:“這個叫朱文燁的漢臣,實在是高士啊,只可惜他乃唐臣,我吐蕃竟不能得此奇才。”

貴族們也紛紛撿了各自一份翻譯的報紙看,也是嘖嘖稱奇。

當夜,松贊干布汗一宿未睡。

起來時,眼袋如淤青一般懸在他的眼底下。

他總做夢,夢到了宮殿裡堆砌了無數的神瓷,而後……萬國都派出使者來到宮殿裡,稱頌着自己的財富。

他夢到自己已成了萬王之王,統治的疆域,已經到了無窮大,無數人牽着牛羊跪在宮殿外,請求拿幾百上千頭牛羊,讓自己賜下一個神瓷。

而後,夢醒了。

看着孤零零的兩個瓶子。

松贊干布汗覺得什麼都不香了。

要和親,需要神瓷來誇耀自己的財富。

要致富,就需要更多的神瓷,等着它繼續下金蛋。

他陡然察覺到,好像一切的事,都和這神瓷息息相關。

當然,這怎麼都透着一股匪夷所思的味道……松贊干布汗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於是他讓人尋覓一些駐留的漢人商賈來,私下裡召見他們,最後他們都得出了一致的結論。

大唐應該不是戰略欺騙,他們不可能連自己都騙。

況且論贊弄是他的心腹,論贊弄也絕不會不忠於他的。

那個劉向,一直依賴吐蕃爲生,他對吐蕃即便不是忠心耿耿,但也絕對不敢做對吐蕃有害的事。

還有這翻譯的學習報,那位可敬又令人神往的朱文燁相公,他妙筆生花,所著寫的文章裡,確實讓松贊干布汗大抵明白,神瓷上漲的道理。

於是,松贊干布汗召來了劉向和論贊弄,劈頭蓋臉的就問:“如何購買神瓷?”

“最大的交易市場就在長安,只是……購買神瓷,需要大唐的貨幣,而且需要許多,而這些貨幣,必須得從漢商的貿易中獲得。”

“我們有金子。”

“金子也可以,只是眼下我吐蕃的黃金,只怕收購不來多少神瓷。”

“有理。”松贊干布汗皺眉,顯得很焦慮:“怎麼樣纔可以獲得大量漢人的貨幣呢。”

“大汗,朔方那裡,一直與我吐蕃進行貿易,他們那裡很是富庶,願意收購大量的牛馬,還有糧食,甚至……他們那裡缺乏很多的奴隸……”論贊弄小心翼翼的道。

松贊干布汗想了想,最後咬牙道:“不能被大唐天子看輕了,今日我們先將牛馬賣出去,將那些神瓶買回來,將來等到神瓷價格高不可攀的時候,再兌換漢人的貨幣,買回更多的牛馬和鐵器來。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只怕神瓷的價格,就如那位朱文燁相公所言,還要攀高,所以……論贊弄,你立馬去長安吧,帶着我們的黃金,去收購神瓷。劉向,我委你去朔方,出售牛馬和一切漢人所需之物,籌集錢財。”

………………

第一章送到。

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
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