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

聽了李世民的話,大家都安靜地看着李世民,等待他接下來的發話!

李世民隨即道:“朕觀鄧健,倒是可造之才,他數月時間能誦讀詩詞,實是不可多得,尤其是他對詩詞的理解,堪稱玄妙。”

李世民此刻,正是心頭火熱。

他甚至在想,朕應該作一些詩詞,好讓庶民們學習纔是。

而至於詩詞的閱讀理解,更讓李世民心裡踏實。

他是皇帝……任何一個皇帝……都希望樹立自己的權威,這是大唐未來能夠穩定的基礎。

也即是所謂的萬世基業。

世族們想要壟斷學問,他們何止是看不上鄧健,只怕連朕,他們也看不上。

而這陳正泰……實在是爲朕尋到了一條可以試行的道路!

世族太猖狂了,已經猖狂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此次……一定要狠狠的敲打。

可敲打他們,卻是不容易,因爲這些人早已經過了千百年的時間,用聯姻、師生、同鄉、故吏以及郡望、土地、奴僕等無數的東西,結成了一張無懈可擊的巨網,任何對他們的敲打,都會引發巨大的反彈。

既然如此,那麼就暫時不要動他們,而是……鼓勵陳正泰。

李世民看着陳正泰,繼續道:“將來若是這鄧健入了學,豈不他們也成了朕的徒孫?”

陳正泰頷首點頭,笑着道:“是的,恩師,他們的學問,都拜學生所賜,可是飲水思源,學生乃是恩師的弟子,所以……”

“很好。”李世民心情愉悅地道:“人都有親疏,朕也有,朕希望他們能夠成才。”

聽了這話……所有人都不免倒吸了一口涼氣!

陛下這話,是什麼意思?

孔穎達等人有些慌了。

這顯然是一個可怕的訊號。

只見李世民隨即道:“太子年幼,卻也不能成日遊手好閒,讓他每月也來這二皮溝大學堂這走一走,督促一下功課吧。”

這效果真的前所未有的好呀,陳正泰想不到恩師對自己如此支持。

可與此同時,李世民卻用一種別有意味的眼神看了一眼陳正泰,因爲他很清楚,自己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表達了鼎力支持,某種程度而言,將受到巨大壓力的人並不是自己。

自己是天子,掌握着天下的兵馬,就算有人對此不滿,也不敢在他的面前耀武揚威,可這些人若是想壞事,勢必要從陳正泰的身上着手。

也即是說,李世民也不知道,這大學堂能不能成功,可他必須這樣做,而成與不成,已經不在於自己,在於陳正泰是否能頂住壓力,亦或者是……培育出諸多弟子了。

什麼儒學,什麼老莊,其實這些都不重要!

漢朝是確定了獨尊儒術,方纔有了幾百年的江山。可現在……

儒家在漢朝滅亡之後,已經失去了能夠穩定天下的作用!

這數百年來,王朝更迭不休,掌握了儒學的人,已經不再和皇家捆綁在一起,而是在爲自己的家族謀劃自己的未來,使他們自己成爲了歷經數百年和千年而不朽的世族。

既然這些沒有了用處,或者說……他們不願意對朕死心塌地,那麼……朕就讓新人去取代舊人吧。

只是……這些新人……怕要遭罪了,因爲……他們將面臨的是無窮的壓力。

是以,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李世民看陳正泰的眼神,並非是欣賞,而是帶有幾分沉重。

陳正泰則是毫不猶豫地道:“學生一定殫精竭慮,繼之以死。”

已經付出了這麼多的財力和心思,難道他現在就該怕了?

陳正泰自是明白了李世民的那一層意思,可他已經沒法回頭了。

他自覺得自己是穿越者,帶着後世的思想和理念來到這個世界,首先就要解決的是,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我該在這個世界留下一點什麼的問題。

這哲學上的問題,雖然可笑,畢竟……陳正泰既站在了巨人的肩膀,獲得了別人所不知道的東西,完全可以憑藉此,謀取榮華富貴,一輩子混吃等死,這樣的日子可以很舒坦,可是……

人生僅限於此嗎?

其實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陳正泰是抱着這個念頭的,可很快,他就乏味了,他很清楚……一個沒有目標的人生,沒有意義。

李世民眼裡放光,這時候,他眼中才溢出了欣賞的色彩,他清楚陳正泰理解了他,而陳正泰的回答,也讓他理解了陳正泰的心思。

於是,李世民的脣邊飛快的閃過一抹欣慰的微笑,接着道:“回宮。”

陳正泰則是道:“恩師不吃口飯再走,來都來了。”

“不吃。”李世民覺得,今日發生這樣的事,自己還在盛怒之中,若是還帶着羣臣在此吃喝,未免顯得不嚴肅,便道:“承乾若是想留在此吃,就讓他留下吧。”

李承乾一聽,心裡樂壞了,打起精神道:“兒臣遵旨。”

送別了李世民,陳正泰吁了口氣,李承乾卻是樂呵呵的道:“今日又吃什麼?”

陳正泰卻是嚴肅的拉着臉:“師弟請自重。”

李承乾呵呵一笑,不由道:“孤方纔見你與孔師傅脣槍舌劍,真是佩服你,孔師傅一向能言善辯,怎麼到了你這裡,卻總是無能爲力的樣子呢?”

陳正泰道:“想知道嗎?”

“想。”李承乾很認真的點頭,他覺得這也算是一門手藝,學一學沒有壞處。

“碰到孔公這樣的人,他有極強的思維能力,且是飽讀詩書,若是當真和你談古論今,十個我這樣的人也不會是他的對手,所以,要和他爭辯,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持足夠的清醒和冷靜,你要明白他的優勢在何處,而自己的弱點是什麼。明白了這一點,那便是尋找他的弱點,而後利用這弱點,狠狠的刺激他,他一受刺激,就無法保持冷靜,到了那時,你什麼都不用做,便會發現,他會露出渾身都破綻,將無數的把柄送到你的手上了。”

“刺激?”李承乾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好像……這是一個好方法。

陳正泰心裡想笑,其實這個法子挺好用的,多少平日裡了不起的人,一旦遭受了刺激,便開始口不擇言,最後說出一籮筐的胡話,最終在後世的鍵盤世界裡,淪爲了一個個足以讓大家笑話三天三夜的段子。在網絡上,更不知道多少平日道貌岸然之人,因爲失去理智,而被人扒皮,這些……都是後世玩剩下的。

李承乾一臉興致勃勃的樣子道:“這樣說來,我可以用這一招對付父皇嗎?”

“可以。”陳正泰很認真的道:“只要師弟不怕死的話。”

當日,和李承乾吃過了晚餐,席間吃了一些這個時代釀造的黃酒!

說實話,這時代的酒,陳正泰並不滿意,他有更好的釀酒方法,不過陳正泰並不想拿出來,那酒太烈了,唐人又嗜酒,真要折騰出來,天知道會惹多少是非。

李承乾就愛喝酒,只是這傢伙,連黃酒都能喝醉,一喝醉,便非要讓陳正泰給自己尋女子來,陳正泰想揍他,他便抱着柱子,猶如樹袋熊一般,腦袋歪着,發出鼾聲。

次日一早,清晨的晨霧一起。

整個學堂,便響起了朗朗的讀書聲。

學堂裡培訓班的人在讀書,而在這學堂之外的圍牆根下,卻也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

他們自覺的帶着課本,如往常一樣,蜷在牆根下頭!

他們耳朵貼着牆,一手翻着書,尋找今日培訓班要講授的內容。

此時天色還早,所以晨露很重,一個不好,這露水便可能將書打溼了,因而,他們身子幾乎是蜷起來的,腦袋故意遮着書,只有這樣,纔可保護着手裡的書本。

這密密麻麻的人,蔚爲壯觀,他們有的身上還穿着值了夜班的工服,有的衣不蔽體,裸露出來的肌膚,因爲清晨的寒風而凍得身軀瑟瑟發抖。

可就這麼一羣人,此時卻個個支起了耳朵。

鄧健就是其中的一員,他翻到了今日要講授的一課,這一課很重要,有一些他所不能理解的東西,若是疏忽過去,那可就糟了,以後的內容……就可能要看不懂了。

所以他捂着自己的耳朵,呈喇叭狀,貼着牆面用心的聽!

那講課的聲音時高時低,聽懂的地方,鄧健就連忙用另一隻手在地上的沙礫裡比劃,記錄下來,方便課後吸收理解,若是沒聽懂的地方,他則在課文裡默默的做一個標記,以後再想辦法找其他的人討教。

天很冷,他已上了下半夜的工,所以眼睛因爲熬夜而泛着黃,眼白裡也佈滿了血絲,可此刻……他的精神卻很飽滿。

學堂裡,也不會有人來驅趕自己。

去授課的幾個先生,都是陳正泰的弟子,李義府幾個,除此之外,還外聘了一些人。

大家喜歡聽李義府授課,因爲這個平日總是笑容可掬的人,不只是往日很和氣,似乎李義府也很體諒課堂外的這些人,所以每一次講課,他都故意將自己的聲音提得很高,如此……便可讓鄧健這些人聽得更清晰一些。

而郝處俊等先生就不一樣了,他們不太能理解外頭的人的感受,也沒有這樣的意識。

於是鄧健這些人,便將先生們分成了很多種,他們雖未入學,卻已對每一個先生了如指掌了,他們將李義府稱爲李善師,李義府自己都沒想到,自己成了大善人。

而郝處俊運氣就不太好,他被稱之爲郝處刑,意思是聽他的課,像上刑場一樣。

此時清早,沒吃早飯,肚子空空的,咕咕叫,唐朝尋常的庶民,是一日兩頓,早晚各一頓,許多人捨不得吃太早,怕中午餓了,所以大家都拼命忍受。

陳正泰次日和李承乾出學堂的時候,看着這學堂圍牆之外密密麻麻的少年郎,甚至還偶爾夾雜了幾個中年!

李承乾露出驚訝之色,不禁乍舌:“這都是什麼人,孤真想不到外頭竟有這麼多居心叵測之徒,想到昨夜在此就寢,現在還覺得後怕。”

“他們是來讀書的。”陳正泰掃視了這些全神貫注的人一眼,沒有人注意到了自己,每一個人都盯着課本,耳朵貼着牆,生恐發出了細微的聲音,拉下了什麼。

陳正泰又道:“師弟,我們別在此喧譁,若是吵着了他們,到時我可保證不了殿下的安全。”

李承乾想要大聲嚷嚷,他們敢,以爲孤是吃素的?

不過他很快就被陳正泰連拖帶拽的拉着走,便是想對此吹噓也沒了機會了。

邊走,李承乾倒是想到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便道:“今日去做什麼?孤不想回東宮了,孔師傅現在怕是要氣死了,到時少不得要在孤面前抱怨。”

顯然,陳正泰早就有了安排:“去建高爐。”

“高爐?”李承乾一愣。

“就是能熔鍊銅鐵的東西,師弟忘啦,恩師格外開恩,將那鄠縣做了我的封邑,我需建起高爐來,到時你等着瞧吧,該我陳家要發大財了。“

李承乾就咕噥道:“你發大財與我何干?”

“不可這樣說。”陳正泰嘆息道:“你師兄發了財,難道不是一件值得可喜的事嗎?”

李承乾倒是好奇這高爐是什麼樣子,不過他提出要騎馬去看,便立馬被陳正泰否決了!

騎馬太危險,步行吧,其實也不遠。

這傢伙有前科,陳正泰有陰影啊!

說到古代的銅鐵,產量不高,不是沒有原因的,一方面是冶煉的技術問題,另一方面,則是開採所耗費的人力實在太大。

絕大多數礦脈,都是叫了苦役,扛着鋤頭去挖掘,可問題就在於,鋤頭會有損耗,而且這個時代都鋤頭質量也就這樣。

另一方面……冶煉起來,需要耗費大量的木炭,可若是用煤炭來作爲燃料,鄠縣的露天煤礦倒是有的,採集起來也容易,而古代卻無法解決煤炭冶煉,根本原因就在於,木炭雜質少,冶煉出來的生鐵,結構細粒、沒有裂紋,可若是煤炭,就完全不同了。

可木炭固然是好,可木炭卻是需要燒製的,這木炭本身就需耗費大量的成本!

一般情況之下,一百斤的鐵,需要耗費七百斤的木炭!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時間和人力的成本!

而銅就比鐵更加稀有了,其成本還要再高几倍,如此折算下來,表面上好似大唐不缺礦脈,可實際上……每一斤鐵和銅的成本十分驚人。

因而……想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得系統的解決這個問題,譬如……採礦的方法需要改良,用煤炭取代木炭燒製銅鐵的方法也需改良,甚至冶煉的工藝,也需系統性的改造。

陳正泰爲此……急白了頭髮。

他是現代人,和古人不同,古人的生產,憑藉着的乃是前人的經驗,他們會陷入一個誤區,認爲前人們怎麼燒的,自己怎麼燒便是了。

可陳正泰卻需要想方設法,尋找出一個通過科學和技術來改良的辦法。

其實這些天,他也躲着在看課本,許多課本的知識,他已忘給老師了,而後他又每日去觀摩別人鍊鐵的經驗,大抵算是摸索出了一個辦法了。

這一切,首先要解決的就是高爐的問題,有一個好的高爐,便可事半功倍。

於是……在這二皮溝,一羣能工巧匠聚集了起來!

他們什麼事都沒做,就按陳正泰的方法來建新的高爐,高爐建起來,嘗試着進行生產,而後發現新的問題,最後……再重新解決,此後,再建新的高爐……

這個過程,可謂是花費重金,甚至陳正泰幾乎覺得自己要虧損的吐血了,這高爐都是錢啊,建了又毀,接着又建新的,統統拿去做小白鼠了。

遇到了某些難題,大家便各自想辦法,這其中又不知耗費多少時間。

初次去看高爐的李承乾,覺得這高爐好像沒什麼新鮮的,他對此……提不起太多的興趣來。

不過……匠人們卻顯得極高興,因爲他們發現,這最新的高爐,產量已是從前鐵爐的十數倍了,他們無法想象,這新的東西,竟可提高如此高的效率。

而站在陳正泰的角度,他仍舊還是不滿意的,因爲……這在陳正泰看來……後世的那個世界,在世界鋼鐵產量第一的河北唐山某鎮某村,人家隨隨便便,一天的產量就可達到數萬甚至十萬噸,自己咋練個幾千斤還這麼費力呢?

於是乎,繼續推倒,重來!而陳正泰自己,則回去繼續看課本,期望或許……能找到什麼啓發。

匠人們見公子還不滿意,頓時無言,一個個像被潑了冷水,無精打采。

陳正泰此時卻讓人叫了自己的三叔公來:“三叔公,有一件事……得你去辦。”

三叔公啥都怕,就是不怕事,於是他興致勃勃的道:“看來老夫還沒老,還可以用,你這樣說,老夫很欣慰,你說罷,做什麼?”

陳正泰就道:“想辦法拿錢去多買土地,我有大用。”

“正泰啊,你這便對了。”三叔公眼睛一亮!

這纔是一個合格對一家之主嘛,家族靠什麼,就是靠土地,源源不斷的買地,這是一個大家族振興的標誌!這一點,三叔公極力支持。

шшш ☢TTkan ☢℃o

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
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