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

天可汗這個尊號,其實與皇帝這個稱呼相比,是差一些的。

不過若是大食和波斯等國,紛紛尊李世民爲天可汗,這便足以稱得上是一個爆點了。

畢竟,這是歷朝歷代所未有的事啊。

若只是降服突厥各部,固然可喜,可也並不算什麼多超然。

而今,卻是不戰而屈人之兵,還是這麼多個國家,這含金量,自然就水漲船高了。

李世民果然面露大喜之色,這真可謂是驚喜了!

對於這樣的尊號,他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下頭的羣臣個個默不作聲,心裡卻暗道這陳正泰當真厲害,似乎什麼東西,都能被這個傢伙玩得似花一般。 wWW•тт kǎn•¢O

李世民心裡高興不已,不過表現出一點謙虛還是要的,所以面上故作沉吟道:“天可汗?這樣妥當嗎?”

那百濟國遣唐使便立即道:“普天之下,非陛下不可,下臣人等,伏請陛下能夠接受。”

而後,其他遣唐使也隨百濟國遣唐使繼續行禮。

李世民只好嘆了口氣道:“既如此,朕也只好勉爲其難了。”

接着,李世民便命張千唸誦國書。

這國書之中,除了請上尊號之外,便是請求互市,希望大唐與各邦之間,保護商賈往來。

在此基礎上,締結商貿上的細則,以備各國之間,能夠有一個統一的商業規範。

除此之外,便是各國名義上確定彼此盡力用鐵路聯通。並且……希望大唐能夠推舉出一個德高望重之人,主持商貿裁決事宜。

商貿的細則,其實倒也好理解,無非是大家一起制定一個律法,彼此遵守罷了。

而修鐵路,只算是彼此的意向而已,大家定了一個意向,至於到時候修與不修,就則是另一回事了。

而真正利益相關的,還是推舉出一個德高望重的人進行商貿的裁決。

畢竟,商貿的細則即將要推出,可是有了一個律法,卻總需要有人執行吧,若是不能執行,那麼這個律法要了有什麼用呢?

一個沒有執法權的律令,不過是一紙空文而已。

因此,選出一個大家都可信服的人來主持這件事,那就再重要不過了。

只是這個人……卻需‘德高望重’,那麼人選顯然就比較狹隘了。

畢竟……大唐德高望重的人並不多。

即便稱得上是德高望重的,也大多已成了宰相。

當然,這個德高望重的人,還要懂得和各國打交道,那就更加難得了。

於是這樣苛刻條件下,這真相就呼之欲出了。

當然……還有一個重點。

即此時此刻,聽聞有人裁決什麼商貿事宜,這殿中之人,大多數是木着臉的。

顯然,沒有人對這事太感興趣,大家好歹也是朝中的重臣,上馬砍過人,下馬治過民,將來的前途無限,在大唐,沒有人會以去視裁決商貿爲一件體面的事。

因而,這個德高望重之人,顯然就只剩下一個可能了。

看着衆大臣久久的不吭聲,李世民此時唏噓道:“諸卿,看派誰來裁決爲宜?”

衆人還是不吭聲。

李世民皺了皺眉道:“難道沒有人毛遂自薦嗎?”

倒是房玄齡站了出來。

其實這問題,就出在這德高望重上頭。

總沒有可能有人跳出來直接說我德高望重,我覺得我很合適吧。

大家還是要臉的,好吧!

因而,大家都在等,等有人舉薦。

總算房玄齡站出來了,道:“陛下,涼王殿下熟悉各國事務,又得結好諸邦的重任,倘若令他裁決,就再好不過了。”

“我反對!”

房玄齡話音才落下,就立馬有人不忿起來。

衆人看去,說話的人卻是豆盧寬。

豆盧寬有點惱火,這個天可汗鬧出來,顯然又討了陛下的歡心,此時的禮部,未來能掌握的權柄,只怕就更少了,他能高興纔怪!

於是豆盧寬昂然道:“陛下,涼王殿下已負責交涉各邦,事務繁多,現在又讓他裁決商貿,只怕大爲不妥。更何況,涼王殿下固然可稱得上是知人善任,可畢竟年輕,德高望重四字,只怕還值得商榷,所以臣以爲,不妨另推他人爲宜。”

他這番話其實是帶有怨氣的,當然……他還不至於愚蠢到在這大殿上指着陳正泰的鼻子破口大罵,而是非常委婉的表示,現在涼王殿下太操勞了,還是請其他人給他分擔一些工作吧。他太年輕……只怕不能服衆。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着豆盧寬,頷首:“卿家所言,也不是沒有道理。那麼……既然卿家如此說,豈不是要毛遂自薦,想要裁決商貿,是嗎?”

“這……”豆盧寬頓時有點啞火了。

他可是禮部尚書,極是尊貴,這一隻腳,都已經快踏入宰相的門檻了。

跑去裁決商貿,這不等同於是流放三千里嗎?

豆盧寬隨即道:“臣年紀大了,只怕……難堪重任。”

李世民便微笑道:“那麼卿家可有什麼適合的人選?”

豆盧寬的目光便在衆臣身上來回穿梭。

驟然之間,這殿中衆臣紛紛開始躲閃豆盧寬的目光。

豆盧寬一下子意識到,這是一個苦差,至少對於清貴大臣而言,是絕不願沾這渾水的。

見豆盧寬久久悶聲不響。

李世民面帶怒色道:“卿自己不願擔當如此重任,又推舉不出好的人選,卻在此說三道四,此爲何意?”

“這……”豆盧寬顯然一時間確實沒有適合的人選,面對李世民的責問,不免也覺得尷尬,只好道:“臣萬死。”

李世民搖搖頭道:“既如此,那麼就讓正泰辛勞一些吧,命陳正泰爲西域安撫使,令其裁決各邦商貿事宜。如何?”

衆臣只得唯唯諾諾。

顯然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商貿裁決的油水有多大,裡頭涉及到的利益有多大。

當然,清高的大臣們,本就不願意接受世俗的事務,就更別提是商貿了。

現在大唐的商貿發展固然是一日千里,可在許多人看來,至少在這些清高的人眼裡,依舊還屬於下賤。

哪怕他們背地裡買賣做的順溜的很,但是並不意味着,他們的內部是沒有鄙視鏈的。

這就好像,雖然有人用XXX或者空格鍵來作詩,但是並不妨礙這些‘詩人’們自命不凡,眼高於頂,自以爲自己已經超然於世俗之外,用同情和鄙夷的目光,去鄙視那些無法理解他們高深精神世界的芸芸衆生。

陳正泰心裡的一塊大石則是輕輕落下。

這商貿的事,是他積極談成的,對他而言,就是煮熟的鴨子了,他怕就怕有人來截胡。

現在陛下終於開了金口,這事便算是徹底的定了。

陳正泰心裡樂呵呵!

於是連忙道:“陛下和諸公厚愛,紛紛推舉兒臣,兒臣實在是汗顏,這德高望重四字,兒臣實在擔當不起。”

衆人盡都木着臉,殿中安靜的可怕。

只見陳正泰隨即又道:“不過既然兒臣既爲這安撫使,在兒臣看來,此事事關重大,裁決之事,若只是大唐一家獨大,卻也不妥。不妨讓各國也派其國內位高權重者,冠以副使,或是推官之職,這才顯得公正,如何?”

李世民聽罷,倒也沒有反對,頷首道:“此事,卿自己拿主意吧。”

商貿的事,畢竟對於這殿中君臣而言,過於外行,或者說,在他們看來,不過就像從前一樣,在邊鎮弄一個市場,而後大家來互市,再任命一個九品的芝麻官,解決一下糾紛而已。

說難聽點,這些事……是很難擺上檯面的。

至於下設各國的人爲副使或者退官,反正都無所謂,他李世民不在乎。

可在陳正泰看來,卻不是這樣了。

既然是國際貿易,大唐制定出了一個有利於自己的標準,那麼就一定要維護這個標準,若完全是陳家自己掌控,這不是擺明着我大唐互市,就是把各國當做肥羊,是黑吃黑的幹活嗎?

因而,是個裁決的地方,定要顯的相對的公道,唯有如此,各國才能自發的維護它!

而一旦陳家打算直接一鍋端走,爽是固然爽了,可大家連一丁點湯水都喝不上,這時你要追查某些不法的商賈,各國不陽奉陰違纔怪了。

只要標準掌握在陳家手裡,大唐的資本又最是雄厚,那麼……市場越公平,對於大唐和陳家的優勢便更大。

若是能借這安撫使的平臺,吸引各國的實權派加入,那便再好不過了。

陳正泰當場謝了恩。

李世民對於今天的朝會,其實很滿意,不過心裡倒是還是有事記掛着,於是待散朝之後,便將陳正泰留了下來。

李世民道:“這些日子,你都在琢磨着商貿之事,怎麼,這商貿的事如此的急迫嗎?”

陳正泰便道:“陛下,兒臣以爲,商貿關係重大,所以兒臣……”

李世民擺擺手,他還是覺得……不過是互市而已,陳正泰已是親王,對這過於關心,反而有些小題大做了。

他隨即道:“好啦,你既覺得關係重大,便自行去做吧,不必和朕解釋。天可汗……這又是你暗中搞的鬼吧?”

“哪裡的話?”陳正泰道:“這都是各國遣唐使,仰慕陛下,發乎於他們的真情……所以不約而同,給陛下上的尊號,陛下懷柔遠人,天下各邦,誰人不知?”

“噢,對啦,兒臣已經安排了各家報紙,明日各報的頭版,都已預定了,只怕這個消息,不出三日,便要傳揚四海了。”

李世民不禁失笑道:“知道啦。”

陳正泰看着心情大好的李世民,又道:“除此之外,兒臣打算建立一個巨大的商行,專門負責外貿的事宜,若是皇家也入一些股,那便再好不過了。”

李世民瞥了陳正泰一眼:“有利可圖嗎?”

陳正泰愣了一下,陛下這真的太直白了!

陳正泰咳嗽道:“應該多少能掙點吧。”

李世民很爽快的就答應了,笑道:“既如此,那麼便準了,需要多少錢?”

“不妨……”陳正泰頓了頓,心裡估算了一下,道:“陛下,不妨三百萬貫如何?陳家出三百萬貫,陛下也出三百萬貫。”

李世民頓時窒息,臉上的笑意也像是一下子卡住了似的。。

這絕對不是小數目啊。

他原本以爲,只是拿個幾十萬貫出來玩一玩而已。

畢竟……內帑的錢,可是他的棺材本哪。

李世民皺眉道:“是不是太多了一些?”

李世民一想到一下子沒了這麼多的錢,就覺得心口隱隱的痛!

“其實兒臣原本希望各家出五百萬貫的……”陳正泰頓了頓:“只是……”

李世民嘆了口氣,似乎怕陳正泰說出更可怕的話似的,隨即就道:“照準了吧,三百萬貫便三百萬貫。”

陳正泰便道:“陛下聖明。”

陳正泰表示,這討價還價的過程真不容易呀!

而後告辭,樂滋滋的走了。

…………

這陳正泰一走,李世民倒是有一些可氣起來。

三百萬貫啊,這確實不是小數目,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的答應了呢?

顯然,他覺得不靠譜,各國畢竟貧瘠,指望從這些窮鄰居身上,能獲取什麼豐厚的利潤?

張千站在一旁,方纔的事,盡收他的眼底,他固然知道陛下的心思,只是現在卻不敢多言。

李世民最後一聲長嘆,索性……默認了。

………………

陳正泰出了宮,隨即就開始忙碌了起來。

現在要辦的事還有很多。

一方面,一個全新的商行,即將要搭建起來,六百萬規模的投入,絕不是小數目,這幾乎是當今天下,資本最雄厚的商行之一了。

這個名字,陳正泰都已想好了,就叫大食商行。

取名大食,是因爲當下,大食乃是在這個世界島的中心位置,誰掌握了這個中心位置,誰就握有未來。

而至於人員,還有未來所涉及到的業務,卻還需在制定出商貿法令之後,再做決定。

只是這商貿的法令,卻是最頭痛的。

因爲……這個法令首先得得到各國的認可。

總不能赤裸裸的跟人說,沒錯,我是來搶掠你們的。

不能這麼幹。

大家都是德高望重的人嘛,大家得一起商議出一個至少表面上公平的法案。

譬如,大家都有通商的自由,大家都協力保護活動於各國的各國商賈。對於商業糾紛,也該一視同仁,進行裁決。

因而,陳正泰請了幾乎所有人遣唐使,大家一起在爭吵之中,弄出了一個草案。

而這草案,一面要上奏大唐朝廷,也需令人派出快馬送往各國,讓大家給與一些建言。

其實原本這個通商的律令,各國是頗爲忐忑的,因爲擺明着現在大唐如日中天,此時若是大唐強迫大家割地賠款,大家也是認了的,至少許多人都有心理準備了。

不過只是通商,那麼就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了。

遣唐使們起初的時候,是一個個噤若寒蟬的樣子,原本是打算做任人宰割的魚肉。

可誰曉得,陳正泰召集大家一起制定商貿法,甚至非常認真的聽取大家的建言,對於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也願意接受大家的建議,進行更改。

這一下子的,卻令遣唐使們心裡長長的鬆了一大口氣。

他們很清楚,這東西送到各國去,國王肯定會同意的。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而在另一邊,陳家上下卻已開始雀躍了。

六百萬貫的資金,已經摩拳擦掌了。

這時候,武珝直接被請到了陳正泰的書齋,朝中的事務,一概不理了。

接下來……她在陳正泰的授意之下,開始進行計算了。

新建立的商行,將會拿着六百萬貫的財富作爲本錢,而後先行融更多的資金。

當然,這些資金,乃是面向世族的。

緊接着,這個新商行,再通過融資,撬動至少兩千萬貫至三千萬貫的資金。

這個資金……可怕之處就在於,若換做是數年前,這幾乎等於大唐一半的國庫收入了。

而如此巨大的資金,在一旦各國開始互市,並且開放各國的商貿疆界之後,將橫掃諸國,大舉進行併購。

要知道………這些尚未開發的各國土地以及其他資產,價格幾乎可以用廉價到極點來形容。

整個大唐,因爲大量的開發,其實無論是土地還是糧食,亦或者是礦產的價格,價格都已經趨於穩定,很難有什麼大的漲跌。

可在各國,則全然不同,這些就相當於十數年前的大唐,一切都還處於最原始的狀態。

兩千萬貫至三千萬貫的資金,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橫掃天下。

只是……現在卻還需等待。

至少對於這個商行的架構必須進行一個清晰的界定。

除此之外,要嚴厲防止市面上出現其他的對手。

對手最大的可能就是其他的世族還有大商賈了,若陳家是老虎,他們則就是狼羣了。

因而,與其大家各自廝殺,倒不如,索性將他們統統吸納進來。以股份的機制,將他們的資金攬入新商行之下,而後,老虎帶着羣狼,一舉對各國的市場進行掃蕩。

……………………

新年到,老虎給大家拜年,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
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二章:人才吶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章:吃了嗎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