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

李世民打開了密奏,細細一看,卻是皺眉,一頭霧水的樣子。

隨即,他繼續盯着密奏,陷入了深思。

良久之後,李世民依舊還是鎖着眉頭,一言不發。

最後,他嘆了口氣,走到了宮燈前,取下了罩子,將這密奏擱在了燭火上,那燭火隨即燃燒了密奏,等密奏上燒起火之後,他纔將這剩下依舊還在燃燒的密奏丟到了一旁的炭盆。

李世民回過身,看着小心翼翼站在一旁的張千,道:“找個空去告訴陳正泰,就說……他所奏的事,朕準了。”

張千也是一頭霧水,只是他又不敢多問,這天下,只有陛下知道密奏的內容,而到底準了什麼,怕也只有天知道了。

張千只有點頭的份:“奴遵旨。”

李世民隨即笑了笑:“這個傢伙啊……還真是膽大包天,敢提這樣的要求。不過……挺有趣,朕也該解決這心腹大患了。總不能一直擱着……對啦,張千,過幾日,命天策軍換防宮中吧,讓他們到內城來,就駐紮在太極宮附近,夜宿宮中,以防不測。”

張千一聽,頓時汗毛豎起。

這突如其來的調令,一定會引起天下人的猜測。

而且……顯然陛下是有意爲之,是打算要幹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否則……怎麼會突然有此舉動?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看文基地】抽紅包!

李世民沉吟道:“明日召李靖入宮,再添上秦瓊和程咬金二人吧。”

“喏。”

李世民道:“正午的時候,見一見房玄齡,杜如晦……”

他說到杜如晦時……頗有些猶豫,最後搖搖頭道:“令房玄齡和長孫無忌來吧,就說……朕賜他們午膳。”

張千已經聽的心驚肉跳。

被召的人,無一不是李世民的心腹之人。

而且……即便是心腹,也是有區別的,譬如杜如晦,按理來說是極受陛下信任的,可依舊被排除在外。

至於當初許多的秦王府舊人,居然也沒有被請的資格,能被請的,除了秦瓊和程咬金,竟還有李靖,這倒是奇怪了,當初玄武門之變,李靖並沒有出多少力,讓人一度懷疑他與李建成有所勾結。可陛下最信得過的竟是他……

只是這些人事上的調遣,自然有李世民的理由,關於這一點,張千絕對是不敢多說什麼的。

李世民而後笑了笑道:“其實……你也不必過於緊張……朕不過是防範於未然而已,你不要猜疑。”

張千心裡想,奴哪裡敢不多想啊,這動靜……可比陛下跑去殿中龍顏大怒還讓人心悸了。

看這事兒,勢必是和陳正泰的那份密奏有關的,只是密奏之中到底寫着什麼,張千卻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了。

不過張千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既然想不出,那就索性什麼都不想,乖乖地作壁上觀了!

好好地學習一下陳正泰的經驗,也是穩妥的嘛。

…………

陳正泰這一日,起的出奇的早,親到了天策軍大營,天策軍上下,已是奉旨預備換防,他們一個個穿着簇新的甲冑,鬥志昂然,即便是成了天策軍,依舊日夜操練。

這在其他軍中是不多見的。

其實這個時代的軍隊,十分隨意。

因爲不能對每一個士兵都做到監控,而且軍官瀆職,也是常見的問題,所以……許多軍隊的士兵,平日裡說不定就回家了,直到操練時纔出現,而操練又因爲平日裡大家給養不足,所以素來是鬆鬆垮垮的,即便是一些嚴厲的將領,也不得不對將士們表現出撫卹之情,大家意思意思也就是了。

體力活就是這個時代最大的敵人,沒有充分的營養,就沒辦法做到體力充沛,而這體力,和蛋白質是息息相關的,說穿了,你得用肉去養兵。

而肉這玩意,則最是糟蹋糧食……在這個糧食不足的時代,吃肉是一件奢侈的事。

朝廷也不可能敞開了讓將士們胡吃海喝,若是在體力不足的情況之下進行操練,那麼非但不會提高戰鬥力,反而對於戰鬥力是有極大損害的。

一方面,是將士們體力不支,卻進行嚴酷的操練,勢必出現大量昏厥甚至猝死的情況,甚至還可能落下殘疾。另一方面,將士們在這種情況之下也會叫苦連天,軍中會容易滋生大量的怨言。

而這一點,在天策軍顯然是完全沒有的,這裡的人,體魄越練越強,每一個身子孱弱的人,進了大營,每日按時作息,日夜操練,攝入充足的營養,這簡直就是完美的健身之旅。

以至於,每一個人的雙目都極有神,且鬥志昂揚,穿戴着數十斤的甲冑,也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負重。

陳正泰下達了軍令,而後衆人稱喏,接着便大軍開拔。

浩浩蕩蕩的新軍,直接進入長安城,列着整齊的隊伍,徑直往太極門駐紮。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引發了許多的猜疑。

而最完美之處就在於,而今乃是太子監國,大臣們去問太子,太子兩眼一抹黑,孤不知道啊,問父皇去。

而他的那位父皇……自然大家沒地方去問的,畢竟陛下現在正在養病,在後宮之中,哪個大臣不怕死地敢闖進那裡去?

於是乎……一羣大臣被這父子二人像踢着的皮球一般,耍弄了半天,也沒有絲毫的頭緒。

……

當然,現在長安城的人,一門心思只想着掙錢,最吸引眼球的,便是那精瓶的第四批貨運來了。

無數人排起長隊之後,卻是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

這一次的貨很多,非常的充裕。

至少比第三批還要多一倍以上。

當然……現在想要求購的人也越來越多了,許多人已經嚐到了甜頭,七貫錢變成接近二十貫了,沒錯,現在的市價,已經隱隱有突破二十貫的跡象。

現在已經不只是有人去盯着那新貨,便是舊貨的市場,也是熱鬧非凡,不少專門收購精瓷的店鋪已經開起來,往往收購的價格會比市價低一些,譬如現在的行家大抵是在十九貫七八百文上下,而店鋪裡只十九貫收,若不是急等着錢用的,往往不肯來店鋪裡來,寧願尋其他的買主。

這就是甜頭啊,當初也有人十四五貫收了二手貨,結果這精瓷居然漲到了接近二十貫,一個月功夫,直接大賺一筆。

世上還有比這更好賺的錢嗎?

人的貪慾是無窮的。

起初的時候,肯定有人覺得這有些不正常,可看周遭的人都掙了錢,這個時候,自然就坐不住了,也開始動了心思。

不只是尋常的富戶,便是那些世族,也越發的焦慮了。

有人想要虎瓶,朝思暮想。

也要人覺得自己手上的欠條,一直放着,這不是等着貶值嗎?

隨着銅礦的發掘,以金銅爲儲備金的時代裡,陳家發出去的欠條,自然也就越來越多,這麼多的欠條流通於世面,通貨膨脹乃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今日的一百貫,放在一年之後,可能就成了九十六七貫了。

這種膨脹,可能對於尋常百姓人家而言不會有什麼知覺,畢竟他們一年到頭,也攢不下一貫錢來。

可對於擁有巨量財富的世族而言,這卻是不可以接受的,敢情再過十二二十年之後,自己積攢了數百年的財富,就要縮水一大半哪。

現在這精瓷……幾乎一直都在上漲,某種意義而言,這玩意簡直就是抗通膨的利器,多買一些……存放在家裡,放的越久,價值便越高,這簡直是一本萬利的買賣了。

甚至……這比放貸還香,這放貸,不還擔心人家不肯還錢嗎?

一時之間,長安城萬人空巷。

雖然貨多,可依舊還是沒有抵住人們的熱情。

……

到了第六批的時候……精瓷依舊一大批一大批的送來,此時許多人已經開始嘀咕起來,不是說這精瓷很難制嗎,怎麼看着……好像產量越來越高了?

這第六批,已經足足有六千多件之多了,幾乎一批貨比一批貨要多,且這產量,看着像是成倍的增長。

這第六批貨開售的時候,其實書齋中的武珝已經開始有些焦慮了,實際上,她心裡其實有點慌。

這一批貨太多,她本是希望將貨維持在四千件左右的,六千七百件,在她看來,實在有些太冒險了,稍有不慎,便可能引發整個價格的崩盤。

所以她一直在書齋裡焦慮的等着消息。

倒是陳正泰顯得很輕鬆,他高高興興的樣子,居然還興致勃勃地和李承乾去跑了一趟馬,而後大汗淋漓的回來。

武珝見了他,忙迎了上來,卻是皺着秀眉道:“恩師……市場上,似乎隱隱有價格維持不住的跡象了,昨日還一直維持着二十貫零七百文的價,可現在……已經開始有人二十貫零四百文就售賣了。以往根本沒有倒掛的情況,若是再沒有辦法,可能會引發價格的崩盤……那收購精瓷的鋪面,現在也已開始調低了一些收購的價格了,而且收購變得謹慎,顯然……是發賣的人變多了。”

“怕個什麼。”陳正泰泰然自若地搖搖頭,而後胸有成竹地道:“你呀,只盯着供需的關係,卻不知維持價格的手段,還有一樣東西。”

武珝狐疑的看着陳正泰,心說,當初你教我的就是這個呀。

陳正泰便道:“知道爲何我要用精瓷來做理財嗎?”

武珝此時又覺得腦子有些不夠用了,她這大腦,頗有幾分系統重裝的徵兆了,忍不住定定地看着陳正泰道:“還想請教。”

陳正泰笑了笑道:“你一直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我們這精瓷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唯一性,其他地方做不出這樣的精瓷來。除此之外,它的產出,完全控制在了我們陳家手裡。也就是說,它是最容易受到操控的。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政策也握在我的手裡,當你的供需關係,沒辦法操控的時候,我這看不見的政策之手,就該讓他們嘗一嘗什麼叫做我說它值錢它就值錢了。”

武珝一時愣了:“看不見的政策之手?”

她有點懵,對於這個詞,太新鮮了!

陳正泰坐下,施施然地呷了口茶,而後叫道:“陳福,陳福死哪裡去了?”

外頭,陳福探着腦袋道:“在。”

陳正泰道:“玄成來了沒有,不是說了今日讓他來的嗎?“

陳福便立馬道:“魏相公早就到了,正在大堂那裡候着呢。”

陳正泰大怒:“爲何不早說?”

陳福便委屈的道:“殿下不是說了,不能在深入交流的時候……”

陳正泰不耐煩地打斷他道:“立即給我將人叫來。”

過了沒多久,魏徵腋下夾着一個簿子,在陳福的引路下,徐步來到了書齋。

進了書齋,他先和陳正泰見過了禮,而後他目光瞥向了武珝,武珝在他面前,正襟危坐,一副乖巧無比的模樣,魏徵則朝她默默地點點頭,武珝回之以不露齒的微笑。

陳正泰看了看魏徵,咳嗽一聲道:“玄成,我讓你做的事,妥當了嗎?”

“已經妥當了。”魏徵認真的道:“這些日子,我連日走訪,發現了交易所裡許多違規的地方,譬如有人內幕交易,有人練手一起操控股票的漲跌。還有人暗中……”

陳正泰壓壓手打斷他道:“不必細說,這些……我都略有所聞。”

交易所成立才幾年,當初建立的時候,本就很粗糙,根本就沒有規矩可言,現在已經有相當一部分人,早就玩精了,找到了交易所裡的各種漏洞,大發其財,這等事……陳正泰不是不知道,所以……建立一個法規,杜絕這些事,已是很迫切了。

而魏徵確實在尋找問題方面,有着一種讓人歎服的天賦,他在朝中是個噴子,而到了交易所這地方,則就是大噴子了。

因爲他萬萬沒想到,交易所這種地方竟然比朝堂還要骯髒,各種做局和內幕,簡直駭人聽聞,這若是不管一管,那還了得?

此時,魏徵從腋下取出了簿子,對陳正泰道:“恩師若是也知道內情,那便再好不過,那我便不一一的說了。交易所不是沒有好處,這可以讓那些真正需要錢來擴大經營的買賣,尋到他們所需的資金,可是學生髮現,雖然交易所有不少的好處,卻也有一羣爲劣跡斑斑的人從中牟利,而且手段極爲卑鄙無恥。學生在家苦思冥想了許多日,大抵列了這麼一些章程,希望藉着這些章程杜絕這些事,還請恩師能夠過目。”

陳正泰點頭,伸手接了章程,打開細細地看了看。

不得不說,這魏徵確實是個人才,雖然歷史上,人們總將魏徵比喻成一個專業勸諫的人,可實際上,這個人卻是個腳踏實地的人,勸諫不過是他業餘的愛好而已,他辦起事來,還是滴水不漏的。

交易所這玩意,其實並沒有什麼高深的學問,不過是一個買賣而已,瞭解了它的性質,針對現下的種種亂象,制定出一個規範,對於魏徵而言,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陳正泰一面看,一邊點頭,沒想到魏徵這傢伙,居然還頗有幾分現代金融監管的意識,裡頭所列的許多章程,都正合他的心意,至少……暫時來說,是可以解決當下問題的。

陳正泰一口氣看完,將章程合上,卻是嘆了口氣。

魏徵皺眉,他意識到陳正泰的爲難,便正色道:“恩師可有什麼難處嗎?恩師啊……處置這些亂象,已是勢在必行了,若是恩師有所顧慮,將來這交易所出了問題,可是要影響國計民生的啊。生出錯誤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錯而不能改,卻一味去縱容這些事發生,就算眼前可能得到一些利益,長久而言,失去的就只會更多。”

“我知道你的意思。”陳正泰很認真的道:“只是我所憂患的是,這章程固然是好,可是最重要的還是得有一個徹底貫徹這個章程的人,如若不然,再好的章程,也不過是一紙空文而已。只是我一直在想,誰合適來整治交易所呢,這個人……一定要深諳交易所的原理,知道它的弊端,還要剛正不阿,不爲巨大的利益所誘惑……玄成啊,你看爲師也很難辦啊。”

魏徵憋紅了臉,最後道:“學生覺得學生可以代勞。”

“你?”陳正泰笑了笑道:“玄成願盡全力嗎?”

魏徵肅然地道:“願赴湯蹈火。”

“很好。”陳正泰喜滋滋的道:“我得玄成,如得一臂。”

魏徵一愣,定定地看着陳正泰。

陳正泰道:“怎麼,玄成怎的這樣的表情?”

魏徵搖搖頭:“沒什麼。只是這些話,從前有許多人對學生說過。”

“李建成……和陛下?”

魏徵沉默着……良久之後又補充道:“其實還有李密和竇建德。”

陳正泰嘆了口氣,卻是感慨道:“玄成與我們陳家一樣,都曾是苦命人哪。“

………………

第三章送到,每天一萬五,請大家查收。

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
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