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

在這漫漫長夜的高空,風尤其的寒冽。

上了飛球的人很快便開始後悔了。

十數人凍得面上凝了冰霜。

李承乾爲了顯得有一些儀式感,身上穿了甲冑,可這金屬的甲冑,看上去唬人,卻擋不住寒風。

他不斷的吸着鼻子,覺得渾身都快要凍得僵硬了。

好在這藤筐裡,有幾條棉被,棉被很厚重,此前並非是準備來取暖的,而是考慮到飛球的降落技術可能比較差一些,降落完全靠降低到了一定高度之後,直接摔下去,用這棉被墊着,是爲了緩衝的。

此時,一個親衛取了一個厚重的棉被,上前要將李承乾裹住,口裡道:“殿下,天上冷……”

“不必。”李承乾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臉,便道:“將這些分發給大家取暖吧,孤裡頭還穿着一件棉甲,比你們身上的甲冑更耐寒一些。你們輪流裹着棉被吧。”

一揮手,很大氣。

這就是格局。

只是格局的代價有些大,他覺得自己的耳朵都給凍得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程處默扶着藤筐的邊沿,看着自己上了天,兩腿戰戰,他和已經經過事先演練的李承乾等人不一樣,他是第一次上天,尤其是在夜空之中,四周漆黑,只有藤筐裡有一些光亮,此刻……他嚇尿了。

“害怕?”李承乾輕蔑的看他一眼。

程處默要哭不哭的樣子,點點頭道:“某在想,在天上已經很可怕了,若是下降,落地的時候……豈不是要摔斷腿呀?”

“摔了就摔了。”李承乾膽子格外的大,鄙視的看了程處默一眼:“你放心,摔斷個手手腳腳,還有陳正泰和父皇呢,他會幫我們將腿腳接上,男兒大丈夫,當立不世功,要如我的父皇一般,覓賊千里,不誅不還。”

程處默瞪大他的牛眼,突然一下子,彷彿連呼吸都沒了:“……”

李承乾皺着眉頭道:“你這樣做什麼?”

程處默就苦着臉道:“殿下,你還不知道吧,那陳正泰親口說,接骨的金屬已經沒啦,若是骨頭摔碎了,便再也接不上啦。”

李承乾:“……”

“你爲何不早說?”

“我不知道殿下不知道呀。”

“你不說孤怎麼……”

李承乾驟然間一臉鬱悶,他本想和程處默爭辯下去,可很快,他意識到……好像這沒有意義,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只是,難道……還要再摔斷一次腿?

這一次可真要瘸的啦。

很快,他調整了心態,不管啦,來都來了,孤來此,就是要讓人看看,孤讀的書,不是那些豎子無名之輩可以閒言碎語的。更要讓父皇知道,他能千里決勝,孤一樣可以,李泰……不行!

負責瞭望的幾個禁衛,在藤筐的各個方位,不斷的巡視着飛球之下黑黝黝的地面。

飛球的高度並不高,只是在漆黑的夜空中,幾乎已經分不清下方的景物了。

當然,他們是有目標的,他們要尋找的,乃是營火。

李承乾尋出了輿圖和司南,一面喃喃自語:“當下的風速,如我師兄的大致估算,可一個時辰行四十里,我等距離那雞鹿塞不過百里的距離,這樣算來,兩個多時辰即可到,我們向這個方向行三個時辰,若是尋不到賊蹤,就只好想辦法返回了,大家還可睡一會,讓人替換着小憩片刻吧。“

程處默就道:“殿下不睡?”

李承乾厲聲喝道:“堂堂大將軍,你們十數人的性命都肩負在孤的身上,豈有睡的道理?”

說着,再不理程處默。

程處默覺得自己只是腿壞,但是這個傢伙卻是腦子壞了,還是自己爹教的好啊,行軍打仗,不是誰衝殺在最前就最勇敢的,真正的老卒,往往不是最前頭的人,平日吃飯,也要能吃多飽便吃多飽,但凡有空隙,一定要飽睡,啥叫行軍打仗,就是吃得多,睡得足,遇事別激動,跟着人衝殺,眼觀四路,耳聽八方。

他心裡雖還有些怕,可想到父親的教誨,也就裹着棉被,依靠着藤筐壁,昏昏欲睡,只是……腦海裡,自己爹的樣子總是揮之不去,他突然想自己爹了,自己的爹在不打斷自己腿的情況之下,對自己是挺好的。

四個兒子裡,爹是最喜愛我的,四歲的時候就教我喝酒,五歲教我騎馬,到了八歲,便教我什麼樣的婦人好生養,嗚嗚嗚……我的爹…我現在在此,一定教他傷心了。

……

飛球在天上徐徐的飄蕩,不知何時,突然有人驚道:“營火,是營火。”

突厥人的習慣,無論是牧人還是行軍,夜間都會點起大量的營火,一方面,是在大漠之中,爲了防止夜間有野狼襲擊牲畜,另一方面,也是爲了取暖。

李承乾一聽到營火,頓時打起了精神,他立馬將腦袋冒出了藤筐。

已飛行了接近兩個時辰,見着了營火,這就證明方位沒有太大的偏離。

這令李承乾一下子興奮了起來,所有昏昏欲睡的人也都驚醒,他們感受到了危險的奇襲彷彿降臨,而男人一旦遭遇危險時,自祖先遺傳下來的生存本能,腎上腺素便分泌了出來。一時間,熱血上涌,人的精神達到了極限。

果然,只見地面上出現了一點點的亮光,那就是營火。

飛球掠過這營火,李承乾激動地道:“將所有人都叫醒來,這營火散亂,這定是突厥人遊騎的營火,這就說明,他們的中軍距此也不遠了,想辦法搜索。”

飛球掠過大地,幾乎所有人都在地面搜索着,過了兩柱香之後,突然有人道:“你看,那裡有大片火光。”

李承乾極目瞭望,臉上泛起了興奮的神采,只見那遠處的營火更加密集了,連綿不絕的,宛如銀河一般。

他此刻竟出奇的冷靜:“不要急,朝那個方向去,調整高度,尋找合適的風向,向西南。”

於是禁衛們開始手忙腳亂起來。

飛球的高度調低了一些,這裡風小,因而……得以讓飛球漫無目的一般的徐徐而行。

經過了無數零落的營火,李承乾小心翼翼的觀測着,他對突厥人的習俗瞭如指掌,隨即……在遠處,發現了異常。

幾乎所有的營火,都如衆星捧月一般,圍繞着一箇中心。

而那中心位置的外圍,卻又奇怪的有一處隔離帶,猶如一個圓弧,恰恰在這圓弧四周,是沒有火光的。

這顯然和突厥人的駐紮方式有關係,最尊貴的人被部族的牧人和戰士們圍繞着駐紮。

可是爲了保護這貴人的安全,又必須在禁衛的外圍,設置一個隔離帶,尋常的牧人和戰士,是不允許靠近大帳的,能在大帳附近駐紮的帳篷,只有和貴人最親近的子弟以及受到信任的近衛。

李承乾便道:“就在那裡……快,調高度,東北方向。”

飛球開始挪騰,幾個操控的禁衛已是滿頭大汗,所有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裡。

程處默甚至激動得一拍自己的瘸腿,激動的道:“那裡準是汗帳,我爹當初就說過……”

李承乾瞪了他一眼,低聲苛訴道:“小聲一些。”

飛球開始靠近那營火最光亮之處,爲了顯示那大帳主人的尊貴,也爲了讓夜間巡邏的族人們清楚大帳主人不容侵犯的地位,所以往往這大帳前的營火燒的最旺,最鮮明,也最出衆。

而這……恰恰給李承乾等人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他們一次次的調整角度,不斷的靠近那營火。

再靠近一些,藉助地面的火光,便隱約可見那大帳的附近有高牆。

“果然,這就是雞鹿塞了。”李承乾眯着眼道:“趕緊的,快準備火藥。”

火藥是現成的,足足一千四百斤的火藥,這火藥裡外圍還添置了兩百斤的火油,據說還有許多生鏽的鐵屑,此刻就吊在藤筐之下,幾根粗大的引線,則連接了藤筐。

程處默連忙取出了火石,另一邊的人……做好了解綁那巨大火藥包的準備。

在這星空下,這飛球就這麼晃晃悠悠的,靠得那大帳越來越近。

…………

大帳外圍,似乎有巡視的近衛察覺到了異常,他們擡頭,看着天上似乎有一個黑黝黝的東西,竟是遮蔽了月亮。

他們很費解,這東西……似乎還在緩緩的激動,以至於……在這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陰影。

遇到了令人費解的事,近衛首先就想到了巫師,於是忙命人將巫師叫醒。

巫師很快就趕來了,他穿着巫服,手裡拿着奇怪的法器,見了天上這奇怪的東西,觀測了良久之後,隨即激動得熱淚盈眶,開始圍着營火舞蹈,反反覆覆的唸誦着:“騰格里……騰格里……”

這騰格里乃是長生天的意思,意思爲天神保佑。

終於,這樣的舉動,驚動了大帳。

大帳裡,頡利可汗已經被驚醒了,他一下子推開了與自己同在羊皮榻上的婦人,這婦人不知從哪裡擄來的,渾身傷痕累累,被頡利可汗踹醒,發出了驚叫,頡利可汗大怒,揚手給了她一個耳光,而後罵罵咧咧的只披了一件皮裘,便出了大帳!

而此時……頡利可汗可汗被眼前的一幕場景驚呆了。

地面上是陰影,隱約能看到天上似飄蕩着什麼,黑乎乎的,卻看不甚清,可是它卻遮蔽了天上的月兒。

巫師們手舞足蹈,手中將法器搖的發出各種響聲,他聽了巫師口裡的祝禱之詞,也不禁激動了起來。

“騰格里保佑地上的可汗,祝他率十萬牧民能夠戰勝一切外敵。”

這一刻,頡利可汗不竟也不禁熱淚盈眶。

數年了。

從前的突厥部,在隋末混亂時是何等的威風,中原的那些豪強們,爭相給突厥人送上大禮,突厥的騎兵想去哪裡就可以去哪裡,隨着中原新的王朝崛起,他們越發的表現出了傲慢和不恭,大漠的氣候多變,牧民們生活何等的困苦,失去了中原王朝送來的大禮,日子越發的艱難。

他決定狠狠的教訓一下李世民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尤其是唐軍收復夏州,這更是頡利可汗所不能容忍的。

現在,他帶着大軍來了。

而此刻,騰格里發出了預示,他擡着頭,看着天上那黑乎乎宛若天神一般的東西,喜極而泣。

身邊的近衛,已隨着跳大神的巫師一道拜倒在地,口裡唸唸有詞。

那飛球漸漸的……開始停在了大帳的上空。

於是……激動萬分的頡利可汗張開了雙臂,他閉上了眼睛,頭仰向天空,口裡也開始唸唸有詞,似乎此刻……他正接受着騰格里的祝福,幸運和勇氣,都將降臨在他的身上,他將帶着無數的牧人,衝破關牆,擄走中原人的婦人和錢糧,殺死他們的男人,使他們永遠都記得,和平乃是自己這地上可汗給予他們的恩賜,一旦恩賜不再,便殺戮他們,拿他們的鮮血來祭祀騰格里,拿他們的糧食來給牧人們果腹,令他們的婦人來伺候這大漠中最勇敢的戰士。

…………

“什麼情況……下頭的人好像沒有躲,看來……他們不怕我們啊。”

程處默低頭看着那最光亮的營火附近一個個黑乎乎的小點,那顯然都是人,人們開始在飛球的正下方爭相聚集,於是……

程處默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這是看不起我們?殿下……這是瞧不起你!”

李承乾冷着臉,卻是覺得自己的心已跳到了嗓子眼裡,他隨即道:“引火。”

“引火……”

程處默毫不猶豫的將燃起了明火的火摺子,點燃了通往巨型炸藥包的三根引線。

這個時代的引線不太牢靠,爲了保障絕對的安全,所以選擇了多根引線的引火方式。

瞬間,這浸了火油的引線開始噼裡啪啦的冒出了火光。

迅速的開始朝着炸藥包的方向而去。

“投擲!”

“投擲!”

“他孃的,快投啊,火都引了。”

幾個禁衛,又一番手忙腳亂的開始解開弔在藤筐下炸藥包的繩索。

大家有點急,好像……綁的有點緊啊!

李承乾急了,還真是百密一疏啊,他倒是當機立斷,迅速的取下了腰間的短刃,飛快的斬斷了繩索。

一下子,一千五百多斤的火藥大禮包便垂直朝下跌落。

那三根引火的火繩,依舊發着火光。

而飛球突然失去了一千多斤的重力,在空中一個起伏,隨即直接升上了天空。藤筐裡的人因爲這突然的升降,頓時東倒西歪。

………

而下面歡天喜地的人們……

自天上……似有東西落下來啊!

甚至那東西……隱隱之間還冒着火光。

聚集在大帳中的人,依舊還在舞蹈,在放聲稱頌,在跪拜……

頡利可汗此刻,卻不禁帶着幾分狐疑了。

天上降下來的是什麼?

只是……這個念頭顯然只是在電光火石之間。

對於任何他所不理解的事物,他還想再去問問巫師。

可一切來得實在太快了,他眼看着那天上的東西開始升高,又看着有東西在急劇的垂落。

於是……他只好繼續張着臂膀,一臉虔誠的模樣,心裡默默的祝禱。

巫師跳得更加瘋狂了,他彷彿在此刻,被天神附體一般,他開始將眼睛翻白,然後竟是神奇的吐出了白沫,而後……他的聲音也變了,彷彿已被什麼不可預測的東西進入了他的身體,於是……他用一種神秘和不容侵犯的聲音發出了類似歌謠一般的話:“尊貴的地上可汗,來自阿史那尊貴血統的勇士,即將帶領我們獲得無數的財富,戰士將獲得最豐厚的獎賞,怯弱者將死於刀劍之下……”

“偉大的可汗猶如草原中的健馬,馬蹄將踏破一千里,沒有人可以阻擋。”

許多近衛們……此刻熱淚盈眶,他們彷彿得到了上天的啓示一般,突然覺得自己渾身都充斥了巨大的力量,胸膛裡有一股火焰在燃燒,人們爭先道:“騰格里……騰格里……騰格里……”

而在這無數騰格里的歡呼聲中,天上的東西終於掉落下來,其中一根引線,已經燃燒到了盡頭。

霎那之間……這昏暗的地面上,猛的發出了刺眼奪目的白光。

整個夜空,在瞬間裡亮如白晝。

巫師們口裡還唸誦:“騰格……”

唸到了這裡……一聲巨大的轟鳴,瞬間的掩蓋了所有的聲響。

轟隆……

頡利可汗在這一瞬間,被那白光刺了眼睛,還未等他有下一步的動作,耳畔便是聲震如雷的聲音。

緊接着……一團火焰自那物體爲起始點,開始膨脹,這一切……不過瞬息之間……

轟隆隆……

在這巨響之後……

喧鬧的夜色,彷彿一下子安靜了。

無數的鐵屑……橫飛出來。

濺射出來的火油已開始燃燒,而後如火雨一般,開始在夜空之下瀰漫開。

靠着物體最近的巫師,瞬間就被撕了個粉碎,巨大的衝擊,讓他那單薄的身體,瞬間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上了天……只是……飛上去的……並不是他完整的身軀,而是半截的軀體。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求訂閱,正在瘋狂碼第三章,很快會送到。

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
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