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

一道旨意出來,直接以中書省的名義下發至民部,而後民部直送揚州。

當然,民部的旨意也抄錄出來,分發各部,這消息傳出,真教人看得瞠目結舌。

在許多人看來,這是瘋了。

只是……朝中的局面很是詭譎,幾乎每個人都知道,若是這事幹成,那便真是生生的硬撼了世族。

不過料來,奪人錢財,如殺人父母,對內來說,這錢是我家的,你想搶,哪裡有這般容易?

而對外,這就不是錢的事,因爲你李二郎侮辱我。

當然,侮辱也就侮辱了吧,現在李二郎風頭正盛,朝中出奇的沉默,竟沒什麼彈劾。

既然彈劾不管用,可是在這天下各州里,各種街頭巷尾的傳言,也有許多的。

就在羣議洶洶的時候,李世民卻假裝什麼都沒有見到聽到,這幾日,他連召了李靖等人,倒也沒提起朝中詭譎的局面,也不提徵稅的事。

其實徵稅,對於李靖、秦瓊、張公瑾這些人而言,也是讓人肉痛的事,雖然現在還只是在揚州,可難保將來,不會讓他們在自己的身上也掉下一塊肉來,想想都難受啊。

張公瑾好幾次都想捂着被子哭,想到自己的兒孫們將來家產要縮水,便覺得人活着挺無趣的,好在他畢竟是硬漢,總算忍住了。

李世民將他們召到了紫薇殿。

這裡乃是隻有近臣才能來的地方,這些人一來,李世民便微笑道:“來來來,都坐下,今日這裡沒有君臣,朕命張千尋了一罈子悶倒驢的佳釀,又讓觀音婢親自下廚,做了一些好菜,都坐吧。我們這些人,難得在一起,朕還記得,觀音婢下廚招待你們,還是七年前的事了。”

“哎,時光荏苒啊,朕昨日清早起來,發現朕的頭上竟多了兩根白髮,而今回頭來看,朕成了天子,你們呢,成了臣子。可是雖有君臣之別,可朕在夢裡,總還記得你們和朕披掛,穿着甲冑,騎着烈馬,彎弓馳騁。”

他說着,大笑起來……

一旁長孫皇后自後頭出來,竟是親自提了一罈酒。

張千則負責上菜。

李世民等衆人坐下,手指着張千道:“張千此奴,你們是還見着的,他現在老啦,當初的時候,他來了秦王府,你們還爭着要看他下頭到底怎麼切的,哈哈……”

張千一臉幽怨,勉強笑了笑,似乎那是不堪回首的歲月。

李靖等人便都笑了,渾身輕鬆。

張公瑾道:“陛……二郎這就冤枉了臣等了。”

他本想叫陛下,可此情此景,令他心裡生出了感染,他下意識的稱呼起了從前的舊稱。

張公瑾繼續道:“這是程咬金那廝藉着酒勁非要扒人褲頭,臣等也不願看的。”

李世民便也感慨道:“可惜那渾人去了揚州,不能來此,不然有他在,氣氛必是更熱烈一些。”

衆人就都笑。

長孫皇后則過來給大夥兒斟酒。

先斟的是李靖這裡,李靖一見,連忙站起身,對着李二郎,他或多或少還有幾分輕鬆,可對上長孫皇后,他卻是畢恭畢敬的。

長孫皇后便微笑道:“怎的,從前嫂嫂給你斟酒,你還自在,現在不一樣了嗎?”

李靖便只好欠身坐下,溫順得猶如一隻鵪鶉。

等斟過了酒,長孫皇后便道:“你們兄弟自個兒聊,只是你們年紀都老大不小啦,再不似從前那般是血氣方剛的漢子,要自個兒估量自己的酒量,可不要一時高興,喝得狠了。”

李靖等人便忙說是。

等長孫皇后去了,大家才活躍起來。

李世民先抿一口這悶倒驢,熱辣的悶倒驢讓他不禁伸出舌來,此後咂咂嘴,搖頭道:“此酒真的烈得厲害,釀此酒的人,這是真奔着將驢悶倒去的。”

張公瑾便舉盞,豪氣地道:“二郎先喝了,我也便不客氣啦,先乾爲敬。”

衆人開始喧鬧起來,推杯把盞,喝得高興了,便拍手,又吊着嗓子幹吼,有人起身,將腳架在胡凳上,學着當初的樣子,口裡怪叫着:“殺賊,殺賊呀。”

李世民指着叫殺賊的張公瑾大笑:“賊在何處?”

張公瑾聽到這裡,突然眼裡一花,醉醺醺的,疑似大夢初醒一般,突然眼角溼潤,如孩子一般委屈。

他道:“賊已幾殺盡了,打了半輩子的仗,而今拔劍時,意氣風發,可四顧左右時,卻又心中茫茫,沒了賊,還殺個鳥,喝酒吧,喝了酒,吾夢中能見賊,待取我馬槊,我替二郎將他們殺個乾乾淨淨。”

李世民神色也黯然,其餘人便各自垂頭喝酒,夢中的賊,殺是殺不完的,可一覺醒來,卻煙消雲散了。

李世民喝了一盞酒,這一盞酒下肚,他整個人似乎熱血氣涌,他突然將手中的酒盞摔在地上。

哐噹一聲。

那青銅的酒盞發出清脆的聲音,一個角便摔碎了。

衆人詫異地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道:“誰說沒有賊呢?馬上的賊沒有了,還有那竊民的賊,有那侵蝕大唐基業的賊,這些賊,可比馬上的賊厲害。”

說着,李世民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踱了幾步,張千想要攙扶他,他手臂一揮,張千直往後打了個幾個趔趄,李世民喝道:“朕乃人雄,需你來攙扶嗎?”

張千便顫顫地道:“奴萬死。”

李世民不理會張千,回眸狼顧衆兄弟,聲若洪鐘地道:“這纔是貞觀四年啊,從武德元年迄今,這纔多少年,纔多少年的光景,天下竟成了這個樣子,朕實在是痛心。國賊之害,這是要毀朕親自締造而成的基業,這江山是朕和你們一道打出來的,而今朕可有薄待你們嗎?”

衆人聽得瞠目結舌,秦瓊忙道:“陛下待咱們自是沒得說,歷朝歷代的功勳,幾人有我等這般逍遙自在?”

李世民狠狠一掌劈在一旁的青銅宮燈上,大喝道:“可是有人比朕和你們還要逍遙自在,他們算個什麼東西,當初打天下的時候,可有他們?可到了如今,這些豺狼竟敢甚囂塵上,真以爲朕的刀不快嗎?”

張公瑾等人的心裡咯噔一下,酒醒了。

李世民嘆了口氣,繼續道:“倘若放任他們,我大唐的國祚能有幾年?今日我等打下的江山,又能守的住幾時?都說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可是你們甘心被這般的擺弄嗎?他們的家族,無論將來誰是天子,依舊不失富貴。可是你們呢……朕知道你們……朕和你們打下了一片江山,有人和世族聯爲了婚姻,如今……家裡也有奴僕和田地……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之所以有今日,是因爲朕和你們拼了命,拿刀子拼出來的。”

“朕來問你,那爲北魏皇帝立下功勳的將軍們,他們的子嗣今何在?當初爲司馬家族南征北戰的將軍們,他們的子嗣,今日還能富貴者的又有幾人?那大隋的功勳子弟,又有幾人還有他們的祖先的富貴?你們啊,可要明白,別人未必和大唐共富貴,可是你們卻和朕是榮辱與共的啊。”

李世民說到此處,或許是酒精的作用,感慨萬千,眼眶竟微微有些紅了,回身將一盞酒喝下,呼了一口氣,接着道:“朕現在欲披掛上陣,如從前這般,只是昨日的敵人早已是面目全非,他們比當初的王世充,比李建成,更加兇險。朕來問你,朕還可以倚你們爲腹心嗎?”

李靖等人雖是醉醺醺的,可此時卻都明白了。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李靖率先拜倒在地道:“二郎,當初在亂世,我只求苟活,不求有今日的富貴,今日……確實有了高官厚祿,有了良田千頃,家裡僕從如雲,有世族女子爲婚姻,可這些算什麼,做人豈可忘本?二郎但有所命,我李靖赴湯蹈火,當初在沙場,二郎敢將自己的側翼交給我,今日依舊可以如故,當初死且不怕的人,今日二郎還要疑心我們退縮嗎?”

張公瑾也打了個激靈,垂頭道:“我嘴笨,沒什麼說的,只曉得李藥師之言,正合我意。我也沒別的本事,只曉得提刀殺人,那朝堂上的事,我也不曉得。不過誰要對二郎不利,我張公瑾第一個不服氣,大丈夫生於世間,能遇明主,能得浴血奮戰的兄弟,其他的事,有什麼緊要的?我生是大唐之臣,死也是大唐之鬼,二郎問我等能否還是腹心,這樣的話,真教我張弘慎羞於做人了。”

說着,他含淚,抱頭大哭着道:“二郎說這樣的話,是不再信我們了嗎?”

於是一羣漢子,竟哭作一團,哭完了,大醉的秦瓊道:“將老程叫來,將老程叫到面前,他眼下最貪財了,不聽他表態,我不放心。”

李靖提醒道:“他已去了揚州。”

醉醺醺的漢子們這才醒悟,於是李世民道:“朕這些日子看他最不順眼了,這幾年,他真真是鑽進了錢眼裡。都隨朕來,我們去他府上,將他的府庫一把火燒了,好教他知道,他沒了錢財,便能想起當初的忠義了。”

一下子,大家便抖擻了精神,張公瑾最熱心:“我曉得他的欠條藏在哪裡。誰若不去,天必厭之。”

衆人帶着醉意,都肆意地狂笑起來,連李世民也覺得自己昏頭昏腦,口裡喃喃念着:“天厭之,天厭之,走,走,擺駕,不,朕要騎馬,取朕的玉玲瓏。燒他孃的……”

秦瓊高興地去取火折。

李靖也哈哈大笑,平日的謹慎不見了蹤影,在旁捋須道:“就他錢最多,燒了就和我們一樣了。”

張千在一旁已經目瞪口呆了,李世民突然如拎小雞一般的拎着他,口裡不耐地道:“還不快去準備,怎麼啦,朕的話也不聽了嗎?當着衆兄弟的面,你竟敢讓朕失……失信,你不要命啦,似你這樣的老奴,朕一天砍一百八十個。”

張千原是覺得應該勸一勸,此時再不敢說話了,連忙換上了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溫順地道:“燒,燒得好,這就去燒,奴去準備。”

此時的長安城,夜色淒冷,各坊之間,早已關閉了坊門,一到了夜裡,各坊便要禁絕路人,執行宵禁。

可這一夜,有飛馬來的禁衛先匆匆的過來命門吏開門,而後便有一隊人馬飛馬而過。

此後……在平安坊,一處宅邸裡,很快地起了火光。

“不得了,不得了,起火了。”

程處默睡得正香,聽到了動靜,打了一個激靈,隨即一軲轆爬起來。

他衝到了自家的府庫前,此時在他的眼裡,正倒映着熊熊的火焰。

他赤着足站着,老半天才回過神來,苦着臉道:”怎麼就失火了,爹若是回來,非要打死我不可。”

“少將軍,有人縱火。”一個家將匆匆而來。

程處默一臉懵逼,他心裡鬆了口氣,長呼了一口氣:“縱火好,縱火好,不是自己燒的就好,自己燒的,爹肯定怪我執家不利,要打死我的。去將縱火的狗賊給我拿住,回來讓爹出出氣。”

“縱火的……乃是陛下……還有李靖將軍,還有……”

程處默聽到這裡,眉一挑,忍不住要跳起來:“這就太好了,若是陛下燒的,這就更怪不得我來了。等等,我們程家和陛下無冤無仇,他燒我家做什麼?”

家將瑟瑟發抖,悶不吭聲。

程處默踹他屁股,惱怒道:“還愣着做什麼,救火啊。”

這家將快哭了,道:“不……不敢救,陛下縱的火,救了不就是有違聖命嗎?”

“說的也是。”程處默打了個哈哈:“這是你們說的,到時候到了我爹的面前,你們可要作證,我再去睡會,明日還要去學堂裡上學呢,我的代數題,還不曉得怎麼解呢。哎,可憐啊,我爹又變窮了,他回來非要嘔血不可。”

程處默搖搖頭,便打定主意先睡個好覺,做人,一定要通達,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想不開的,錢沒了可以再賺,反而我爹很會掙錢的。

…………

第一章送到,還剩三章。

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
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