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

這一場考試讓陳正泰揪心。

本來呢,他挺有信心的,可人嘛,是多變的,他突然間又憂鬱起來,他很擔心這九個傢伙讓他被現實打臉。

如果在歷史上,他們是九個關係戶,那可就糟糕了,依着歷史上唐朝科舉各種亂七八糟的作弊手段,一次性作弊九人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如今,陳正泰很作死的堵住了作弊手段,這算不算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可此刻,陳正泰沒心思管這些。

一部部語文和數學的一年級課本印刷了出來。

成本很高。

當然……以後只要源源不斷的印刷,便能將成本攤薄。

蝗災已經悄然過去。

整個二皮溝充斥着肥雞和肥鴨,陳正泰是養不活它們了,這些滅蝗的大功臣們終究免不了狡兔死、走狗烹的命運。於是,陳正泰決定將他們取名韓信雞和文種鴨,這也算是有文化了一把,名字決定了它們的命運。

起初二皮溝還將它們送去長安城中發賣,可長安城中購買力有限,到了最後索性直接送給二皮溝的流民,讓他們改善伙食。

於是乎,叫花雞的做法一下子有了用武之地,家家烹出肉香,餓的面黃肌瘦的災民們,突然吃上了肉,居然許多人上吐下瀉了好一陣子。

可是……他們的面上卻多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這甚至可以成爲他們這一輩子吹牛的資本,大爺我也是吃過雞的人了。

等到雞鴨吃盡,生活又變成了老樣子,而在此時,二皮溝縣公府,開始組織八歲至三十歲的年輕人領課本。

課本……

流民們一臉迷糊,是書呀……

一聽到書,所有人震撼了。

白花花的紙,上頭還有墨跡,在災民們眼裡,就像是鬼畫符一般都是一些生澀難懂的東西。

他們看不懂,不代表他們不知道紙張和書的價值。

這隻有傳說中的相公們纔有資格看的東西。

還有人竊竊私語,這紙張老值錢了,聽說長安城裡,已經有商賈打上了主意,打着收舊書的名義開始在二皮溝出沒。

災民們很實在,書就是錢,錢能救命的。

來領書的人絡繹不絕。

鄧健就在其中,他的新衣已穿成了舊衣,入了秋,天氣越發的寒了,他覺得有些冷,上完了工,便和人一道,去領了課本來。

看着這猶如天書一般的課本,他有些懵,不過,撫着書頁,鄧健對這書帶着幾分說不出對敬畏。

二皮溝的人都在彼此傳遞着各種消息。

書是不能丟棄的,偶爾要抽查,若是發現領的書沒了,便要將人趕出二皮溝去。

每年學堂要針對領書的人進行一場小考,若是課本里的知識掌握了的人,可以記下學分,以後每月可以在縣公那裡領三斤細糧。

三斤糧啊,而且還是細糧。

年輕人都熱血沸騰起來,現在大家只是勉強維持溫飽而已,哪怕是上工的人,也不過是一日兩頓,勉強吃一些黃米亦或是沒有油的蒸餅。

飢餓是所有人共同的記憶,若是每月能多三斤糧,至少,可以讓自己吃的更飽一些。

至於細糧,那更是他們從前想都不敢想的東西。

於是,人們開始相互打聽,這書如何讀。

當然,更多人還是自暴自棄,自己是什麼人,難道心裡沒數嘛?上了一日工都已累的上氣不接下氣呢,讀書?自己又不是相公,讀書是天註定的事,我們天生下來便如此,和那些相公們不一樣。

鄧健揣着書回到家,像看寶貝似的將書揣在懷裡。

他爹鄧十二見他悶在那拿着書低頭看,忍不住想上來踹他。

“你在作甚?”

“讀書呀,陳公子說的,要讀書。”鄧健擡頭,露出面黃肌瘦的臉。

鄧十二要氣死了:“你讀個甚書,俺們家窮了祖宗十八代,有過讀過書的嗎?”

鄧健不敢忤逆他的爹,只甩甩腦袋,口裡喃喃自語的道:“可是這是陳公子說的呀。”

然後,蜷在了破屋的角落,免得礙鄧十二的眼,翻開語文課本,心裡在琢磨,這書怎麼讀?

課本的第一頁,鄧健就發現了一個有興趣的東西,上頭畫了一隻大公雞,而圖畫的下頭,則是一個‘雞’,鄧健不認識雞,卻認得圖,於是努力辨認着圖畫下的方塊字,他似懂非懂……這……是雞?

於是……取了柴棒,在地上比劃。

萬事開頭難,不過這認圖識字倒是讓入門輕易了一些。

當然,最要緊的還是漢字本就是象形字,一開始鄧健覺得很費解,可看的多了,慢慢也掌握了一些訣竅,這雞字不正和圖畫中的雞差不多嗎?前頭有個尖嘴,後頭有個翅膀,下頭有四個點是啥?雞蛋?

想到了雞,想到了雞蛋,他下意識的舔舔乾癟的嘴脣,餓了。

鄧十二見鄧健如此,不禁氣的要吐血。

好在鄧健雖然茶飯不思,可該上工的時候還是去上。

鄰里的人見他夾帶着書上工,都不禁笑了:“鄧健要做相公呢?”

這話聽着很刺耳。

相公本是尊稱,可若是加在鄧健這樣的人身上,便好似他是滑稽的猴子。

鄧健沒理會,他只相信一件事,陳公子說啥便是啥。

……

科舉已經收卷,房玄齡帶着諸考官開始閱卷。

這是大事,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完成,於是朝中之事,就落在了杜如晦身上。

而對李世民而言,除了焦灼的等待科舉的結果之外,便是努力分擔房玄齡的事務了。

閒暇時李世民想起了什麼,召來了遂安公主。

見着自己的女兒,亭亭玉立,李世民越看越是喜愛,和顏悅色道:“朕見你近來清瘦了,你年紀還小,正在長身體的時候,要多注意身體,下次再見你清瘦,朕要處罰你身邊的宦官的,這是他們照顧不周。”

遂安公主怯怯的道:“兒臣知道了。”

李世民隨即含笑道:“你也要學一些經濟之道,你雖是女兒身,可你是朕的女兒,李氏皇族之女,也要巾幗不讓鬚眉。如此,方纔能爲朕分憂啊。”

遂安公主聽了,不禁眨眨眼,揣摩着父皇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成,得抽空去問問師兄。

李世民見她不吭聲,心裡就不禁想,朕的親骨血,怎麼這麼小氣,朕的話,說的還不明白嗎?哎……心裡不禁長嘆……

遂安公主這時才道:“父皇,說起分憂,師兄纔是爲父皇分憂呢。”

李世民勉強笑道:“噢,他近來又做了什麼?”

遂安公主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

“他要教二皮溝的百姓讀書,還印了書,說是要讓天下人人都做堯舜。”

李世民聽罷,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堯舜都是天子,難道要人人做天子不成?”

遂安公主嚇了一跳,沒想到父皇竟是較真,如此咬文嚼字,哎呀,我太蠢啦,以後再不亂說話了。

李世民卻是眼眸微微闔起:“印書,朕只聽說過抄書,不曾聽說過印書。”他似乎有些迷茫,朝張千吩咐道:“派御史去查一查。”

張千會意,忙是頷首去了。

………

奉旨去打探二皮溝印書之事的乃是監察御史王燕。

王燕出自太原王氏,甚是清貴,他在二皮溝走了一遭,尋覓了幾部書來,本以爲陛下要過問的是什麼大作,誰料只一看,便不禁樂了:“此書粗鄙,不堪入目。這也叫書?”

只看了前頭十幾頁,王燕已覺得看不下去了。

對於這個時代的人而言,書是神聖之物,畢竟成書的成本高昂,若非經史典籍,也沒有傳抄的必要。

最令王燕心痛的只是一件事,那便是這書所用的字體,倒是娟秀,端端正正,讓人看着舒服,所用的紙,一看就是最上等的貨色,偏偏……如此好的東西,竟是製出了這麼個玩意,而印的書……這印書是怎麼回事?

他不明白,他唯一明白的就是,陳正泰簡直就在暴殄天物。

於是他興沖沖的連夜修了一份奏疏,次日入朝當值,今日乃是月中,按禮制,這個日子需百官和貴族入朝覲見,即所謂的大朝會。

陳正泰自封了縣公,也就有了參與大朝會的資格。

他穿戴一新,佩戴了魚符,到了宮外,擡眼見到了許多人,一時蔚爲壯觀,等宮門開了,他在隊伍末尾,隨着人流魚貫而入。

大朝會是在宣政殿舉行。

只不過陳正泰的地位還不夠,只能在殿外和其他的低級文武官員靜候。

陳正泰百無聊賴的站着,心說這儀式感也太磨人了,明明就沒有我的事,偏要喊來當木樁子。

李家的俸祿不好領啊。

主殿之中,衆臣朝拜之後,杜如晦主持了一場清議。

李世民端坐在御案之後,似乎也覺得有些百無聊賴,實際上越是大朝會,越沒有什麼可議之事,真正的國家大策,早就和幾個肱骨之臣商議妥當了,只有雞毛蒜皮的小事,方纔擺出來讓百官們各抒己見。

正在此時,突然有人道:“陛下,臣有事要奏。”

李世民擡眼一看,乃是監察御史王燕。

“卿所奏何事?”

王燕行了個禮,他乃是監察御史,捕風捉影,風聞奏事,一般情況之下,御史出班奏事,站在這裡的諸臣們心裡便有些忐忑,誰曉得今日要彈劾的是誰?也不知道誰這樣倒黴,竟是被彈劾。

王燕肅然道:”臣要奏的,乃是二皮溝縣公擅自修書之事。“

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七十章:人才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
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七十章:人才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