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好可怕

三叔公正心裡難過萬分,此時,卻聽陳正德道:“阿爺,我在想……爲啥皇帝要封我做門下省值班侍奉……我想不明白。”

三叔公氣得眼冒金星:“門下值班侍奉,這是多清貴的官職,你也配……啥?”

他突然一愣,臉上的表情僵住了:“誰要封你做門下省值班侍奉?”

“陛下啊。”

三叔公懵了,突然覺得就像有人在捶打他的腦袋:“這……這怎麼可能?”

“我也覺得不可能,可陛下不停的誇讚我,說我是國士。”陳正德着眉頭很懊惱的道。

三叔公覺得還是很難以令人置信,可他很清楚,陳正德這個人沒腦子,傻,他不會騙人的。

於是,他深呼吸:“你再說一遍,皇帝封你啥?”

“門下省值班侍奉。”陳正德很實誠的道:“說孫兒養豬養得好,利國利民。”

剎那之間,三叔公的身子要承受不住似的,竟是搖搖欲墜,隨即……內心裡一陣狂喜。

他想起來了,陳正泰也是這般說的,以前總是說養豬利國利民,莫非……莫非……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三叔公的腦海裡形成,莫非是陳正泰早知道這養豬能投陛下所好,所以……這等肥差,當然不肯讓別人去做,這才安排了正德這個小子!

哎呀呀……是啦,是啦,這就難怪了,正泰是我們陳家之虎……是個有良心的人哪,老夫當初怎麼說來着,他是最孝順的,老夫是他的三叔公,正德是他的親堂弟,他怎麼會害自己呢。

一瞬間……

三叔公流淚了。

陳正德不由道:“阿爺你怎麼哭了?”

“不,阿爺是高興。”三叔公道:“不是爲了你成爲值班侍奉高興,是爲了咱們陳家後繼有人,爲了正泰的孝心而高興。正德啊,你長大啦,往後好好的跟着你的堂兄,他說啥你就幹啥,知道了嘛?”

陳正德點點頭:“我知道,他是我們陳家之虎。”

“這你也知道?”三叔公笑了,覺得自己的孫子開竅了。

陳正德就道:“阿爺成日掛在嘴邊的,我怎會不知道?”

三叔公心裡搖搖頭,還是這麼個傻乎乎的樣子,做了值班侍奉也沒辦法讓他變聰明一些,哎……不過……挺好,有正泰在,自己的孫兒……不會吃虧的。

他一下子腰桿子挺直起來,想要狂喜,又覺得此時此刻萬萬不可得意忘形,好歹也是天子門生的三叔公,是值班侍奉的親爺,切切不可讓人看輕了自己。

於是便冷靜的摸了摸陳正德的頭,很認真的叮囑道:“以後你的命,就賣給你堂兄啦,他讓你吃糞也要吃,若是稍有猶豫,你便不是我的孫子。”

陳正德道:“記住了。”

………

陳正泰事後突然想起來。

長孫皇后將遂安公主視做了自己的養女,陳正德成了值班侍奉,連馬周都可能要升官了。可是自己呢……

忙活樂半天,自己好像啥都沒撈着呀!

恩師是不是忘了自己啊,自己治好了太子的腿,這養豬,我也有功勞的啊。

這樣一想,心情頓時不好了。

尤其是這幾日,在長安城裡,發生了一樁奇怪的事,就比如今日清早,一隊人馬風風火火的到了陳家,下馬的人很面熟,帶着親兵,也不和門子通報,直接闖進了門,拉着一個人,劈頭蓋臉的就問:“陳正泰在何處?”

接着,此人便又帶着一隊親兵,將陳正泰從被窩裡拎了出來。

陳正泰一臉駭然,臥槽……啥……啥情況?

來人,陳正泰倒是有印象,好幾次他都侍駕在陛下的左右,乃是程咬金。

程咬金正瞪着眼睛,虎背熊腰,依舊拎着陳正泰,隨即晃了晃,令陳正泰腦袋東倒西歪,於是陳正泰慫了:“好漢饒命。”

“二皮溝縣公。”程咬金對陳正泰的求饒充耳不聞,而是急切的道:“走,治腿,治腿去。”

“好漢……怎……怎麼啦?”陳正泰捂着自己胸前,自己比較習慣‘luo’睡,你大爺的程咬金,我可是從被窩裡被你拎出來的啊。

程咬金咧嘴道:“還能怎麼?我將我兒的腿打斷了,這不,你不是專能治腿的嘛?走走走,去將那狗東西的腿接回去。”

陳正泰:“……”

四目相對。

良久,陳正泰才期期艾艾的道:“這……這……斷腿了,還是打斷的,這……這有什麼仇有什麼怨。”

陳正泰決定繼續認慫,眼前這是個狠人,自己兒子的腿也能打斷,好,你狠,我陳正泰服了。

程咬金則是氣咻咻的道:“這狗東西,叫他讀書,他不聽,這不……現在斷了腿也可以續接嘛?老夫尋思着,既然如此,就給他一個教訓,將這狗東西的腿打斷了,讓他曉得厲害。好啦,好啦,這下要勞煩一下你啦,走,接腿去。”

陳正泰:“……”

臥槽,這就有點尷尬了啊。

陳正泰苦着臉道:“只怕……只怕接不回來了。”

“……”

陳正泰又道:“程將軍,要接腿,必須得用一種金屬,這金屬,我也只是恰好得來,是天外飛來之物……所以……所以……可能令郎要瘸了。”

程咬金猛地瞪大了眼睛,眼裡瞳孔收縮,隨即暴怒道:“你爲何不早說?”

陳正泰感到很冤枉,便道:“你沒問,我怎麼說?”

“我沒問,你便不說?你……你……將老夫害苦了啊。”程咬金咆哮,此刻,他的面上既有悔恨,又有擔心,似乎又在暴怒的臨界點。

陳正泰良久才壯着膽子道:“你沒問我,我哪裡知道你想不想知道,我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如何和你說?”

“你不知道老夫是否想知道,又如何知道老夫到底想不想知道,你既不知道,就該來問老夫是否想知道。”

“我不知道世伯到底想不知道知道,如何知道世伯到底想不想,既然不知世伯到底想不想知道,如何來問世伯是否到底想知道……”

“你還敢擡槓?”程咬金齜牙,老淚都要流出來了:“我兒腿要瘸了,你還和老夫講道理?信不信老夫宰了你……”

陳正泰覺得這傢伙一點都不講道理,腿是你打斷的,與我何干?

但畢竟人家太恐怖有力了,他生怕這傢伙行兇,便忙道:“不過……也不是什麼腿斷了都要做手術的,或許……只是尋常都骨頭折了,無礙的,無礙的,能否讓我先寬寬衣,我隨世伯先去看看。”

於是陳正泰手忙腳亂的穿好了衣衫,能把自己兒子打斷腿的程咬金,這是狠人啊,他可招惹不起。

匆匆的隨程咬金出門,誰曉得剛到中門,又見人急匆匆的來:“敢問哪一位是二皮溝縣公,不得了,不得了,快,我家阿郎有請,去幫忙看看我家公子,我家公子腿斷啦。”

陳正泰:“……”

還未等他回答,已上馬的程咬金已一把將陳正泰拎起來,也上了馬,二人同乘,陳正泰感受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狐臭,程咬金卻已夾了馬肚,這馬便如箭一般衝刺出去。

我勒個去,果然不愧是寶馬,居然還有推背感。

一路狂奔,到了程府,來不及欣賞程家的宅邸,便被領到了一處廂房!

在這裡,陳正泰看到了躺在榻上的程處默。

程處默正一副心如死灰的樣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房樑,不發一言。

陳正泰大致的檢查了一下,總算吁了口氣,才道:“還好,還好,沒有斷骨,情況還沒有這樣嚴重,世伯,恭喜啊,貴子只是尋常的骨折而已,用木板夾着,上一些藥,調理一些日子也就好了!”

“沒斷?”程咬金既是驚喜又是狐疑:“老夫用了七成的力都沒斷?看來近來養尊處優,年歲也大了,身體大不如前了啊。哎……”

他彷彿是在告訴陳正泰,從前他能打死一頭牛,現在連兒子的腿都打不斷了,頗有幾分劉備‘從前身不離鞍,髀肉皆散;此後分久不騎,髀裡肉生,歲月蹉跎,老之將至’的感慨。

陳正泰:“……”

前段時間爲了治太子的短腿,對這骨科倒是有了一定了解,陳正泰先給程處默正了骨,此後便拿了夾板固定住程處默的腿!

程咬金在旁看得很出神。

只是這個過程之中,卻令陳正泰有些狐疑,他不禁開始觀察程處默,伸出一根手指頭,戳戳他的面頰,程處默依舊瞪着眼,看着房樑,呼吸是有的,人看來還活着,可就還是沒反應,便忍不住道:“世伯,世兄好像有些不正常呀,他腿都折了,怎麼哼都不哼一聲,一臉呆滯的樣子?”

“這狗東西是這樣的。”程咬金不耐煩的道:“打小捱了揍就如此,過了兩日就好了。”

“咦,真的嘛?”陳正泰不信,便又伸出手,繼續戳幾下程處默的面頰。

程處默依舊喘着粗氣,躺在榻上,眼睛斜着房樑,一聲不吭。

陳正泰:“……”

這個家庭,好可怕!

陳正泰收拾了一番:“那麼世伯,小侄告辭了。”

“且慢着。”程咬金將陳正泰扯住。

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章:人才吶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
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章:人才吶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