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

“敕曰:今朝廷平梁師都之叛,孟津陳氏嫡孫陳正泰,參謀軍事有功……朕惟治世以文,戡亂以武,而平叛戡亂實國家之砥柱,有功豈無賞呼?茲特授爾爲縣男,封二皮溝鄉,食戶五百,授二皮溝永業田五百,欽哉!”

陳正泰雖然早知道自己要授予縣男,可現在真正這敕命下來,卻覺得腦子暈乎乎的。

都說齊家治國平天下,什麼是家,在這個時代,這纔是家啊……

所謂都授予五百永業田,其實並不只是五百畝這樣簡單,因爲除了五百畝田,還涉及到了其他都溝渠和山林的,而現在……這就成了陳家的立業之本了。

身後……三叔公和陳繼業震驚了。

正泰……成縣男了……

陳家從前也是有閥閱的人家,屬於世族,可有軍功的人卻是不多,他們自詡自己詩書傳家,雖是歷代都有人出仕爲官,可是立有軍功,敕封爵位的卻是一個都沒有。

而這一切,從陳正泰開始了。

最重要的是,明眼人都知道,正泰人在長安,並沒有西征,可現在皇帝陛下卻以參謀軍事的名義,敕了他爵位,這分明是青睞有加,看來……這師生的名義算是坐實了。

哈哈……天子門生!

一下子,陳繼業覺得自己腰桿子挺直了,陳家得罪了李二郎的滅門危機,想來也已經解除了吧。

真是不容易啊……

不過……陳繼業心裡有絲絲的隱憂,根據祖先們支持誰誰完蛋的種種先例,當今皇帝不會……

大唐的氣數也要盡了嗎?

陳正泰就沒他爹和三叔公想的這麼深入,他接過了敕命,心裡感慨良多。

宦官笑吟吟地看着陳正泰:“恭喜二皮縣男,奴有禮了。”

陳正泰聽了,臉拉下來,糾正道:“不是二皮,是二皮溝,一字之差,謬之千里。”

宦官尷尬一笑,這小東西,挺較真的。

天底下的縣男這麼多,當然是要加以區分的,總不能人人都稱呼縣男吧,因而,往往在爵位都前綴,會加上爵位所封的封地地名。

陳正泰所封的鄉叫二皮溝,自然也就是二皮溝縣男,不過這名字很拗口,不如叫二皮更順溜一些。

三叔公大喜過望,美滋滋的道:“是啊,是啊,正泰,這不都差不多嘛,和這位宮中來的力士計較什麼,來,來,來,敢問力士高姓大名,不如我們入裡去好好談一談。”

宦官見三叔公殷勤的不得了,死纏爛打的要拉進屋裡去喝茶,於是閒坐了片刻,聽三叔公稱讚他一表人才之類,捱到了正午才被三叔公拉着手依依不捨的送出陳家。

這宦官暈乎乎的,聽了許多的‘美言’,等他自陳家出來,拐過了一條街坊,才醒悟了什麼:“啊呸,敢情說了這麼多好話,又是斟茶又是遞水,莫說一個銅錢,便連一頓飯也沒蹭上。”

…………

陳家上下,已是洋溢在一陣歡樂的氣氛之中,得了敕命,還需等禮部丈量永業田的土地,至於食戶,倒是更具象徵意義。

不過……在那二皮溝鄉,因爲沒有其他貴族的緣故,基本上陳正泰這二皮溝縣男,幾乎就相當於那裡的土皇帝了。

可話說回來,因爲那裡都是鹽鹼地,其實也沒幾戶人家。

自然……此事對於長安城中許多人衝擊是極大的。

陳家在長安,本是神惡鬼嫌的人,除了幾個當初的東宮舊人,如魏徵,幾乎所有人對其敬而遠之。

可這突如其來對縣男,卻讓人好似看出了某種風向一般。

陳家這是咋了。

陛下此舉,到底有什麼深意呢?

陳正泰不理會外頭的閒言碎語,除了關心一下小豬還有陳家的白鹽生意,他並沒有驕傲自滿,除了隔三差五修書問候恩師全家,他倒是靜下心來,好好看看書,提升一下自我修養。

哥們現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啊,堂堂二皮溝縣男,天子門生,當然要注意一下影響。

只是……每日躲在書齋,也不知怎的,居然就忍不住想要犯困,這令陳正泰很是奇怪,最後不禁發出感慨,果然任何一個時代,書籍都是有催眠作用的。

陳繼業依舊每日去鹽鐵使司當值,長安鹽鐵使司上下官吏七十多人,吃閒飯的居多,畢竟直轄的鹽井人浮於事,取的鹽質量低劣,無法和市面上的鹽競爭,只能供應一些軍中所需,可那些世家大族所佔有的鹽鐵,誰敢去徵收稅賦。

陳繼業每日都靠心裡痛罵李二度日。

這一日清早,卻有人來,先是一個宦官力士,隨即攙扶下了一個小姑娘。

小姑娘穿得並不華貴,骨瘦如柴……這和大唐以豐腴爲美的風氣有些不同。

她約莫十一二歲的樣子,膚色白皙,雖嬌俏可愛,可柳眉之間,有幾分愁容。

陳正泰曉得大唐的風氣開放,女子出戶是常有的事,不過卻沒想到會有小姑娘來拜訪自己。

我還以爲……自己只有吸引男人的魅力呢。

陳正泰摩拳擦掌,忙是請了這女子到了中堂。

女子欠身坐下,不做聲,只是悄悄覷了他一眼。

陳正泰自然察覺到了對方的神色,正欲擡頭,回敬對方一個笑臉。

可站在她一旁的宦官力士便扯着嗓子道:“二皮縣男,此乃……”

陳正泰板着臉道:“是二皮溝。”

力士瞪了陳正泰一眼:“二皮溝縣男,此乃遂安公主殿下,還不快見禮。”

公主……

卻見這粉嫩嫩的公主依舊欠身坐着,而是顯出一副很拘謹的樣子,顯然平日極少見生人,她端坐着,等陳正泰見禮。

此時大唐的公主是不少的,最出名的,自然是長樂公主,高陽公主,其他各種明目的公主有十人之多。

這還還算呢,因爲除了當今皇帝的女兒,那上皇帝李淵的女兒也是不少,尤其是太上皇退位之後,雖是六十高齡,卻是可勁的造人,在他的餘生之中,生下的子女有數十人之多。

陳正泰當然沒興趣去研究人家生娃的事。

他見遂安公主拘謹的樣子,便淡淡笑道:“呀,原來是師妹,失敬,失敬。”

遂安公主:“……”

那站在一旁的力士臉一拉,想說點什麼。

“不知師妹來此,有什麼事。”

遂安公主沒見過啥世面,見陳正泰開口就是一句師妹,把她唬住了,她看了力士一眼,顯得無措,才期期艾艾道:“我……我是來請教師哥……不,請教二皮溝縣男廚藝的。”

廚藝?

陳正泰曬然一笑:“學這個做什麼?”

“我……我……”

“噢,我明白啦。”陳正泰像是明白了什麼:“是不是我獻的食譜,恩師吃了連連說好,師妹和我一樣,都是有孝心都人,於是乎,想從我這兒學一些烹飪的手藝,討取恩師的歡心?”

遂安公主很柔弱的樣子,卻不得不佩服陳正泰洞察人心的能力,只好靜悄悄的頷首點頭。

陳正泰眉一挑,打起了精神,他最喜歡的就是拍馬屁,啊不,有孝心的人,這是緣分啊,陳正泰看了一旁討厭的宦官一眼:“師妹,能否借一步說話。”

“嗯?”遂安公主眨眨眼,顯得疑惑。

宦官聽出了話外音,只好道:“殿下,奴在外頭候着。”說着,躡手躡腳走了。

這堂中只剩下了師兄妹二人,遂安公主顯得更加侷促,微抿着脣,垂首看着自己一雙怎麼放都不自然的纖纖玉手。

陳正泰便看了她一眼:“師妹,我們都是聰明人,那我就直說了吧,師妹的生母是誰?”

“這……我……”

陳正泰畢竟是李二的門生啊,做徒弟的,把自己老師的戶口查個一乾二淨,這是很合理的事。

他繼續看着遂安公主:“我聽說,師妹的生母,乃是下嬪……”

世上也只有他這麼不怕死的人吧,開口就揭穿人家生母地位卑微。

小姑娘不會惱羞成怒吧?

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
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