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

長安城裡有不少人對於交易所很熱衷。

因而,各種關於未來的討論都不少。

再加上報紙的出現,更是催生了一羣關注財經的人。

可顯然,似大食商行這樣花錢如流水的商行,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可謂是前所未見。

畢竟這時代的絕大多數商行,人們看它的好壞,還停留在其每年盈利幾何,或者說每年花銷幾何上頭。

哪個商行每年的開支越少,可是收益越大,自然而然便有利可圖。

可似大食商行這樣玩法,是人是鬼都扛不住啊。

幾千萬貫,就好像一下子丟進了海里,還一點兒水花都沒有。

可是其盈利的手段不知,只看到收支上頭,只有支出,卻沒有任何的收益。

驟然之間,當初投了大食商行的人面如死灰。

交易所裡頓時罵聲一片。

有人匆匆尋到三叔公,焦急地道:“不好啦,不好啦,交易所要打起來啦。”

三叔公本是氣定神閒,一聽打起來了,頓時耳根紅了。

這些年,順風順水,陳家越發的家大業大,三叔公的脾氣,自然也就見漲了。

一聽有人要砸陳家的交易所,這還了得?

他額上青筋曝出,氣呼呼地道:“是誰,誰這樣膽大包天?”

“還不是那大食商行的股價暴跌,交易所那裡結算不及時,聽說要贖回錢的人,大擺長龍了。”

這等事,也不是沒有過。

這個時代,賣出股票,是需要去窗口辦理的。

現在,大家都想賣,可就這麼一些窗口,而且想買的人卻是鳳毛麟角,於是,想要賣的人大擺長龍,而買家卻是少之又少,大家看到這賣出無望,自然而然,心裡不免生出絕望。

越是如此,就容易形成相互踐踏,於是賣家越來越低,一天下來,手中的股票沒有賣出去,價格卻又如廬山瀑布一般的暴跌下來。

“跌的這麼兇嗎?”三叔公忍不住惱火得咒罵:“只怕有不少世族在背後煽風點火吧?是哪些該死的東西?”

這個股尋常的商戶和百姓才佔了一成,其餘的四成,大多都在大世族和大商賈的手裡,若不是世家大族和大商賈們覺得情況有些不對,事情肯定不會如此糟糕。

三叔公臉色陰沉,冷冷道:“將各家的人都請來,定是他們搞的鬼,老夫治不了那些尋常百姓,還治不了他們?”

陳家的三叔公相召,許多人家各懷心事,卻還是一個個乖乖的來了。

畢竟大家都置業於河西和高昌,命脈都被陳家拿捏着呢!

而三叔公這個人,平日裡雖是跟人有說有笑的,可實際上卻是最不好得罪的。

倘若陳家內部分爲了鷹派和鴿派的話,譬如陳正泰便是鷹派,見人便是冷臉。那這位三叔公便是鴿派了,逢人便笑。

可想想看,若是連逢人笑三分的三叔公,你都惹惱得罪了,這還能落什麼好?

一時之間,這陳家便已是濟濟一堂,有名有姓的人統統都來了。

衆人先行禮,三叔公一一回禮,而後三叔公清了清嗓子道:“諸位想必是得知了吧,現在大食商行暴跌,老夫聽聞,才幾日功夫,就跌了三四成,現在那交易所裡……大家還在拿着股票兜售呢?大家手裡都捏着大食商行的股票,可謂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老夫就直說了吧,若是尋常的那些百姓,他們手裡有多少股票呢?這股票的大頭,其一在陳家,其二在宮中,其三呢,便是在在座的諸位身上了。大家都是一個食槽裡吃飯的,是不是有人揹着大家,偷偷在拋售股票?”

衆人鴉雀無聲。

其實各家暗裡頭,都或多或少的拋售了一些股。

沒辦法,虧損看不到頭啊。

眼看着這大食商行融來的錢就要花光了,一旦到時候,統統花了個乾淨,手頭的股票便是一錢不值了。

倒不是大家不看好大食商行,可這玩意一跌,大家心裡就都慌了,結果……等到有人開始大量拋售的時候,這等恐慌便更蔓延開來了。

這陳家很沒有道理。

當初陳家讓大家投資,大家可是踊躍的拿了錢出來的。

現在好了,市值暴跌,原先值四千萬貫,現在只剩下了兩千萬貫,其實大家都虧了,這血本都虧出去了,竟還指責大家賣了股票。

只是現在陳家家大業大,說難聽一些,陳家的資產,只怕未必比在座各位的總和要少,更不必說,現在大家都已舉家遷去了陳家的領地,這時候,任何和陳家硬碰硬的行爲都是不理智的。

作爲韋家家主,韋玄貞自也是來了,這時苦笑道:“陳公……這個……這個,我們韋家……可沒有賣,我用人頭擔保。”

韋玄貞話音落下。

站在一旁的崔志正也忙道:“如陳公所言,大家同坐一條船上,怎麼可以離心離德呢,崔家也斷沒有賣。”

其餘諸人也紛紛賭咒發誓。

三叔公便道:“那就見了鬼了,若是都沒有賣,怎麼跌的這樣厲害,難道是陳家賣的嗎?”

大家便都不吭聲了。

於是三叔公道:“請大家來,只是讓大家曉得同舟共濟的道理,諸位切切不可聽坊間的流言蜚語。”

衆人都稱是:“我等與陳氏同氣連枝,自是絕不誤信人言的。”

三叔公覺得說了這麼多,好像也沒有什麼結果,倒沒有再多說什麼,便點點頭。

當下,衆人各自散去。

那韋玄貞與崔志正二人同行,韋玄貞嘀咕道:“到底是誰賣的?崔公,莫非是你們崔家……”

崔志正立馬拉長了臉:“你倒是真冤枉了老夫了,老夫怎麼做這樣的事?崔家也是有名有姓的人家,說沒有賣,自然沒有賣的。不過其他人家賣沒賣,就不曉得了,畢竟人心隔肚皮。”

韋玄貞頷首:“確實如此,許多人家,未必有咱們韋、崔兩家資本雄厚,經受不起這樣的漲跌,偷偷賣一些止損,也是情有可原吧。”

崔志正這時眉一挑:“不過……現在老夫倒是真想賣了。”

“怎麼?”韋玄貞詫異的看着崔志正。

崔志正道:“現在股票跌的這樣厲害,若是陳家不請我們來談這事,倒也罷了,老夫覺得……長久下去,總有漲回來的一日。那陳正泰,畢竟不是省油的燈。可這陳家現在這樣急切,卻是心急火燎的將大家叫到這兒來,顯然,陳家……他們急了……”

陳家……急了?

這樣一聽,韋玄貞醐醍灌頂。

“對呀,以往的時候,陳家都是從容不迫,遇到了什麼事,都不曾慌過的。這還是第一次見陳家,居然急成這個樣子,竟將大家都找來,一個個詢問是否有人暗中出售了股票,還張口說什麼同舟共濟,同氣連枝。我聽了這話,心裡越發的沒底了。你想想看,倘若這大食商行若是當真這樣好,何至如此呢?”

崔志正頷首點頭,顯然,二人想到了一處去了:“這也是老夫憂心的地方,那陳正泰胃口太大了,花錢如流水,遲早要入不敷出,現在股價暴跌,陳家肯定是繃不住局面了,若是這樣下去,只怕這大食商行,接下來便是徹底的一瀉千里,也是未必。那陳家人,平日裡對我們可沒有這樣客氣的,可現在越是客氣,我心裡越覺得發寒,何止是發寒,簡直就是寒透了心哪。思來想去……這些股票在手上,很不穩當,還是趁此機會,能賣多少算多少吧。崔家現在在高昌投入的錢太多,在河西的投入也不少,還是落袋爲安還好。哎……當初跟着陳正泰,還以爲跟着他能有口肉吃,誰曉得今日竟是大虧。”

韋玄貞一聽,也打起精神:“你們崔家賣,我韋家也賣。”

二人說着,各自上了車,自是各回府邸,交代事情去了。

果然,三叔公請各家的人到了陳家府上商議的事,不脛而走。

這交易所裡,非但沒有止住頹勢,反而拋售的更加厲害,許多人急紅了眼。

傻子都知道,陳家喝令大家不能賣,顯然是不可能有效果的,股票在大家的手上,這股票賣出去,反正也不記名,憑這種恫嚇,怎麼可能讓人止步?

越是如此,越讓人心慌啊!

………………

在宮裡,李世民一夜都沒有睡好。

再加上這些日子,他身子本就不好,龍體欠安,因而一大早的,吳王李恪便前來照料了。

李恪給李世民斟了藥湯,李世民吃了幾口,皺着眉頭搖搖頭:“微苦。”

“良藥苦口利於病。”李恪笑着道:“父皇,就忍一忍吧。”

“哎……”李世民道:“可惜承乾不在,也不知他在西寧如何了。”

李恪聽聞父皇關心起了自己的皇兄,臉色略顯尷尬,卻還是道:“兒臣也無一日不關心着皇兄,不過此番他去西寧,辦的乃是大事,用皇兄的話來說,這叫開萬世太平,奠我大唐萬年基業……”

李世民擺擺手:“就別說開萬世太平的話了,也不看看,那大食商行的股票都跌成了什麼樣子,別以爲朕在宮中,就是聾子瞎子了,難道朕不知道,因爲大食商行數月功夫,便花去了數千萬貫,引發了天下人的憂慮嗎?”

說到這裡,他嘆了口氣,隨即才又道:“原先市值四千萬貫的股票,現如今跌去了七八成,現在連一千萬貫有沒有還是未知數呢。交易所那裡,人人都在拋售,也不知什麼時候是個頭,連朕都有點忍不住想拋了。”

李恪於是忙道:“父皇,這……想來,皇兄和涼王,一定別有深意吧?”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李恪,雖然李恪口口聲聲,像是總在維護着李承乾和陳正泰。可李世民心裡很清楚,只怕這是虛情假意呢。

李恪這些日子,如此熱心地在他的身邊盡孝,難道他不知什麼用意嗎?

生在帝皇家,親情難能可貴,可天家的兄弟,有幾個真正關係好的,哪一個不是爾虞我詐呢?彼此之間,能和睦纔怪了。

這一點,李世民是心知肚明。

可是……這一層心思,李世民偏偏不能戳破,因爲他是父親,也是皇帝,他不忍心自己的孩子,如自己一般。也不希望,因爲皇子們之間的心思,而引發天下人的妄議。

所以李世民只是笑了笑道:“或許吧。”

李世民不但身體差了一些,眼下這心病,就是大食商行了,原本大食商行水漲船高,誰曉得現在突然暴跌,陳正泰和李承乾在西寧花錢如流水,這大手筆,讓李世民心裡頗有擔憂。

畢竟作爲一個帝皇,他看的比許多人都要深遠,太子乃是未來的皇帝,若是將來做了天子,也如這些日子經營大食商行這般,這天下哪裡經的起這樣的敗啊!只怕用不了一兩年,這天下不就敗光了嗎?

只是……李世民卻不能當人面說,尤其是不能當着吳王李恪的跟前說,他害怕讓李恪看到機會,讓他覺得自己有取代太子的希望。

一旦滋生了這樣的妄念,那麼……當初他和李建成還有李元吉之間的舊事,只怕又要重蹈覆轍了。

這絕對是李世民最不想見到的!

李世民隨即便道:“朕還是信任和正泰的,他們這樣做,一定有自己的深意,所以……朕不急……買賣嘛,總是有贏有虧。”

李恪便道:“是,父皇說的在理。往後兒臣定要向皇兄和涼王多多學習,爲父皇分憂。”

李世民微笑着點頭……

………………

“叔公……價格還在暴跌,只怕……市面上的不少人都還在拋呢。”交易所那兒,陳家子弟是急得跺腳了。

而三叔公此時的反應,卻與這位陳家子弟完全相反,顯得很是淡定從容。

此時,他的手裡正拿着一封陳正泰讓人送回來的書信,他嘆了口氣道:“哎……終究還是信心不足啊。所以說啊,這交易,終究還是信心的問題,若是有信心,這一張張紙,便是價值百倍了,可若是沒有信心,人們便將其視作一錢不值。現如今,商行的市價幾何了?”

“半月多前接近五千萬貫,現如今……一路暴跌下來,只剩下六百多萬貫了。”這人苦着臉,一副想死的樣子。

實在是太狠了,而且這麼一暴跌,其他的股票也跟着跌,這一次真的是坑苦了,誰曾想到……大家的心理竟脆弱到了這個地步。

三叔公卻是突的振奮精神道:“也差不多了,那咱們陳家……便拿出兩三百萬貫來吧,將市面上那些股票,該收的就收了吧。當然,要掌握好節奏,切切不可用力過猛,慢慢的收,誰價低便收誰的,他們如今將這當初真金白銀買來的股票當做廢紙,可我們陳家,卻不能將這大食商行當做是爛泥。”

“這……”來人有些疑慮,畢竟照着這個行情……似乎有些不太妙啊!

這時候還花錢去收購?這兩三百萬貫,豈不是等於拋到水裡去嗎?

三叔公看了這人一眼,自是明白此人心裡所想,立馬就虎着臉道:“讓你去做,你便去做。怕個什麼,掌握商行的是陳家,掌握交易所裡裡的也是陳家,這上上下下的,都是咱們陳家人,不要慌!”

這人便點點頭:“喏。”

隨即,匆匆的去了。

三叔公嘆了口氣,其實他早就想收購的,之所以等到現在,是因爲他覺得跌的太不像話。

至於真正的商行市值多少,他反而不關心,對於天下人而言,這商行是一個股票,是一張張可以漲可以跌的紙,可對於陳家而言,商行卻是陳家真正的基業,是根基。

既然別人不要這廢紙,那麼……陳家就收了這些‘破爛’吧。

三叔公還是忍不住搖搖頭,他還是很懷念十數年前那個時代,那個時代的人,大家還是講信義的,雖然有時候,會遇到一些不講理的人,可人家至少是說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尚還曉得一諾千金。

現在倒好了,簡直是禮崩樂壞啊。

哼,老夫拉下老臉來,請大家別拋售,這些狗東西,轉過頭就砸我們陳家的盤,哪裡還有什麼信義可講?

時代……終究不一樣了。

他默默的在心裡罵了一頓,似乎發泄完了心裡的氣惱,隨即又將陳正泰自蘭州來的書信,重新拿起讀了一遍。

這書信之中,是希望他穩住商行,而另一個消息,則是陳正泰即將沿着高昌和西域,前往波斯和大食進行考察,是要巡視整個商行在天下各處的產業。

所謂春風不度玉門關,出了關,這天下荒蕪的地方,只怕數之不盡,少不得要風塵僕僕。

一想到陳正泰要經受這苦,三叔公不禁唏噓一番,果然不愧爲陳家之虎啊。

他隨即提筆,龍飛鳳舞的揮毫潑墨,修了一封回信,大抵講明瞭自己在長安的回購的決定,而後交代一番,洋洋灑灑上萬言,千言萬語的囑咐之後,方纔戀戀不捨的擱筆,吹乾了墨跡,讓人快馬送出。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
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