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賞賜

被李世民一說,陳正泰心裡忐忑不安,大氣不敢出。

人家都說伴君如伴虎,他太大意了,自信過頭了,張口就把經過反覆推敲定稿的《首春》給念出來了。悄悄將目光投向李世民,見李世民一言不發,陳正泰心裡更是發虛。

可這時……李世民卻給了他一個很有深意的眼神。

啥……

這是啥眼神?

啥意思?

隨即,便聽李世民臉色平靜的道:“不錯,正泰沒有唸錯,確實是‘聲開’和‘初風’。

陳正泰:“……”

李承乾卻不禁道:“啊呀,父皇,不對呀,你看這白紙黑字,分明寫的便是……”

李世民勃然大怒,看着這個嫡親的長子:“住口,你就知道貪玩。李承乾!你出生時,朕將你取名承乾,何謂承乾,這是上承天命之意啊,上承天命之人,豈似你這般,你看看你現在成了什麼樣子?”

李承乾嚇得兩腿一顫,他沒想到龍顏大怒,可是明明……

只是這個時候,他再不敢多嘴了,立即道:“兒臣萬死。”

垂頭喪氣,像鬥敗的公雞。

李世民打量着陳正泰,越來越覺得這個弟子很是不凡。

其實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正因爲人不同,所以李世民看問題的角度也不一樣。

似陳正泰這樣動不動就開口一句陛下好棒棒,這樣的話若是自其他人口裡說出來,哪怕是李世民親信的房玄齡、杜如晦;李世民這等心機深沉的人,只會認爲此人城府太深,口蜜腹劍,反而會生出反感之心,可若是從陳正泰這麼個少年郎口裡說出,卻不覺得違和。

同樣的道理,如陳正泰這般,不動聲色的幫李世民改動了詩文,換做其他人,在李世民眼裡便覺得是阿諛奉承,可到了陳正泰身上,李世民便覺得很合理了。

畢竟……這是自己的弟子,弟子有忠孝之心,就好像兒子將好吃的奉給自己的父親是一樣的道理,不但不會反感,反而讓李世民感受到陳正泰的誠意。

所謂智子疑鄰,不過是人性使然而已,即便是李世民也不能免俗。

李世民含笑看着陳正泰:“正泰也會作詩?”

“不,不會。”陳正泰道:“學生不會作詩。”

還敢說自己不會作詩?

可李世民心知肚明,或許……這便是陳正泰的聰明之處吧,他分明有詩才,卻故意藏拙,這就是想要成全朕啊。

李世民心裡一暖,頓時覺得眼前這個人的其他缺點,變得模糊不清起來。

“你是朕的弟子,只是朕平日日理萬機,只怕無法悉心教導你,你若是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就給朕勤加修書來吧。”

陳正泰應下了。

李世民便莞爾一笑:“好啦,朕還需去宣政殿召見大臣,你們告退。”

說着,他看了李承乾一眼:“以後不可胡鬧,多向陳正泰學學。”

李承乾想說點啥,最後想說的話生生嚥進肚子裡,耷拉着腦袋道:“兒臣遵旨。”

李世民隨即道:“噢,是了,還有一事,朕這幾日,思來想去,總覺得朕敕你爲縣男,所敕封的土地和食戶少了,二皮溝那地方……終究是不毛之地。若是朕的弟子,朕都不予寬厚,其他人只怕要說朕刻薄寡恩,朕再給你授一些土地吧,你平日好好讀書,朕有大用。”

陳正泰一臉懵逼。

咋的啦。

聽這意思……好像自己上了一堂課,轉眼就要飛黃騰達的感覺。

又有土地……

陳正泰忙是謝恩,李世民便不再答話,領着張千走了。

李世民一走,陳正泰壓抑着內心的激動,他現在太需要土地了,因爲未來即將來的一場災難,陳家必須有足夠的土地才能抵抗。

陳正泰面無表情,慢吞吞的合上自己的筆記,預備要走。

李承乾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一副透不過氣來的沮喪樣子,隨即看了一眼陳正泰道:“孤總覺得你是個禍害。”

陳正泰老實巴交的樣子:“師弟啊,恩師責罵你,這於我何干?天地良心,難道我用功讀書也有錯嗎?”

李承乾畢竟才十一二歲,陳正泰這般反詰,倒是將他問住了,他訕訕道:“下一次孤也帶筆墨來,也改父皇的詩。”

陳正泰搖頭微笑:“我已帶了筆墨,師弟若是也有樣學樣,這就成了邯鄲學步,恩師見了,反會罵你矯言僞行。”

李承乾歪着頭想了老半天,竟是覺得有理:“這樣看該當如何是好,哈哈,你叫陳正泰?孤見你很有主意的樣子,要不……我們好好談談。”

陳正泰認真的搖頭:“我家長輩說了,不能和師弟玩。”

對付孩子嘛,就得裝嫩,這樣一說,自己也就可以溜之大吉了。

李承乾這個人不算壞,事實上,他自幼就很聰明,甚至這個時間段的表現還是很好的,許多大臣都對李承乾讚譽有加。

當然,他畢竟是少年人,總也有一些逆反和淘氣的一面,這很合理。

何況,這天底下最慘的就是給李世民這樣的皇帝做太子,實在是李世民的才華太高,功業太大,哪怕你已經比同齡的孩子優秀,可在李世民眼裡,你依舊還是個渣渣。

李承乾見陳正泰對自己不冷不熱,臉拉下來:“哪一個長輩教你不許和我玩的?”

陳正泰見他殺氣騰騰,下意識的道:“我三叔公說的。”

李承乾齜牙:“等孤做了天子,第一件事便是將你三叔公剮了。”

陳正泰倒吸了一口涼氣,臥槽,一個孩子,居然這樣狠:“不要啊,不要啊,師弟……不要……”

李承乾這才得意了一些,只是……他總覺得陳正泰滿口的不要,好像沒有那麼……真摯。

李承乾便道:“那孤明日來尋你。”

陳正泰認真的搖頭:“明日……這可不成,明日有事。”

“你有何事,孤也去。”

“這也不成。”陳正泰繼續搖頭,陳家已經被坑了太多次了,不能再沾上什麼太子了:“這是團伙的事,和師弟無關。”

李承乾越聽越覺得有趣:“團伙,你們還有團伙?哪裡來的團伙?”

陳正泰再不理他,說了一聲告辭,夾着筆記,一溜煙地跑了。

………

陳家買糧的消息已經放出去了。

不只是糧食,便連雞鴨也在大肆收購。

在秋收之前收糧,這在許多人看來,簡直就是傻子的行爲。

這長安城論起糧食來,只兩家人最多,這兩家都是長安的豪族,一個姓杜,而今朝廷的宰相杜如晦便出自這個家族。

另一個則姓韋,韋家當家之人乃是韋玄貞。

韋玄貞現在身上並沒有什麼官職,可他的妹妹嫁給了李世民,去年的時候,還爲李世民生下了第十個兒子。

韋玄貞聽說陳家收糧,高興壞了。

他正擔心自家的糧倉裡陳糧堆積如山呢,韋家佔有關中大量的土地,糧產頗豐。眼看着就要秋收,糧價怕要暴跌了,雖然這十幾日,老天爺都沒有下雨,不過根據往年的經驗,這並不影響收成,一旦大量收割,糧價將跌入谷底。

此時……站在韋玄貞一邊的人叫黃成功,黃成功自幼讀書,聰明絕頂,很有辦法,被韋玄明招攬來,成爲韋家最重要的幕友。

黃成功興高采烈的道:“陳家收糧給的都是現錢,不只如此,還可以糧換鹽。東主,這陳家的鹽現在炙手可熱啊,每日一放出,立即銷售一空,學生去打聽過,陳家的意思是,這糧,要多少便多少,不只如此……還收雞鴨。”

“還有這樣的好事。”韋玄貞高興壞了:“老夫正愁家裡的糧堆積如山呢。不過……”

韋玄貞皺眉起來:“這背後,會不會有什麼圖謀?”

黃成功眼裡掠過一絲智慧的光芒,搖着羽扇道:“東主啊,學生本來也有疑慮,不過孟津陳氏,雖然近來有所發跡,可學生總覺得……陳氏決斷總是出奇,看之玄妙,實則卻是一塌糊塗,他們做的事,我們反着做,方纔保險一些。此番他們要收糧,學生以爲……這糧價,怕要暴跌了。”

韋玄貞眉一挑,大喜:“對對對,你說的太對了,先生真是高人啊。家祖在的時候,隋煬帝倒行逆施,就是聽了孟津陳家要做隋煬帝的大忠臣,這才痛定思痛投靠了李唐,這纔有了今天。聽了先生一席話,我才幡然悔悟,賣……趕緊賣糧,立即將家裡的三個糧倉騰出來,要快!”

黃成功嘴角微微勾起,面上露出了得意之色,智慧....是他的立身之本。

“諾!”

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二十章:急奏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七十章:人才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
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二十章:急奏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七十章:人才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九章:敕封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