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

突利可汗說罷,心裡卻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封書信就好似是潘多拉的盒子,打開了他的慾望,可他定然也知道,此事兇險萬分,只要稍有一丁點的紕漏,便會遭來彌天大禍。

只是……這太誘人了。

青竹先生的消息,顯然是不會有錯的。

此人的能量通天。

可問題就在於,自己真要挺身犯險嗎?

要知道,機會可是一閃即逝,一旦錯失這個機會,那麼……這輩子就再沒有機會了。

往後他便只能任由漢人似鈍刀子割肉一般,一丁一點的被漢人擠佔自己的生存空間。

可若是失敗了,這裡面的後果……

突利可汗的臉上露出了糾結之色,而後閉上了眼睛。

帳中的諸人都躍躍欲試的看着突利可汗。

猛地,突利可汗張開了眸子,眼眸裡的似乎多了幾許光芒,道:“他們都說人有生老病死,一個部族也是同樣。先祖們曾經一統草原,控弦百萬,中原人不敢應其鋒芒,可現在,我突厥諸部卻是四分五裂,以至本汗要委曲求全,承受唐皇的侮辱,被他敕封爲歸義王,受他們的節制和驅策,對他們不得不曲意逢迎,卑躬屈膝。若是先祖們在上,看到我這樣的不肖子孫,定當雷霆大怒。”

衆人肅然,一個個面上露出了悲憤之色。

突利可汗則是繼續道:“倘若這樣下去,我突厥部,理應和生老病死的人一般,現在理應是須發皆白,失去了強壯,只剩下了殘軀,苟延殘喘,只等着有一日,這草原中興起了新的雄主,而我們……則徹底的消亡,再無蹤跡。”

“中原人都說,一家一姓,非有三百年的天下。這大草原上,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時至今日,我們已經敗落,突厥部豈有不消亡的道理呢?”

衆人聽到此處,無不動容,有人咬牙切齒,有人黯然垂下淚來。

實際上……突厥部的處境,是人所共知的。

當初曾經多麼強橫的突厥帝國,如今不但已經分裂,而且新崛起的部族,已經開始日漸蠶食他們的領地。

在這大草原上,強者爲尊,人們只信奉至強之人,一旦突厥衰亡,男人便再無法保護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他們的牛馬,便沒有好的牧場可以放養,他們要餓死,病死,要遭受無數的凌辱。

而現在……許多人已經可以看出端倪了,哪怕現在依舊還算兵強馬壯,可從各部族對突厥部的態度而言,其實已開始有人產生了某種心理落差。

此時,突利可汗低頭,又細細的看了書信一遍,他似乎已經將書信中的內容牢記在了心裡!

而後,他咬牙,突然從腰間拔除了佩刀,對着前方舉了起來。

他面目猙獰,厲聲正色的大喝道:“若死亡且在眼前,突厥的男兒也不該畏畏縮縮。若是蒼天要使我突厥部消亡,如那生老病死一般,那麼……也不該消亡在本汗的手裡。若這是天命,那麼本汗便要改寫命運,機不可失,一旦失去了這一次機會,我們便會如漢人口中所說的溫水青蛙一般,最終死在甕中,我們不妨試一試,拿下了大唐的天子。自此之後,中原的財貨,便會堆積如山的送到草原中來!他們的女子,便可供我們享樂,他們的關隘,也會成爲我們新的牧場!現在,都拿起弓箭來,拿起你們的刀劍,準備好馬匹,都隨我來。”

衆人都定定地看着他,胸膛起伏,在哀傷之後,突的又生出了雄心,竟是一齊大喝,轟然應諾。

於是整個大營裡,頓時的忙碌起來。

帳篷隨意被棄之不顧,婦孺們則驅趕着牛羣和羊羣,自覺的開始遷徙至遠方,男人們則紛紛騎上了馬,數不清的人馬在混亂中各尋自己的頭領,寒風吹拂起塵土,這塵土飛揚在了半空,空中的乾草葉子則任風飄搖,打在一張張膚色黝黑的人臉上!

這一張張臉,帶着興奮,他們坐在馬上,整理着自己的配刀和弓箭,將如破絮一般的衣襖裹緊。

磨刀霍霍的突厥人們,終於露出了猙獰的一面。

在狼頭的旌旗之下,突利可汗坐上了馬,很快便被各部的首領所擁簇。

此時,突利可汗擡頭看了一眼天色,而後……慢悠悠的道:“不必管顧婦孺,不用去管你們的牛羊,所有男子都帶上武器,不要去理會那朔方城中的漢人,遇到了漢人的牧民,也不必去理會他們,都隨我來,往南走!”

“此時,大唐的皇帝,就在往朔方的半途上,我們日夜急行,定能追趕上他們,派一隊人馬包抄他們的後路,防止他們向關內逃竄,告訴所有人,我要活天子!”

衆人齊聲應諾。

而後,浩浩蕩蕩的馬隊紛紛啓程,無數的馬蹄,叩擊着地面……大地似在顫抖……

……………………

長安城外,有一處尋常人無處知曉的寺廟,這寺廟在羣山環伺之中,渺小得就猶如大地上的一塊石頭!

似這樣的小廟,尋常是無人光顧的,更不可能有多少的香油。

可這清幽的所在,卻不殘破,且也顯得乾淨。

此時,幾個沙彌手做着佛禮,低頭如木樁一般對着寺廟後院的一處小涼亭。

涼亭裡,一個老者佝僂着身子,此時正撫着琴。

琴音悠然,頗有幾分自得的樣子,他面對的方向,是一汪池塘,池塘之中,荷葉已是敗落了,只剩下光禿禿的杆子自水中突兀的冒出來。

此時……正是萬物蕭索的時候,似乎只有這琴音,方纔給這蕭瑟之中,帶來幾分春意。

一老僧匆匆而來,到了亭前,卻不敢進去,只是駐足,行了一佛禮道:“相公……”

琴音戛然而止。

老者沒有回頭,在琴音斷了之後,他悠然的拿起一根簪子,挑了挑琴頭的燃燒着的檀香。

老僧隨即道:“長安那邊,有了音訊了。”

老者只淡淡地應了一句:“唔。”

“太上皇那兒,接觸了幾個伺候他的宦官,他們都說,太上皇現在悠然自在,雄心已是不在了。”

“嗯。”

老者沒有回頭,眼睛只落在那池塘上。

“北衙那裡,不少軍校倒是至今都懷念着太上皇的恩澤……”

“有何人?”

“說不準。”

老者笑起來:“是啊,這個時候,誰說得準呢?現在只得等消息罷,消息來了,纔會有人肯做選擇。”

老僧沉默。

老者不由問道:“何故不言呢?”

老僧想了想道:“其實軍中倒是有不少人是心向太子的,至於太上皇……”

“老夫豈有不知啊。”老者淡淡的道:“太上皇……年紀大啦,一旦發生了巨大的變故,這天子,讓給自己的孫兒,也未嘗不是壞事。只是……真到了那個時候,可不是他說想做太太平平的上皇帝,就是可以做的。有多少人的榮辱,當初維繫在他的身上……哎……”

老者幽幽的嘆了口氣,隨即又道:“不必急,等消息罷,等那消息來……悠然自得的人,便也會生出慾望。心懷不滿的人,便肯站出來。平日裡悶不做聲的人,自然也就敢大聲說話了。”

老僧聽罷,忙是頷首:“相公說的有理,誰逃得過人慾呢?貧僧在此,成日吃齋唸佛,供奉佛祖,享佛門清幽,卻依舊躲不過這心中的業障。之所以大家願做清閒人,不過是沒有契機罷了。”

“時機……就要來了。”老者淡淡的道,脣邊卻是帶着點點笑意,而後道:“那時候,勢必要天下大亂,也是不甘心的人,重新看到希望的時候了。”

老僧默然。

回頭,幾個沙彌似已走了個乾淨。

原來他們見了老僧來,便已悄然退開。

老僧行了個禮,而後退走。

而此時,後院裡又響起了琴音,只是這琴音,卻再無方纔的悠然,而是多了幾分浮躁和肅殺,幾處音節鏗鏘有力,如刀劍叫名,又如雷音刺破了蒼穹。

池塘邊的柳樹上,一段敗柳隨風飄下,落入池水,這炊皺了的池水,霎時間,起了漣漪,就如同此時的局勢!

………………

走了兩日……

車馬終於在最後一個車站停了下來。

李世民甚至已不知道到了哪裡了,他只曉得,自己已深入了大漠,至於真正抵達了哪裡,便無從知曉了。

“此處叫宣武。”陳正泰似乎看出了李世民心中的疑問,適時地道:“沿途上的車站有十三座,每一座車站,將來都會有牧人定居,將來這裡會熱鬧起來,形成一個個市集,會有無數的貨棧平地而起,所以……陛下……學生未雨綢繆,將這些車站,都先取了名,將來這些車站名,等車站演化成了城鎮之後,這城鎮的名,也就有了。”

李世民心裡思量,他大致是明白陳正泰的意思了,每一處車站,都意味着成爲一個木軌鋪設之後的節點,人們可以在此登車和下車,也可能在此裝載貨物和卸下貨物,先有了牧民,會守衛這裡的木軌,漸漸會有商賈,商賈來了,就需要貨棧,貨棧建了起來,會出現有人看守。

等人開始密集之後,就會有更多的車馬行和客棧,也會有許多東西販售,附近的牧人和商賈以及夥計,都要在此花銷,漸漸的,會聚集更多的人。

他不由大笑道:“你倒是想的周全,竟連這個,竟已想到了。”

陳正泰認真的道:“這還不是陛下時刻教誨兒臣嗎?兒臣哪裡懂什麼大道理啊,都是平日在陛下身邊,耳濡目染的緣故。”

李世民張口想說什麼,可最後這些話,又吞回了肚子裡去。

這個傢伙……身份還真是隨時能夠自由轉換,一下子以學生自居,一下子做出自己的女婿的樣子,可能下一刻,他又變成了恭順的臣子了。

李世民看了看周圍,隨即道:“爲何在此停留?”

“再往前,就不能走了。”陳正泰遙指着木軌延伸的方向道:“北面二三十里,匠人和勞力們正在施工呢,這木軌,還未完全貫通,所以到了宣武站之後,便只能換乘馬匹了。再走數百里,方可抵達朔方!這草原廣袤,即便是千里,沿途也難有人煙補給,所以這最後的行程,只怕就沒有在車中舒適了。”

李世民笑道:“沒關係,朕正想騎騎馬,許久沒有騎良駒,倒是生疏了。”

陳正泰眼不眨,氣不喘地道:“兒臣就是陛下的千里馬啊。”

張千在旁白了一眼,很有想吐槽的衝動。

李世民聽聞,則是大笑,他心情不錯,初來這草原,見識這樣的風光,可謂心曠神怡。又見識了這木軌,確實花銷不小,不過此時方纔知道陳正泰的用心,倒心裡舒坦了!

他隨即道:“立馬命人預備好馬匹吧,我等繼續北行。”

“喏。”

車站裡…已有車馬行和一些客棧了。

這是提供給附近的牧人們用的。

當然,此時還很簡陋,畢竟……現在線路還未開通,並沒有太多的商賈,看中這裡的價值。

而最令陳正泰欣慰的卻是,這草原,乃是遂安公主的封地,此處的主人本爲胡人,不過……畢竟胡人們是沒有產權觀念的。

因而……陳正泰也不客氣了,來了這草原,首先乾的就是確權的勾當,既然是無主之地,那就插上牌子,這些統統都屬於他陳家的了。

所有人來做買賣,都需購買陳家的土地。

當然,陳正泰是個有良心的人,畢竟不是那種黑心的商賈。

現在這裡可謂是千里無人煙,地雖是陳家的地,可若是有人來租賃和購買土地,大多隻是意思意思一下,隨便給幾文錢便是了,反正……這地陳家有的是,陳正泰不在乎將這些地,用最廉價的價格賣出去。

對他來說,他看重的,只是宣稱自己的主權而已,是要讓人知道,這一望無際的大草原,自古以來便是陳家的領地,其他人不能搶。

………………

推薦一本版主巫巫格的書《撿到一隻哈士奇》,支持一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
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七十章:人才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