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

這羣陳氏的族人,一個個風塵僕僕的樣子。

其中有不少,從前都是細皮嫩肉的公子哥,可如今經過了挖礦,經過了作坊裡做工,而今又被送來了這大漠,此時那細嫩的皮膚,早已不見了,面上的膚色,卻如老榆樹皮一般,順帶身上的那一股子嬌氣也一點痕跡找不到了!

在這裡的生活,可謂是乏味到了極點,而且又冷又寒,又苦又累,好在因爲有挖煤時的日子做底,倒也勉強能撐得下去。

只是在此,日復一日的耕作,似乎永遠看不到盡頭一般。

尤其此前的許多的作物,大多中途夭折,經歷了一次次的失敗,心裡便更加沒有數了。

大家的士氣,日漸降低,只怕有不少人心裡都免不了埋怨着,怎麼好端端的,要來這裡!

衆所周知,如今的陳氏在關中,分明是日益興隆,可突然要他們來到這大漠,對大家有什麼好處?

大家的心裡都沒有答案。

而今日,有人終於撥開了黃土,而後看到那一個個拳頭大小的果實露出了一角,這一下子,所有人沸騰了。

此情此景,就如同一直在黑暗中,終於找到了一點旭光!

有人甚至眼角隱隱閃爍着淚花,淚花中帶着希翼的光芒!

這或許在外人看來,是很不理解的。

可只有身在此中的人,才知這一切得來是何等的不易,而是用艱辛所換取!

一次次的嘗試,艱苦卓絕的環境,在這裡,幾乎尋不到任何生存下來的理由,而今至少生活中多了一分色彩。

陳正德已赤足而來了,他的腳已經凍得發青,氣喘如牛一般,而後撲哧撲哧的喘着粗氣,眼睛死死的盯着這裡的環境。

土豆的習性,陳正德已經瞭解得非常清楚了。

在南方,它可以做到一年兩季,畝產驚人。

而在關中,勉強也可做到兩季種植。

這個時候,氣候還算溼潤,雨水充沛,後世的青海和甘肅區域,還並未處於荒蕪,草原中的環境,也還算宜人,不至似明朝時,因爲氣候的改變,萬里黃沙。

這一季土豆,是在秋冬時種植下去的,而如今……似乎已至收穫的時候了。

陳正德親自蹲下身子,挖取出幾個土豆,仔細地看看,心裡便大抵的有數了。

這土豆大小不一,絕大多數的個頭,比關中的土豆要小一些。

一方面,是因爲還未完全成熟,另一方面,想來也是這裡的土質,遠不如關中肥沃。

不過土豆的習性,雖然並不耐寒,所以在種植的時候,爲了防止地上結霜,陳家人在這試驗地裡,對土地進行過一些處理。

因而陳正德大略的估算,在這朔方,現有的果實來看,在這裡,若是能春末或者是夏初時種植爲宜,到了秋日可以進行摘取,一年可以種植一季。

繼續算下來的話,這一畝地,也可收穫一千二三百斤上下。

這種產量,在關中根本不算什麼,可在大漠中,意義卻就全然不同了。

表面上看,似乎這裡的產量要少,可要知道,在整個朔方,有的是一望無際的土地。莫說是朔方城將來建起來,能養數萬人,便是遷徙十萬二十萬,甚至更多,也足以養活自己了。

這就意味着,未來的朔方,不但不需自關中運送糧食,甚至將來,還可自行的囤積大量的糧食。

再者,這裡還有放養的牛羊作爲食物的補充,這朔方是絕不至於到捱餓的境地的。

陳正德趴在地上,專心致志地擺弄着地裡的土豆,倒是早有人察覺到他是赤足,便連忙給他尋了一雙鞋來。

陳正德這纔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腳下的寒意!

他的腳,竟差點要凍得沒有知覺了,等用裹腳布裹了腳,而後穿上了靴子,才覺得血氣流暢了一些!

於是起身,點了幾個族人,到了近前,一臉肅然地道:“兄長平日最關心的,就是這草原上種糧的事,現在大致可以有底了,在這裡可以種植土豆,畝產也不低,今歲到了春末夏初的時候,我們要加緊開墾一些田地出來,廣泛的種植一些。”

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而後繼續道:“當然,選種是最緊要的,要讓土豆適合這裡的氣候,就必須多選耐寒的良種。這些都不急,我們後面一一安排好就行。現在既然有了收成,先讓人派快馬去報喜吧!這朔方的土地無邊無垠,只要能種下土豆,能養活自己,便是天大的喜事了。”

而這土豆還有一個大好處,便是不需精耕細作。它不似麥子和稻子那般的嬌貴,如此一來,用較少的人力,種出更多的糧食,也是至關重要的事。

陳正德是個實在人,對着衆人說完這些,倒也不停頓半分,便讓人取來了馬,直接翻身上去,口裡道:“我們去其他地裡看看。”

“喏。”

朔方太廣袤了,正因爲地界實在太廣,甚至每一個區域的土質和氣候,都有不同。

陳正德的試驗田,分佈在這方圓數百里的地方,根據不同的氣候和土質,進行耕作,有時爲了巡視不同的試驗田,他甚至需帶着人,騎馬來回疾奔數天的時間。

遠處,則是朔方的一個聚集點。

在這裡,來了無數的勞力築城,自然而然,也就來了數不清的商賈。

建成朔方城,可以說是陳家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而且陳家有錢,築城不留餘力,這錢便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自然而然,也就吸引了不少的商賈來此,甚至在這裡,商賈們自己各自搭起了帳篷,於是漸漸形成了一個簡單的市集。

在這個市集,所說簡陋,卻什麼都有,不過有一個特點,那便是這裡的東西,價格往往是關中的數倍!

一方面是陳氏捨得給勞力們錢,另一方面,是許多的商品運輸來此時,並不容易,消耗的人力物力自是不少!

再說這些商賈們覺得出了關隘,深入到這草原上千裡,本身就承擔着巨大的風險,若是沒有高利潤,只怕是不肯來的。

而就在此時,一個消息不脛而走,朔方種出糧來了,畝產可達千斤!

消息一出,集市裡的人們頓時瘋了似的忙於打探起來。

商賈們對於訊息是最爲敏感的,因爲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消息就意味着錢。

一旦這個消息可以確定,那麼整個朔方,就必將會出現翻天覆地的改變。

譬如在這城中……大家未來要不要提早拿下一塊地……既能在此養活自己,那麼朔方未來就是可期的。

除此之外,以後在此做糧產的買賣,只怕有些困難了,至少囤貨居奇,會變得更加困難。

原本商賈們的打算,是在此做一些短暫的買賣,畢竟……誰也不知這朔方能堅持多久,說不準這只是陳氏心血來潮,反正他們家有的是錢,糟蹋也就糟蹋了,畢竟此地,根本沒辦法長久的安居!

可現在不一樣了,地裡種出了糧來,而且畝產還足以養活這裡的人,意義就全然不同了。

這就令不少商賈有了更多的考慮。

於是,一個個商賈暗暗的開始修書,似乎開始謀劃着什麼,大多是修書回關中,或是這裡的掌櫃向關中的大東家稟告,或是小商賈修書給自己的親族。

…………

朔方城的修築,對於整個陳氏而言,是天大的事,以至於每一次,三叔公看着賬目,就忍不住想要給自己幾個耳光。

這如流水一般花出去的錢,大量的資金抽調出來,顯然對於即使日進斗金的陳氏而言,也是巨大的虧空。

築城的資金,一次次的追加,原本以爲只是用夯土修築城牆,後來發現夯土無法長久,因而決定採石以及燒磚。

原本城池的規模,是方圓一二里,結果陳正泰大筆一揮,太小了,再加一點吧。

三叔公甚至覺得,陳家這根本就是給大漠各族送錢去的,這陳氏花了這麼多的錢財,一旦最後無法在朔方堅持下去,這些錢,可就等於是都丟在水裡,連個響動都沒有了。

可偏偏,陳正泰樂此不疲的追加預算。

同樣的錢,若是放在關中做買賣,回報是極驚人的,可如今呢……

對於家主的決定,三叔公曆來是遵循的,這還是心疼呀,他倒沒有做聲,還是決心再看看。

而陳正泰此時的心思則撲在了大學堂裡,大學堂裡,歷經了十幾場模擬考試之後,據聞題目已經難到了天際!

這令陳正泰很欣慰啊,李義府這傢伙真是個人才啊。

倒是這朝中,對於陳家的非議開始有所擡頭了。

這也怪不得他們,而是人力對於整個關中而言,乃是根本。

現在關中人力已經出現了一些緊張。

一方面是陳家爲了築城,發動了兩萬多勞力和匠人前往大漠。

另一方面,爲了供應這些勞力,大量的商賈都徵募了人手,源源不絕的往大漠中運輸商貨。

這些統統都是人力,而且都是青壯的勞力。

今歲春耕的時候,房玄齡等人已接了各州府的稟告,耕種的人力大規模的減少,人力青黃不接,只怕到了秋收,糧食會出現一定的減產,這對於房玄齡而言,就有些無法接受了。

原本關中的作坊就吸引了很多勞力,現在又因爲築城,而引起對於收成的擔憂,這不正是當初隋煬帝修運河時的情況嗎?

大量人力征發,田地無人耕種,糧食減產,朝廷無力承擔巨大的運河開銷,徵發的勞力也沒辦法養活,以至情況不斷的惡化,直到最後,無數的問題一起爆發出來。

房玄齡愁眉苦臉下,還是上了一道奏疏上去。

他是不輕易對事情提出批評的,畢竟他的身份擺在這裡,而如今,連大唐的宰相竟也提出了這個憂慮,一時之間,開始人心惶惶起來。

……………………

推薦一本書,唐上煙雨。

今天只能兩更了,明天老虎會恢復更新,爆發一段時間吧。

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章:人才吶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兩百章:馬賽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七十章:人才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九十二章:吃肉
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一十六章:大賣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章:人才吶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兩百章:馬賽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七十章:人才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九十二章: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