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

陳正泰對陳愛芝是沒有一丁點的客氣的。

新聞報的影響其實不重要,這可能對於辦報的陳愛芝而言,這報紙已成了他的如同生命一般的事業。

可對於陳正泰而言,自己花了錢,這報紙就是陳家的傳聲筒,爲了迎合銷量,而失去了傳聲筒的功能,那麼……這新聞報存在與不存在,就都不重要了。

武珝見陳正泰神色漸漸變得冷峻,似乎也明白了陳正泰所惱火的地方在何處,忙道:“其實……他只是有些不知大局而已,等將來,他自然會明白的。”

陳正泰則冷冷地道:“這個時候,但凡要成大事,首先就要凝聚人心,如此,才能發揮每一個機體的功能,將所有的資源,統統攥成一個拳頭,只有這樣,才能發揮最大的力量,甚至是開山移海,也不在話下,可以做到無往而不利。陳家現在想要幹大事,也是如此,必須做到每一個人圍繞着設下的這個大局朝着一個方向去幹事,但凡一個人有了私心,哪怕這個私心,是想保持眼下自己經營的這個產業,表面上好像這個產業保住,能爲陳家得利。可實際上,一旦大局被破壞,那麼陳家便要傷筋動骨,甚至可能跌入萬丈深淵,屆時,就算留下一個新聞報,又有什麼意義?”

“平日的時候,新聞報如何經營,這是他陳愛芝的事,可到了關鍵時刻,就必須隨時做好犧牲和遭受重創的準備,唯有如此,這世上纔沒有任何事是做不成的。”

陳正泰頓了頓,又道:“現在,這個傢伙成日哭哭啼啼,並非是我這個人冷酷無情,實在是此人實在讓人討厭。你明日下一個條子給新聞報吧,以我的名義,狠狠申飭陳愛芝,倘有下次,直接開革他的總編撰之位,肯聽話和肯順從的人多的是,不缺這一個。”

武珝迴應道:“知道了。”

陳正泰的臉色這才緩和。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其實陳正泰是能理解陳愛芝的,那新聞報就如同是他的孩子,他依舊認爲自己是陳家人,認爲新聞報銷量增長對於陳家是好事。

只是……陳家不是隻有新聞報這麼一個產業,那數十處大大小小的產業,陳正泰必須做到盡力掌握,決不允許有人見小利而忽視大局這一套!

一旦如此,那麼看似陳家規模龐大,可實則卻不過是一盤散沙而已,遲早要遭來滅頂之災的。

說罷,陳正泰便起身道:“好啦,你忙吧,我再去探聽一些行情,噢,對了,你還記得看不見的手吧。”

“呀?”武珝擡眸,定定地看着陳正泰。

她對陳正泰所謂的看不見的手,可謂是記憶猶新,那看不見的手,每一次都引發了精瓷的暴漲啊,不記得纔怪了!

“用不了多久,我就要放大招了。”陳正泰滿臉信心地微笑道:“畢竟……還是有人保持着冷靜的,若是不放出大招,拿出第三隻手來,這一局戰役,總會有一些漏網之魚,這就要美中不足了,還是讓大夥們齊齊整整的好!所以……努力的囤貨,聽我號令。”

第三隻手……

武珝若有所思地喃喃念着。

她滿懷着期待,此時此刻,極想知道,真正的大招究竟是什麼?

可她想要詢問時,哪裡還看到陳正泰的身影,顯然他已經走了。

到了傍晚時分,夕陽的霞光灑進陳家的大堂裡,陳正泰在這裡見着了鄧健。

鄧健這個長史,可謂乾的風生水起,如今天策軍移防到了宮中,宮中的規矩更森嚴,火槍和火炮的操練只怕是不成了,所以只能進行一些體力的操練!

這反而給了參軍府不少的時間灌輸他們的理念,所以鄧健很忙碌,若不是陳正泰召喚,他是絕不肯出軍營一步的。

“見過師祖。”鄧健行了個禮。

陳正泰讓他坐下,笑呵呵的看着他道:“怎麼樣,新軍如何了?”

“日夜操練。”鄧健道:“不曾懈怠。”

陳正泰便笑了笑道:“很好,現在新軍已是天策軍了,乃是天下軍馬之首,正因如此,所以纔要好好的做表率。是了,前幾日讓你準備的奏疏,你準備好了嗎?”

“已準備好了。”鄧健現在的身上都不免帶着幾分軍人的氣質,面上古板而帶着幾分冷峻,不卑不亢。

此時,他從袖裡取出了一份奏疏,而後送到了陳正泰的面前。

陳正泰將奏疏接過來,打開細細的看了一眼,不由感慨道:“寫的很好,很工整,你這行書進步了不少,文詞也沒有錯漏,不愧是鄧健啊,爲師得你,如得一……”

陳正泰本想說,如得一臂,可細細一想,好像最近的臂有點多,老是搞這一套,也是遭人煩的。

於是便道:“如得一腿!”

鄧健自然無法理解陳正泰內心的,他皺眉道:“只是這奏疏過於驚世駭俗,師祖真的打算讓我進上這份奏疏嗎?”

“進上吧。”陳正泰認真地道:“這不正是你想要做的事嗎?現在就給你這個機會!你是天策軍長史,雖在軍中,卻也是大臣,說出自己的想法,又何錯之有?”

鄧健卻帶着幾分顧慮道:“只怕這奏疏進上去,不會有什麼效果,陛下也一定不會恩准。”

陳正泰便道:“君上肯不肯採納是一回事,可爲人臣者,暢所欲言,這是本份。”

“既如此……”鄧健倒是乾脆利落起來:“那麼學生便不妨一試。”

陳正泰將奏疏交還鄧健,道:“儘管去試吧,勝敗在此一舉了。”

鄧健覺得陳正泰這番話有些奇怪。

勝敗……在此一舉?

這話怎麼聽怎麼都覺得有深意!

不過,聽了陳正泰的話,鄧健再沒有猶豫了。

既然師祖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自己又怕什麼呢,粉身碎骨而已!

當日……一份奏疏便送至尚書省。

三省震動。

這破天荒的一份奏疏,以至於令房玄齡和杜如晦拿着都覺得有些燙手。

中書、門下二省大臣收到消息,紛紛抵達了尚書省,衆人都不約而同地看向房玄齡,而房玄齡……卻是苦笑以對。

上書的人,職位並不高,禁軍長史,也不過區區的五品罷了。

不過上書的這個人,身份卻極敏感。

敏感到什麼程度呢?

此人出自天策軍!

長史這個職位,本就是萬金油,厲害的,若成爲都督府的長史,放在外頭,就屬於上州的刺史,地位超然,完全可有獨當一面,成爲封疆大吏。

而若是尋常州的長史,可能不過是七品小官,小透明的存在。

而天策軍……雖然並非是都督府,地位卻是超然的存在,鄧健這個人,雖然只是五品,可權力卻很大,他幾乎代表了皇家,以文職節制了一支禁軍,偏偏這支禁軍,還被冠以天策之名。即便是那些三品的都督府長史見了此人,只怕也要客客氣氣的。

可偏就這麼一個人,此時上了一道奏疏。

推行永業田,均分土地,按戶籍予以農戶土地。

這就是奏疏中的內容。

這奏疏一上來,房玄齡都嚇着了。

若是哪一個傻瓜上了這麼一道旨意,倒也罷了,偏偏上這道旨意的人還是鄧健。

這……就有點讓人警惕起來了。

永業田的制度,乃是關隴集團的體制,爲了讓徵募府兵,在關中和隴右等少部分區域,讓良家子們分取土地,而後朝廷隨時徵召他們,成爲朝廷的主要軍事力量。

可是這永業田制度,只是在小規模裡進行,鄧健的請求卻不同,他要求全天下均分土地,授予天下人永業田。

傻瓜都知道,朝廷手裡,哪裡有土地,又如何給天下人授田呢?

那麼唯一的可能……就只有一個了,這地……從世族手裡得來。

此時整個大唐,世族佔有的土地盡三成,而且大多都是肥沃的土地,因而糧產高達五成。

這是一個極恐怖的數字,除非瓜分世族,要不然,這份奏疏是根本不可能實行的。

“房公,你看這鄧健……”

“哎……”房玄齡皺着眉頭搖頭道:“此人糊塗了。”

有人冷笑,接下來說話的人乃是門下侍郎劉忠,劉忠道:“我看,他不只是糊塗吧,而是有的放矢。”

房玄齡眼眸眯成了一道縫隙,垂頭:“劉相公這是何意?”

“可不要忘了,此人乃是天策軍長史。那麼……天策軍的背後又是誰呢?”

此言一出,衆人都下意識的將目光落在了紫薇殿的方向。

這纔是真正讓人忌憚的原因啊。

既然鄧健不是個傻瓜,那麼爲何會上這麼一道根本不切實際的奏疏?

而這道奏疏,足以挑動天下人敏感的神經。

因爲任何人都不相信,鄧健上這道奏疏,有太多的內情,這可是天策軍的長史。

房玄齡想了想道:“諸公多慮了,陛下並無此意,陛下是何等人,怎麼會分不清輕重呢?”

“呵……這可不見得吧。”那劉忠頗有幾分氣急敗壞。

試問坐在這裡的人,哪一個人家裡不是有許多的土地的?

劉忠冷冷地道:“房公可不要忘了,天策軍在兩個月之前,突然移防宮中,這難道就不是徵兆嗎?陛下何以連禁衛都信不過了呢?”

一言驚醒,衆人倒吸一口涼氣。

若是繼續去聯想,還真是……越來越清晰了。

陛下沒有做聲,但是並不代表陛下沒有想法,不是?

現在陛下的心思,大家是越來越難猜測了,從天策軍移防,再到鄧健的這道奏疏,甚至再聯想起前些日子,陛下對百官的失望,這由不得人去多想啊!

房玄齡又是搖頭道:“不可多做聯想。”

劉忠便繃着臉道:“那麼,倘若房公一味否認,我就問你,能否立即申飭鄧健,或者直接罷黜這鄧健,以儆效尤。”

房玄齡下意識的就道:“這天策軍非三省可以節制,三省如何能罷黜他?”

“這就是了。”劉忠不甘心的道:“所以鄧健才上這一道奏疏,目的已經不言自明瞭。天下授田,這是無稽之談!可現在種種的跡象,難免讓人擔憂。”

“不妨如此,我這便去見聖駕,問明陛下的心意?”房玄齡苦笑着道。

衆人都搖頭。

劉忠更是忍不住地出言諷刺道:“若是直截了當的去問陛下,陛下十之八九是要否認這是他的意思的。陛下乃是馬上天子,怎會不知徐徐圖之的道理?他現在不過是先讓鄧健吹吹風而已。若是我等束手無策,將來再繼續收緊,最後一步步謀劃,纔可成事。只是到了那個時候,我等還有立足之地嗎?”

房玄齡也不禁火了,說問陛下,陛下矢口否認,你們不相信。將這奏疏留中不發吧,你們又存疑慮。那到底要怎麼樣?

房玄齡也冷起了臉來,只道:“此事……再議。”

再議……

還能怎麼再議?

無數針對着鄧健的怒火,似乎已經開始醞釀了。

可是……這個消息終究還是出來了,而且速度很快,無數的流言蜚語傳的滿天飛。

緊接着,李世民親召百官,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鄧健這奏疏……確實有些荒唐,這是無稽之談。

可是沒有效果。

因爲李世民不可能把心挖出來給大家看。

你是皇帝,你最大。

可大家都覺得你李二郎,想挖大家的根哪。

於是乎廟堂上鬧的不可開交。

而最直接的後果,則是直接體現在了市場上。

地價暴跌。

是的,每一個人都想跟李二郎拼命,只要你李二郎再說一句授田,大家就和你拼了。

每一個人都磨刀霍霍,就等着你李世民敢冒天下大不違,幹出這等喪心病狂的事來。

可是市場是不講這個的。

市場就是……大家察覺到了這可能出現的危險。

畢竟當今皇帝也不是省油的燈,說不定他就真的掀桌子了呢!

他這桌子一掀,大家能把他怎麼辦?像當初對付隋煬帝一樣,讓李二郎人心盡失,大家一起動手,反他孃的,保住自己的土地要緊,這沒有錯。

可是……李世民終究是李世民啊,這是一個神話級別的人物,至少他創造了許多不可能人力完成的事。

那麼……任誰都要顧慮將來土地當真被剝奪的風險了。

這就如同一柄懸在每一個人頭上的劍,你懷疑它可能會掉下來,也可能不會掉,但是隻要你無法確保它一定不會掉下來,你就會產生顧慮。

而這種顧慮和恐慌的情緒,投射到了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

哪怕李世民再三下旨,表示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可人的內心恐懼卻是無法破除的。

於是一些小門小戶,開始賣地,地價不斷的下地,已經到了臨界點。

出人意料的是,往年的時候,那些小門小戶一旦開始賣地,往往更大的世族會想盡辦法吃進,最後導致世族的土地越來越多。

可是這一次,一方面是世族沒有足夠的資金。另一方面似乎也被這恐慌所感染,居然坐看着……土地的價格不斷的暴跌。

此時……

一直穩如磐石一般的太原王氏,終於坐不住了。

他們買了不少的精瓷。

可是對於抵押土地繼續投資,卻是表現出了極大的警惕。

有人會爲了暴利而一下子上頭,也有人……依舊還能堅守着底線。

可現在……太原王氏也感覺自己有些頂不住了。

一方面,是土地的價值不斷地下跌,甚至還存在着可能出現巨大動盪的隱患。

而另一方面,投資精瓷一本萬利。

賣地的風潮開始席捲。

拿土地去質押的風潮更是甚囂塵上。

在王氏族人們商議了一夜之後,他們終於有所行動。

投資精瓷……

眼下投資精瓷,纔是天下唯一能夠保本和圖利的手段,其他各家,已經藉此賺了個盆滿鉢滿,王家不能甘居於後!

於是第二波質押土地的熱潮……已悄然而來。

而精瓷的價格……終於飛天了。

七十五貫……

這瘋狂的價值……已經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在不斷上漲的這個過程中,不知多少人,曾認爲這精瓷的價格會有被打下來的可能。

可是……這些如陳正泰這樣的人,預言精瓷價格上漲過快,質疑其價值的人,卻一次次被新一輪的暴漲所打臉。

人們嘲笑那陳正泰,都說陳正泰這狗東西,早就被人把臉打腫了。

可與此同時,再沒有人相信,這麼個玩意,會有跌價的可能。

精瓷似乎變成了春秋時期諸侯們的青銅鼎,誰家鼎多,誰就比較牛叉一些,市面上,所有人傳聞着某某某家有多少精瓷,而後發出嘖嘖的稱讚。

在價位達到了七十五貫的時候,已經不再有人相信,這東西會有跌價的可能。

它已成了神話。

這反而更加推高了它的價格,如今市面上賣精瓷的人,幾乎已經成了傻瓜一般的存在。

你三十貫賣了,就意味着損失了四十五貫,四十五貫啊,多少年不吃不喝才攢來的。

到了月末,則已到了八十一貫。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求訂閱。

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十章:一家之主
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五章:皇帝駕到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十章:一家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