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

證據……有了……

這顯然是完全超出了常理的範疇的。

這一點,大理寺卿孫伏伽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所以他露出了不屑的態度。

這鄧健本就是個打王八拳的人,根本不是正兒八經的刑官。

因而他冷笑道:“鄧御史好厲害的手段,大理寺和刑部花費了無數人力物力尚且需花一年半載才能做到的事,鄧欽差幾日時間就可以做到。”

任何一個刑案,哪裡有這麼簡單,尤其是牽涉到了這麼多人,這根本就是無法想象的。

李世民也面帶着狐疑,現在鬧的這麼大,若是沒有足夠的證據,這是無法服衆的。

李世民看着鄧健,只見這個人不動如山,面色冷峻,此時心竟也有了幾分鬆動。

無論如何,此人是個有勇氣的人,雖然有時候無法理解這個人,可是他所表現出來的破釜沉舟,看似愚蠢,又何嘗沒有氣壯山河的一面呢?

李世民雖也是覺得匪夷所思,卻也有着好奇的,於是直接轉入正題,道:“既然到了這個地步,那麼……今日就看看鄧卿家有什麼證據吧。”

李世民氣定神閒的坐下,這殿中的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肱骨之臣,而此時,他也必須給出一個裁決了。

“有何證據?”

鄧健道:“證據臣已帶來了,容請陛下,先準臣奉上一些東西。”

李世民便看了張千一眼,張千會意,立即前去安排。

一會兒功夫,便見十幾個宦官,擡着幾口箱子進來。

箱子進了殿,一股濃烈的除蟲藥劑的味道頓時瀰漫了整個大殿,薰得人不禁後退。

這箱子看上去很古樸,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可衆人看向箱子,卻保持着安靜。

誰都想知道,這裡頭裝着的到底是什麼。

鄧健親自上前,在衆人的矚目下,到了一個箱子面前,將箱子的暗釦解開,而後揭開了箱子。

霎時之間,許多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李世民眼睛則直勾勾的看着洞開的箱子,顯得難以置信地地道:“這是……”

只見在箱中的,是一沓沓碼的很整齊的欠條,每一張欠條ꓹ 都代表了陳家發出去的債務。

而且你若是細細地看,就發現都是十貫的面值ꓹ 這是陳家迄今爲止,發出去的最大面值了,可這樣的面值欠條ꓹ 卻有足足一箱子。

上頭油墨很清晰,紙張顯然也是陳氏紙坊裡特製而成的。

李世民似乎爲了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一般ꓹ 眨了眨眼,隨即動容道:“這……”

鄧健正色道:“這是從清河崔氏那裡追索來的贓物。”

清河崔氏……

在孫伏伽的身後ꓹ 許多人又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意思是……

清河崔氏已經服軟了?

這不可能!

他們太瞭解清河崔氏了ꓹ 這個家族,在大唐可是一等一的存在,雖然鄧健膽大包天,殺入了崔家,可是按理來說,崔家絕不會輕易低頭的。

李世民此時眼睛張得大大的,他看着這一沓沓的欠條ꓹ 有些把持不住自己。

深吸一口氣,李世民才道:“清河崔氏的………那三十二萬貫嗎?”

關於這一點ꓹ 李世民是有印象的ꓹ 而且非常的有印象ꓹ 兩個崔家總計拿走了七十多萬貫ꓹ 而這清河崔氏,就取了三十二萬貫。

鄧健卻是搖頭:“不對。”

“嗯?”李世民一臉狐疑。

鄧健正色道:“實際上ꓹ 應當是三十二萬七千五百二十二貫。陛下ꓹ 哪怕是這尾數ꓹ 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李世民默默的點了點頭,眼睛在這一張張欠條上ꓹ 竟有些移不開了。

而羣臣卻已經炸了。

孫伏伽警惕地看着這箱中的欠條,冷不丁的道:“陛下,鄧健帶人闖入了清河崔家,奪人錢財,這是一個大臣該做的事嗎?”

顯然……這也可以給鄧健添一條罪狀。

只見孫伏伽又道:“何況這如何證明這些錢財就是贓款?他一個區區翰林,就可以草率決定?”

鄧健不爲所動,見李世民的目光朝他看來,迎着這個目光,鄧健毫不猶豫道:“臣當然不能草率決定,可是……清河崔家,已經認罪了!陛下,臣這裡有崔志正的供狀,裡頭俱言整個案子的始末。從一開始的時候,抄沒竇家錢財,就出了大亂子……”

於是殿中許多人,再一次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下子,倒是許多人站出來了,有人憤怒的指責:“簡直就是胡鬧。”

“陛下,不要輕信此人。”

“簡直妖言惑衆。”

場面有點喧鬧,卻在這時,鄧健突然一聲大吼:“都住口!”

他一聲厲喝,倒是真將所有人都鎮住了。

誰也無法想象,一個翰林,敢在御前,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敢如此咆哮。

鄧健卻是義正言辭的道:“到底是我在說話,還是你們在說話?這個案子,到底是我這欽差查案的人來陳述,還是你們?”

“……”

鄧健隨即凝視着李世民,繼續道:“陛下,抄沒竇家家財的時候,大理寺和刑部出了大亂子,因爲經手的人太多,所以許多官吏都在上下其手,隱沒了許多的財富。”

李世民聽到此,禁不住看向孫伏伽。

孫伏伽依舊還是老神在在的樣子,只是心裡卻不免有些虛了,好在他面上卻還是穩得住,顯得氣定神閒,捋着自己的長鬚,輕描淡寫地道:“一切都只是猜測而已。”

鄧健不理會他,繼續對李世民道:“等到查到一半的時候,刑部和大理寺就察覺到有些藏不住了,許多的賬目都對不上,就算是勉強做賬對上了,可是漏洞也十分明顯,朝中但凡是有心人,都可能看出端倪。於是有人開始惶恐起來,不說其他,就說那些字畫,許多的字畫,其實早就被人掉包走了,留下的不過是贗品而已,可這些贗品,怎麼經得住查呢?難道竇家這樣的人家,會在家中珍藏這許多的贗品嗎?這蓋子捂不住,於是便有人想了一個辦法,既然經受不住查,那就將朝中的許多人都牽涉進來,大家都從中牟利,人人都有了好處,那麼……也就沒有人去計較這件事了。”

李世民聽着面上忽明忽暗。

孫伏伽臉色開始有些陰沉起來。

而段綸、張亮、侯君集人等,臉色也越發的難看。

鄧健隨即道:“因而有人開始穿針引線,將許多人家牽涉進來,或用欠債,或用曾有入股的方式,做好了各種的證據,甚至……和那些獲罪的竇家人合謀一起,上演了一幕好戲,原來……查抄竇家虧空的雖只是數十萬貫,可將這些人牽涉之後,這虧空,就成了數百萬之巨。”

李世民聽着,直覺得後脊發涼,爲了掩蓋數十萬貫的虧空,卻是製造了數百萬的虧空……

“鄧御史,不要再胡說八道了。”孫伏伽大喝道。

鄧健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冷,口裡道:“胡說八道?我今日來此,就是拼了性命的,你們若是當我所言乃是胡說八道,那麼便胡說八道好了。”

他隨即道:“雖是侵佔掉了數百萬貫,可這對於大理寺和刑部而言,卻也有莫大的好處。一方面,拿着這麼多的財物與人合謀,不少人可以藉此攀附上這些皇親國戚和世族。另一方面,他們深知,牽涉到的人越多,朝廷就越沒有辦法徹查。臣就敢問,即便是房公,他雖然沒有在其中牟利,可是陛下若是委他徹查到底,房公查的下去嗎?不說其他,就說房公的髮妻,便出自范陽盧氏,而范陽盧氏這一次就從中拿走了十三萬貫。還有張亮,鄖國公張亮,乃是御史大夫。他與房公是什麼交情,這是人盡所知的吧?鄖國公張亮,從中牟取到的乃是七萬貫,還有字畫珍寶若干。”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動容。

房玄齡一時啞然。

他確實沒有從中得到什麼好處,房玄齡不是個愚蠢的人,他不願趟抄沒竇家這個渾水。

可說實話,若陛下讓他來查,就如鄧健所說的,他還真查不下去。就不說自己這麼多親朋故舊牽涉其中,單說自己的妻子,若得知他要徹查自己的妻族,只怕先要打死他不可。

可這東西……是不能擺到檯面上來說的啊。

此時,房玄齡不免老臉一紅,一時不知如何迴應纔好。

“證據,證據呢?”孫伏伽忍不住道:“說來說去,這一切都是你的無端猜測。”

“證據就在這裡。”鄧健先取一份供狀:“這份供狀,乃是崔志正自述,裡頭俱言當初他與大理寺勾結的始末,陛下請看。”

還真有證據……

一個在旁待伺的宦官,匆匆忙忙的將供狀送到了李世民的面前。

李世民取了打開,一字不漏的看下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他這個做皇帝的都禁不住心驚肉跳,崔志正固然沒有牽涉到其他人,只說這是大理寺中有人尋到他,又如何合謀。

當然……崔志正並不愚蠢,他當然沒有傻到暴露自己貪婪的一面,只說自己是被大理寺所裹挾。

李世民越看,臉色越難看,這時冷笑道:“好大的膽子,一個大理寺寺丞就敢如此嗎?”

供狀裡,只牽涉到了一個大理寺丞,是這個人在穿針引線。

鄧健則是搖頭道:“得了這崔志正的供狀之後,臣立即就趕往大理寺,將這大理寺丞拿下了!他見鐵證如山,再無抵賴,所以對此供認不諱,只是……他卻自稱,這是受了大理寺卿孫伏伽的指使。”

李世民臉色鐵青,目光卻已落在了孫伏伽的身上。

孫伏伽心裡一驚,這一點是他始料不及的。

他既想不到崔志正會服軟,也想不到,鄧健會迅速地前往大理寺……

可是……這一切都太快了,就在所有人都在太極門外頭請求覲見的時候,這鄧健卻是馬不停蹄,直接打了所有人的一個措手不及。

鄧健朗聲道:“牽涉此事之人,上至國公、駙馬都尉,下至諸家諸姓,足足有四十餘人,合計奪取的錢財,大致的統計……是在四百二十萬貫上下,而這……只是臣粗略計算的結果,若是再囊括其他字畫和珠寶,那就更難以計數了。陛下命臣追回贓物,臣現在暫時追回的,只是清河崔家的贓款,不過只要陛下給臣一個月的時間,這四百二十萬貫,臣一文不少,定能追回。”

李世民虎目收縮着。

四百二十萬貫哪!

這本是朕的錢……

可哪裡想到……

牽涉到了四十多人,而這四十多人,顯然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想到這裡,李世民禁不住打量向段綸、張亮、侯君集。

這些本是懇請來覲見,一個個義憤填膺之人,此時顯然顯得有些氣短,他們紛紛迴避李世民的目光。

李世民道:“這樣說來,此事還牽涉到了朕的大理寺卿?”

孫伏伽打了個寒顫,連忙道:“陛下,這是冤枉……是冤枉啊……臣兩袖清風,沒有從竇家那裡得到一分半點的好處,這定是大理寺丞孔曄與鄧健合謀,他們是一夥得……一定是一夥的……陛下若是不信,可立即派人趕往臣的家中查看,臣……真的沒有拿到一丁半點的好處啊。還有……鄧健這個人,所說多有不實之處。是了,是那個孔曄,這孔曄一定是得了鄧健的好處……臣……”

李世民看着孫伏伽惶恐的樣子。

事實上,孫伏伽的名聲確實不錯,他很清廉,這是許多人對他的評價。

現在孫伏伽請陛下派人去他家中查看,顯然也是對自己的清廉自守非常有信心。

只是……

這羣臣之中,卻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着孫伏伽。

陳正泰一直默然地坐在一側,終於憋不住了,道:“孫相公,這話……不對呀,方纔鄧健只說他拿住了一個大理寺丞,據我所知,大理寺有寺丞六人,位列從六品。六個大理寺丞,怎麼鄧健還沒有說是哪個大理寺丞,孫相公就一口咬定,這個大理寺丞,是叫孔曄呢?

…………

起晚了,第一章送到。

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七十九章:放榜
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八十五章:救治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七十九章:放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