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

李承乾滿腹狐疑,這陳正泰到底要弄什麼名堂?

功勞……哪裡有什麼功勞?

不過心裡越是好奇,李承乾方纔的悶氣也就煙消雲散了。

一溜煙的跟着陳正泰出了宮,隨即二人騎馬,帶着薛仁貴和一隊衛士到了民部。

在民部外頭,有人攔住他們:“尋誰?”

李承乾正待要破口大罵:“瞎了你的眼,孤乃太子。”

誰曉得陳正泰比他先罵,且還中氣十足:“瞎了你的狗眼,去將小戴叫出來,告訴他,他的恩師來了。”

小戴……

這門前的差役一臉發懵。

陳正泰就道:“就是你們的民部戴尚書。”

差役打量了陳正泰,再看看李承乾,李承乾穿的不是朝服,不過看二人腰間繫着的金魚袋,卻也曉得二人不是尋常人。

可是……什麼時候尚書居然拜了一個毛孩子爲師了?

這樣的事情怎麼都令他覺得匪夷所思。

這差役首先想到的,就是眼前這二人肯定是騙子。

陳正泰便給身後的薛仁貴使了個眼色,薛仁貴早已躍躍欲試了。

他直接上前,很輕鬆地將差役拎了起來,差役兩腳懸空,脖子被勒得臉色如豬肝一樣紅,想要掙脫,卻發現薛仁貴的大手紋絲不動。

薛仁貴這時朝他大喝道:“瞎了你的眼,我兄長的話,你也敢不聽?信不信我殺個七進七出。”

這裡一鬧,頓時引來了整個民部上下的議論紛紛。

有人踉蹌着進了戴胄的公房,驚懼地道:“不得了,不得了,戴公,戴公……竟有人敢在民部外頭鬧事,膽大包天了,還要打人呢。來者與反賊無異,竟是口稱是戴公的恩師。”

戴胄聽到此,一屁股跌坐在胡凳上,老半晌,他才意識到什麼,然後忙道:“快,快告訴我,人在哪裡。”

於是他匆匆到了中門,便見到了李承乾和陳正泰。

戴胄面如土色,羞愧得恨不得要找個地縫鑽進去。

他倒也不敢過多遲疑,想要將陳正泰拉到一邊,低聲道:“走,借一步說話。”

陳正泰皺了皺眉,紋絲不動,口裡道:“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個清楚,爲師來尋你,不過是例行探望。這倒是好,這些人竟還想打人,實在欺人太甚,小戴,你來說說看。”

此時民部外頭,已經聚集了許多的官吏了。

戴胄急得滿頭大汗,又低聲道:“恩師……恩師……你行行好,能否給我留一點顏面。”

陳正泰倒是不樂意了:“這是什麼話,什麼叫給你留點顏面。你要面子,我就不要面子的嗎?一日爲師,終身爲父,你還想背叛師門?還是恨不得我將你革出門牆,讓你成爲二皮溝棄徒?”

一旁的人頓時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他們起初覺得這幾個人分明是來鬧事的,可現在……看戴胄的態度,卻像是有什麼內情。

倒也有人開始認出了太子和陳正泰,頓時不敢再吱聲了,也不和人議論,乖乖地退到了一邊去。

戴胄急了,幾乎要跺腳,低聲嘶啞的嗓子道:“陳正泰,你這是要逼死老夫啊。”

“叫恩師。”陳正泰拉着臉:“真是豈有此理,你拜了師,還直呼其名?什麼叫我要逼死你,這是什麼話,你若自己要死,誰能攔你?”

戴胄咬牙切齒:“那老夫真去死了,你可別後悔。”

“我有什麼後悔的。”陳正泰抱着手,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

李承乾卻是在旁看得很有興致的樣子,道:“要不,我們賭一賭,戴尚書是打算投井還是上吊呢?我猜上吊比較嚇人,戴尚書這樣要面子,十之八九是投井了。”

戴胄差點給李承乾這話氣的吐血。他臉上陰晴不定,腦海裡還真的有點輕生的衝動,可過了片刻,他突然臉色又變得平靜起來,用輕鬆的語氣道:“老夫思來想去,不能因爲這樣的小事去死,太子殿下,恩師……進裡頭說話吧。”

人就是如此……

任何不可接受的事,最終還是會選擇默默接受。

戴胄覺得死都能不怕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自己應該有一個強大的內心,他要好好的活着,哪怕是含着淚,也比死了強。

於是在所有人的矚目之下,李承乾和陳正泰進了部堂。

到了戴胄的公房,戴胄忙合上門,而此時,陳正泰和李承乾卻已落座了。

戴胄一臉不服氣的樣子道:“殿下與恩師來此,不知所謂何事?”

“主要是來看看你。”陳正泰一臉關愛的樣子。

李承乾依舊還是那個耿直的少年,道:“孤是來看看熱鬧的。”

戴胄:“……”

“當然。”陳正泰繼續道:“還有一件事,得交代你來辦,你是我的弟子,這事辦好了,也是一樁功勞,現在爲師的恩師對你可是很有意見啊,難道小戴你不希望爲師的恩師對你有所改觀嗎。”

戴胄:“……”

戴胄只感到心口堵得難受,心裡道,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幹,只想掐死你。

“你說個話,你若是不說,爲師可要生氣啦。”

戴胄只好無奈地道:“還請恩師賜教。”

陳正泰便道:“你是民部尚書,掌管着全天下的土地、賦稅、戶籍、軍需、俸祿、糧餉、財政收支,關係重大。可是我來問你,當今天下,戶籍人口是多少?”

“這……”戴胄一愣:“在冊的大抵是三百零三萬戶。”

陳正泰頷首:“這三百多萬戶,也不過兩千萬人不到,可是小戴認爲,隋朝大業年間,有戶口多少人?”

戴胄想了想:“九百萬戶上下。”

這戴胄還是做過一些功課的,他可能對於經濟原理不懂,可對於屬於當下民部的業務範疇內的事,卻是信手捏來。

陳正泰感慨道:“從大業三年至現在,也不過短短二十年的功夫,短短二十年,天下竟是一下子少了六百萬戶,數千萬人丁,想想都令人痛心啊。”

初唐時期,曾是英雄輩出的時代,不知多少豪傑並起,流傳了多少段佳話。

可實際上……一場大亂,人口損失無數,白骨累累。

戴胄便沉默了,他乃是亂世的親歷者,自然清楚這血腥的二十年間,發生了多少慘絕人寰之事。

陳正泰隨即道:“我現在有一個問題,那就是……當下戶冊是何時開始清查的?”

戴胄毫不猶豫道:“乃武德三年開始清查。”

陳正泰點頭,滿意地道:“這些,你到時瞭如指掌,那麼……爲何不沿用隋朝的人口簿冊呢?”

“一方面,是戰時大量的百姓逃亡,另一方面,也是太上皇進入關中時,這隋朝宮室的大量典籍都已遺失了,不知所蹤。”

陳正泰就道:“同時丟失的……還有傳國玉璽吧?”

戴胄點頭:“正是。不過聽聞這傳國玉璽自隋煬帝在江都被殺之後,蕭皇后與他的元德太子攜帶着傳國玉璽,一起逃入了大漠,便再沒有蹤影了,此次突利可汗降了大唐,聽聞這蕭皇后和元德太子也不知所蹤,想來又不知遁逃去了哪裡,怎麼,恩師如何想到這些事?”

陳正泰看着戴胄,眼帶深意道:“如果……隋朝時流傳下來的戶冊可以找到呢?不只如此……我們還找到了傳國玉璽呢?”

戴胄一臉詫異。

連一旁的李承乾幾乎也要跳起來,大呼道:“絕無可能,不說戶冊,單說這真玉璽,早已被那蕭皇后帶去了漠北,而今……還沒找到人影呢。”

陳正泰卻不理李承乾,只看着戴胄:“我只問你,會怎麼樣?”

戴胄便道:“這傳國玉璽最初乃是和氏璧,始見於戰國策,此後成爲玉璽,歷秦、漢、魏晉、再至隋……只是……到了我大唐,便遺失了,陛下對此一直耿耿於懷,畢竟得傳國璽者得天下。只是無奈這傳國玉璽既被人帶去了漠北,突利可汗又是突然得位,大漠又陷入了混亂,這傳國玉璽也不見蹤影,只怕再也難尋回來了。”

“陛下一直抱憾此事,當初陛下曾刻數方“受命寶”、“定命寶”等玉“璽”,聊以**。可若是當真能尋回傳國玉璽,陛下一定能龍顏大悅。”

頓了頓,戴胄又道:“除此之外,若是能尋回隋朝的戶冊,那就再好不過了。武德年間,雖然朝廷清查了人口,可這天下依舊有大量的隱戶,無從查起,而聽說隋文帝在的時候,曾經對世族的人口進行過清查,這些人口統統都記錄在戶冊之中,而我大唐……想要清查世族的人丁,則是難上加難。”

“一旦得了那戶冊,以這隋朝的戶冊作爲指引,重新清查人口,那麼老夫可以保證,就可以藉此機會,將許多隱戶清查出來。我大唐的在冊人口,只怕要增加十萬,甚至數十萬人。”

人口是最寶貴的資源,現在大唐的人口,不過是隋朝的三分之一。

除了因爲戰爭減少之外,其中最多的就是被遺漏的隱戶,這些隱戶不必繳納稅賦,也不必和其他庶民百姓一樣服徭役,某種程度而言,對於在冊的人口是很不公平的。

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
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