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

陳正雷顯然是行家。

畢竟是親自執行過刺殺任務的人,當然清楚刺殺的根本不在於實力,而在於情報的多少。

沒有這個支撐,是絕不可能成功的。

他自己似乎也覺得自己提出來的要求有些不合理。

因而此時,陳正雷有些心虛。

陳正泰卻是沉吟片刻道:“你需要多少人?”

“一千人……至少需要一千人……”陳正雷顯得很認真,口裡繼續道:“其中八百人負責後勤以及情報蒐集,再調撥兩百人進行操練,加入行動隊。”

“一千?”陳正泰眨了眨眼,詫異道:“才一千人?真是嚇我一跳,我還以爲你是要三五萬人呢!”

陳正雷:“……”

他這時候才發現,好像自己的底氣有些不足得過了頭了。

陳正泰隨即便出乎陳正雷意料的財大氣粗道:“給你招募五千人手的編額和錢糧,地方,就選在蘭州吧!這蘭州、朔方、高昌,以及西域諸國,還有波斯、大食等地,都要有我們的耳目,錢糧管夠!你回去後就擬出一個章程來,也不必怕花錢,人員你自行招募,需要哪些人,你自己思量着辦。但是有一條你必須要謹記!你的人,活動範圍只能在關外,決不可有一人進入關中,無論是任何的理由!”

錢……陳家是給得起的。

情報太重要了,而且關外的情勢錯綜複雜,直接開闢一個新的戰場,對於陳家有着巨大的利益。

這真不是用金錢來衡量的東西。

當然,陳正泰也清楚,這玩意的威力巨大,因而也必須要劃定一條紅線!

一旦情報人員在關內活動,一旦被察覺,就絕不是小事了。

窺測關中,這絕不是鬧着玩的。

所以這裡頭的任何一人決不可輕易進入關中,也是陳正泰定下來的鐵律!

你怎麼玩都可以,但是必須得有所禁忌。

陳正雷很是意外,身軀一震,頓時眉飛色舞起來。

五千人啊,這已經差不多是一個軍的人馬了,這是何其重大的信任!

倘若真能把這架子搭起來,那他的地位,只怕不在天策軍的將軍們之下了。

他忍不住在心裡感嘆一聲:殿下就是爽快啊!

對於陳正泰的要求,他自也是好好實行的!

不過頓了頓,陳正雷似乎想到了什麼,便道:“只是這等事,可能許多年下來都是徒勞無功,我希望殿下……能有所準備。”

這是實話,因爲將一張情報網撒出去,並不代表隨時都能見效的,而且……蒐羅來的大量信息,也需要有一套甄別的機制,甄別出來的真實信息,也未必能夠有用,所以其實很多人乾的都是無用功罷了。

陳正泰倒是理解,笑了笑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個道理,我怎麼會不懂呢?你放心去幹便是了,不需要有什麼負擔,若是人手不夠,再來向我申請。”

陳正雷頓時心裡美滋滋的,這活幹的舒坦。

此時,他的腦海裡已開始運轉起來了。

需要一個至少五百人規模的行動隊,這必須得從軍中調撥,而且還得是天策軍這樣的精銳,以現在這九十多人爲骨幹,日夜操練。

除此之外,至少需要上千的文吏負責訊息的傳遞,還有消息的甄別,以及各種訊息的處理。

還需有三千人以上,佈置在天下各處,若是嚴禁進入關中,倒是讓人鬆了口氣,至少三千人足夠撒出去了。

此時,陳正泰想了想道:“你們總要有個名字纔好,名正才言順嘛,不妨,就叫情報局吧,往後……有任何消息,都要隨時和我奏報,至於其他一些細枝末節的事,你就自行處置吧。”

“喏。”陳正雷很乾脆地點頭,也沒有客氣什麼。

他很清楚,陳家出了錢,那麼這個錢,就不能白花。

“只是還有一事。”陳正雷皺了皺眉道:“有時情報局需刺探什麼,只怕少不得需要有人給與一些方便,能否請殿下給一個印信,好讓人提供一些必要的便利。”

陳正泰瞥了他一眼,卻是顯得不以爲然地道:“這個就不必了,情報局只要建起來,自己就是一個招牌。”

陳正雷點點頭,他似乎對陳正泰這番話有些費解。

可能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像他這種類型的工作,未來會讓多少人是談虎色變的。

打發走了陳正雷,陳正泰禁不住揉了揉太陽穴!

真的很頭痛啊,一筆錢又沒了,像陳正雷,一年養下來,只怕沒有三五十萬貫是不成的。

這令陳正泰想要掙錢的心思就更加迫切起來了。

陳正泰並不追求權力,在陳正泰看來,李世民這樣的天子,固然掌握着天下的權柄,可是他讓人效忠,憑藉的乃是權力的威壓!

人們固然因爲恐懼的心理,而對李世民唯唯諾諾,戰戰兢兢,可用鞭子鞭撻着人去賣命,終究未必能讓人甘心。

可陳正泰用的卻是錢,大量的錢撒出去,利誘着無數人趨之若鶩,這些人即便爲陳正泰奔走和賣命,他們也甘之如飴,只會恨自己沒有給陳正泰效命的機會。

因而……陳正泰更喜歡錢,就這麼個玩意,偏偏能讓無數人爲它勞碌一生。

現在整個長安,再沒有人比陳正泰更期待着各國的遣唐使來訪了。

遣唐使們是自蘭州坐上了蒸汽火車的,他們第一次意識到……世上竟有如此的事物,驟然之間,便被這巨大的鋼鐵怪獸所震驚了。

在車廂中呆了七八日,隨即這浩浩蕩蕩的人馬,便輕而易舉的抵達了長安。

這比他們原先的計劃,提前了足足三個月的時間。

要知道,使團有大量的人馬,更承載着大量的貢品,從蘭州至長安,兩千多裡,這一路下來,至少需要幾個月時間的。

就在他們暈乎乎的抵達時,車站處,卻早有許多的馬車一字排開。

有人親來迎接,迎接他們的乃是陳正雷!

陳正雷一身軍大衣,如今雖已貴爲了情報局的局長,他還是喜歡穿着天策軍的軍服,陳正雷通曉各國語言,尤其是去了一趟大食和波斯之後,更是精進了不少,李世民命陳正泰安排這些遣唐使,而陳正泰則命陳正雷來迎接。

陳正雷是個不苟言笑的人,此時擠出來的笑容,看着比他殺人時的樣子還要難看。

隨即他開始用各種語言與各國的遣唐使寒暄,足足十三個遣唐使,規模很大。

而後,他命人引導遣唐使的隨扈們歇腳,同時卸下所有的貢品,而這十三人,則直接送到了陳家。

各國遣唐使猶如夢遊一般,等抵達這裡的時候,已是個個肅然起敬了。

當他們意識到……從高昌國開始,沿途所過的都是大唐的疆土,又見識了蒸汽火車的魅力,見識到了這宏偉的長安,方纔知道……這大唐的氣象,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之外。

陳正雷請他們直接進入了陳家的大堂,所有人紛紛落座,緊接着命人預備好了茶水,隨即又是一番寒暄。

而這時,陳正泰才姍姍來遲。

一見到陳正泰進來,陳正雷嗖的一下,便站得筆直,畢恭畢敬的樣子。

遣唐使們見狀,哪裡還敢猶豫,便也紛紛站起。

陳正泰露出笑容,顯得溫雅地道:“無妨,都坐下說話吧,我奉天子之命,款待諸位,陛下對諸位格外的關照,一再吩咐,要令諸位賓至如歸。今日諸位鞍馬勞頓,想來不易,因而請大家到寒舍之中,小坐片刻。”

陳正雷隨即便給各國的遣唐使進行翻譯,顯然,這些人並沒有意識到東方人特有的客套。

因而,將陳正泰口中所謂的寒舍,理解爲眼前這位親王,還有更大更豪華的宅邸,而現在這座豪宅,不過是最小最粗陋的一個,頓時……更加露出了可敬之色。

這不過是個親王而已,這宅邸已經不亞於王宮的規模了,雕樑畫棟,佔地又極大,處處都是精緻無比,就這……還只是寒舍?

隨即,遣唐使們紛紛的自報了自己的大名。

這大食的遣唐使自稱自己叫巴貝克。

而波斯的遣唐使自稱居魯士。

其餘西域諸國,名字就更長了,反正陳正泰也不打算記住,只點點頭,而後詢問:“諸位可帶來了國書嗎?”

國書?

衆人面面相覷。

陳正雷連忙翻譯:“便是諸國對我國的書冊。”

幾個西域的遣唐使倒是來了精神,他們早就準備好了。

巴貝克和居魯士,亦是紛紛點頭。

陳正泰隨即道:“可否給我看看?”

這要求,顯然就有些不合情理了,不過大家都知道,陳家人不好惹,眼下是人在屋檐之下呢,自然還是乖乖順從爲上策。

而後,陳正泰讓陳正雷繼續負責翻譯,將這一份份的國書,大抵的翻譯了一遍。

裡頭大多都是花團錦簇的話,其實也沒什麼營養。

陳正泰卻是微笑不語。

居魯士忍不住道:“殿下,波斯的國書,可有什麼問題?”

“有是有一些。”陳正泰道:“不過,這是貴國的國書,想來早就斟酌過了,我也不便多言。”

這一下子,居魯士倒是有些慌了,神色緊張地道:“還請殿下指證,我來的時候,國王一再交代,定要親善大唐,決不可破壞兩國的邦交,更不可使大唐覺得波斯無禮。”

陳正泰翹着二郎腿,道:“這個啊……”

他一副猶豫的樣子,緩了緩道:“我覺得你做不得主。”

“做的主。”居魯士咬了咬牙,點頭。

這一次,其實他的使命很簡單,就是稱藩。

波斯被大食人打得落花流水,已是朝夕不保,現在看來,只有大唐才能夠給予波斯保護,這麼粗的一條大腿,若是不抱,這還是人嗎?

其餘西域諸國的遣唐使,也十分乾脆,對於他們而言,大唐的威脅是實打實的,高昌被拿下之後,這大唐在他們眼裡,已成了一座大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現在只要能夠稱藩,什麼條件都可答應。

陳正泰隨即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巴貝克。

巴貝克略一沉吟,其實大食可選擇的餘地也並不多,他們與波斯乃是世仇,波斯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緊緊抱住大唐的大腿,倘若這波斯人和大唐關係和睦,這波斯請大唐派兵支持,經歷了這一次的教訓之後,大食人其實已經沒有選擇了。

巴貝克也點點頭:“不知有哪些地方,還請殿下賜教?”

陳正泰滿意的點點頭,而後道:“那麼……這便好辦了,其實呢,我也爲你們撰寫了一份國書,你們呢,待會兒各自帶回去看看,當然,我沒有強迫的意思,這國書你們先好好研究一番,過幾日,等見了天子,到底是上你們自己帶來的國書,還是用我的國書,都悉聽尊便。如何?”

衆人面面相覷,其實大家有點懵逼。

敢情連這個,都幫忙寫了?

衆人無言,可能拒絕嗎?現在當然是不能的,便只好默默點頭。

陳正泰隨即話鋒一轉道:“諸位是騎馬還是坐車來的?”

“是坐了蒸汽火車。”巴貝克羨慕的道。

地上鋪了鐵軌,這得花多少鐵啊。

鋼鐵這玩意,乃是最寶貴的資源,無論對於大食還是波斯。

可大唐居然將鐵直接鋪在地上,這種奢侈,真比在樹上掛絲綢要有逼格。

這可是兩千裡地,不可想象啊!

陳正泰便道:“這蒸汽火車,諸位感覺如何?”

巴貝克感慨道:“使人敬畏。”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這四個字的形容,顯然是十分恰當的。

其他遣唐使們都點頭,表示認同這個觀點。

陳正泰微微笑道:“倘若大唐將鐵路修去各國呢?”

“這……”巴貝克一時有些糊塗了:“大食的鐵,甚至連十里的鐵路都無法鋪設,這所需的人力物力,並非是大食可以承受的。”

“這個很簡單。”陳正泰信心十足的道:“可以合作開發,我們大唐,有的是鐵和匠人,只要願意,你們負責徵收沿線的土地,而我大唐出錢出力,將這鐵路,聯通大唐與大食,自此之後,兩國便密不可分,不分彼此了。”

巴貝克皺眉起來,顯然……對於這個,他不敢輕易拿主意,他心裡甚至覺得這可能是陳正泰的陰謀。

大家都不傻,怎麼可能陳正泰說什麼,便信什麼呢?

若只是出沿途鐵軌的土地,對於大食而言,其實不算什麼,可這大唐,肯定不會平白的出錢出力。

這是多麼巨大的工程啊。

顯然,陳正泰把所有人的反應都看在了眼底,他似乎早有預料,依舊淡定從容,口裡道:“當然,鐵路修好之後,自然是陳家來運營和管理……這錢,肯定也不是白出的,有了鐵路,對於陳氏,對於你們大食,都有巨大的好處,在我們大唐有一句俗話,叫做要想富,先修路……”

一旁翻譯的陳正雷,此時感覺壓力有些大,卻又有點覺得哭笑不得。要想富先修路……他怎麼沒聽說過這等俗語?這殿下的瞎話,真是張口就來。

各國遣唐使都久久不吭聲。

陳正泰便嘆了口氣又道::“看來諸位對我大唐,還是有所戒心啊!哎……”

波斯人居魯士倒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立即道:“不不不,絕無戒心,波斯對此,樂見其成。”

波斯人不一樣,反正已經岌岌可危了,大唐若要修路,波斯爲何要拒絕?不過是提供沿線的鐵路而已,總比被那大食人侵吞了的好吧。

而至於其他西域各國,他們的意見,顯然陳正泰是不介意的,這都是小國,最大的大宛,人口也不過是五萬戶,就這……放在西域,已算是不容小覷了。陳正泰派了工程隊去,誰敢阻攔,就反了他們,莫非還敢敬酒不吃吃罰酒?

於是乎,這巴貝克頓時成了衆矢之的,他顯然壓力很大,尤其是波斯人同意了陳家的建議,若是有朝一日,這樣鐵路修到了波斯與大食的邊境,那麼……這和修進大食又有什麼分別?

他努力道:“我會十分重視殿下的意見。”

“嗯。”陳正泰點頭:“這是兩利的事,現在各國都來稱藩,總不能只是口頭上兩國結成秦晉之好,卻沒有任何實在的舉措。那麼……陛下就難免要懷疑各國的誠意了。當然……這事不急,過幾天再敲定便是了。”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鐵路都不修,大家就難做朋友了,我們大唐有句諺語,叫好兄弟心連心,這兄弟是如此,兄弟之邦也是如此,不連一點什麼,就只靠嘴皮子嗎?大唐也並不貪圖你們的財貨,只是希望將來能夠互市,互通有無,還望諸位,能明白陛下的苦心。”

“是。”

衆人都點頭,連這巴貝克也不得不點頭稱是。

只是他心裡卻頗爲警惕起來,鐵路他已經親眼見識過了,確實便利,可是……他也想到,一旦鐵路修成,那麼……屆時,大唐和大食的距離,甚至比許多的鄰國都還要便捷了。

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二章:人才吶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
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二章:人才吶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章:人才吶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八十七章:手術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