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

廚子們見了人來,一個個不知所措,這廚房裡亂糟糟的。

李世民率先上前,面帶着微笑,對一個廚子道:“怎麼,你們王家可是有賓客來嗎?”

“賓客……”這廚子一臉懵逼。

而後他小心翼翼地看了那王再學一眼。

王再學此時也有些懵了,其實他已經慢慢開始回過味來,想着給這廚子打眼色。

這廚子則是磕磕巴巴地道:“沒,沒有賓客。”

“沒有賓客,竟還殺了三隻羊?”李世民高聲道:“你們這王家,倒是挺捨得的!”

廚子一頭霧水,不知道狀況,卻下意識地道:“倒是昨天夜裡來了賓客,家主頗爲高興,殺了六隻羊羔,還叫人準備了四壇酒,九隻雞,兩隻鵝,還有魚蝦之類……”

衆人真聽得直吸冷氣。

這每日得要吃多少的肉?

李世民繼續微笑道:“來了許多賓客麼,竟要殺六隻羊羔這樣多?”

廚子見王再學不斷地使眼色來,不過他久在王家,又見來了許多人,還以爲這些人是阿郎請來的。

他是王家的奴僕,當着客人們的面,當然要吹噓自己的主人,於是道:“你這便不知道了,我家主是何等金貴的人,就說這羊羔,家主是不吃內臟和頭尾還有蹄子的,也不吃尋常地方的肉,只吃羊羔背脊和腹部的那幾塊嫩肉,一隻羊羔,真正吃的,也不過區區一兩斤而已,其他的肉,要嘛是丟了,或是拿去了喂狗。”

他故意將喂狗二字咬得很重。

其他幾個廚子似乎做賊心虛似的,其實其餘的肉,他們是捨不得喂狗的,往往會夾藏着,偷偷帶走,只是這個時候,卻絕不能跟家主說自己這些人貪墨了喂狗的羊肉。

一下子,那些百姓們驟然要炸開了,個個露出震驚的樣子。

吃肉只吃羊羔肉,羊羔肉尋常的寧可喂狗也不吃。

這真是聞所未聞,在尋常人眼裡,大家還以爲王家的家主一天吃一頭羊呢,可他們發現,貧窮還是限制了他們的想象力,人家壓根就不是這樣的吃法。

王再學的臉色微微一變,於是忙對李世民道:“陛下,臣……臣年紀老邁,牙口不好,是以……是以……只好……”

這倒是好不容易地找了個好藉口。

李世民冷笑着看他:“朕若非宴請諸卿,平日和爾比起來,還略有不如呢。”

這是實在話,畢竟……李世民是行伍出身的人,這樣出身的人有一個特點,就是口糙,沒這麼多講究,有肉吃就可以了。

你讓李世民殺一隻羊,把頭尾都去了,內臟也都丟棄,羊骨也剔出來,李世民還真捨不得。

一方面,他覺得什麼肉都不忌口,要知道,李世民可是尤愛吃羊尾和羊鞭,還有那羊蛋的。這其二,李世民畢竟是天子,想吃好東西,偷着藏着吃倒也罷了,當着面這樣奢侈,也難免會被人詬病。

他是天下的表率,至少表面上還要假裝一下節儉,就如長孫皇后紡織一樣,宮裡真缺這幾匹布嗎?不過是做一下天下的表率而已。

可這王再學就不一樣了,他家裡有錢,吃法有講究,關起門來,也不會有人彈劾他,無所顧忌,似他這樣的人,經歷了數百年的傳承,自然而然,一切起居用度,都成了某種符號。

王再學聽得臉都綠了。

他立即道:“臣……”

李世民卻是冷冷盯着他:“你不是說你們已經活不下去了嗎?”

百姓們烏壓壓的,後頭的人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拼命小心詢問,前頭的人便將自己的所見說出來。

於是許多人都是倒吸涼氣,又或者是發出嘖嘖的聲音,只是……在此時……再沒人產生任何的惻隱之心了。

說實話,乞丐去同情富戶每日少吃一塊肉,這顯然是腦子進了水。

此時倒有更多的人,心裡生出了別樣的心思,他們家就算是寧願將肉喂狗,也不見他給大傢什麼好處。

於是開始有人道:“王家的奴僕,在外頭,哪一個不是兇巴巴的?從前聽說,他們家的人打死人,不還是不了了之。”

“城裡的鋪子,聽說不少都是他家的,那些商戶們怕擔事,寧願將自己的鋪子掛在王家的名下。”

……

面對李世民的質問,還有數不清冷漠的目光,王再學臉色慘然,他下意識的擡眼,看了一下李世民身後的大臣。

杜如晦等人繃着臉。

即便是連王錦,此刻竟也覺得胃裡有些不適,倒胃口啊。

這兩日,他們可是一路看過來的,說實話,這個時候,真的一點話都沒有,一面是奢侈無度,另一邊是人要餓死了,若不是讓你們交了一點稅賦,想來也絕不會有宋村。

所謂拔一毛而利天下,可偏偏人家就不肯拔這個毛,竟還嚷嚷着叫窮,這不是找抽嗎?

你王再學就算要裝樣子,好歹也裝好一些吧,躲在家裡如饕餮一般,到了陛下的面前,哭慘哭得說活不下去了,你叫大家怎麼幫你,睜眼說瞎話嗎?嫌大家死得不夠快?

王再學分明看到了李世民身後諸大臣們的冷漠,這時他已是冷汗淋漓。

陳正泰感覺自己看了一場好戲,在旁陰陽怪氣地道:“窮成這樣,王家還能如此,看來王家的家底真的太厚實了,以往不窮的時候,不曉得一日要宰殺多少羊,又有多少美婢伺候。”

王再學聽到這話,一口老血要噴出來,他立即反脣相譏道:“難道你們陳家……”

陳正泰立即板着臉道:“我們陳家繳稅了!而你做了什麼?揚州連年大災,官府可向你們索要了賑濟的錢糧嗎?現在百姓們已活不下去了,不得已才推行新政,讓你們和那些餓的面黃肌瘦一般的百姓繳納稅賦。可是你們呢,你們隱匿不報不說,稅營上了門,你們還喊冤叫屈。”

“嘿……你可知道,在以往的時候,那些尋常小民們若是不肯繳納錢糧是什麼下場嗎?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滅門破家,當初,那些家裡一粒米都沒有的百姓,方纔是真正的滅門破家,差役們如狼似虎一般衝進家裡,搜抄走一切可以拿走的東西,將人帶去縣裡,戴枷示衆。以往的時候,你們怎麼不叫嚷着滅門破家,怎麼不爲那些小民們叫委屈,是否覺得這是理所當然,覺得理應就該如此?今日只稍稍登了你們王氏的門,你們便哭的死去活來的,你自己不覺得可笑嗎?”

陳正泰說着這話的時候,眼中自然而然地透出了憤然,只覺得這種雙向標準的人,簡直厚顏無恥!

“我不一樣。”王再學被陳正泰一番譏諷,怒了,一下子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

其實……他不得不怒。

不說此前稅營做了讓他蒙羞的事,令他覺得自己斯文掃地。今日當着這麼萬千人的面,陳正泰還這般的諷刺他,想想他王家是何等人家,今日還要受這樣的侮辱!

王再學此刻,已怒不可遏,他冷冷地看着陳正泰,彷彿見了寇仇一般,冷然道:“我乃鐘鼎之家,小民們粗魯、刁蠻,難道官府要依靠這些人來治天下嗎?”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鴉雀無聲了。

可王再學畢竟還是說出了問題的本質。

他覺得自己說的沒有錯。

畢竟,他確實是鐘鼎之家,這數百年來,天下不都這樣過來的,你李二郎和陳正泰想要改,憑什麼?

沒有世族的支持,你們如何改?

王錦聽到這話……竟是下意識的臉羞紅了。

其實以往他真是也這般的想的。

可現在……只覺得這王再學堂堂大儒,說出這樣的話來,尤其經歷了這些日子的見識,讓他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羞愧。

李世民聽到此處,大笑:“哈哈,好極,好極,我大唐看來是少了你們王氏是不成了。”

王再學聽到了陛下口裡的諷刺之意,他自己也覺得這話有些過於直白了。

那些本是來幫着王再學來鳴冤的百姓們,此刻都不出聲了。

似乎……他們也是默認這一切的,數百年來的壓制,這些小民內心深處,顯然很瞭解自己的定位,自己不過是小民,又粗魯,又錙銖必較,王家這樣的人,本該就是富貴,佛祖不是說,衆生皆苦嗎?下輩子……

可李世民此時怒極了,目光一轉,透出瞭如刀鋒一般銳利的冷然,道:“你說的好,只是你錯了。”

王再學:“……”

李世民死死地看着他:“朕爲何要與你這樣的人共治,你也配嗎?”

李世民的話毫不客氣,王再學急了,張口要說話。

李世民卻是個脾氣火爆之人,見王再學要上前,竟是飛起一腳,狠狠的揣在王再學的胸口。

誰也沒料到李世民居然還親自動手。

此時見狀,大家纔想起了李世民的身份,這李二郎……是殺人起家的。

砰……

入肉的悶響傳出。

王再學只覺得眼前一黑,而後胸口劇痛,整個人直接被踹翻,踹翻在地時候,便再也爬不起來了,他肋骨斷了幾根,疼得要昏死過去,只在地上翻滾。

這一下,所有人都噤若寒蟬起來。

李世民看都不看王再學一眼,只冷冷地道:“誣告,是什麼罪名?”

王再學聽到這裡,雖是痛到了極點,卻頭皮發麻。

陳正泰在一旁道:“恩師,誣告反坐,而王家狀告都督府,說都督府滅門破家,這是重罪,至少也該流放三千里。除此之外……他所誣告者,乃是皇子,可見此人……已喪心病狂到了什麼地步,是以,臣的建議是,將其全族,統統流放至瓊州,瓊州那裡好,可以每日吃魚蝦,蝦有手臂粗,那裡的海灘也好,風景宜人。”

李世民瞥了一眼陳正泰,眼神中的意思是,你怎麼什麼都懂?

只是此言一出,卻又是譁然。

全族流放……去瓊州?

在這個時代,瓊州幾乎屬於遠在天邊了,那個地方,真不是尋常人能呆的,一旦流放去了那裡,只怕就再也回不來了,尋常人都受不了,更何況是揚州王氏滿門呢?

李世民回頭看了一眼杜如晦:“杜卿以爲呢?”

杜如晦心裡嘆了口氣,不過說不上什麼同情,只是覺得這王再學可笑罷了,到了現在,竟還在端着世族的架子,卻殊不知,天下的風向,已經開始隱變了。

杜如晦道:“誣告越王,確當如此。”

他輕描淡寫的八個字,態度不言自明。

王錦等人也都不吭聲。

李世民頷首:“依律行事即可。至於你們……”

他目光掃過那些跟在王再學身後其他的世族子弟身上。

這些人本來跟着王氏一起鳴冤叫屈。

可現在……卻見地上的王再學拼命在咳血,可惜卻沒人理會他,又聽流放至瓊州,許多人已是變色了。

此時,便是想一想,他們都明白,若是這個時候還叫屈,少不得陛下又要帶着人去他們家看看了。

這家裡的事,是能看的嗎?

“你們不是也有冤屈嗎?都來說一說,朕難得來此,正想聽一聽揚州耆老們的建言,是誰招了你們,又如何橫行不法,怎麼欺凌了你們,你們一個個的說,朕爲你們做主。”

這些人已是嚇得魂不附體,有人心裡想,欺凌我們的不就是你嗎?

當然,這話他們是一個字也不敢說的。

“陛下……自……自揚州都督府成立以來,揚州上下,可謂是海晏河清……陳都督……盡心王事,還有越王,越王殿下他也是勤懇用命,臣等擁護還來不及,何來的冤屈?至……至於這王再學,王再學此人……他居心叵測,他竟裹挾我等……做此喪盡天良之事,臣等已是幡然悔悟……”

“不告了?”李世民看着衆人。

“沒有冤屈,還告什麼?”有人立即迴應。

“對,沒有冤屈,新政的推行,於百姓有利,臣等也是贊成的,只是某些宵小之輩,在那妖言惑衆。”

“如此甚好。”李世民輕描淡寫的點點頭。

而周遭的百姓們,卻都長呼了一口氣。

他們此時……早不覺得王家有什麼冤屈了。

對啊,我們要繳稅,憑什麼你們王家不要繳稅?我們不繳稅,差役們就要登門,你們王家爲什麼就可以置身之外,憑什麼?

而今,又見王家人奢侈,竟還裝作委屈的樣子,自然便更覺得王家這是自取其辱了。

不少人再看李世民,不禁目中露出感激涕零之色,陛下此舉,真是公義,實在挑不出什麼話說。

尤其是方纔那一腳,徹底將王家營造的所謂尊崇感徹底的擊碎了,大家這才發現,這王家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也不過如此。

有了這個心,便再沒人去管顧着王家了,衆人紛紛點頭,不少人此起彼伏地道:“陛下聖明。”

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
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