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

陳正泰相信那歸義王突利會幫這個忙的。

倒不是說這個兄弟當真可靠。

而是畢竟自己進行了利誘。

即便是突利察覺到了陳家的意圖,也會將計就計。在胡人們看來,漢人深入大漠,本身就是一個笑話,歷朝歷代,根本就沒有任何漢人的勢力真正能在大漠中紮根。

因而,對於突利而言,新近崛起的草原各個部族纔是他的心腹大患,而不是陳家。

前期依靠突厥的幫助,將城築起來,一旦形成了規模,引起了突厥人的忌憚時,就只能憑藉自己了。

一切穩妥,到了月中,卻有一道旨意發了出來。

這消息足以震動長安……李世民的步驟很快,幾乎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

科舉新制擬定,昭告天下。

以往的科舉,不過是朝廷組織一場考試而已,既無制度性的保障,也根本沒有深入至州府。

這種科舉,更多的是一種形式。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任何一個制度,沒有一個廣泛擁護它的階層,是沒有生命力的。

而顯然,陳正泰對李世民提出了一些建言,而李世民也表示了接受,而後依靠這個方針,選擇擴大科舉的規模。

大唐將科舉分爲了縣試、鄉試、會試三個等級。和以往舉薦不同,任何人想要高中會試,就必須先進行縣試、州試和鄉試,此後再進行會試。

中縣試者,爲童生。

中州試者,爲秀才。

中鄉試者,爲舉人。

中會試者,則爲進士。

這一切都仿照了後世明清時期的考試手段。

從秀才開始,高中者就有了功名,得了功名,便有了一定數額田畝免賦稅的權力。

功名至舉人者,可授官,自九品而始,授予實職。而至進士者,自七品而始。

又規定了朝廷三品以上的官員,若無舉人功名,除皇帝特旨,不得升任。

所有的考試,俱都統一,除了必要的經史文章之外,竟還考一定的算學,以及一些常識的知識。

經史文章限定字數,出題以春秋、論語爲主,既要切合經義,又要能議論當今的政事……甚至還限定了文體。

其實這樣的科舉,已經和明清時的科舉差不多了。

畢竟這個時代的主流讀書人,還是熟讀經史的,若是不將這個作爲主要的考試內容,只怕天下要大亂不可,某種程度,這也是一種妥協。

當然,作這樣的文章,也不全然沒有用處。

實際上,這樣的文章是最考驗一個人的水平深淺的,你既要熟讀四書五經,同時又能熟練的運用文字,同時還有足夠的智慧,在短暫的時間之內,作出一篇有論點、論據的文章,但凡能考中的人,無一不是學富五車之人。

這樣的人若是作詩、作詞都是手到擒來,有這樣的理解和接受能力,哪怕是將來爲官,其實也有極好的接受能力。

當然……只是到了後來,這些士大夫們自己玩偏了而已。

只是當下的主要矛盾,本質上是皇權與世族之間的矛盾,至於未來這新興的士大夫階層產生什麼矛盾,顯然是以後的事。

至少穩妥的方向而言,任何一個新興的階層,未來都可能尾大不掉,可比之當下世族把持一切,對於李世民而言,推廣科舉,已是勢在必行。

至於其他的考試內容,雖然不佔主要,可是算學和所謂的通識試,也是一個看點,譬如,通識試裡,就引入了一些陳氏課本中的內容,雖然引用的不多。

其實考什麼都不重要,真正令人震撼的還是這一次科舉直接將觸手觸及到了府縣。

也就是說,大唐再不是每三年,誕生幾十年個秀才、明經、進士這樣簡單了。

每一年,會有許多的秀才、舉人,每三年,也會有進士冒出來,範圍之廣,以及涉及到了哪怕是區區一個縣城中讀書人的命運。

這就導致,通過科舉來求取功名的人數一下子暴增了十倍百倍甚至上千倍,人數一增加,勢必會導致,哪怕是區區一個小小的秀才功名的人,也會產生自己的訴求,自覺地維護科舉取仕的這個利益團體。

他們會自發將沒有功名的人排斥在外,形成一個封閉的鄙視鏈,而後佼佼者登上舞臺,憑藉着廣泛的羣衆基礎,譬如大量的舉人和秀才的支持,開始推動整個大唐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

誰也不知,這樣的做法是好是壞。

可至少,它在動。

消息一出,自是滿朝譁然。

陛下此舉,顯然讓許多人瞠目結舌。

不過,李世民顯然還是給世族留了一道口子,畢竟當下識文斷字,終究還是這些世族的專利,至少現今而言,世族子弟中試的機率很大。

以至於,雖然很多人看出來,憑藉着恩蔭和推薦入選爲官,將來勢必會被排擠,甚至沒有功名的人,在朝班中將日益的邊緣化,世族們已經開始抱怨。

可至少……這些怨憤,倒不至化爲推翻大唐的動力。

何況當今皇上,是馬上得來的天下,軍中的將軍,十之八九,都是他親自帶出來的,在軍中的威望之高,不是尋常天子可比。

真想有什麼輕舉妄動,也不過是彈指間灰飛煙滅罷了。

只是還是有許多大臣上了奏疏,反對了科舉之事。

當然,也未必沒有贊成的人,魏徵爲首的一批大臣,也表示了支持,認爲這是寒門進身的道路,未嘗不可嘗試。

此後,一則則關於科舉考試的章程開始昭示天下,科舉舞弊將視爲形同謀反罪論處,各州縣官員,也確定了權責。

爲了推進這項科舉的工作,朝廷派出了大量的御史,開始巡視四方。

李世民連續舉行了七天的朝會,第一天的時候,有上百人出班反對,李世民當殿責罵這些反對的大臣,並且將爲首的人流放嶺南。

第二日,反對的人就少了,只是旁敲側擊,表達了一些牢騷。

李世民又精神奕奕的當殿責罵了足足三個時辰,口若懸河。

到了第三日、第四日……

那些反對冒出頭來的,紛紛被人彈劾,查出他們的過失,有的直接被罷官處置,有的則直接下獄治罪了。

直到了第七日,百官紛紛表示,科舉有益於國家,實乃善政,此大唐與前朝之別也。

大家紛紛舉例了歷朝歷代興亡的得失,無不讚頌陛下的聖明,有此科舉作爲國策,大唐將興。

羣臣表示了歡欣鼓舞,當然……李世民覺得有幾個傢伙,雖也唱讚歌,卻有陰陽怪氣之嫌,於是又當殿大罵。

陳正泰也跟着大隊,連續參加了七次朝會,七次啊,耳朵裡盡都是恩師痛責大臣的話,從三皇五帝一直罵到了隋煬帝,上下三千年,舉出無數事例,然後還要從別人的家族起源開始罵起,你楊氏當初不就是漢高祖擊項羽,跑去分了項羽屍首才得了大功,被封了候的嗎?什麼詩書傳家,若無當初這個立下了分屍戰功的祖先,何來你們今日。你們王家……

陳正泰有點懷疑人生了,恩師充沛的體力,是這連續七場朝會的物質保證,似乎凡事他一旦鐵了心,便決計不會容人質疑了,誰敢質疑,不但撕破了臉皮,當殿羞辱,還要想方設法尋找罪過,罷黜下獄。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從前溫和的面貌都是騙人的,一旦觸及到了根本的利益,恩師不會介意再來一次玄武門。

世俗的道德,根本不是評價帝王的標準。

陳正泰下了朝後,還是覺得自己的耳朵嗡嗡嗡的響着,恩師的那些厲聲斥責似乎還在耳中繚繞,他也只好苦笑以對,這真的很剛哪,他也只能一個服字。

其實他倒是希望將科舉的內容變成課本的內容的。

不過顯然,哪怕李世民,也未必能真心實意的完全認同課本中的那一套。

上千年的積習,豈是說改就改。

能增加一些通識的題,就已算是很給臉了。

陳正泰回了二皮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所有教師們招攬來。

顯然……朝廷改弦更張,學堂要生存,就不得不變了。

古人們表面上說話都很好聽,其實和後世沒有什麼分別,雖然大道理,大家都能講,可實際上大家都是現實主義者。

就如現在求神拜佛很流行一般,可若是那些和尚和道人們說一句求神拜佛只是淨化心靈,不能給你求子,不能保佑你發財,你就試試看,保準這天下的寺廟和道觀的香火統統絕跡。

可見做任何事,都不能用愛發電。

那玩意是愚弄人的。

學堂想要發揚光大,就必須就實際出發,確保學子們獲得足夠的功名。

現如今科舉的策略雖已出來,可應試的教育,畢竟還處於空白階段,習慣了依靠舉薦的世家子弟們,顯然對於應試還一竅不通。

哈哈,這就是陳正泰的強項了,畢竟他是這個世上,唯一經歷過殘酷的應試教育的人。

因而,這些作爲教師的,就率先要開始受培訓一番,要有針對性的學習,如何做題,如何針對考題作文章,如何劃重點,四書之中,哪一些肯定可能要考,如何背誦,如何反覆的練習。

這些統統都是學問。

顯然,陳正泰的這一套,很多人是不理解的,李義府就覺得不以爲然,忍不住道:“恩師,這樣能成嗎?若只背誦,和反覆寫文章……”

“住口。”陳正泰其實早就想到一旦這樣安排,勢必引來很多人的不解,他可不覺得自己有給每一個產生疑問的人解釋一遍的時間,有些事行不行,還是先做出了效果纔是最直觀的。

於是他毫不猶豫地打斷他道:“不許有任何的疑義,一切聽我的佈置就是了。”

這話很乾脆,也很有霸王之氣,李義府無語。

不過陳正泰怎麼說,他也只能怎麼辦。

雖然心裡有太多的疑問和覺得不合理的地方。

畢竟,他的生長環境以及他從前學習的方法,不是如此,因而當陳正泰提出這些的時候,他是存着很大疑惑的。

可沒辦法,胳膊拗不過大腿啊。

陳正泰列出一個綱目來:“首先,是要做到四書的內容,完全能倒背如流。這一點必須做到,要反覆的背誦和誦讀,一字都不能錯漏。”

衆人又是一臉無語。

其實這個時代的人,更講究的是好讀書不求甚解的階段。

固然再怎麼研究經義的人,也不可能做到真正滾瓜爛熟的地步。

陳正泰隨即道:“除此之外,就是史這一部分,要求做到每一個典故都要理解,要列出一個備考的題冊出來,要大家反覆的學習。”

“做文章……是必要的,需要求所有生員,每月上繳六篇文章,按着考試的規範來寫,教師和助教們要將這些文章進行評定,分出優劣,優者,優在哪裡,劣者,劣在哪裡。”

陳正泰滔滔不絕,一一介紹。

以至於讓李義府和郝處俊、高智周等人,也開始懷疑人生了。

那讀書的意義在哪裡?

……

而陳正泰心裡卻是偷着樂,我陳某人……想不到也會有這一天,將這全天下的對手們,統統拉到了自己最擅長的領域,接下來就看怎麼暴打你們這些渣渣了。

他佈置了下來,學習的任務,顯然加重了不少。

教師和助教們已不敢怠慢,尤其是教師,他們都是進士出身,功底還是很強的,既然瞭解了陳正泰的意圖,再加上這一年多教授弟子們的經驗,他們已開始按着陳正泰的吩咐,擬出了學習的計劃,以及新的課綱。

這一切對他們來說,雖是滿帶着疑問,可畢竟是得心應手的事。

整個學堂,兩三百個生員,似乎也開始進入了全員衝刺的狀態,各班的課程,統統改變。

哪怕是理科班,其制定的目標,也是以舉人爲目標,進行衝刺。

當然,在李義府等人看來,陳正泰的標準,似乎定得有些高了,這天下多少能人異士啊,而大學堂這裡的讀書人,無論是家學還是資質,都遠不如那些真正的世族子弟,憑什麼能脫穎而出?

笑話!

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
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