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

李世民到了車前,細細地觀察了此車。

方纔只是遠觀,不覺得有什麼稀奇,可如今細看,卻發現此車格外的寬大。

四個大輪之上,是一個寬敞的車廂,車廂連接着前頭的馬匹,這馬很安靜。

顯然……這馬只是尋常拉車用的駑馬,和尋常的馬並沒有什麼分別。

李世民愛駿馬,他在宮中豢養的駿馬不計其數。而如今見這樣的駑馬,不禁失笑。

這馬太平庸了,陳正泰竟也不捨得送一匹好馬來。

不過駿馬往往桀驁不馴,性子比較急躁,反而是這等駑馬,性情比較溫和,倒是最適合拉車。

有宦官想要到前頭去掀簾子,卻發現這車廂竟是封閉的,認真細看下來,這車的車頂,還真和華蓋有些相似。

當然,華蓋這玩意,說你有你纔有,若說你沒有,哪怕再像,自然也沒有了。

好不容易的,宦官尋到了車廂開門的方式,就在這車廂的右側,有一個把手,一拉,門便開了。

李世民面帶狐疑之色,登上了車。

四輪馬車的車廂比兩個輪子的自是寬敞許多,所以李世民進入其中,倒是一點都不覺得拘謹。

甚至在這車廂裡頭,竟還有一個案牘,有一排小暗格,還有一盞已泡好的茶水。

地上鋪了羊毛毯子,而車廂的內壁,則蒙上了一層處理好的皮料,毛毯之上,則是軟墊,可坐着,也可跪坐。

靠着門這兒,還有一個固定在車廂裡的小馬紮,顯然……這是專門用來給伺候主人的僕從們所用的。

車廂的左側,則是一個巨大的水晶玻璃模樣的東西,簾子一拉,頗爲灰暗的車廂一下子通透起來。

李世民愣了愣神,其實裡頭的陳設,放在其他地方,可謂是簡陋,可能在車裡有這樣的規格,卻是頭一遭了。

車裡還能喝茶嗎?

還有案牘,莫非……竟還可辦公?

李世民帶着越加濃厚的好奇,隨即落座。

張千要下去,李世民咳嗽一聲,點了點那小馬紮。

張千會意,便側身坐在了那。

車伕則已受命開始趕車,朝着紫薇殿的方向去。

馬車走了,意外的是,顛簸卻不大。

畢竟是四輪,和兩輪比起來實是千差萬別。

那案牘上之上的茶盞裡還有茶水,可是茶水竟沒有潑濺出來。

李世民又一愣,還真能喝茶?

其實皇帝出行,無論是乘坐步輦還是車馬,這沿途也是要顛簸勞累的。

當然,也不是沒有考慮過用數匹馬拉動的兩輪馬車,只不過……這樣的馬車過寬,往往出行在外,多有不便,一天的功夫,能走十里路,便算是快的了,這就純粹變成了擺排場,而完全失去了實用的功能。

可現在,李世民穩穩當當的坐在此,卻覺得這車廂裡頗爲舒適,當然,這茶水已是涼了,所以李世民並沒有喝。

此時,坐在案牘手,手擱在案牘上,有些無所事事,窗外的風景在水晶玻璃上掠過去,李世民顯然有着心事,就在他心裡想事的功夫,這平順的馬車突然一頓,戛然而止。

李世民透過窗,卻是不禁愣住了。

紫薇殿,到了。

果然,外頭已有宦官打開了馬車的車門。

李世民下車,這不是紫薇殿又是哪裡?

“過了多少時候?”李世民按捺住心裡的驚歎,回頭看向張千問道。

張千也吃不準,他猶豫片刻:“大概只有一炷香。”

“往日呢?”李世民催促。

張千道:“至少也需三炷香的時間。”

這其實就是交通工具一旦平順,人在其中,反而就不覺得快了。

畢竟這若是一路顛簸,給人的直觀感受就完全不一樣。

也就是說,用這馬車,比平日的步輦,時間上縮短了三倍。

這是什麼概念?

太極宮很大。

可是皇帝就是皇帝,清早起來該去哪裡,辦公之後又該移駕去哪,這都是有禮制規定的。

而這宮城太大了。

一大,問題就不免出現。

車馬會有顛簸,坐着不舒服。

步輦呢,這人力的步輦,就算是有人擡着,可畢竟速度是有限的,而且……雖是沒有顛簸感,卻也少不得晃晃悠悠。

想想李世民平日裡坐着步輦,無論去哪裡,一天下來,都要在上頭晃晃悠悠個一個多時辰。

對於天子而言,時間是很寶貴的啊。

可現在……有了這馬車,不但舒適,便連時間上也大大的縮減了,多餘出來的時間,可以做太多太多的事啊。

何況在車中,還可喝喝茶,甚至可以拿一些奏疏在車馬中看看。

若是想歇一歇,這樣的馬車,歇一歇也無妨。

李世民不禁驚喜道:“如此說來,此車還真是寶物了,有了此車,朕不知可節省多少工夫。”

張千心裡又不禁泛酸了,是啊,那陳正泰,咋想出來的?

爲何咱就想不到呢?

這簡直就是陛下瞌睡了,人家主動送了一個枕頭來。

張千卻知道不能把自己的羨慕妒忌恨露出來的,於是乾笑道:“陛下,陳詹事乃是您的弟子,他想來平日見您勞累,這才費盡了工夫,制了此車,便是要爲陛下分憂吧。”

“這是自然。”李世民心情好了許多,猛地又想起什麼,於是忙道:“快,進車裡去。”

張千:“……”

很快,李世民又重新回到了車廂。

張千也連忙,不解地道:“陛下,不是說要在紫薇殿……”

“先不忙這些。”李世民正色道:“朕得回觀音婢那裡一趟,讓她也來試一試這車的妙處。”

李世民說着,面上則是喜氣洋洋的樣子。

似乎這個時候,他極期待長孫皇后登上這車時的訝異了。

觀音婢腿腳不好,在這車裡暖和,坐着也舒服,她雖有舊疾,可畢竟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娘娘,後宮之中,大多都是需她來操持,閒不住的。後宮佔地極大,平日裡無論是馬車還是步輦,其實都坐在不適,也耽擱時間,現在好了,同樣的路程,縮短了這麼多時間,留下來的時間,正好可以讓她好好休息休息。

“難怪那陳正泰先將馬車送去給觀音婢了,原來是存着這個心思。這個傢伙……倒是體貼入微啊。”李世民感慨地繼續道:“朕爲人夫,也想不到的事,他竟想着了。”

張千又幹笑,是呢,他也沒想到。

“對,奴是想起來了,這陳詹事今早便興沖沖的將馬車送去給皇后娘娘,可見他……”

“好啦,好啦。”李世民道:“趕緊起駕吧,少說這些。”

當日,李世民與長孫皇后同車,居然興沖沖的圍着這太極宮兜了幾個大圈子。

而後,李世民便有旨意送到了二皮溝,命陳正泰定製二十輛四輪馬車。

其實宦官來之前,陳正泰就請了許多的商賈來議事。

這些商賈受寵若驚,並不知陳正泰的葫蘆裡賣着什麼藥。

可能被請來的商賈,無一不是長安城裡聲名赫赫的人。

也有不少,表面上行商,實則和某些世族交情匪淺。

陳正泰有請,或多或少還是令他們與有榮焉的!

畢竟這位仁兄的身份不一般,這對於身份較爲低賤的商賈而言,難免有幾分期待。

可人來了,陳正泰卻請大家閒坐。

爲首的一個,叫劉巖的人,已年過四旬了,他的膚色保養得極好,顯得年輕,在長安城裡的買賣做的不小,最近聲名鵲起,其中代理了不少陳氏許多的買賣。

他摸不透陳正泰的性子,也不曉得人家今日突然叫大家來商量什麼事,好在陳氏的三叔公也在。

這位三叔公殷勤招待,陳正泰呢,只在一旁低頭喝茶。

三叔公開始說起一些往事,又說起了陳家買賣上的事,當然,大多沒有什麼營養。

這對於素來談事情喜歡開門見山的商賈們而言,顯然是不適應的。

有事,你倒是直接說啊,可現在雲裡霧裡的,又是鬧哪樣?

劉巖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三叔公說着閒話。

卻在此時,外頭進來一個僕人道:“公子,宮裡來旨意了。”

陳正泰這才從神遊中回過神來,裝模作樣的道:“呀,這個時候,能有什麼旨意?倒是奇了怪了。”

他說着便站了起來,衆人也滿腹狐疑,心裡更多的是羨慕。

看看人家陳家,說話的功夫,都有旨意來了,可見陳家和宮中是何等的緊密。

於是大家紛紛起身離座,便已有宦官進來。

陳正泰曉得這多半隻是皇帝的口諭,便先和宦官寒暄。

這宦官而後咳嗽道:“陳詹事,陛下有口諭,命陳氏趕緊趕製奔馳車馬二十架,隨後送進宮裡去,不可遲疑。”

宮裡的貴人多,現成的這輛馬車是送給長孫皇后的,可李世民還有太上皇以及其他的貴妃還沒有呢!

李世民嚐到了甜頭,當然希望陳家能趕緊多造一些送進宮裡來。

他畢竟是陳正泰的恩師,所以也懶得和陳正泰客氣了,錢的事,自然也是不談的。

陳正泰於是正色道:“恩師有命,學生豈有不盡力的道理呢?力士回去請轉告恩師,學生盡力而爲。”

宦官聽罷,滿意的去了。

那些在一旁默不作聲的商賈們,卻是沸騰了。

什麼奔馳馬車,還需陛下特別的來交代?

瞧這意思,陛下很急啊。

這劉巖也心裡狐疑起來。

其實此前,他因爲代理過不少陳氏貨物的緣故,也聽說過一些風聲,知道陳家現在好像是在造車。

可問題就在於……這車這樣厲害嗎?便連陛下,竟都特意過問?這……

他心頭一震,似是察覺到什麼了。

其實……商賈們的嗅覺最是敏感的,一旦發現一個訊息,或許有利可圖,於是便上心了。

奔馳馬車……

送走了那宦官,陳正泰對着這些商人敷衍了幾句,便道:“諸位,今日我只怕不得空了,得去交代一些事,實在抱歉得很,就請我三叔公在此招待諸位吧,大家別急着走,來都來了,三叔公和你們吃一頓便飯再說。”

而後,便匆匆而去。

陳正泰一走,大家便都圍攏了三叔公。

這個道:“陳公,這車是怎麼回事?”

那個道:“對啊,對啊,宮裡何以讓陳家特意打製?莫非,這裡頭有什麼蹊蹺嗎?”

三叔公心裡想笑,此時卻得端着,這個時候就把底牌泄露出來,豈不是一點面子都沒有了?

於是他一臉遺憾地道:“這個呀,這個老夫也不曉得,你們也知道,我這侄孫,但凡是什麼重要的事,都是親力親爲,便是我這做叔公的,有時候也是藏着掖着。孩子長大了嘛,有了自己的主意。這個……這個……哈哈,哈哈……”

衆人聽了,反而更打起了精神。

你是陳氏的三叔公,現在這陳家的許多業務,都由你掌着,你會不知道?

這奔馳馬車,一定有什麼名堂。

只是三叔公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大家也只能在心裡有無數的猜測,卻也不便多問了。

過了幾日,貢院張貼了榜文,預定了十月二十三發榜。

這消息一出,令長安城內,帶着無數的期待。

而此時,也有宦官到了學而書鋪,傳達了皇帝的旨意,請二十三日這一天,讓吳有靜入宮覲見。

吳有靜見了那宦官,宦官將事情交代之後,眼巴巴的看着吳有靜。

吳有靜面上風輕雲淡,就好像皇帝的相邀,對他而言,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一般。

倒是一旁的不少弟子們,面露喜色,你看,吳先生已是上達天聽了,定是皇帝也久聞他的大名。

再見吳有靜一副平靜的樣子,心裡又覺得佩服,吳先生真是雅人啊,似他這等淡泊,非尋常人可以相比。

“知道了。”吳有靜只淡淡頷首道:“有勞力士。”

這宦官扔站着一動不動。

他在等。

可吳有靜接下來道:“送客吧。”

宦官:“……”

他有些懵了。

他好不容易出宮一趟來,傳達了旨意,你這讀書人好不曉事啊,難道不該給一點賞錢的嗎?

可顯然吳有靜對此,一點興趣都沒有。

宦官尷尬的一笑,心裡卻將吳有靜罵了個祖宗十八代。

你說去陳家得不到錢,倒也罷了,人家和宮中親近嘛,你姓吳的,竟也敢如此?這是真不將咱們宮裡的力士們放在眼裡了!

宦官泱泱而回,前去覆命。

張千對於後日的事很關注,自是將這宦官叫來,詢問:“那吳有靜已知會了吧。”

“知是知會了。”宦官小心翼翼的回答。

張千一聽這話,便曉得肯定還有後話了,於是皺着眉道:“還有什麼?”

“就是這吳有靜,似乎對陛下的邀請不甚上心。奴在他面前,還特意提了張力士的名諱,說是張力士特意的交代過……可哪裡想到……他露出厭惡之色,似是在說,張力士算什麼東西……”

張千氣得身軀顫抖,姓吳的好膽,咱鬥不過陳正泰,還整不死你?

………………

今晚早點睡,不熬夜了,前幾天有個前輩作者病故,老虎心有慼慼焉。

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
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四十四章:恩典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