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

許敬宗說罷,立即收穫了無數冷眼。

岑文本冷笑:“許相公以爲,三省若是退了一步,便能落到好嗎?這不啻是賄秦之策,因爲如此,於是,今日割一地,明日割五城,那麼這天下,誰纔是宰相,又到底是三省來代陛下執宰天下,還是鸞閣呢?”

許敬宗地位比較低,此時受了責備,便默然無語。

房玄齡也有了幾分火氣。

他一向與人爲善的。

但是並不代表,自己要將三省的權力,分一杯羹給鸞閣,這是立場問題,若是房玄齡不能維護三省,那麼誰還會敬服他呢?

房玄齡正色道:“讓人上書,此前的財政部,也不許立了。就說這不合規矩,六部、六部,朝廷已有六部,何須要設七部?萬萬沒有這樣的道理,這朝中,三品以上的大臣……有一百七十二人,老夫要明日午時之前,有一百七十二本奏疏送到三省來!”

此前三省還捏着鼻子認了財政部,只是希望尚書是三省所提的人選。

可現在,房玄齡特意的被惹毛了。

他的話擲地有聲。

衆人聽罷,紛紛道:“喏。”

“不要在乎你們個人的得失。”房玄齡淡淡道:“諡號不重要,蔭職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自己,你們若是現在便要將手中的大權,分給鸞閣,那麼諡號和蔭職,要之有何用。要圖眼下,不要圖死後事。要圖你們自身,因爲你們自身才是根本,若是連根都挖了,還計較兒孫們的蔭職有何用?”

這番話,真是撥雲見日。

對啊,若是連自己的權力都動搖,那麼蔭職有什麼用?

衆人振奮,杜如晦道:“鸞閣那裡,要不要敲打。”

“不必。”房玄齡風輕雲淡,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給陛下留一些體面吧。”

這話的用意很明顯,不要在乎幾個婦人,之所以大家不反擊,是因爲看在皇帝的面上。

次日,一百七十二份奏疏,齊齊整整,送到了三省,都是關於對於新設財政部的質疑。

房玄齡也沒有批註,而是直接讓人送入宮中。

李世民看着這些奏疏,不由得苦笑:“看樣子,秀榮還是棋差一招啊。”

他搖了搖頭,苦笑。

張千小心翼翼道:“陛下此前不是說公主殿下有大本事嗎?”

“她能想到用禮議來制三省,就已是有大本事了。可是……朕的房公、杜卿他們也不是吃素的。”李世民笑着道:“想從三省手裡分權,哪裡有這麼容易呢。”

張千若有所思:“所以,遂安公主殿下還是輸了?”

“應該是的。”李世民看着這一百七十二本奏疏,大爲頭痛:“三品以上的大臣,都上奏了吧,而且如此整齊劃一,足見這一次,是鸞閣引發了同仇敵愾的心理。”

張千道:“這豈不是說,房公和杜公,執掌朝政,如火純青?”

李世民凝視着這些奏疏:“可以這樣認爲。”

張千道:“陛下不得不防啊。”

李世民嘆息道:“朕不必防備,朕擔心的是太子防不住,這也是爲何,朕設鸞閣的原因,皇家,不能讓執宰天下的人牽着鼻子走。”

“陛下是否要出手,幫助殿下呢?”

李世民撫案,若有所思:“再等等看。”

…………

一個宦官,碎步的入殿,而後道:“陛下,陛下……最新的新聞報來了。”

李世民擡頭,看了一眼那宦官。

這宦官顯然走得急,一般情況之下,說明新聞報裡肯定有大消息。

李世民道:“取來。”

新聞報送到了李世民的手裡,李世民一看,卻道:“秀榮的反擊也已來了,陸貞討要諡號和許昂不法之事,統統都見諸報端。用詞很犀利,直擊三省,暗示三省袒護。有趣了……”

張千皺眉:“陛下,這……豈不是讓人非議起朝廷了?”

“這是將房卿家他們放在火上烤啊。”李世民道。

“那麼宮中……”

“宮中看熱鬧便是了。”李世民道:“依着我看,事情不會這樣結束。你沒發現嗎?這報紙是今日發的,而三省的反擊,也是今日。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報紙今日放,但是一定是昨日校對和排版,也就是說,昨天的時候,稿子就定好了的。秀榮早知道今日三省會反擊,所以昨日便佈局爭鋒相對,這就說明,秀榮很有判斷力,她早料到,三省不會善罷甘休,而一百七十二本的奏疏,早就是她預料之中的事。這件事可怕之處,不在於見諸報端的事,會讓三省喪失威信。而在於,秀榮處處佔着了先機。一時的傷害不可怕,可處處料敵如神之人,才讓人恐懼。”

張千一臉無語的樣子:“公主殿下向來純善,倒是看不出來。”

李世民淡淡道:“她身邊只怕有姜太公一樣的人物。”

“此人會是誰呢?”

“這不重要。”李世民道:“駕馭羣臣的人,不一定要絕頂聰明,只需要她能知人善任就可以了,再聰明的人也有窮盡之時,可能發掘人才,納爲己用之人,方可立於不敗之地。”

李世民放下了報紙:“三省……可能要焦頭爛額了。”

…………

政事堂。

這已是不知多少次,宰相們湊在一起了。

房玄齡昨日還淡定無比,今日卻顯得有些浮躁了。

一百七十二本奏疏進上去,他發現並沒有起到昨日預料到的效果。

因爲報紙登報了。

登報就意味着,昨天鸞閣就已經預料到了三省的反擊。

而現在……三省的宰相們被推到了風口浪尖。可細細一想,三省的反擊呢?看上去很嚇人,可實際上……卻是不痛不癢。

因爲財政部就算是不設立,對於鸞閣而言,也是不痛不癢,可公主殿下這麼一鬧,卻有點讓三省傷筋動骨了。

“據聞:中書舍人許敬宗,放任其子,搶掠民女,其惡行已至人神共憤的地步。可如此大奸大惡之人,三省竟要予以蔭職,使其出仕爲官,此滑天下之大稽也……”

“好了,不要再念了。”房玄齡煩惱的揮揮手。

那拿着報紙的書吏忙是三緘其口,將報紙收了。

許敬宗已是冷顫不止。

果然……事情惡化了,現在哪裡還是讓自己兒子做官的問題,現在是要不要給自己的兒子治罪的問題啊。

甚至……還可能波及到自己,因爲,報紙中再三暗示,這都是自己放縱和袒護的結果。

他惶恐不安的道:“房公,房公,再爭執下去,是兩敗俱傷啊。”

房玄齡踱了幾步,其餘的宰相個個面露駭然之色。

“可惜……她是公主……”杜如晦苦笑:“不然……就讓御史,查一查陳家吧?”

房玄齡駐足,他明白杜如晦的意思,要讓公主知道害怕,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從他的夫家入手了。

這是朝中收拾一個人最好的辦法。

這政事堂裡的都是宰相,哪怕是號稱爲君子,可實際上,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即便爲房玄齡,被人稱之爲賢相,可這樣的路數,卻還是懂的。

只是……查陳家的過失……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這事太大了。

一個不好,可能引發更可怕的後果。

可是……三省不能退,一旦退了,這朝廷的三省,就真正變成了三省一閣了。

房玄齡見諸相公們都看向自己,帶着幾分期待之色。

顯然……許多人已經摩拳擦掌了。

在此掌握機要的人,可沒一個是善類,他們可能很賢明,可能是正人君子,可要是被人招惹了,照樣是殺人不眨眼的。

房玄齡眯着眼,一字一句道:“查一查,但是……不要過頭,可以好好的敲打敲打,讓鸞閣的人識趣一些。”

衆人明白房玄齡的意思了。

許敬宗也咬牙切齒道:“說起來,精瓷之事,就有很多玄機,不妨從這裡入手,許多市井消息裡都……”許敬宗說到這裡,沒有繼續說下去。

其他宰相們都暗暗點頭。

精瓷之事,其實許多人已經回過味來了,當然……都沒有真憑實據,可若是當真大張旗鼓的去查,陳家那邊,怎麼向天下人交代,他們陳家把天下人都坑了?

房玄齡淡淡道:“可以,就從那裡開始,大張旗鼓的去查,查個底朝天,動靜大一點。御史臺、刑部、大理寺,擺出徹查的架勢。老夫倒要看看,到時那陳家坐得住坐不住,讓他來求老夫!”

衆人吁了口氣。

似乎這一下子……終於可以扳回一局了。

房玄齡的臉色也好看了許多,他坐下,呷了口茶:“老夫現在擔心的,是陛下啊。陛下建鸞閣,心思就很明顯了。而公主殿下,如此的咄咄逼人……只是我等不能退讓,國家大政,怎麼能操持於婦人之手呢。”

衆人點頭。

房玄齡心裡卻是悲哀,其實自己纔不想管這爛攤子呢,多一個鸞閣,倒沒什麼。

問題在於,他是宰相之首,若是自己無動於衷,那麼三省六部,還有天下的官員,會怎樣看待這個房相。

李秀榮要樹立威信,而房玄齡則必須保住威信,這都是決不能退讓的事,誰退讓了,誰便失去了底牌。

………

當日,御史臺、刑部和大理寺,甚至包括了工部,都已開始摩拳擦掌,各自發了公文,要查一查當初精瓷的事,甚至,御史臺還打算派出人員,親自往浮樑縣去。

這一次動靜很大。

顯然,這也是不少人樂見其成的事。

當初精瓷暴跌,實在過於恐怖,不知多少人差一點傾家蕩產,本來這件事的風頭,已經要過去,可現在舊事重提,又擺出一副徹查到底的架勢,倒是讓不少人上了心。

“少爺,少爺……”陳福匆匆的尋到了陳正泰,而後將一封來自朝中的書信交給自己。

陳正泰將書信打開,隨即笑了笑:“噢,是要查精瓷啊。”

“少爺。”陳福是極少數知道內情的人之一,他不無擔心的道:“若是查出點什麼來,只怕對陳家不利。”

“不慌。”陳正泰淡淡道:“這是三省要收拾我的夫人呢。不過……我相信武珝。”

“啊……”

“和武長史有什麼關係?”

“因爲……所以……”陳正泰隨即一笑:“就不告訴你,總而言之,我們陳家要淡定,不要慌,該怎麼樣就怎麼樣,讓他們查吧。”

陳福點點頭,泱泱去了。

陳正泰這時對於這一幕神仙鬥法,倒是引發了濃厚的興趣。

這三省和鸞閣,都在層層的加碼啊,現在等於是武珝單挑所有的宰相,就是不知……最後怎麼分出勝負來。

不管了,繼續看戲。

…………

一份份公文送到了鸞閣裡。

李秀榮蹙眉起來,心驚肉跳:“精瓷的事,雖然夫君沒有告訴我,但是從陳家的收益來看,精瓷的背後,一定有許多蹊蹺吧。”

她擡眸,看着武珝。

武珝頷首:“是。”

“會查出來嗎?”李秀榮不無擔憂。

武珝道:“朝廷真要徹查,就沒有查不出來的事。”

李秀榮顯得猶豫了。

雙方見招拆招,才幾天功夫,各自的手段就不斷升級。

李秀榮的本意是完成父皇的使命,與此同時,也讓陳家多幾分依靠。

可若是現在繼續這樣下去,難保不會到魚死網破的局面。

她凝視着武珝:“事到如今,如何破解?”

武珝詫異道:“我還以爲師母會說……會說……”

李秀榮道:“會說什麼?”

武珝道:“會問學生,是不是該鳴金收兵了。”

李秀榮美眸裡,掠過一絲精光,她手攏了攏雲鬢道:“我既下了決心,要做出樣子來,就沒有退讓的道理,我身上流淌的乃是皇族的血脈,又是陳家的婦人,若是跑去尋三省的宰相們求饒,豈不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事到如今,已經沒有退路了。怎麼還可以期望別人的寬恕呢?”

武珝隱隱察覺到,李秀榮的雙目之中,只怕還掠過了一絲與衆不同的慾望。

似乎大唐的女子,內心的至深處,都渴望着什麼東西。

以至於連一向與人爲善的李秀榮,現在似乎也開始染指權力,似乎想要操控什麼。

武珝道:“師母,時機已經成熟了。”

“什麼?”李秀榮看着武珝:“什麼時機?”

武珝正色道:“起初,用禮議對三省步步緊逼,其實就是要得到他們一樣東西,而現在已經得到了,得到了這樣東西之後,我們纔可以無所顧忌。”

“什麼東西?”李秀榮越來越覺得武珝匪夷所思。

“那一百七十二本奏疏。”

“你繼續說下去。”

“只有惹怒了三省,三省必然反擊和敲打,而我猜測,他們一定會讓所有三品以上的大臣,一起上奏。”

“他們上奏,我們能得到什麼?”

“得到陛下對我們的鼎力支持。師母,你想想看,陛下爲何要設立鸞閣?經過了李祐謀反,陛下終究是對人不放心啊。而三省執宰天下,且都是位高權重的老臣,所以纔有了設立鸞閣,制衡三省的意思。只是……陛下未必願意鼎力支持,畢竟帝心難測,可是……現在通過禮議逼迫了三省發動三品以上的所有大臣,統統上奏,那麼陛下看了之後,會怎樣想呢?陛下一定覺得……自己設立鸞閣是對的,三省可以讓所有的三品以上大臣唯命是從,難道不值得可慮嗎?正因爲如此,所以現在的鸞閣,權力理論上是無限的。”

“無限的?”李秀榮開始有些明白了。

“因爲無論鸞閣爲了制衡三省,做出什麼超出了規矩的事,陛下也不會阻止,因爲陛下要的,就是鸞閣制衡三省,無論用什麼方法。”

“也就是說,禮議根本不是逼迫三省妥協的方法?”

“不是。”武珝搖頭:“禮議固然厲害,可若是大唐的宰相們如此就輕易就範,那麼師母就太小看他們了。”

“那麼……”李秀榮道:“我們的後手是什麼?”

武珝道:“後手已經預備好了,只是……要等到明日。”

“是非常手段?”李秀榮看着武珝。

武珝點頭:“是非常手段,在這一百七十二本奏疏遞上去之前,若是輕易去用,可能引發宮中的阻止。可現在……已經可以無所顧忌了。接下來……便是用完全超出三省所想象的辦法,逼迫三省的宰相們,徹底的服軟。”

“如果他們不肯屈服呢?”

“不肯屈服……”武珝目中似發着光,她凝視着李秀榮,斬釘截鐵道:“師母不是說了,現在師母已經沒有了退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開弓沒有回頭箭,那麼,就將這些宰相,一個個的敲掉。”

李秀榮佇立着,雙眸沒有表情。

武珝繼續道:“先從許敬宗開始,而後是岑文本,再此後是杜如晦、房玄齡,直到天下知有鸞閣會同三省執宰天下爲止。”

李秀榮明白了。

她淡淡道:“好好佈置吧,不要有什麼差錯。”

“喏。”

“武珝。”李秀榮道:“你怎麼看待你的恩師?”

“嗯?”武珝擡眸,竟有一絲慌亂。

…………

第三章送到,求求求求月票呀。

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七十章:人才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
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七十章:人才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