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

李世民原本以爲,一切的真相已經水落石出。

可哪裡想到,陳正泰居然站了出來。

從種種跡象表明,勾結突厥人的就是裴寂。

除了這裴寂,還能有誰?

可陳正泰這番說辭,顯然隱喻了這個青竹先生另有其人,而這……卻令李世民犯了嘀咕。

他深知陳正泰這個傢伙,雖然有時不太靠譜,可一旦這大庭廣衆之下開了口,一定有他的理由。

只是……不是裴寂,又會是誰呢?

誰有這樣的能量?

李世民臉上寫滿了疑竇:“那麼此人是誰?”

陳正泰搖頭道:“兒臣說了,兒臣也不敢擔保,所以……需要等。”

“需要等?”李世民心裡越發的起疑,他一臉古怪的看着陳正泰:“等什麼?”

陳正泰道:“等一個結果。”

殿中的百官們,其實已是滿腹狐疑了。

誰也不知道,陳正泰到底故弄什麼玄虛。

要知道,今日的事,關切着許多人的身家性命,這個罪太大了,大到根本沒有人可以兜得住。

倘若是裴寂,那就真的將大家都坑慘了。

正因爲如此,許多人雖是大氣不敢出,可此時,卻已是腦子如漿糊一般。

只有李世民纔是真正關心,這青竹先生到底是什麼人。

大唐留着這麼一個人存在,實在是太可怕了。

這就如李世民心口上的一根刺,一日不除,將來勢必後患無窮。

此時陳正泰賣關子,李世民也只好耐心的等候。

…………

而就在此時,三叔公和陳繼業此時卻已坐在了馬車上。

陳繼業此時臉色並不好看,他看了三叔公一眼:“叔公真要這麼做?”

“這是正泰吩咐的,有什麼不可以做?”三叔公瞪他一眼。

陳繼業沒噎個半死,心裡想說,他是陳正泰他爹啊,你能不能尊重一點我?

當然,這話他不敢說出口,三叔公出了名的脾氣壞,尤其是代替陳正泰開始管着這個家之後,脾氣就更壞了,動不動就將陳家的人罵個狗血淋頭。

三叔公瞥了一眼陳繼業,正色道:“你這有什麼不服氣的,你看看你這做爹的,出息一點,哎……也虧得家裡出了正泰這麼個出息的孩子,如若不然,咱們陳家還不知什麼樣子。”

馬車停在了一個府邸的門口,二人下車,車後,是五十個驃騎領上百個太子的親衛,這些人令行禁止,一見馬車停下,隨即便紋絲不動的站定。

府邸裡的人似乎察覺出了異樣,一個門子開了側門,出來,趾高氣昂道:“你們是何人,可知這裡……”

陳繼業要上前打話。

三叔公一把拉住他,不禁低聲道:“這麼客氣做什麼,你以爲我們是來幹什麼的?”說着,一臉怒容上前,口裡大喝:“來幹什麼?來殺你全家,我們是太子殿下的人馬,來!”

“在!”後頭的驃騎和太子禁衛們齊聲大喝。

只是有人心裡嘀咕,不是說陳家叫我們來的嗎?怎麼又成了太子殿下叫來的了。

當然,此時不能過於關注這些細節,這陳家的三叔公脾氣不好,要罵人的。

三叔公隨即大喝:“衝進去,拿人,封存府庫,查抄賬房!”

一聲令下,百五十人頓時氣勢如虹,猶如下山猛虎一般,紛紛拔出了腰間的佩刀。

這府裡有一羣部曲察覺到了異樣,紛紛也拿着武器出來,有人高呼道:“瞎了你們的眼嗎?這是竇家!這是尋常人可以來的地方嗎?即便是太子……”

無奈何,這些話對於來人而言,沒有任何的威懾效果,卻是有人一拳砸中這大言不慚的人,這人應聲倒下,而後,衆將士便如洪流一般,衝入府中。

“誰敢阻攔,格殺勿論!”

有部曲想要反抗,隨即便被砍翻。

陳繼業也想跟着衝進去,三叔公拉住他:“先別急着,裡頭兵荒馬亂的,君子不立危牆,等待會兒再進。”

陳繼業:“……”

三叔公瞪他一眼:“看什麼看,難道還不能惜命啦?老夫這一把老骨頭了,也沒幾年好活了,要留着有用之身,更要親眼看着正泰生下兒子,這難道不合理?”

陳繼業:“……”

“你也要保重自己,你若是死了,正泰這孩子孝順,他若是急火攻心,身子因而虧了,生不出孩子來,這陳家的嫡系,豈不是要絕了血脈嗎?繼業啊,要努力的好好活下去。”

三叔公語重心長的拍拍陳繼業的肩,他覺得自己爲陳家操碎了心。

至於別人能不能懂他的好意,那就不得而知了,不過這不打緊,他不求回報。

方纔那門子大呼,自稱竇家,可謂是趾高氣昂,哪裡想到,衝進去的人,壓根就不理會他們是哪一家,以至這闔府上下,哀聲連連。

有人大呼道:“你們可知道這是哪裡,你們……不得旨意,就敢如此……你們不怕死嗎?”

這話……還是有底氣的。

竇家,乃是這大唐雖是聲名不顯,卻是誰也不敢招惹的存在。

且不說竇家在開國時立下了無數的功勞,若不是竇家對李家的支持,只怕這李家得天下並沒有這樣容易。

更何況,這竇家的祖上竇毅,更是將自己女兒嫁給了李淵,這位後來的竇皇后,可是李世民的親母。

這可是真正的皇親國戚,貴族中的貴族。

這樣的家族,還真是太子都不敢輕易的招惹。

可是陳家帶着人,居然就敢在此直接將這府邸給抄了,這可是破天荒的事。

“等着看吧,等着看吧,你們……你們……”

沒理會裡頭的哀嚎。

三叔公等了很久,在確定了裡頭只有叫罵,卻沒有喊殺聲的時候,這才放下了心,帶着陳繼業匆匆進了府。

過不多時,他便出現在了竇家的賬房,隨即……親自讓人打開了府庫……小半時辰之後,他鬆了口氣,而後撿了一些重要的文牘送給一個禁衛:“事情辦成了,立即將這東西,送進宮裡去吧,一定要將東西送到正泰那裡,他有大用。”

“喏。”

陳繼業心裡還是忐忑不安,他沒有三叔公這樣的輕鬆,畢竟他很清楚,自己是站在竇家的府邸上,現在這府邸裡已是一片狼藉,全拜陳家所賜。

今日所做的事,沒有得任何的旨意,這已是大不赦的罪行了,鬼知道接下來,朝廷會怎麼處置陳家。

他一臉憂心忡忡的看着三叔公:“正泰這個孩子,辦事就是這樣,風風火火,哎……”

“管他呢。”三叔公道:“趕緊回去,來之前,老夫已將這市面上拋售的股票都收購一空了,這個時候還有心思計較這個。”

………………

太極殿裡,所有人都在耐心的等待着,李世民顯然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他就想知道,除了裴寂之外,還有誰可能是青竹先生。

若是能將這青竹先生揪出來,莫說是等這片刻功夫,便是讓他等十天半月也成。

這事兒太大。

不拔了這根刺,他就寢也無法安眠。

此時……有宦官匆匆而來。

隨即咕噥了幾句,而後,又有宦官和這外頭的宦官交接,交接的宦官匆匆入殿,突然拿着幾本簿子,送到了陳正泰面前:“陳家說是有緊要的東西,非要送給陳駙馬不可。”

陳正泰一聽這個,頓時來了精神,他接了簿子,而後一本本的翻閱。

所有人奇怪的看着陳正泰,卻不知道陳正泰到底葫蘆裡賣了什麼藥。

這揪出與突厥人合謀的同黨,和這些東西有什麼關係呢?

房玄齡已經忍耐不住了:“正泰,你……”

“已經找出來了。”陳正泰像是鬆了口氣一樣,而後,他整個人一下子精神起來,抖擻精神之後,他擡頭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豁然而起,顯得格外的激動:“怎麼,到底是不是這裴寂?”

裴寂依舊癱坐在殿中,時間一點點的流逝,似乎對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陳正泰搖頭:“不是裴寂,陛下……這個人……就在殿中。”

李世民臉拉了下來,這不是廢話嗎?這個人不在殿中,還能在哪,不是這殿中的人,誰有這樣的能量。

陳正泰一字一句道:“竇德玄,你還要繼續裝傻充愣下去嗎?”

陳正泰聲若洪鐘,一聲大吼。

竇德玄……

這三個字,對於很多人而言,是極陌生的。

因而,人們下意識的四處張望。

而在此時……這羣臣之中,一個平平無奇的人,徐徐的站了出來。

人們打量着這個人,這才意識到,此人是誰了。

竇家……

而竇德玄,其實現在不過是個御史大夫而已。

他的官職,並不顯要。

這竇德玄已年過四旬了,這樣的年紀,擔任這樣的官職,何況此人還是出自竇家,其實對於這樣的家族而言,實在是有些‘落魄’了。

而這面貌平平無奇的竇德玄,他慢慢站出來的時候,臉上卻是露出一副奇怪的樣子,他盯着陳正泰,詫異的道:“陳駙馬,何故呼喚下官,下官區區一御史大夫……”

陳正泰看着竇德玄,心裡顯得失望。

說實話……竇德玄這個人,一點都沒有深藏不露的樣子,反而是一副大衆臉,個頭也不高,膚色並不白皙,而是略黑,這樣的人,很難引起別人的注意。

陳正泰:“你便是青竹先生!”

此言一出,所有人又譁然。

這顯然……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竇家確實非同凡響倒是沒錯,可是竇德玄這個人,實在很不出彩,沒有人覺得,一個這樣無關緊要的人,居然會勾結突厥人,甚至定下謀害皇帝的佈局。

即便是李世民,也是皺眉起來,他覺得陳正泰這傢伙,有些將玩笑開大了。

無論怎麼說,這個竇德玄,也是自己親母的侄子,雖然李世民很瞧不上竇家,可並不代表,李世民非要將自己這個皇親國戚收拾了。

竇德玄一臉委屈的樣子:“下官實在冤枉,下官和這突厥人又有什麼關係?下官平日裡,都是按部就班……”

“你少來了。”陳正泰似乎一口咬定了就是此人:“你還想裝傻充愣下去嗎?你們竇家,自從陛下登基之後,很難受吧?我至今記得,你在太上皇還在的時候,乃是太上皇的千牛衛武官,扈從太上皇左右,你本有極大的前程,而你們竇家,若是不出意外,也可以隨着太上皇水漲船高,竇家自西魏開始,子弟們便出將入相,可謂人才濟濟,到了隋朝,乃至到了太上皇的時候,哪一個不是前程似錦,只有到了陛下在的時候,便連你這樣的嫡系子弟,居然也不過是個御史大夫,實在可惜了。”

衆人聽罷,倒是知道陳正泰話中的典故。

竇家和李淵乃是姻親,何況當初李家造反,可是得到了竇家極力支持的。

按理來說,這竇家在李淵時期,其實就是現在長孫家一樣的權勢滔天。

不過……他們運氣不好,當初李建成在的時候,李淵得到了裴寂以及蕭家,還有就是這竇家的極力支持,他們支持太子李建成,希望藉助李建成這個太子,徹底壓制住李世民。

當然……這個如意算盤落空了。

一場玄武門之變,讓多少人最後失意,這原本該水漲船高的竇家,很快被登基的李世民所疏遠,雖然保持着皇親國戚的身份,可因爲李世民對竇家的疏遠,竇家的子弟們,卻在貞觀朝幾乎沒有位居什麼要職。

“單憑這個嘛?”竇德玄很平靜的看着陳正泰,臉上不禁露出了嘲諷之色:“若是這樣說,你們陳家,當初不也被陛下所疏遠,駙馬可不要忘了,陳家當初,也是支持東宮的啊。”

這一句話……差點沒把陳正泰噎死。

你大爺,又揭我陳家的傷疤。

可這話沒說,你說我們竇家失意,可你們陳家當初不也失意嗎?若不是你陳正泰這馬屁精攀上了皇帝,何來陳家的今日?

可拿這個理由,來指責竇家,這……就有點牽強了。

………………

未來這幾章,都非常難寫,要把自己的坑一個個填掉,還要儘量讓讀者不覺得雲裡霧裡,所以……慢慢給大家梳理吧。

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十章:急奏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
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十章:急奏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百四十一章:有福之人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十章:急奏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