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

此時的長孫衝,給人一種無法理解的感覺。

其實這倒也未必完全不能理解。

一個徹底封閉的環境裡,幾個月的時間,每日極規律的生活,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篤信着一件事,無論是任何人,都在給你用各種的方式灌輸着一種理念。

而觸犯了紅線的人,便受責罰,久而久之,思維的定勢也就隨之扭轉了。

此時,長孫衝也開始對於這種理念變得深信不疑。

他相信書院會成爲改變天下的力量。

他也相信在書院中的所學,一定能讓自己獲益終身。

他漸漸開始知道,雖然每一個人的父親是不一樣,但是都和自己的父親一樣,是愛自己的兒子的,孝順父母乃是天經地義的事,尤其是數月不能和父母相見,原先唾手可得的父母之愛,原來竟變得如此遙遠。

每一個人都在告訴他,努力讀書,要獲得功名,因爲不獲得功名,是會被人看不起的,因而在他的內心深處,也燃起了對功名的渴望。

人們在他耳邊不停的灌輸,讀過書的人,絕不能耽於自己的享樂,而應有匡扶天下的志向,這是書院學員們的目標,哪怕處在任何逆境,都不能更改。

當然,與其說長孫衝愚蠢,倒不如說長孫衝相信鄧健,相信那些同窗,從而漸漸相信每一個人。

這裡面有學規的束縛,有身邊人的影響,甚至還包括了友情的感染。

從前的長孫衝,每日花天酒地而洋洋自得,是因爲他自認爲自己這樣做,是讓人羨慕的事,他沉醉在這種被同齡人所稱羨,父母寵溺的環境之下。

可當有一天,他來到了書院,結果他發現,周遭的環境裡,每一個人對於這樣的惡習都嗤之以鼻,甚至表現出了明顯都厭惡和唾棄,他陡然發現,自己此前所做所爲,並不值得自己沾沾自喜。

花天酒地的長孫衝,其實並不是沒有自尊的人!人都有自尊,只是每一個人所處的環境,決定了他的價值取向而已,從前的那些狐朋狗友們在一起時,自尊便是我酒量大,能令你們欽佩,走在街上無人敢惹,於是他覺得自己被人所敬畏,這些本身……也是自尊心的一種體現,通過仗勢欺人以及喝酒狎妓,長孫衝得到了滿足感,這不只是精神和肉體上的滿足,而是他能感受到周遭人所表現的敬意,以爲那些紈絝子們,顯然是真心佩服的。

就如那房遺愛一般,那時候他覺得長孫衝真的很厲害,喝酒,搖骰子,狎妓,打人,可謂樣樣都精通。

可起初入學時,人們對於他這惡習的鄙夷,刺痛了長孫衝的自尊,因爲環境不一樣了,以前他所沾沾自喜的事,他終於發現是並不光彩,甚至是一件很讓人鄙視的事。

於是他漸漸的開始絕口不提自己的過去,甚至覺得在學裡,和人說這些,反而成了他的污點。

在這個新的價值體系裡,比的是誰用功,誰學的更好,誰會操時能不拉後腿,誰的志向更高。

這種價值體系,通過學裡的每一個人相互之間的感染,會不斷的去加強,最後,形成了習慣,變成了某種可稱之爲信念的東西。

徹底封閉的環境,就成了這些價值觀加緊塑造完成的催化劑,每一個人都無法置身事外,每一個人,都身處其中。

現在即便是送長孫衝最好的蟈蟈,最好的鬥雞,送錢到他的面前讓他去揮金如土,只怕這個時候,長孫衝也不樂意放開手腳去玩樂了。

不是他不喜享樂,而是他有了羞恥感,已經在這其中獲取到徹底精神上的愉悅,反而在書院裡,心底埋下的那顆種子,會令他時刻憂心忡忡,生出顧慮。

而長孫衝給長孫無忌帶來的,卻是某種恐懼。

這才幾個月啊,自己的兒子,已經不像是兒子了?

可明明是朝着很好的方向發展,只是這發展的速度,有點快。

倒是長孫衝的母親,此時卻很是欣慰,她是婦人家,纔不管男人之間有什麼陰謀呢,她想得就簡單多了,只想到自己的兒子懂事了,竟曉得侍奉自己的母親了。

若是從前,長孫衝就算是無事,也是不着家的,經常是通宵達旦之後纔回來,日上三竿才起,平日只有她這母親的擔心他的身體,從沒有長孫衝對她這做母親的有過任何的關心。

長孫夫人現在滿心歡喜,欣慰道:“若是肯留在家,那就再好不過了。”

當然,她只是說若是……也就是說,長孫夫人也不敢肯定,這不過是幾句漂亮話。

不過……接下來的這幾日,卻足以讓長孫家所有人都刮目相看了。

長孫無忌次日便去了當值,等入夜了方回。

他一臉疲憊,到家門口就下意識地問門子:“衝兒出去了嗎?”

門子道:“郎君今日清早起來便晨讀,晨讀之後還跑了步呢,圍着院子跑了一大圈,他是卯時就起來的,吃過了飯,上午去給夫人問了安,而後又躲在書齋裡,還讓府裡的人去尋一些書貼來,說他的行書不好,以後要慢慢彌補。就這般的看了一日的書,天色暗淡了,又去了夫人那裡,陪着夫人在佛堂裡說話,現在好似還在呢?”

這門子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其實連這門子自己都難以置信。

長孫無忌心裡大驚,他還是有些不適應啊,只是今日朝中的事,讓他心力交瘁,倒沒有去煩擾長孫衝,早早去睡下了。

結果……到了第二日,第三日……長孫無忌每日下值後回來,從府裡的人得到的消息竟都是如此,長孫衝那自律,可謂是格外的可怕,連續三日,作息都異常規律。

這一下子,長孫無忌有些忍不住了。

因爲人是會慢慢適應的,而一旦適應,長孫無忌突然覺得這樣挺好,至少自己不必再擔心這個孩子,不知道又在何時在外頭鬧出什麼事來。

肯讀書不是壞事,肯晨練也是如此。

最重要的是……

他快步至佛堂。

到了佛堂外頭,便聽到裡頭傳出長孫夫人的笑聲。

長孫無忌疾步進去。

便見在這佛像之下,長孫夫人和長孫衝正各自落座。

長孫夫人的脣邊帶着顯而易見的笑意,顯得很是知足的樣子,一見到長孫無忌回來,便帶着愉悅道:“老爺回來了,快來聽聽兒子在學裡的趣聞,他一個同窗,讀書讀的癡了,竟將墨當作是水喝了,還恍然不覺呢。”

長孫無忌面露微笑,打量長孫衝,仔細觀察,發現長孫衝整個人態度很恬然,沒有從前那一股一股腦的衝動性子,似乎極有耐心的樣子,說話也變得慢條斯理,很多時候,都是作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彷彿十分享受這種寧靜。

畢竟……長孫衝是真正吃過苦的。

吃過了苦,枯燥乏味的讀書,艱苦的操練都能堅持下來,現在坐在母親面前,耐心的傾聽母親的閒話,喝着茶,說一些在學裡的趣事,他已很滿足了。

甚至這對現在的他而言,反而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是很難得的放鬆了。

長孫無忌點點頭,他幾乎已經不記得,自己這個家裡,有多久沒有一家幾口人圍在一起這般說閒話了!

長孫無忌突然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滿足,家外的勾心鬥角,還有平日爲了慾望和權勢的各種小心謹慎,以及對帝心的猜測,現在似乎一下子都不重要了。

他一下子拋下了心事,讓人取了一把胡椅來,也坐下,很有興致地微笑道:“噢?還有這樣的人?”

長孫衝便笑道:“此人叫鄧健,乃是我在學堂裡的同窗,他家裡很苦,全憑藉着他的父親在外給人做工,才勉強供養的,因而他讀書比兒子刻苦十倍百倍,畢竟師尊給了他讀書的機會,而他也要報答父母的恩情,兒子處處都不如他,他性子很穩,沒有其他的雜念,其實人也挺聰明,或許是真正用了心的緣故。兒子初去學堂的時候,嫌棄食堂的肉少,他便將碗裡的肉夾給兒子吃……”

長孫無忌聽到此,不禁道:“他是想巴結我們長孫家吧。”

長孫夫人聽到這裡,看了他一眼,蹙眉。

可長孫無忌就是這樣想的。

倒不是他心思壞,而是以長孫家現在的權勢,似這樣想要屈意奉承的人,實在如過江之鯽。

他之所以這般不客氣的揭露出來,是因爲長孫無忌其實早見多了這樣的人,害怕自己的兒子受騙吃虧罷了。

長孫衝居然一點也不生氣,搖搖頭,依舊心平氣和地道:“起初兒子也這樣想的,可他對每一個人都這樣好,並非只是對兒子一個人好,其他的同窗裡,也不乏有和他一樣出身的人,他也是這般對人好。”

頓了頓,長孫衝突然有些失態,眼眸裡的光似乎一下子暗淡了許多,他顯然是想那些同窗了,於是幽幽道:“其實大家都在一起讀書,平日裡同吃同睡,各自也都有自己的缺點,可彼此的交情,卻都是發自肺腑的。”

“在學堂裡,他們就如自己的兄弟一般,就算偶有摩擦,次日一起來,便忘了個乾乾淨淨。此前在那裡的時候,大家天天見着,感觸尚還不深,這幾日回家,倒是對他們愈發的想念了。”

長孫無忌聽到此,這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又想深了。

他見長孫衝沒了剛纔的放鬆愉悅,神色變得黯然起來的樣子,情不自禁地道:“都是爲父的錯,這鄧健,若是對人人都如此,那麼就真是真性情了。”

他說到此,不禁也惆悵起來,竟好似是感觸萬千,擡頭,竟愣神的看着窗外的明月。

年輕的時候,他又何嘗沒有過真摯的情感?他那時候寄人籬下,被人看不起,倒是和那李二郎,是真正的莫逆之交,此後李家在太原造反,房玄齡毫不猶豫的投奔李世民。

其實長孫無忌自己也清楚,他並不是一個特別有才能的人,可或許是因爲這朋友之義,纔會有今日吧。

只是因友情而獲得厚祿的人,隨着年歲的增長,竟已越來越世故了!

長孫無忌幽幽地嘆息一聲,不由苦笑道:“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下次尋個機會,將你這同窗帶到爲父面前來,爲父也想見見這麼一個人,不必在乎他的出身。”

長孫衝卻是皺着眉頭搖頭道:“這次其實我本也想請他來家裡閒坐的,不過他不肯。”

長孫無忌倒是愣住了,長孫家歷來習慣了是被討好的對象,可如今相邀,他一個連寒門都不如的人,竟是不肯上門來?

這就古怪了!

於是長孫無忌忍不住好奇道:“這又是何故?”

長孫衝便道:“他說難得沐休,得回家幫家裡做一些事,想辦法給人代寫書信,籌一點錢,讓他的父親去治一治咳嗽。”

長孫無忌倒沒想到會是這個緣由,聽到此,不禁動容。

他似乎已經開始略微有些理解,爲何自己兒子會變成這樣的了。

“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他不禁感慨,眼角的餘光看向自己的妻子,長孫夫人此刻,眼眶又紅了,似乎百感交集的樣子。

於是,長孫無忌的聲音有些沙啞,道:“想不到,你如今竟能這樣的懂事,看來這書……也沒白讀,老夫是真真想不到,那二皮溝大學堂,竟有這般的奇效,早知道如此,爲父早就該將你送去了!看來那陳正泰也非完全一無是處,你能如此的懂事,這比我們長孫家加官晉爵更令爲父欣慰,衝兒,你們幾個兄弟,纔是長孫家的未來啊。”

說着說着……長孫無忌的眼眶也禁不住紅了,下一刻,竟是淚如泉涌。

他也不知如何,以往的城府,和多年修成的涵養,此刻全無用了,竟是失聲痛哭起來。

………………

第三章送到,待會兒還會有一更,昨天真的抱歉,本來就欠章,結果喝酒誤事了,嗯,等會還會有第四章,會盡快。順便,雙倍月票求點月票。

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
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