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

古人的感情都很豐富。

畢竟,後世是很難有情感波動的。

在後世,人與人之前的聯繫,有太多的手段了,無論是微信還是電話,甚至還有視頻和語音,更遑論還有高鐵和飛機。

正因爲如此,人與人之間雖是變得越來越近了,卻正因爲近,能有更多的溝通,恰恰便少了珍惜感。

而對於古人而言,一場離別,便意味着了無音訊,自此相忘於江湖。一次揮手,可能便是一輩子再難重逢。一紙書信看罷,也極有可能不知何年何月纔可收到第二封。

且人的壽命,往往短暫,於是偶爾互道一聲珍重時,就不免要淚溼衣襟!

因爲珍重二字的背後,是極大概率的一場感冒便意味着死亡,一次意外自此天人相隔。

此時,李義府的淚水流下來,是對於陳正泰知遇之恩的感激。

正因爲人與人之間相見和相識不易,是以這個時代的人,往往將相見與相識認同爲緣分,因爲有緣,是以相識,也是以熟絡,最終被髮掘了才華,最終得以有了知遇之恩。

這於這個時代的人而言,所謂知遇之恩,乃是天大的恩情。

李義府甚至常常會想,如若沒有陳正泰,此時的自己,又會浪跡於何處呢?

當初來了長安,若無恩師的庇護,或許此刻自己已凍斃於寒舍,亦或病死於客棧了吧,哪怕是運氣不錯,即便真能中試,成爲一員小官,可又如何呢?

今日之李義府,愈發的意識到,自己現在,已是他最好的結果了。

在這裡有許多的弟子,固然對他怨恨,卻每每見着,也能畢恭畢敬的叫他一聲先生。

他乃寒門,可這大學堂卻是自己的另一個歸屬,在這裡,他既是別人的弟子,也是生員們的大家長,看着生員們一個個茁壯生長,令他心中油然而生的欣慰。

他現如今衣食無憂,肩負着重任,日子過的好,並且過的有價值,這又是一件多麼值得慶幸的事。

在學裡,他偶然病了,幾個學兄弟也輪番來照應,那平日即使對他有怨恨的弟子們,也會紛紛來探視,對他是真誠的關切,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如水滴一般,積少成多,成爲了涓涓的溪流,最終匯入汪洋。

念及此處,他禁不住又哭又笑,又是感慨萬千。

郝處俊見他如此,也不禁觸動,抿了抿嘴,眼眶微紅着道:“我等在學中,理當竭盡全力纔是。恩師這邊,豈可受那吳有靜之流羞辱呢?恩師於咱們有再造之恩,倘若當真受辱,你我何止是再無面目在此掌教,只怕也唯有以死謝罪了。”

李義府頷首,眼眸中透着一抹堅定之色,道:“我給自己預備了白綾三尺,真到了那時候,便只好留書一封,與恩師生死別離了。”

其他諸人,紛紛默然。

……

三叔公等陳家耆老們紛紛開始運作,在歷經了冗長繁瑣的禮儀之後,宮中下旨,擇定了婚期。

大婚之期,選定在七月十九。

顯然這是一個好日子。

陳正泰是最後一個得知自己要在那天做新郎的,一時之間,竟是心裡感觸萬千!

遂安公主,他固是喜歡的,人家好好一個金枝玉葉,勾搭了人家這麼久,若是不娶,那就真豬狗不如了。

只是突然想到自己真要開始成家立業,心裡卻是亂成了麻。

如今的他,已慢慢的融入進了這個世界。代入了古人,漸漸與古人有了同樣的情感。

正因如此,所以他深知這時代的婚姻和後世的是全然不同的,這個時代的男子,一旦成婚,就意味着接下來要造許多的人,繁衍就意味着要創建家業,要庇護子嗣後代,要真正的承擔整個家族的榮辱。

自此之後,便要向從前那個無所顧忌的少年郎揮手作別,成爲真正的男子!

從此之後,許多人都將依靠着自己。

此謂擔當。

見陳正泰沉默,三叔公忍不住道:“怎麼,正泰你不喜嗎?這是天大的好事啊。”

“也不是不喜。”陳正泰道:“只是心情有些複雜。”

三叔公捋須,不禁搖頭苦笑:“正泰,老夫一眼看你,就曉得你不是凡人,今日你這般樣子,果然如老夫所說的一模一樣。若是別人,早就高興得不知東南西北了,也唯有你,依舊還能保有大將之風,不愧爲我陳氏之虎啊。”

陳正泰:“……”

不得不說,三叔公還是那個三叔公啊!

三叔公又感慨道:“只是可惜我那孫兒正德,比你就差遠了,他至今還渾渾噩噩的,毫無主見,只曉得地裡刨食,也不知……會有誰家女子能夠瞧上他,他既非嫡出,人又木訥,現在還又髒又臭……”

三叔公搖搖頭,心裡憋着口氣,都是陳氏子孫,怎麼就差別這麼大呢?

三叔公其實還是心疼自己孫子的,畢竟這是自己兒子的骨肉,只是有時想起陳正德那木訥的樣子,心裡便不禁難受!

陳正泰聽到三叔公提及到了陳正德,不由想起什麼,隨即就道:“噢,對啦,有一件事,我險些忘了,此次正德在大漠中種出了糧食,大功一件,陛下已有口諭,敕其爲縣公。這兩日我忙碌得很,一時忘了。”

三叔公:“……”

縣公……

其實到了貞觀年間的時候,隨着休養生息,功勞已經越來越少了,因而封爵也就變得稀有起來,這縣公可不是小爵位……這可是實打實的顯赫爵位啊。

只是……險些忘了?

瞧正泰這輕描淡寫的口吻,倒是一丁點不將這當一回事一般。

可細細一想,可能陳正泰還真不會當一回事,在他心目之中,縣公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三叔公聽到此處,卻以爲自己聽錯了,瞪大了眼睛道:“當真?”

“這還能有假的?”陳正泰很認真的樣子:“陛下已開了金口,豈有反悔?只是禮部辦事,終究會慢一些,還不知要耽誤多久呢!”

三叔公怔了一下,隨即啪嗒一聲,身子一軟,便坐在了胡椅上!

而後,他伸長了脖子,頓時覺得自己的腰桿子也硬了:“這個傻小子……這個傻小子……正泰,你且等等,老夫先出去將族中上下的人召集來,討論一下開夏祭祖的事。”

說着,一溜煙的跑了,哪還有剛纔受驚嚇無力的樣子?

陳正泰:“……”

這祖宗不是剛祭過了嗎?還來?

只是三叔公身體很矯健,一把年紀了,卻是走得極快,陳正泰甚至來不及叫他!

更何況,三叔公平日爲家族勞心勞力,看三叔公如此高興,陳正泰也不禁好心情起來!

不過,現在糧食的問題解決了,可是這大漠中農耕,卻還需要小心一些。

這個時代,因爲雨水充沛的緣故,所以大漠的生態還算不錯。譬如現在的吐蕃,之所以能在唐朝時壯大,就是因爲此時河套一帶因爲雨水充沛的緣故,所以糧食豐產。

這草原上,大抵也是如此。

可即便如此,還是需要節制,反正大漠有的是土地,因而開墾時還是需要制定一個規矩,最好採取休耕、輪耕的策略。

反正大漠土地廣袤,那一望無際的草場,理論上的耕地面積,實際上是關內的許多倍,人口卻又稀少,只要控制住耕地的面積,哪怕現在的漢民增長百倍,也是可以養活的。

他大致的擬定了一個休耕的策略,便叫人送了出去。

除此之外……

陳正泰又繪製了一個大致的圖紙,憑着記憶,對當下的風車進行了一些改造,再交給匠人們去試製一下,先看看效果。

在大漠,風車絕對是利器,畢竟大漠之中的風大,和關內是不同的。

古代中國早有風車,不過因爲關內有數不清的崇山峻嶺,阻擋了大風,因而風車在古時並不流行。

反而老祖宗們對水車更有興致,利用水流產生動力,大大地節省了人力。

而到了大漠的環境,就完全不同了,那地方永遠不缺的便是風,畢竟是一望無際的草場,只要有風,就意味着可以擁有源源不斷的動力。

這是關內所稀缺的。

風車比之水車的欠缺之處就在於,風車大多並不穩定,畢竟風力的大小,是靠老天爺的賞賜。

而水車則動力比較持續一些。畢竟水流是源源不絕的。

當然,水車畢竟得靠水,因而地域的要求比較強。風車不同,尋個空曠處,就可以搭建了,而大漠最不缺的,就是風。

在這個沒有蒸汽機和內燃機的時代,風能的利用,帶動的發展是極大的,不但可以藉助風能,搭建起磨坊,甚至藉此來進行灌溉,若是進行一些改裝,甚至可以運用在作坊的生產之中。

此時還是大唐,風車還處於那種最簡單的走馬燈式時期,這種走馬燈式樣的風車效率很低,只是達到了勉強能用的水平,用來作爲磨坊的活還成,可其他方面的運用,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陳正泰草圖之中所繪製的,乃是宋代開始出現的立式風車的結構。

這種結構由平齒輪、立軸和風帆等組成進行迴轉運動,旋轉的輪軸帶動磨或水車,以實現齒輪的齧合與分離,起離合器的作用,從而產生風力。

它的好處就在於,比從前的風車,它的風力增強了許多倍,產生的動力更足。

而壞處則是體積龐大,佔地面積較多,所以雖然從宋代開始出現,可中原區域實際上大多時候都面臨着人多地少的窘境,既然有這麼多廉價的勞動力,而且土地的價格又居高不下,這樣的風車又有何用?因而,並非真正推廣開來。

可把它放到了草原之中,它的這個缺點就不成問題了。

因爲草原和中原不同之處就在於,草原是人少地多,因爲人力少,所以勞力的價格居高不下,又因爲土地廣袤,所以佔地面積根本就不是問題,若是能推廣開,這在草原中,不亞於是出現了第一個蒸汽機一般的意義。

只是陳正泰對這方面自認並不專業,只粗通原理,所以只勉強畫出了結構圖,至於其他的,卻只能交給匠人們一次次的試製和改良了!

如何藉助最小的風力,產生更大的動力,這改良結構以及更換材料,都是問題。

當然,陳正泰甚至還想着,利用鋼鐵所制的滾動軸承來解決這個問題。

這滾動軸承可是真正的寶貝,只是不知鋼鐵作坊,能否製出這樣精細的玩意出來!

一旦能製出,那麼未來這大漠的許多東西都可對其進行應用了,單單這風車,就可運用起來,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只是這玩意對精度的要求比較高,成與不成,卻還需看鐵匠們能到什麼樣的地步。

不過陳正泰最大的愛好,就是繪製各種稀奇古怪的圖紙,而後讓人交給各處匠作房!

反正陳家有錢,養得起一羣吃飽了沒事幹,專門生產‘廢料’的匠人!

讓這一羣有一些文化,同時技藝精湛的匠人們,暫時脫離生產,專門研究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並不是壞處,這就得用長遠的眼光看事情了,陳正泰相信不斷的研究,絕對有益於未來的創造!

當然,陳正泰最看重的還是滾動軸承的事。

滾動軸承的結構是很簡單的,它最大的作用就在於減少摩擦損失。

哪怕到了後世,這等簡單的結構,在工業生產中也大規模的進行着運用。

問題的關鍵,其實還在於精度。

既然陳正泰這個陳家家族看重,匠作房裡的上百個能工巧匠們自是開始忙碌起來!

他們成日對着圖紙發呆,有時動手試製出來,而後不斷的改良,他們在此前,其實就通過製造其他‘小玩意’而積攢了不少的經驗,其實要造出這個東西來不難,只是精度低一些,而且不同的鋼材,強度也不同,還需不斷的摸索。

於是隔三差五的,他們會送來一些新的試製件來,陳正泰大抵還是對其滿意的。

當然……陳正泰還是希望他們能製作得更優異一些,因而不露聲色。

這位陳家家主收到了試製件之後居然不吭聲,便令匠作房更加惶恐起來,因爲誰也不知道這位衣食父母到底是喜還是怒!

於是他們索性成立了一個專門用來攻關的小組,繼續深入研究。

時間流逝,轉眼之間到了六月,大考已在即了。

在經歷了三十四場模擬考試之後……真正的考試,終於擺在了二皮溝大學堂上下人等們的面前。

陳正泰暫時排除了雜念,興沖沖的出現在了學堂!

雖然平日他這個師尊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可這個時候出現一下,表示一下鼓勵,卻還是必須的。

在一番鼓勵之後,生員們精神奕奕,帶着極大的信心,磨刀霍霍的離開了大學堂。

整個長安城裡,早已喧鬧起來。

此次鄉試,動靜極大,畢竟鄉試之後,便是舉人。

在大唐,舉人不但擁有了功名,還等同於一隻腳邁入了官場,至少……已有了做官的資格。

這對於許多人而言,意義就非同凡響了。

何況坊間似有流傳,吳有靜這位名聲越來越顯赫的大儒,成日帶着秀才們讀書,其人學問精深,秀才們受益良多,如今已是久負盛名,此番就是奔着打壓那二皮溝大學堂去的。

有競爭,就能令人有更多的期待,正因爲有了這個期待,倒是不少人對這一場考試翹首相盼起來。

…………

感謝財叔寧成爲本書第十五位盟主,拜謝。

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十章:大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
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七十七章:陛下回來了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五十章:大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