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

一封快報送到了西寧。

實際上,整個天策軍已經枕戈待旦了。

只等着從高昌來的消息。

而當快報一到,陳正泰忍不住歡呼雀躍。

現在的陳正泰,在大帳裡,每日翹首以盼的,便是等着高昌來的消息了。

畢竟,此時的侯君集,已經率三萬鐵騎,直撲西寧而來,不日即到。

侯君集不是一個講武德的人,只要高昌不降,勢必要提兵殺入高昌。

而現在……問題終於解決。

關內對於棉花的需求非常大,大到什麼程度呢。

想象一下,無數的棉紡作坊如雨後春筍一般的冒出來,可實際上,原材料卻是不足。

誰都知道棉紡有着巨大的利潤,可……絕大多數利潤,卻被棉花吃了。

而關內大量的田地,都妄圖進行種植糧食,甚至有不少人家,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畢竟,棉花的價格日漸攀升,而這種棉布,可以取代從前的麻布,這人們吃飽飯之後,對於穿衣的需求,已經大大的增加了。

不只如此……這玩意在各國,銷量也有巨大的預期,舒適、保暖且樣式還不錯的棉紡品,本就是所有人的追求。

英國人的工業,就起步於紡織,只不過他們的紡織業,主要需求卻是羊毛。

而棉花絕不會比羊毛的紡織品要差。

在這巨大的需求之下,高昌這樣的地方,簡直就是一座金山。

誰控制住了棉花,誰便捏住了無數作坊的軟肋。

陳家甚至不需建立任何紡織作坊,便可控制百姓們衣食住行中的‘衣’。

高昌國主不但投降,而且條件還低的嚇人,二十萬畝土地,在河西一錢不值,陳家在河西有的是土地。而三十萬貫錢其實也不算什麼。

至於國公……陳正泰覺得這簡直就是降臣們的標配。

於是,當接到了消息之後,陳正泰立即帶兵啓程,穿過了戈壁,一路向西,率先抵達的便是金城。

這五千的天策精兵,抵達高昌城的時候,稍作了修葺,而後,派人去城中聯絡。

過不多時,便有人迎接了出來,此人乃是金城司馬曹端的主簿,叫陳錚。

陳錚匆匆出來,先來拜見陳正泰,陳正泰笑着道:“想不到在這西域之地,還有陳氏,可和孟津有關係嗎?”

“論起來,確實是一個先祖。”陳錚道:“其實都是潁川陳氏的分支。”

陳正泰感慨道:“可惜潁川陳氏已經聲名不顯了。”

陳錚很高興,不管怎麼說,大家都是一家人,於是喜滋滋道:“城中的軍民百姓,無一不等待殿下入城。他們久聞殿下的大名,只是沒想到,此次乃是殿下親來。”

這是實在話,因爲誰都知道,這陳正泰乃是大唐天子的駙馬,也是學生,是大唐少有的異姓王,這樣尊貴的身份,其地位比之宰相們還要高。

按理來說,高昌畢竟是小國,雖然看上去土地廣袤,可人口畢竟稀少,不過是十萬戶而已,名曰有四郡十三縣,可實際上呢,其實也就是大唐三四個州的實力。

要知道,大唐可是有三百六十多個州,一千五百多個縣的啊。

更不必說,這裡的土地貧瘠,百姓們非常困苦了。

哪怕在西域,高昌已經屬於比較富庶了,可和大唐相比,形同乞兒也不爲過。

即便是大唐派出一個刺史來接收高昌,也絕不會有任何人有什麼異議。

可陳正泰親來,意義就完全不同。

“下官和軍中的幾位校尉們商議了一下,爲了保障殿下的安全,想要淨空城中的……”

“不必啦。”陳正泰道:“勿擾百姓,我即刻入城。”

陳錚覺得這樣有些冒險,誰曉得會不會有不長眼的冒犯了這位郡王。

不過陳正泰既然已有了主意,他卻也不敢造次,只是唯唯諾諾。

隨即,五千人拱衛着陳正泰的車駕入城。

當先的乃是鐵甲重騎,這鐵甲騎士們個個魁梧,身披重甲,坐下的馬匹亦是矯健無比,也是渾身都是甲片。

上千鐵騎,彷彿一下子匯聚成了鋼鐵的海洋。

陽光照耀之下,身上的甲片折射出光暈,後隊的步兵營,以及護軍營紛紛川流不息的進入城中。

這天策軍人數其實並不多,可是給人感覺,卻好像是一座大山壓來。

無數的金城百姓偕老帶幼到了道旁,本是想要歡呼,可在此刻,竟都是鴉雀無聲。

只有馬蹄和精緻的長靴踩過街道的聲音。

曹陽就在人羣,他將自己的孩子擱在自己的脖子上,令他坐着,而自己的妻子則在一旁攙扶着曹母。

曹陽和自己的母親還有妻兒,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述說過自己對於唐軍的印象。

當然……這個印象,只是從突厥騎奴身上窺見的。

而現在……當他真正看到了唐軍抵達,卻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這樣的重甲………真是聞所未聞,撐着這重甲的身軀,是何等的魁梧和威武,可這些人,紋絲不動,沒有絲毫的疲憊。

他們雖戴着頭盔,甚至面上還有可以拉下來的鐵罩,除了眼睛之外,可以保護自己的口鼻。

可從鋼鐵的縫隙之間,還是可以依稀看到他們的面孔,這面孔……和金城的百姓們,沒有什麼不同。都是略帶黝黑,卻黃色的皮膚。都是一雙黑眼,大抵看着親切的口鼻。

處在中原的人,不會覺得這樣相貌的人覺得親切,可對於高昌人而言,卻是不同,因爲他們的周遭,有各色各樣的胡人,相貌和他們都是迥異。

曹陽其實是有所擔心的,起初他因爲大唐只會派官員來接收,誰曉得竟連軍隊也來了。

而任何軍隊,一旦入城,都有可能失控,最後引發劫掠。

這種事,一丁點也不新鮮。

當兵的吃糧打仗,可是大王發給的糧食能有多少?只要不是本鄉,到了異地,一路奔襲下來,人困馬乏,無論是任何人都可能起歹心。

可這些唐軍,卻顯得十分嚴明,目不斜視,只朝着街道的盡頭,司馬府的方向而去。

此後他看到了一輛奇怪的馬車,由浩浩蕩蕩的護軍保護着,緩緩而行,馬車裡,隱隱約約可看到一個人影,此人穿着紫袍,顯得年輕,似乎也在透過車窗打量着外頭的世界。

“這是那朔方郡王……娘……那便是……”曹陽激動的手指着那馬車:“我的袍澤,在突厥騎奴那裡遺留下來的書裡,看過關於朔方郡王的軍令,說是隻讓他們刺探,勿傷百姓。”

曹母在人流之中,已是有些喘不過氣來,可是順着自己的手,看向那馬車,口裡只是一個勁的念着:“阿彌陀佛。”

金城的軍民百姓,是忐忑和激動的。

既激動於似乎唐軍的到來,可能帶來一些改變。

而忐忑於新的統治者,可能比之高昌王更加的苛刻。

不過很快,佈告便貼滿了大街小巷。

佈告是朔方郡王的名義張貼的,都是讓百姓們各自回鄉的要求,並且許諾未來免賦三年,甚至還給回鄉者,分發一些糧食以及錢,讓各地進行妥善的安置。

終於可以回家了。

而分發錢糧的事,似乎也不是空話。

所有的男丁,要求暫時回自己的軍營去。

當初金城徵發了所有的男子,因而,某種程度而言,他們都有名有姓,通過從前徵發的系統,發放錢糧是最合適的。

金城的府庫早已打開了。

開始撥糧。

而後,各軍將糧領了,再分發去各營,營裡的校尉們再召集伍長,聯絡入營的將士。

曹陽暫時告別了自己的母親和妻兒,回到了歸義軍。

他重新看到了自己的伍長,伍長朝他一笑,用拳頭錘了錘他的心口,那一夜之後,伍長對他刮目相看。

“領了錢糧就可以走了,聽說,天策軍的護軍營將士,親自監督各營放糧。”

“真有糧發?”曹陽笑呵呵的道:“不會只是一個饢餅吧。”

“你這小子,可不能胡說。”

伍長罵了他一句,召集了所有人,很快,一個渾身甲冑的天策軍軍卒便取了一個簿子來,他不苟言笑,板着臉,讓人有些敬畏。

而顯然,和軍卒也不願多囉嗦什麼,而是取出了一個簿子,隨即,開始點卯:“周常……”

“在。”

“曹陽……”

這個士卒,竟然識字……

這是令曹陽等人所震撼的。

自己在這軍卒面前,自慚形穢,因爲對方不但穿着亮麗的鎧甲,身材格外的魁梧,有板有眼的模樣,讓人有一種不容侵犯的威嚴。

而對方,和自己一樣,都只是一個士卒而已。

可怕的是……自己的伍長都不識字呢,整個營中,能識字的不過是校尉或者是主簿和別駕了。

可眼前此人,卻可通過簿子,準確的念出每一個人的名字。

點卯之後,這人確定了員額,而後正色道:“奉朔方郡王王詔,開始分糧,每日三十斤,會有一些沉重。”

他的腳下,是一個個的糧袋,顯然,早已稱好了重量:“大家一個個上前,將糧領了,三十斤糧,只怕也不足夠今年餬口,所以殿下還說,這府庫中的糧食並不多,所以現在正在從西寧緊急調糧來,以備不測。未來一些日子,大家只怕都要辛苦一些,這糧卻要省着一點吃,等到了來年,大量的糧從西寧調撥來了,情況便可緩和,大家回去之後,好好耕種吧,安安心心過日子吧。”

這士卒說的很平靜,好像這樣做,是理所當然似得。

可對於曹陽等人,卻是了不起的恩賜一般,哪有不讓自己當兵,也不給自己徵稅,便還發糧的。

伍長立即道:“是,是,我等一定好好聽殿下的話。”

“除此之外,就是錢了,不發一些錢,來年怎麼度過難關,你們自己將自己地裡的糧食給毀了,還將屋子都拆了。”

“……”

這話說的。

伍長覺得有些難堪,苦笑道:“這叫堅壁清野。”

“我知道什麼叫堅壁清野。”天策軍士卒板着臉,道:“這出自魏書裡的荀彧傳。總而言之,每人發放八百錢,錢是少了一些,可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到了明年開春,官府會想辦法,提供一些種子還有耕具和牛馬來分發,總而言之,大家共渡難關。”

曹陽等人歡喜無限。

八百錢,這對於曹陽而言,已是一筆不菲的財富了。

衆人喜氣洋洋,紛紛要謝謝恩。

卻突然伍長冒了一句:“真可惜,太可惜了,若是劉毅還活着……他一定求着這大唐的天兵,帶他去河西了。”

這話甫一出來,笑容逐漸消失,曹陽猛地身軀一顫,他眼眶瞬間的紅了,強忍着不讓淚流出來,又害怕自己擦拭眼睛,會惹來別人的笑話,便將頭低着別到一邊去。

“劉毅?”這天策軍士卒道:“你們可有劉毅父母和親族的消息嗎?郡王有專門的交代,他聽聞了劉毅的事,甚是唏噓,說是要尋覓他的親族,給予他們一些賞賜。”

“我……我知道……”有人興匆匆道:“聽聞他有一個兄弟,只是不在金城,而是在敦煌。”

這天策軍士卒聽罷,很認真起來,居然隨身取出來一個炭筆,而後,拿出一個紙板,唰唰的開始記錄。

在詢問過後,這士卒看着衆人,方纔還面無表情的樣子,現在面上卻多了幾分悲憫:“領了錢糧之後,早一些成行吧,回家去,我聽說過,這裡的氣候,再過一些日子,便要下雪了,到時候再攜家帶口回鄉,只恐路途上有許多的不便。不過……若是家裡有傷者或者病者,倒是可以緩一緩,先留在城中,最好到我這裡登記一下,應該會另有辦法。”

…………

曹陽揹着三十斤糧,氣喘吁吁的尋到了自己的母親。

一見到母親,他忍不住縱聲大哭。

“兒啊……怎麼了,出了什麼事。”曹母上前,愛撫的摸着他的肩。

曹陽抽泣道:“娘,我們可以回鄉了,我們有錢,還有糧……你看,你看……這是上好的白麪……”

曹母看着曹陽熱淚盈眶的樣子,渾濁的眼裡,也忍不住有些模糊:“哎呀……這又是那些官家們賜的吧,真的不可想象啊。三郎,受了人的恩惠,不可以忘記啊。只是你沒本事,你若是有本事,該當好好的報答。”

“他們纔不稀罕我們報答呢,我們有什麼……那天策軍的人說……”曹陽擦了淚,似乎在孩子面前哭,令他有些難堪,隨即道:“他們說,咱們好好過日子就成了,往後,這高昌……要變成另一個樣子,還說……三年免賦,除此之外,終身都免役。”

三年免除賦稅這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廢除掉免役,卻是想都不敢想的事,這普天之下,任何一個百姓,都需服徭役,而徭役的多少,完全看官府的心情。

譬如戰爭來時,像曹陽這樣的人需要分發武器,上陣拼殺。

又譬如到了農閒的時候,他需被免費徵用去修河渠。

這都是不可避免的。

而每一次的徭役,不但耗費體力,而且還十分的兇險。

曹母聽罷,一時瞠目結舌:“若是不服役,以後若是有人殺來怎麼辦,以後可怎麼修河渠。”

“他們給錢的!”

曹母還是無法理解,只是不斷的搖頭,覺得這樣不好。

無數的百姓,已急不可耐的揹着糧食,帶着錢開始從金城出發,朝着自己的家鄉奔去。

而在司馬府裡,武詡則提筆,拼命的算着賬。

發多少錢,多少糧,都是需要計算的,可不能亂來,雖說發這個乃是收買人心,可也需要有一個尺度。

既要確保這些百姓,能夠暫時度過難關,重新恢復生產。

同時,也要確保金城的府庫留有一些餘糧和餘錢。

若是算錯了,那便糟糕。

好在這些事,交給武詡去辦,陳正泰很放心,他帶着人,興致勃勃的巡視了金城的情況。

結果很讓他欣慰。

因爲金城絕大多數的土地,其實是種植不出糧食的,說是不毛之地也不爲過。

而剩餘的土地,大多被世族佔有,當然,百姓也佔有了一些。

不毛之地佔了九成五……

而這些土地,最終都成了官府的土地。

這也可以理解,這地裡幾乎種不出糧,對於許多人而言就是負擔,大家都不要,只要寄存於官府的名下。

可偏偏就這些不毛之地,對於種植棉花,有着巨大的優勢,這也就意味着……這些本是不毛之地的地方,現如今…卻成了金山銀山。

陳正泰顯得很激動,來回踱步着,而後對武詡道:“這一次,真的發大財了,若是四郡十三縣都是如此,我陳家等於擁有了天下最大最大的棉花田,你知道有多廣袤嗎?至少有半個關中大。”

半個關中……

武詡已無法想象了。

“崔家不是出了不少力嗎?只怕……這崔家要來討要呢。”

陳正泰嘿嘿一笑:“這個無礙,崔志正那個老狐狸,哼哼,你等着看……”

………………

第三章送到。

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十章:大禮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九十五章:敕命
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二章:人才吶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十章:大禮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十一章:大捷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九十五章:敕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