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報喜

雖然是極力做出了平淡的樣子。

可是顫抖的手還是出賣了長孫無忌。

居然……中了。

這段日子,看到長孫衝的各方面都日漸穩重,已經讓長孫無忌覺得這是意外之喜。

哪裡想到,現在居然還中了秀才。

而且……名列三十一名?

這可是雍州的三十一名啊。

此時的關中富饒,又因爲乃是國都的所在,不知多少豪族遷徙至此。

無論是識字率,還是人口,都遠超天下諸州府,甚至說是十倍以上的差距都不爲過。

就說此次考生的數量,和尋常的州府相比,數目就是在十倍的。

能在雍州考三十一名,若是下一次穩定發揮,那麼足以在鄉試之中勉強中舉了。

這是什麼概念?

一旦到了舉人,就已不再是功名這樣簡單,而是直接有了做官的資格,這個官,再不是靠恩蔭所得。

所有人都清楚,恩蔭所得的官爵,往往比較水一些,不被人所看重。

一個尋常百姓中了舉,尚且有了授官的機會。

而長孫家的人若是能中舉,前途可就更不可限量了。

諸官無言以對。

許多人則是懊惱起來。

真是瞎了眼了,似長孫衝這樣的人竟也可以取功名。

可隨即又後悔不及,早知能中,方纔就應該和長孫相公多聊一聊州試的事了,反倒是方纔遮遮掩掩的,好不尷尬不說,說不準故意閉口不談,還顯得他們故意不看好長孫家的公子呢。

只是那方郎中,前腳還悲哀的以爲自己的兒子中了,中了固然可喜,自己卻成了衆矢之的,他正搜腸刮肚的想着,該怎麼樣纔不讓長孫相公尷尬呢?

可哪裡想到,沒一會功夫,真正尷尬的人竟是他自己了……

他的兒子……莫非考砸了?

想到這裡,他一時竟是悲哀起來,居然連長孫家的公子都不如,這敗家玩意啊。

長孫無忌已是坐下,面帶微笑,此時神清氣爽,頓時什麼都覺得可愛起來。

他倒是還是剋制住心裡的欣喜的,嘆了口氣道:“哎,真是的,不過是一場州試而已,竟攪的長安城裡議論紛紛,這些日子,因爲這科舉之事,這街頭巷尾成日在傳頌,終究還是好事者太多啊。州試畢竟只是小試牛刀,這科舉的章程裡,還有鄉試和會試,區區州試,不算什麼?”

“至於犬子……”長孫無忌搖搖頭道:“他總算是僥倖中了。”

“不僥倖,不僥倖。”方郎中心在流血,可也知道這時候絕不能表現出半點不喜。

此刻,他不得不地道:“三十一名呢,中的有一百七十人之多,這三十一名,已算是名列前茅了,若名列前茅都是僥倖,這落後於人者,豈不羞煞?長孫相公教子有方,很是令人欽佩啊。”

“哪裡。”長孫無忌笑着道,卻努力地擺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吾兒自己非要考,本來老夫是攔着的,可是拉不住,孩子大了,已有了主見,他成日只想着去二皮溝大學堂讀書,非要憑着自己的本事去考功名,爲人父母的,當然也只好由着他了,老夫平日裡公務繁忙,顧不上管教,全是靠他自己的。”

這話聽着很刺耳,倘若說的人不是長孫無忌,只怕早就捱揍了。

可偏偏大家卻不得不一直帶着已僵硬的微笑,道:“是極,是極,長孫公子,真是吾等子侄們的楷模啊。”

長孫無忌咳嗽,似乎覺得在一羣屬官那兒誇獎自己的兒子好像沒什麼意思。

畢竟他自己也算是這些達官貴人中的老油條了,自也是知道,不管自己的兒子考不考得中,這些傢伙們都要誇獎的。

不過此時,他是真的心情愉快到了極點,也沒有心思跟眼前的這些人計較,他打起精神道:“是了,我想起一件事來,吏部功考有一事,還需和中書省那裡接洽。”

有人道:“不知何事,就讓下官去……”

長孫無忌一擺手,淡然地道:“不必啦,本官正好閒來無事,親去一趟,這是大事,切切不可耽誤了。”

於是,在衆人瞠目結舌之中,長孫無忌踩着輕快的步子出了吏部,讓人備了車馬,直接到了中書省。

下了車馬,衆人見吏部天官冷不丁的來了,誰也不敢怠慢。

畢竟這位大爺是當今皇后的親兄弟,吏部尚書,於是有書吏忙迎他進去,當值的尚書郎也親自出來相迎了!

長孫無忌揹着手,和他尚書郎自是老相識了。

看着尚書郎恭謹的樣子,他招呼道:“房公可在公房嗎?”

“在呢。”

“哦。”長孫無忌輕描淡寫道:“在公房裡做什麼?”

“當然是處理一些旨意。”

“沒有出來喝喝茶?”長孫無忌笑了。

尚書郎一臉猶豫的樣子,房公一清早來了中書省,就到了他的公房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了。

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今日是放榜的日子,若不是因爲房公的兒子也參加了科舉,這中書省早就議論開了!

畢竟這是大事,大家討論一下誰家的子弟最有希望中試,本是平常的事。

尚書省裡雖也忙碌,可在這爲官的人大多是顯貴,一般的事,都交給書吏去處置就好了,倒不至於連八卦的時間都沒有。

現在長孫無忌問起這個,倒是讓尚書郎難答了,只尷尬的道:“房公日理萬機,只怕抽不出空。”

“現在天大的事,就是州試啊,朝廷爲了州試,花費了多少功夫?陛下更是爲了這州試嘔心瀝血,這個時候,還能忙碌什麼?我看這房公啊,有些不曉輕重了,我雖爲吏部尚書,對這州試也是很看重的,老夫以爲,尚書省也當如此,去看看榜嘛,畢竟是掄才大典,天下人都在關注,這尚書省乃是執宰所在,怎麼能關起門來,兩耳不聞窗外事呢?”

尚書郎:“……”

這尚書郎突然覺得長孫無忌是來起鬨的。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可人家只是尷尬一笑,便點頭:“是,是。”

長孫無忌隨即道:“我先去見房公。”

說着一溜煙,竟是往房玄齡的公房去了。

此時,房玄齡正一絲不苟的在案牘之後,整理着關於民部上書的一些錢糧文牘。

長孫無忌直接闖了進來。

房玄齡先是一愣,隨機皺眉起來。

長孫無忌輕笑道:“房公還在忙,還以爲你去看榜了。”

“嗯。”房玄齡提筆,低頭,一副依舊還沉浸在公務之中的模樣,他淡淡然地道:“老夫年紀大了,就不湊這個熱鬧了。”

長孫無忌倒不計較房玄齡的冷淡,自顧自的坐下,等書吏來斟茶,卻一面道:“其實我來,是給房公陪個不是的,上一次,我在房公面前,言語有些衝撞,實在萬死。哎,說來說去,還是這個州試,你說一個州試,怎麼就鬧得雞犬不寧了呢,我現在在這州試,也是深惡痛絕的。”

房玄齡只輕輕的擡了擡眼,隨即又垂下眼簾,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聲音清冷地道:“從前的事,老夫如何還記得。”

“房公。”長孫無忌不由笑了:“你說,這州試,能中幾個人,真能爲我大唐選出良才嗎?”

“或許吧。”房玄齡低頭看着文牘,或許是因爲看到了某處出現了錯誤,於是眉頭不自覺的皺起來。

長孫無忌並不灰心喪氣,嘆道,便道:“這州試若真能掄才,倒也不失爲一件美事。房公,我心裡還是有擔憂,這州試……”

房玄齡似乎有着一股忍耐了很久的火氣,終於擡起了頭,略帶不耐煩地道:“州試,州試,長孫相公來了這裡,已說了不下十遍了,怎麼,你家兒子高中了?”

一下子被房玄齡戳破了自己的算計,長孫無忌卻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改的穩重,堂而皇之的道:“這也是關心國家大事嘛,說來也巧,我兒還真中了,名列三十一,當然……只是僥倖而已,考試的事,畢竟是說不準的。”

房玄齡顯得慵懶的樣子,好似是提不起精神來一般,並沒有深入問下去的衝動!

長孫無忌本來一面說,一面就是觀察着房玄齡的臉色,可見他依舊神色平靜,一時心裡有些失落。

房玄齡倒是緩了一下後,面帶微笑道:“是啊,考試的事,說不準。”

這一下,長孫無忌似乎覺得房玄齡有些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了,於是不禁冷笑,正想反脣相譏。

卻見房玄齡一副淡定自若的樣子道:“恰好,吾兒也中了,成績並不好,名次在一百開外,你說他才八九歲,跟着去湊什麼熱鬧呢?”

長孫無忌再一次被驚到,下意識的將眼睛張得大大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

房遺愛那等狗一樣的人,也能中?

還有……房公這是早知他兒子中了?

爲何還是一直不露聲色?

他怎麼就這麼坐得住,倒好像是事不關己一般。

這一下子的,長孫無忌算是徹底的服氣了。

此時,二人對視了一眼,四目相對,房玄齡那毫無掩飾的平淡模樣,頓時令長孫無忌自慚形穢。

長孫無忌忙將目光錯開。

表面上,是自己的兒子名次高,可也不想想,人家的兒子纔多少歲啊。

八九歲就中,這顯然更加妖孽。

自己竟還是棋差一招了啊。

長孫無忌感覺自己還是後知後覺了,尷尬地道:“恭喜,恭喜。”

“何喜之有呢?”房玄齡依舊平靜地道:“老夫就不喜歡這四處都嚷嚷着州試的事,少年人讀書,是爲了學業,是爲了明理和明志,可現在,這州試被人這般議論紛紛,倒像是……讀書只是爲了功名一般,這讀書成了求取功名,未必是好事啊。”

“是極,是極。我也是這樣認爲,房公真是說到了我的心坎裡。”長孫無忌突然覺得自己憋得慌。

房玄齡又笑道:“不過論起來,也僥倖是吾兒還算是爭氣,中了一個秀才,若吾兒不中,不曉得的人,還以爲老夫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呢。”

“是極,是極,房公,我們又想到一處了,若不是犬子也僥倖高中……還真不好說這樣的話。”

長孫無忌憋着臉,心裡悶得慌,卻只有點頭的份。

房玄齡便嘆口氣:“待會兒,老夫有些事,想去拜見陛下,已派人去請見了,想來要不了多久,就有宦官來請了。長孫相公來的正好,我們是否同去呢?”

長孫無忌身軀一震,這就厲害了,兒子中了之後,一點都不顯山露水,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卻趁這機會,去覲見李二郎,房公這一手,真高明啊。

他又是點頭道:“如此甚好,我也早想見陛下,吏部有些事……”

他話說到一半,卻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卻有宦官匆匆而來,對房玄齡恭謹地道:“房公,陛下有請。”

房玄齡便正了正樑冠,此時打起了精神,又撣了撣身上的灰塵,才正色道:“走,覲見吧。”

於是二人一前一後,直接往太極殿而去。

只是……此刻衆人的心裡,早已驚起了驚濤駭浪。

這二皮溝大學堂,真厲害了,想不到兩個都一起中了,若這二人,有一人高中,或許還可以說是運氣。

可現今這樣的情況,卻是真的五體投地了。

那陳正泰……是如何做到的?這小子……還真是叫人看不透啊。

房玄齡面上沒有表情,只木着臉,可心裡卻是百感交集。

只不過……相比於終究還是有些猴急的長孫無忌,房玄齡隱藏得更深罷了。

房玄齡心裡幾個呼吸,才使自己的心態穩下來。

滿腦子都是對陳正泰的佩服。

今日回家,終於可以吐氣揚眉,平日裡夫人總對他頤指氣使。

可這一次,將孩子送去伴讀,讓孩子去學堂,都是他的主意。

哼,倒要看看那惡婦還敢對老夫橫眉以對不!

他揹着手,與長孫無忌各懷鬼胎,不多時,太極殿已是遙遙在望了。

………………

求月票呀,這個月要結束了,而且是雙倍月票,投一票,等於支持作者兩次。

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
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六百三十一章:熱情高漲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兩百章:馬賽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