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

皇帝會有很多兒子,可每一個兒子的分量是不一樣的。

有時李世民覺得李泰乖巧聽話,甚可有時也會覺得李承乾更像自己。

選擇,是最難的。

可是今日……李世民總算明白,李泰身上最大的弱點是什麼了。

李承乾可以和陳正泰一起制定出戰略。

同時敢於去實踐。

而原本他一臉狼狽不堪,鼻青臉腫,會引起別人笑話的樣子,現在……卻也變成了足以彰顯戰功的印記。

李世民此時還是覺得有些難以置信,可是現在……事實證明,這東西不信也不成!

此時,他顯得格外的高興,眼眸都顯出了光彩:“朕不畏突厥之患,唯獨畏懼的,乃是朕後繼無人也,太子堅毅果敢,這一點,很像朕。有這樣的太子,朕可以高枕無憂了。”

聽着李世民毫不吝嗇的誇讚,這殿中羣臣,心思各異。

大多數有軍功的,如長孫無忌、程咬金等人,心裡都不禁大喜。

卻也有人心裡不禁複雜起來。

太子立下軍功,如今地位堅如磐石,反觀李泰,就顯得有些灰頭土臉了。

在朝中,許多人喜歡李泰,尤其是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

這其實可以理解,李承乾和他的父祖一樣,性子都過於張揚,大家都看得出,他和李世民一樣,有着好大喜功的一面!

世家大族最不喜的就是好大喜功,他們喜歡關起門來好好囤糧囤錢過日子,享受着歲月靜好。

無論是楊氏、韋氏、崔氏,大抵都是如此,因爲王朝都擴張,就免不得需要錢糧,朝廷遲早要將主意打到他們的頭上,而世家子弟大多愛讀書,讀書纔是他們的資源!

在承平的時代,讀書入仕的世家子弟便可盡佔優勢。所以他們更喜歡的是性子溫和的李泰,尤其是李泰知書達理,小小年紀,對儒家的經典,便能信手捏來,這就更加的難得了。

越王府裡,有大量的讀書人成爲越王的門客,而這些讀書人,大多與世家大族息息相關,有的乃是崔氏故吏,有的是楊氏旁系子弟,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

可對於功臣們而言,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他們渴望更多的功績,他們在家世方面顯然是遠遠不及那些大士族的,不過是憑藉着成爲皇帝的肱骨之臣,立下的赫赫軍功,方纔能有今天。

這些人,其實更多的像程咬金,他們雖成爲了新貴,心底深處卻有一種說不出的焦慮感!

他們深知自己雖憑藉軍功富貴,可這不是長久之計,一旦大唐對於功勳武臣不再借重,那麼遲早他們的子孫會漸漸的泯然於衆人!

對於李承乾,程咬金就很喜歡,他覺得李承乾像自己。

李世民脣邊帶着顯而易見的笑意,道:“如此大功,世所罕見,最緊要的是……此次解決了突厥之患,足以告祭太廟,向太上皇報喜了,李承乾真是朕的麒麟兒啊,此次隨李承乾前往夏州的將士,也要封賞,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心裡激動得不得了,連忙站了出來:“臣在。”

李世民就道:“朕聽說你的侄子長孫家慶,也隨太子去了夏州?”

長孫無忌目光明亮,忙道:“是。”

“賜縣公爵。”

長孫無忌立即道:“陛下聖明。”

他心頭火熱啊。

長孫家慶是自己的侄子,也是李承乾的表兄,太上皇在的時候,因爲重視李承乾的教育問題,便讓這長孫家慶去給李承乾作爲陪讀,一直陪伴在李承乾的左右,哪裡想到……讀着讀着,就讀了個軍功出來。

陳正泰這個傢伙……老夫看着行啊,可惜……那外甥女已經再嫁了,早知如此……還是該想想法子等再嫁給陳正泰的好!

長孫無忌心裡忍不住琢磨着……家裡還有什麼寡婦嗎?又或者……還有什麼即將要成爲寡婦的?

他心裡不免可惜,作爲長孫家族的大家長,他很關心子侄們的婚姻問題。

真是操碎了心哪。

其實到了長孫無忌這個份上,並不多在乎一個爵位了,可自大唐開國之後,爵位開始變得越來越稀有起來,除了兒子世襲父祖的爵位,再想憑藉軍功而封爵,已經變得非常難得了!

這是一份巨大的榮耀,也意味着……這能憑藉跟隨太子一起封爵的人,將來會成爲太子登基之後最重要的班底,就如當初的秦王府舊部一般。

長孫無忌這樣的人,當然看重的不是現在,而是未來。

李世民隨即莞爾一笑,又道:“程卿家。”

程咬金自也是激動得不得了:“來了,來了。不,陛下,臣在。”

李世民就笑道:“你的幼子也隨軍了吧,如此大功,朕不吝賞賜,也賜縣公。”

程咬金大喜,他還怕皇帝小氣呢,程處默這個小子……是自己的幼子,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長子可以承襲自己的爵位,而次子則娶了公主,可到了這個最小的兒子這兒,其實已經沒有多少恩澤了,哪裡想到,那個混蛋小子,稀裡糊塗的……便得了一場軍功!

軍功啊,這可是和他老子我一樣的人,縣公雖小,可將來的前途肯定不盡於此!

他美滋滋的道:“臣謝恩。”

李世民又叫了幾個人,這都是有印象的,統統封爵了。

這次功勞太大了,若是此戰乃是李靖率軍打下來的,只怕能因此軍功而封爵者至少百人以上,可偏偏……此戰的成本極小,自然……要給予特別的賞賜,所有隨軍的,人者有份。

“高卿家。”

高士廉慢吞吞地站了出來,高士廉可不是尋常人,他是長孫皇后的舅父,若只是舅父這一層關係倒也罷了,偏偏長孫無忌和長孫皇后這一對親兄妹當初因爲失孤,年幼時便被趕出了長孫家,最後是高士廉將他們收留,將他們撫養長大,因此在坊間,人們將高家和現在的長孫家族是混淆一起的,高家便是長孫家,長孫家即爲高家。

“朕聽聞,你的孫子高瑾也隨軍去了?也賜……”

高士廉臉色又青又白,咳嗽一聲:“陛下,臣孫沒有去,他確實是在東宮當值,只是那一日,他恰好腹痛,所以……”

“噢。”李世民嘆了口氣:“那就可惜了,你就當朕沒有說過方纔的話吧。”

高士廉:“……”

當初高士廉還是很得意的,自己的孫子聰明啊,一聽太子說有大事要去辦,覺得太子肯定要胡鬧了,於是直接借了腹痛的藉口開遁,後來聽說太子竟是帶人去了夏州,滿朝震驚,高士廉還不無得意呢!

你看我孫子多聰明,他就曉得厲害。

可現在……高士廉有一種吐血的衝動,這龜孫丟人啊。

李世民心情極好,興致很高,他繼續開口封賞。

只是許多人心裡聽了,既是羨慕,又是妒忌。

李泰面如死灰,他心裡清楚,父皇如此重賞皇兄身邊的人,而這些人……地位越高,將來勢必更加成爲太子身邊的羽翼和爪牙,反觀自己,什麼好都沒得到,倒是顯得有些無所適從了。

孔穎達一臉懵逼,早說呀,早說老夫也去。當然……他畢竟是讀書人,還是不屑於軍功的,我孔某名門之後……不稀罕!

忙活了好一陣,李世民最後將目光落在了陳正泰身上,道:“此次滅突厥,雖說陳正泰沒有跟親隨太子而去,但朕以爲……和陳正泰息息相關,若無陳正泰居中謀劃,何來今日的大捷呢?”

李承乾已是眉開眼笑,便順着李世民的話道:“父皇說的是,沒有師兄,兒子還在長安蹉跎光陰呢,此次……雖然他很遺憾沒有成行,卻是首功。”

陳正泰立即腰桿子挺直可,心裡想:沒錯,正是在下。

當然,這話是不能直接說出來的,面上一副很謙虛的樣子道:“太子言重了,這都是太子和衆將士們奮戰的結果。我哪裡能有什麼功勞啊,不過是瞎琢磨出了火藥和飛球,陪着太子殿下定製了出戰的謀略,以上種種,都不足掛齒,恩師和太子都太擡愛了。噢,對啦,有必要聲明一下,飛球和火藥還有沿途的所費的錢糧,都是學生所出。當然,襄贊錢糧,這應該也不算功績吧,學生的錢,不就是恩師的錢嗎?不分彼此,不分彼此的。”

羣臣聽了,真真想吐血。

從前許多人都自長孫家裡聽到某些傳聞,說這陳正泰油嘴滑舌,大家還只覺得這不過是言過其實,可今日見了……已經有人想要捋起袖子,直接打破這傢伙的狗頭了。

李世民面帶微笑道:“首功就是首功,還謙虛個什麼,你是朕的弟子,朕還虧待了你?爵加一等,封郡公。”

才加一等啊?

這是不是太小氣了?

陳正泰心裡不禁幽怨起來,我方纔只是謙虛,難道陛下沒有看出來嗎?

只是這在旁人看來,縣公與郡公之間,本就是無法跨越的鴻溝,在開國之後,這郡公已極少再授予了。

陳正泰自然是乖乖的謝恩。

李世民微笑道:“朝中授予的郡公,可謂是鳳毛麟角,此次陳卿家功勞甚大,朕思來想去,郡公的食戶乃是兩千,因此……就加封實戶吧。”

羣臣又不禁驚訝起來。

要知道任何一個統治者,其實都有小心思,表面上什麼國公、郡公,捨得封賞給你,什麼食千戶、萬戶之類,給予你利益的保障,可實際上呢……

到了唐朝,這所謂的食戶便開始縮水了,這食戶大多數只是紙面上的食戶罷了,於是在這個基礎上,又衍生出了所謂實戶的概念,也就是說,表面上郡公是兩千食戶,可是朝廷哪裡有這麼多食戶給你,讓你收他們的稅。因而……真正給予的食戶,不過是三四百戶而已,這在唐朝便叫做實戶。

就如陳正泰,此前乃是縣公,食戶一千五百人,可實際上一根毛也看不到,而如今……總算是李世民格外給予了恩賜,這郡公直接給了兩千實戶了。

陳正泰又謝恩。

李世民調侃似的道:“這一次,卻不知正泰又想封在何處?要知道,這長安可沒有地方給你封了。”

陳正泰卻是毫不猶豫的道:“學生懇請恩師,將學生封在鄠縣,最好是鄠縣西南。”

鄠縣?

鄠縣也屬於京兆府,其實和長安相鄰,不過數十里的路程罷了!

這個小縣與長安隔河相望,卻因爲縣中多山,處於秦嶺餘脈,因而農地稀少,格外的貧瘠!

在朝廷看來,這京兆府之下的小縣,若不是靠近長安,簡直就是雞肋,和關中區域其他的縣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每一次遇到了災荒,最慘的往往都是這鄠縣,原因無他,窮!

李世民聽罷,啞然失笑。

這羣臣也不禁莞爾。

他們還以爲陳正泰會獅子大開口呢,畢竟這可是實封的郡公,和別人不一樣,一旦陳正泰選擇了一個土地肥沃的縣,那收益可是極驚人的。

李世民就道:“諸卿,朕這弟子,什麼都好,唯獨對地理有所欠缺,好吧,房卿家,這鄠縣有多少戶人口?”

房玄齡上前道:“陛下,鄠縣乃是小縣,前些年遭遇了戰亂,今歲又遭了災,可謂是十室九空,前年的時候,縣中戶冊尚有三千,到了今歲,以臣的預計,只怕不到兩千了。”

“如此甚好,這鄠縣貧瘠,便將這鄠縣封給陳正泰罷,他勞苦功高,理當受此封賞。”

陳正泰就立即道:“學生感激不盡。”

李世民卻笑道“你到時不要哭纔好。”

我會哭?我現在高興得都想高歌一曲了!

陳正泰心裡想,到時還不知道哭的是誰呢?

真以爲他傻嗎?

那鄠縣……是關中地區最大的礦脈啊!無論是銅是鐵,或是金銀、煤炭,出產都是極大!到了後世,整個陝西的礦產……大多都是從那裡來的,只不過在唐朝,大家還沒有察覺到這鄠縣的價值而已。

陳家有了鄠縣,可以吃一千年了!

這樣的大實話自然不能在這個時候說出來的,陳正泰就正色道:“恩師所賜,莫說是這鄠縣,便是破銅爛鐵,學生也甘之如飴,無一日不感念恩師恩澤。”

破銅爛鐵?

這銅,可是當今的貨幣,銅說穿了就是錢。而至於鐵,那自不必說,乃是天下最重要的物資,在唐朝可沒有破銅爛鐵的說法。

不過大家也只是一笑置之。

李世民打起精神:“詔令那突利可汗來長安,他既要內附,朕便準了,朕要見見他。”

說着,便道:“時候不早了,諸卿退下吧。”

衆臣紛紛退下,只有李泰還不肯走。

李世民則是低着頭,饒有興致的又拿起捷報,美滋滋的看了一會,擡起頭,卻見李泰孤零零的站在殿中!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李世民含笑着呼喚李泰的小名:“青雀,你還在此做什麼?”

李泰恭順的道:“父皇忘記了?前幾日,父皇給兒臣佈置了功課。”

李世民這纔想起什麼:“是那何以擊突厥?”

李泰點頭:“是。”

李泰的臉色有些不自然,卻還是硬着頭皮。

李世民曬然道:“這突厥都快亡種了,還擊個什麼?”

李泰:“……”

這幾日,他幾乎是廢寢忘食,翻閱了無數的經史,還請教了許多的大儒,這才嘔心瀝血的寫出了一篇文章,陳列了如何招撫和征討突厥人的方略,這可是花了無數苦功的啊。

李世民見他一臉委屈巴巴的樣子,又心軟了:“也罷,你的功課,朕就不看啦,朕給你新佈置一篇功課,嗯……”

李泰心裡燃起了一些希望:“還請父皇賜教。”

李世民想了想,就道:“就好好的寫一篇,關於汝皇兄擊突厥的時論吧,好好想一想,爲何汝皇兄如此作戰,又爲何能使突厥分崩離析,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今日突厥已滅,自當好好的分析總結,警示後人,也彰顯汝皇兄的功勞。”

李泰臉色微微有些難看,可隨即,他又真誠的微笑起來:“是,兒臣明白了。”

“且去用功吧。”

李世民一揮手,他還有許多事要做呢!

李泰正待要走,張千卻是在此時躬身道:“陛下,陳正泰還留在殿外,似乎有話想和陛下說。”

“噢?”李世民一挑眉,喜道:“看來有些話,正泰不便當着大臣們說,和朕有一些私話,既如此,將他叫進來。”

沒多久,陳正泰便入殿來,李世民越看他越是順眼,便道:“前些日子,將你軟禁在家,你一定心裡對朕有所抱怨吧。”

“軟禁?”陳正泰顯得詫異道:“學生還以爲恩師派人來,是爲保護學生呢,恩師是不知道,學生這個人性子比較剛烈,因而在長安城中結識了不少仇家,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學生想到恩師派了禁衛,守在學生的家門口,學生心裡既是感激,更緊要的還是心安,恩師美意,學生豈會不知呢?”

李世民:“……”

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
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五十八章:欽賜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章:人才吶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二十章:急奏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