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

長樂公主看着遂安公主,見她臉色微微有些不同,不禁關心道:“你身子不好嗎?”

遂安公主連忙搖頭:“沒,沒有的。”

長樂公主嘆了口氣:“去看看母后吧。”

到了寢殿,恰好幾個御醫低聲商議什麼。

李世民焦慮不安的起身,見了長樂公主,神色略顯凝重。

長樂公主不免心裡一慌,便上前道:“父皇,如何了?”

李世民就沉着臉道:“御醫們說連續高熱了這麼久,說若再不退去,只怕要出大事。”

長樂公主自然知道御醫們的言外之意,心又驟然提了起來。

這個場景,讓李世民想到了自己和長孫皇后的第二個兒子!

那時候他還小,也是今日這般,因爲高熱,而御醫們束手無策,最終夭折。

那種喪子之痛,到了現在還記憶猶新,在病痛面前,哪怕是天下之主的李世民,也能感受到那種無力感,李世民嘆了口氣,略顯悲涼地搖搖頭。

長樂公主道:“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嗎?”

李世民道:“御醫們說,臨睡前已吃了陳正泰的藥,若是再開藥,只怕藥性相沖,一切要等到天亮之後再說。”

很明顯,御醫們不敢輕易開藥了,這是很危險的情況,這一點,御醫們很明白。

若是此時下了藥,到時長孫皇后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這算誰的?

好不容易來了個冤大頭啊。

給宮中貴人們看病,是需極小心的,畢竟尋常人家看病出了事,只是賠一點錢,而宮裡的人,是要讓自己腦袋上多一道疤的。

這其實也怪不得這些御醫,因爲勇於任事,懷有醫者仁心的人,早就被收拾了。

留下來還活着的,大多都是久經考驗,從不‘出錯’的人。

而不出錯,就意味着凡事都要保守,要瞻前顧後,要如履薄冰,沒把握的藥不能亂下,不敢確保的診斷不能輕易亂下。

長樂公主聽了,一下子淚水便盈眶了,連忙快步走到了病榻前!

她心疼地摸了摸母后的額頭竟是滾燙,這一個多月來,病痛已將長孫皇后折磨得虛弱到了極點,氣息也變得微弱起來。

長樂公主再也控制不住地落下淚來,淚水一點點地打溼在長孫皇后的面頰上!

長孫皇后幽幽醒來,她只覺得身子已虛弱到了極致,很疲憊的睜開眼!

看着自己女兒佈滿淚珠的小臉,長孫皇后有氣無力地道:“不要哭,不要哭……咳咳……”

長樂公主悲聲道:“母后……”

長孫皇后粗重的呼吸,胸口悶得似堵着的,道:“叫你父皇來……”

李世民在就旁側,忙上前道:“觀音婢……”

長孫皇后眼眸朦朧地看着李世民,道:“我能嫁給陛下,又爲陛下生下了這麼多的兒女,已沒什麼可遺憾的了。只是……孩子們還年幼,承乾……承乾是長兄,他是太子,若是有什麼不周密的地方,陛下一定要體諒他。至於李泰李,李泰兒就藩去了,我很放心,不要再將他召回來了,一山不容二虎,陛下切切不可讓他們兄弟二人都留在長安。都說人性本善,孩子們生下來能有什麼心思呢?可是陛下若是將兩個皇子都留在長安,時日久了,李泰再仁善,也難免會被身邊的人挑唆和鼓動,到了那時,我怕會引發不可收拾的局面啊。”

李世民聽到長孫皇后斷斷續續的說着,就像在安排後事一般,宮燈搖曳之下,整個人打了個顫,忙道:“你好好休息,不要再說了。”

長孫皇后輕輕搖頭,露出一抹苦笑,狠狠的呼吸,邊道:“有什麼不可說的呢,陛下自從做了皇帝,日理萬機,再不只是我的丈夫,也不只是孩子們的父親,陛下的心裡還得裝着天下的臣民,難得今日……我們可以在此說一些肺腑之言,今日不說,還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李世民便上前,坐在榻上,抓住了長孫皇后的手,她的手也是異常的滾燙!

李世民心裡難受得無以倫比,看着長孫皇后蒼白如紙的面龐,只是這面上露出無盡的遺憾:“除此之外,還有就是李治,李治還小,他太小了,不能眼見着他長大,真是遺憾啊。陛下對待他,不要過於寵溺,該管教的就要管教,要請嚴師,不要讓他的生活過於奢靡,一時的嬌寵只會害了自己的兒子啊。至於李麗質,她是我的女兒,我看着她長大的,要給她找一個好人家……”

一旁的長樂公主,立即淚水滂沱下來。

長孫皇后道:“對於孩子們的賞賜,都不要逾越禮法,陛下還有其他的孩子,他們也都是陛下的骨肉,都要一視同仁,咳咳……唯有如此,纔可讓人信服。我的兄弟長孫無忌,他的才能,至多隻是一個尚書,這一點,我心知肚明,他只擅一些小聰明,卻不是宰輔之才,將來陛下若是對他有大的任用,切切不可將他提拔至宰輔的位置上,這於長孫家,於天下,並沒有太大的好處。長孫家已是皇親國戚,富貴至極了,也不再需要陛下格外的偏愛,只需陛下若是還念着我的一點好處,例行善待即可。陛下凌雲壯志,將來一定能做一個賢明的天子,臣民們都仰仗着你能給他們帶來安寧,天下大亂了這麼久,人心思定,陛下不給他們增添額外的負擔,讓他們能夠休養生息,這便是大善啊。”

“我自覺得這些日子,身體已難恢復,疾病纏身,已不知還有多少時候了,生死有命,這些事,強求不得。那麼……就如此……就如此吧,我再睡一會,我知陛下今夜無法入眠,可是陛下也要注意自己的龍體啊。”

於是,她緩緩地闔上了眼睛。

長樂公主只是低泣。

李世民則僵直的坐着,不發一言,他不敢再打擾長孫皇后,僵坐了一炷香,起身,走到了寢殿外頭:“張千。”

張千躬身一直在此候着。

李世民道:“明日清早傳旨意,召度三千人出家,大赦天下,減免罪囚的刑罰……”

張千嚇了一跳,他很清楚,大赦天下,再召度三千人出家,這個規格,就意味着長孫皇后可能要命不久矣了!

這是歷朝歷代傳下來的規矩,大赦天下的本意是祈福,這樣的做法,便意味着這後宮之主的長孫皇后,即將一命嗚呼。

此時,他不敢提出任何的異議,連忙躬身道:“諾。”

…………

次日清早,百官來朝。

今日乃是盛大的朝會,但凡有職事的百官都匯聚在了太極門。

宮門開了,只是宦官們沒有迎接百官進入大內,而是張千親自出來,拿出了擬定好的詔令!

“詔曰:朕妻長孫氏,爲朕操持,迄今十三載,無一日不與朕同甘共苦,今長孫氏有疾,久治不愈,又自貞觀三年,陰陽差謬,水旱不時,天災屢見,朕甚懼焉。爰布溥恩,與民更始,爲長孫氏祈福於天,願上天垂愛,可大赦天下。自貞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昧爽以前,除謀反大逆,謀殺祖父母、父母,妻妾殺夫,奴婢殺主,謀故殺人,但犯強盜蠱毒魘魅不赦外,其餘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罪無輕重,鹹赦除之。出征軍官軍人,多有勞苦,其家小仰中書省大都督府厚加存恤……”

這大赦的詔令,規定得極爲詳盡,盡力做到使天下人都能得到恩惠。

如此大赦,又適逢是長孫皇帝生病多日之時……大臣們豈有不明白的呢?

房玄齡等人此時已知長孫皇后只怕天年不永了,個個垂着頭。

長孫皇后向來賢良淑德,從不干涉外朝事務,百官們歷來交口稱讚,現在他們雖然不知道長孫皇后的病情到了什麼地步,卻是知道,只怕就這兩三日便要傳出長孫皇后的噩耗了。

那長孫無忌早聽大赦二字,也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妹妹,只怕活不成了,一時之間,悲從心起,淚水漣漣!

等這大赦令唸完,長孫無忌跌跌撞撞的上前,朝張千道:“我要入宮覲見。”

張千擡頭看了長孫無忌一眼,他心裡清楚,陛下雖沒有交代長孫無忌入宮探望,可是長孫皇后乃是長孫無忌的嫡親兄妹,即便是皇后娘娘,只怕這個時候也想見一見自己的兄弟。

於是點點頭:“請長孫相公隨奴來。”

片刻之後,太子便已聞訊匆匆而來了,沒人敢阻攔他,李承乾疾步入宮,追上了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在這個時候還不禁哽咽道:“請殿下節哀。”

李承乾心理素質不好,只覺得腦子暈乎乎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口裡道:“不是說只是舊疾嗎?不是舊疾嗎?”

長孫無忌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露出一臉的哀色!

待二人到了寢宮外頭……

此時,天色才微亮,晨霧升騰而起,到處都似是還不能看得真切,張千先是入內稟奏,二人則是臉色慘然的站在外頭等着。

“我……我昨日做了一夢,便曉得要大事不好了。”長孫無忌道:“太子殿下……見到你母親時,不要悲痛太過,盡力安慰她,免得讓她傷身,加重病情。”

“嗯。”李承乾失魂落魄的站着,一臉茫然。

就在昨天臨睡前,長孫無忌還在清點長孫家的家產,想着怎麼謀劃去偷學陳家的冶煉之術,想着家裡這麼多錢,現在物價上漲的厲害,該怎麼辦纔好!

可轉眼之間,他發現自己已經完全顧不上這些事了,此時也是腦海一片空白。

那張千匆匆進去!

便見寢殿裡,一宿未睡的長樂公主此時到了榻前,正伸出手,摸了摸長孫皇后的額頭!

所有人看着長樂公主,卻見長樂公主臉色突的變得古怪起來。

“如何了?”

長樂公主凝噎不語。

李世民也是一宿未睡,身子顯得消瘦了一些,他匆匆上前,焦急地道:“到底如何了?”

“父……父皇……母后……母后她的身子涼了……”

一聽到涼了,李世民如遭雷擊。

腦海裡如走馬燈似的,劃過長孫皇后與自己的無數記憶片段,內心的苦楚竟是無處發泄,身子竟打了個晃!

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他的聲音裡的顫抖:“你……你說什麼?”

長樂公主古怪地道:“她的高熱退了。”

李世民:“……”

李世民已覺得長樂公主站在自己面前很是礙事了,一把將長樂公主扯開!

李世民迫不及待地伸出手上前,一摸額頭。

這額上……竟多了幾分涼意。

果真是涼了。

高燒竟是退下了!

李世民身子一震,隨即下意識地想要去按長孫皇后的鼻息,又覺得不妥,便抓着她的手,按了脈搏!

這……脈搏居然很穩……沒有什麼異常。

長孫皇后躺在榻上,似乎經過了許多日的折騰,依舊還是顯得疲憊和虛弱,可是……這高燒卻是奇怪的退了過去!

要知道,就在半個時辰之前,她的額上還是滾燙的啊。

“這……這……”李世民口裡發出古怪的聲音。

幾個御醫在旁翹首看着,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陛下的神態很不好,極有可能要出事了!

他們心亂如麻,已經開始爲自己尋找後路。

長樂公主發出聲音:“父皇,母后……”

李世民低聲呵斥道:“不要大呼小叫,別再打擾她休息了,她太疲倦了,該好好歇一歇,朕再看看……再看看……”

他的聲音雖然很輕,卻還是將長孫皇后吵醒了。

長孫皇后輕輕張眸,她腦海裡竟有些空白。

她記得,昨天夜裡,自己好像交代了許多的事,也記得……長久的病痛纏身,她甚至已預備好了後事。

可現在……

她覺得自己渾身像是被汗水浸溼了一般,出了許多的汗,當然……自己整個人竟好像輕盈了許多,頭上再不是那種高熱之後的昏昏沉沉,手腳也不似昨天夜裡的那般帶着說不出的疲憊。

她這時……咳嗽了一聲。

“咳咳……”

一聽咳嗽……所有人都提心吊膽。

只不過……

長孫皇后竟是察覺到……今日的咳嗽,竟沒有昨天夜裡那般,好似拉風箱似的呼吸困難!

這一咳,居然感覺自己通了氣息,反而身子更舒爽了一些。

長孫皇后一臉驚訝,此時此刻……她唯一的感受就是……飢腸轆轆。

是的……好幾日都和藥湯打交道,因爲病重,雖然吃了一些東西,可食慾不振,尤其是在高燒的情況之下,哪裡吃得下。

長孫皇后突然掙扎着要坐起,看着身邊如見了鬼似的李世民和長樂公主,長孫皇后卻是道:“現在……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觀音……觀音……”李世民一臉震驚地道:“觀音婢……你……”

“時候不早了吧,咳咳……”她又輕咳,不過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與昨日有着天壤之別。

“你……你身子見好啦?”李世民驚呼道,他的聲音,抑制不住的激動。

一旁的御醫們,個個也是如見鬼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見好了?就見好了?哎呀……皇后無事了?會不會是迴光返照?又或者……當真好了?若是好了,那豈不是我等對症下藥,救治有方?

此時,卻見長孫皇后道:“臣妾餓了,來人,去取一些吃食來,我想吃一些豬骨湯。”

“……”

長孫皇后道:“餓極了。”

長樂公主這才反應過來,雖也知道久病後該吃點清淡的東西,但是如今長孫皇后見好,她心裡只有歡喜!

她再顧不得其他,連忙吩咐人:“來人,來人……”

一會兒功夫,便有人去取了豬骨湯來。

長孫皇后已經坐在了榻上,長樂公主想要親自喂她。

長孫皇后輕輕的搖了搖頭,而後自取了筷子,也不喝湯,只覺得肚子裡像火燒一般,看着那豬骨上的肉,便眼冒星星。

她毫不猶豫的夾了豬骨,吃了一塊肉:“真香啊,這陳家的湯,真好,本宮從未吃過這樣的美味,今日這肉又更勝一籌了。”

人餓了這麼久,覺得不好吃那就真怪了。

等細嚼慢嚥地吃下了肉,長孫皇后纔開始喝湯。

將湯喝盡了,長孫皇后才覺得自己的精力快速的恢復!

這時,長孫皇后的精神氣也像是更多了幾分!

李世民還站在一旁,一動不動的看着,匪夷所思的樣子道:“觀音婢,你覺得身子如何?”

“好了許多。”長孫皇后道:“就像是大病初癒似的,身子都輕快了,只是覺得餓,再讓人取一碗粥來。”

長孫皇后可沒有這麼多扭扭捏捏,此時帶着豪爽的一面。

李世民:“……”

“噢。”長孫皇后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道:“陛下,臣妾能夠痊癒,想來多虧了御醫們的施救吧,我們是天家,理應知恩圖報,這些日子,都是誰在旁救治?臣妾這幾日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陛下一定要好好的賞賜啊,似這樣妙手回春的神醫,千萬不可虧待了。”

她的目光,瞥向角落裡的幾個御醫。

御醫:“……”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求訂閱。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
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十章:大禮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九十六章:要發大財了(大章送到)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二十九章:入宮覲見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七十九章:放榜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五十三章:萬象更新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