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

陳正泰的交代,武珝豈敢不從,忙是道:“知道了。”

陳正泰將自己書齋徹底交給武珝。

在陳家,書齋乃是最核心的地方。

無數與陳家書信的往來,無數對於陳家各個作坊還有朔方甚至是家族內部的指令都是從這裡出來的。

同時無數的訊息,也會密報上來。再根據事情的輕重緩急,做出最後的決定。

此時的陳正泰,越發的意識到,爲何李治最終會將所有的政務都交給武則天處置,而最終,使整個大唐迎來二聖臨朝的局面了。

這真不是愛情的緣故啊,而是天下太多的事,交給外姓的宰相併不放心,而自己根本就處理不來。

只有武珝這等年富力強,且有着超強記憶力的人,纔可以事無鉅細的處置所有大小的事務。

當然……也正是因爲如此,武則天慢慢的開始掌握了大權,有了生殺奪予的權利,一代女皇,也自然而然的誕生了。

現在的陳正泰又何嘗不是歷史上李治一樣的局面呢。

陳家的產業越來越多,已經根本不是一個人能夠決斷了,雖然絕大多數的事,都給了下頭較大的決策權,可隨着產業和陳氏家族以及依附於陳氏的人越來越多,無數繁雜的事務,已經不再是陳正泰或者三叔公可以處理的,大量的事務積壓着,這令陳正泰甚至在想,倘若在大唐,有一個計算機該有多好,只有加大計算能力,才能迅速的掌握訊息處理以及決策的能力。

計算機顯然是不現實的,可現在……一個大抵相當於人型電腦的武珝擺在了自己的面前,對於陳正泰而言,這無疑讓陳正泰面臨了自己和李治一樣的問題。

產業的細分,已經越來越多,在現代化的治理條件沒有成熟之前,個人已經無法去面對堆積如山的事務,何況這麼多的產業,即便是後世,不也有所謂的大企業病嗎?

那麼……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將這些繁瑣的事務,交給一個絕頂聰明的人去處理,這個人……至少也要有諸葛亮的水平,能夠事必躬親,有着無窮的精力,且還智商超強。

眼下除了武珝,陳正泰根本沒有選擇。

當然……

在將書齋徹底交給武珝時,陳正泰並非沒有防範,一方面,他從遂安公主的女婢以及陳家的女眷之中,挑選了一些聰慧的人,交給武珝去培訓。

除了這一方面,他加大了各個產業那些獨當一面的陳家人更大的裁量權力。

而最後,所有重大的事務,還是交由自己或者三叔公來決定。

在未來……陳正泰甚至還想引入明朝的價格,即成立一個形同於內閣的秘書處,在這秘書處之外,再設立更多的監管機制。

至少……現在可以安心一些。

對於武珝,多多注意便是,倘若有任何的苗頭,便將其掐滅。

陳家的書齋佔地極大,某種程度而言,它其實更多的已經成了陳家的‘內閣’,在這裡,數不清的消息送達,而掌握着書齋的武珝,似乎對此樂在其中,她通過大量的訊息,漸漸瞭解陳家的構成,瞭解不同產業的特點,瞭解每一處的弊病,以及每一個獨當一面的人,他們的優點是什麼,缺憾是什麼,等到了心裡有數時,那麼任何一份送來的訊息,只需看訊息送來的人是誰,涉及什麼產業,要做什麼決定,武珝便可通過枯燥的公文用詞,洞察到這公文背後不爲人知的東西,猜測出撰寫公文的小心思,而後……適當做出批示。

武珝連自己都訝異於,自己竟有這方面的天賦,她甚至覺得……這一切陌生的東西,好似對自己而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因而,對此樂在其中。

當然,她是顯得很謹慎的,絕大多數事務,她還是要將一些難以決斷的事,上報陳正泰或者三叔公來最終裁決。

她不過是在每一份的公文下頭,寫上自己的建議,而這些建議往往給人一種無懈可擊的感覺,所以陳正泰的迴應,大抵只能是‘同意’二字,只有極少數,陳正泰會有自己的想法,而這些想法傳達到了武珝這裡時,武珝卻又不禁驚爲天人。

因爲她發現,陳正泰的想法往往比她所想的更高明和周到,甚至還有許多超出了常人想象的腦洞,而這些腦洞,只怕自己再聰慧的腦子,也是無法觸及的。

恩師果然不愧是恩師啊,表面上很懶,不願意去處理繁雜的公文,可實際上……他腦子裡,總有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自己雖是自詡聰明絕頂,和他相比,卻如雲泥一般。

當然,武珝永遠都不會知道,陳正泰的智慧,來源於上千年曆史中智慧的結晶,是站在無數像是武珝這樣的歷史巨人肩膀上的總結,這是武珝遠遠都不如的。

越是窺見了這冰山一角的智慧,武珝越發的謹慎,她在人前雖已開始顯現出一丁點智慧超羣的優越,可在陳正泰面前,卻永遠都如一隻小鵪鶉一般。

其他人對於陳正泰的佩服,來源於陳正泰身上的光環,如權勢,如地位,如金錢,又或者是出於感恩戴德之心。

可對於武珝而言,她對於陳正泰的欽佩,來源於她有足夠的智慧,去發掘出隱藏在陳正泰身上的某種過人的大智慧。

只有聰明人,才能窺見一丁點陳正泰身上的那種聰明,誠如只有英雄才能識英雄一般。

當然,武珝很清楚,這府上的女主人乃是遂安公主,所以她熟悉了一些日子之後,卻總以秘書的身份,前去拜謁遂安公主,時不時給她問安建言,遂安公主本是端莊的心性,見她說話有趣,似乎辦事也得利,卻也和她處的來,偶爾讓人送一些新鮮的蔬果至書齋裡去。

七日之後,放榜的日子來了。

今次的放榜,並沒有造成太大的震動。

皇帝和羣臣對此都漠不關心。

因爲任誰都清楚,這只是一場小小的院試,其實並不值一題。

而至於那一場曾鬧的天下人議論紛紛的賭局,其實早已有了分曉,一個平平無奇的女子,只讀了兩個月的書,且還提前交了卷。

那麼……還有看榜的必要嗎?

李世民當日,懶得去看榜,也沒心思去顧着今早的朝議,而是騎着馬,穿戴着甲冑,前往驪山行宮沐浴狩獵。

這驪山行宮距離長安頗有一些距離,乃是秦嶺支脈,而此處因此得名的,卻是這裡的溫泉,李世民繼位之後,擴建了這驪山行宮,將此地改爲了湯泉宮,此處山巒迭起,深山中虎豹不少,而李世民愛好狩獵,帶着禁衛們在此圍獵,若是乏了,便可至湯泉宮沐浴一番,整個人便難免神清氣爽。

只是狩獵這等事,一直被大臣們所詬病,李世民雖是馬上得天下,在衆臣苦苦勸諫之下,卻不得不收斂。

近日來過於苦悶,索性抱着眼不見爲淨的心思,來此休閒幾日。

不過他剛剛跨上了馬,張千卻匆匆而來:“陛下,各部大臣已候在湯泉宮外了。”

“這是何故?”李世民沒好氣的道:“朕已半年不曾狩獵,難道今日難得出來一趟,也要阻止嗎?”

“不。”張千深深的看了李世民道:“大臣們此番是爲了賭約來的,今日就要揭榜,賭局結果要揭曉了。”

“他們是想要極力勸朕裁撤新軍是吧?”李世民冷笑:“朕看他們等這一日,等的好苦。”

張千不敢吱聲。

李世民道:“不必理會他們,他們願意等,便慢慢的等吧,朕這幾日,先狩獵再說,其他的事,等朕回了太極宮再行商議。”

張千只好道:“喏。”

“是了,將陳正泰也招來吧,這些日子冷落了他,朕來教他騎射,這個傢伙……成日懶惰。聽聞這一個多月來,連新軍大營也去的少了,朕要好好督促他。”

“喏。”

…………

貢院外頭,倒還是來了不少尋常的百姓,那魏叔玉也邀了幾個親朋好友一道來看榜。

其實……他已料到自己要高中了,甚至可能名列前茅,看榜的意義並不大,可這樣會顯得比較有儀式感,湊湊熱鬧也好。

因而,這裡依舊是人聲鼎沸。

這雖是不太受人關注的院試榜,即便是高中,也不過是得了秀才功名而已,可尋常的讀書人,還是很看中的。

貢院那裡,對於放榜已經熟悉了。

吉時一到,便在萬衆期待之中,取了榜單,一張張的張貼。

絕大多數人都露出了失望之色,因爲隨着張貼的榜文越來越多,密密麻麻的姓名裡,卻看不到自己名列榜中,有好事之人似乎記下了不少考生的名字,有人驚詫道:“這榜中七八成,都是大學堂的讀書人。”

一時之間,羨慕者有之,不忿者有之。

魏叔玉卻是面帶笑容。

二皮溝大學堂的實力,早已是有目共睹,所以他早已預料到了這等可能。

當然……他和尋常的讀書人不同。

直到最後一榜放出的時候。

有人驚喜的道:“公子,公子……你高中啦,你名列十九。”

名列十九,雖不算是名列前茅,卻也算是極不錯的名次了,已算是這一年院試裡的人中龍鳳。

可聽到十九的名次,魏叔玉面上無驚無喜。

他原本希望自己能夠名列前三。

可現在看來……這長安城中可謂是藏龍臥虎,想來……又被二皮溝大學堂的人佔了不少去。

心裡不禁唏噓,不過無論如何……上榜並非是壞事,有不少自己的朋友,學識都算不錯,不也榜上無名嗎?

他心裡稍稍輕鬆一些,下意識的想,卻不知此次名列三甲的乃是什麼人。

而此時……耳邊卻有人低呼道:“武珝……武珝是誰?”

武珝……

這名字,很熟悉。

魏叔玉一愣。

他努力的回憶着什麼。

可是已有人幫他回憶了:“難道……難道是那個武家的丫頭……這……這不可能。”

武家……

魏叔玉打了個激靈,臉色變得古怪起來,他想起來了,那個和自己對賭的人,就是武珝。

他眼裡掠過了一絲慌亂,忙是擡頭看向幫守的位置,赫然……就是武珝……

魏叔玉禁不住低聲喃喃道:“武珝……武珝……這……這如何可能……”

他魏叔玉可以名列十九,前面十八人,無論是任何人,他都可以接受的。

因爲對於魏叔玉而言,自己輸給他們,只是因爲自己還不夠刻苦,自己還有長進的空間。

可武珝呢?

這丫頭此前根本沒有系統性的讀過什麼書,不過是認識一些字而已。

這個丫頭,只讀了兩個月的經史,就能提筆作文章了?

何況……她還是一個女流之輩啊,傳聞之中,她並不是很聰明,至少武家人是這樣說的。

更可怕的是……她還提前交卷了。

自己輸給她?

魏叔玉的腦子,竟有些亂。

一時空白。

榜下之人,也是鴉雀無聲。

許多人像是見鬼了似乎。

“怎麼可能是她?”

“這樣的人也可登上榜首?”

“那韓國公……會仙法不成。”

“韓國公深不可測啊。”

“爹……爹我要入學,我要進大學堂……”

魏叔玉覺得頭重腳輕,暈乎乎的,好幾次都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噩夢。

於是他不斷的擡頭看着榜首的名字,不斷的掐着自己的手心,可那痛感傳來,那清晰的武珝二字在自己眼簾裡不曾變化,而後,他突然眼裡溼潤了:“我……我對不起家父啊,對不起家父啊……父親,孩兒不孝啊,父親竟要因孩兒而受辱。”

對啊……自己連一個女流都考不過。

而結果卻很可怕,自己的父親……居然要向陳正泰低頭屈膝。

幾個家人,已忙是要將暈倒的魏叔玉攙扶住,急切道:“公子節哀,節哀啊……”

“到底是不是那個武珝,我看……要去貢院那裡,問明白纔好。”

“你沒看到嗎?幷州武珝,這幷州武珝,這天下還還能有誰?”

………………

第三章送到,懇求月票,準備還章節了,大家把月票給老虎吧,親。

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
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六十四章:開張大吉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三百章:中了,中了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九章:敕封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