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

張亮說着,低頭看着血肉模糊的李氏和張慎幾,只是笑,笑得很是悽慘。

陳正泰看着這個傢伙,打了一個冷顫,他曉得這張亮當初也是一個驍將,倒是生怕他突然暴起,傷了薛仁貴和蘇定方,便大叫一聲:“對付這樣的叛逆,大家不要客氣,一起上。”

蘇定方三人各自對視一眼。

顯然對於陳正泰這等不講武德的行爲,頗有幾分牴觸。

最後還是蘇定方輕描淡寫道:“還是我來吧。”

說罷,他手中提刀,已信步上前。

張亮穿着黃袍,朝蘇定方獰笑道:“你不過是無名之輩,也敢動俺?俺現在乃是天子,受命於天!”

說着,舉起了鐵鐗,便朝蘇定方的腦袋砸去。

這傢伙的氣力極大,而鐵鐗的份量也是極重,一鐗揮舞下來,宛有千斤之力。

蘇定方卻曉得手中的鋼刀是不能和鐵鐗硬碰的,於是他猛地身子一錯,直接躲過。

張亮似乎毫不費氣力,又橫着鐵鐗一掃,眼看着這鐵鐗便要攔腰砸中蘇定方。

蘇定方身子卻已如迅猛的豹子一般,猛地貼近張亮,隨即將刀狠狠的在張亮的脖子上划過去,人卻繼續與張亮的身軀錯開。

如此一來,那虎虎生威的鐵鐗,雖是差一點要砸中蘇定方的後腰,可只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張亮的身軀卻是一顫,而後,手中的鐵鐗落下。他拼命的捂着自己的脖子,方纔還完好的脖子,先是留下一根血線,而後這血線不斷的撐大,裡頭的血肉翻出,鮮血便如瀑布一般噴濺出來。

張亮口裡發出呃呃啊啊的聲音,拼命想要捂住自己的傷口,因爲喉管被割開,所以他極力想要呼吸,胸膛拼命的起伏,可此時……面上卻已窒息一般,最後鼻子裡流出血來。

眼看張亮的身子即將要倒下,已到了張亮身後的蘇定方,卻一把扯住了張亮的長髮,而後刀子自後橫着到了張亮的脖子上,這一次,又是猛地一割,這長刀入骨的聲音格外的刺耳,而後張亮終於身首異處。

蘇定方取了首級,那無頭的身軀便無言倒下,蘇定方渾身血淋淋的,朝陳正泰道:“大兄,這頭顱,你提着?”

“不……不必了。”陳正泰皺着眉頭搖搖頭:“你留着吧,我回去覆命。”

“噢。”蘇定方從容地拎着頭顱,點點頭。

此時的陳正泰,終於意識到,自己永遠不可能像歷史上的蘇定方和薛仁貴一般,成爲獨當一面的大將了。

自己還是太仁慈了,所謂慈不掌兵,大抵就是如此吧。

完成了李世民交代的任務,陳正泰心裡掛念着李世民的安危,於是再不敢耽誤,立馬轉身,匆匆趕回前堂去。

此時,整個張家已經基本上的在新軍的控制之下了。

幾個大夫已被請了來,此時正小心翼翼的照顧着李世民和程咬金。

陳正泰出現的時候,卻發現李世民雖是重傷,不過這李二郎的身體實在是變態,居然這個時候,還勉強的撐着。

他見陳正泰回來了,立馬朝陳正泰虛弱的道:“如何……”

陳正泰道:“逆賊張亮,已經伏誅了。”

李世民氣息不穩,兩個大夫已撕開了他的外衣,檢視着傷口,李世民則道:“伏誅了也好……你……你是如何知道張亮謀反的?”

陳正泰忙道:“這……說來話長,懇請陛下先將養身體吧。”

李世民卻是搖搖頭道:“朕……受創甚重,能不能熬過去,還是兩說的是,只是……越是在這個時候,朕越是要知道。”

此事……非常的簡單。

這一箭,直接刺進了李世民的胸口,幾乎貫穿到了李世民的後背,即便是李世民,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自己最後能不能熬過去,也只有天知道了。

雖說現在這個時候,自己還能挺着,可他知道,這只是因爲……靠着自己強壯的體力在熬着罷了,時間一久,可就說不上了。

所以李世民這個時候,已經讓人快馬去請太子和衆大臣了。

無論將來如何,至少現在,在他還有意識的時候……要將該交代的事統統都交代好了。

如若不然……一但有了什麼意外,勢必引發權力的真空。

而這……是李世民絕不願意看到的。

張亮的謀反,令李世民的觸動極大,他終於發現,自己過於的自信了。

陳正泰只好道:“是從陳家的賬目裡查到的。”

李世民訝異道:“賬目……”

陳正泰點頭道:“對,臣的秘書武珝,察覺到賬目有問題,有人在春耕的時候,大量的採買農具,這等大宗的購買,和往年有些不符……覺得這應該是有人在謀劃着什麼。所以……她又查了其他的賬,所以順藤摸瓜,才查到了張家的頭上。”

陳正泰見李世民一副疼痛難忍,卻依舊咬牙堅持的樣子,忍不住又勸道:“陛下要不要先休息休息?”

李世民卻是搖頭:“朕在聽呢,咳咳……你繼續說,繼續說下去,只憑着賬目,就可以查到……查到有人謀反嗎?這武珝……朕還是看輕了她,她一女子,竟有這樣的神智,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啊!”

陳正泰只好又繼續道:“所以兒臣一直覺得,張家肯定有什麼問題,當然……卻沒有實證,只是今日,卻聽聞張亮居然請陛下去給他的母親祝壽,兒臣聽聞陛下襬駕到了張家莊子,又想到張亮有極大的冒犯可能,一時慌了,所以……所以就……”

頓了頓,陳正泰隨即便道:“兒臣擅自調兵,已經是觸犯了禁忌,實在是罪無可赦,懇請陛下責罰。”

李世民虛弱的點頭:“不錯,你這確實是罪無可赦,沒有得到朕的旨意,也沒有兵部的公文,就敢擅自讓新軍出營,這和謀反沒有什麼區別。”

陳正泰道:“新軍上下,大多對此事並不知情,是兒臣擅做主張,與他人無關,陛下要嚴懲,就罰我一人好了。”

李世民艱難的露出一個苦笑,似乎那大夫觸碰到了自己的傷口,令他發出了一聲痛苦的SHENYIN,而後勉強道:“可正因爲……你敢冒着擅自調兵的危險,也要賭一賭這張家有沒有謀反,一心想着……想着要救駕,這一份忠心……你教朕如何處置呢?若非是你,那張亮只怕陰謀已經得逞,此時……只怕已經趁亂,先行殺入宮中去了。所以,你有……有大過,也有大功。你行事……行事莽撞,可……可也有一份赤膽忠心。朕方纔思量了一下,倘朕是你,這樣做,絕非是你的上策……朕若是處置你,那麼……社稷垂危時,誰還敢救駕啊……”

陳正泰嘆了口氣:“陛下若能寬恕兒臣,兒臣感激不盡。”

李世民隨即道:“可是擅自調兵,不能開這個先河……不能開先河啊……既然如此……那麼……就罷黜你的爵位吧,撤了你的國公之位。除此之外……裁撤掉新軍,這……是對你的懲戒。”

陳正泰萬萬想不到,懲罰居然如此的嚴重。

可細細一想,他驟然明白了,其實這也是有道理的,今日可以以救駕的名義調兵,那麼明日呢?

無論理由再如何正當……懲罰是絕對要有的。

他媽的……早知道我還是選武珝的上策了,陳正泰心裡忍不住恨恨地想着。

只是……雖是心裡罵,可若是重來,自己當真會選擇上策嗎?

其實陳正泰自己也說不清。

此時,他看着重傷的李世民,一時說不出話來。

卻在這時候,卻見外頭有宦官匆匆進來道:“陛下……太子殿下到了。”

李世民屏退左右:“你們且先下去,朕有話要和太子說。”

於是除了兩個醫者之外,其餘人統統告退。

一會兒工夫,一臉焦急之色的李承乾,已是氣喘吁吁的進來了。

見了受傷的李世民,他不禁一時百感交集,連忙拜下道:“兒臣見過父皇,父皇……您……”

“不許哭,不要說話,現在……現在聽朕說……”李世民已越來越氣若游絲了,口裡努力地道:“朕……朕現在,也不知能不能熬過去,就算是能熬過去,只怕沒有一年半載,也難恢復。現在……現在朕有話要交代給你。我大唐,得天下不過數十年,現在基業未穩,所以……此時,你既爲太子,理應監國,可是……這天下這麼多驍將和智士,你年紀還輕,如何做到駕馭羣臣呢?朕……不放心哪。”

李承乾只是淚眼婆娑的道:“兒臣一定……一定……”

“不要說這些自滿的話。”李世民苦笑着道:“連朕都陰溝裡翻了船,何況是你呢,你及得上朕的萬一嗎?”

這話說的……

李承乾一時有點懵,若換做是從前,他肯定想要好好的說道說道了,只是今日,看着身受重傷的李世民,卻只有哽咽。

李世民則是接着道:“現在……朕先送一個大禮。陳正泰與你相交莫逆,他與你……既是君臣,又是朋友與兄弟,此人……朕觀之,他是個有大義的人,他擅自調動兵馬,已觸犯了禁忌,朕已奪了他的爵位……裁撤了新軍。你雖還不是新君,可未來卻還是要穩住朝廷,要借重的,定是陳正泰這樣的人,所以……你監國之後,下的第一道詔令,便是以救駕的名義,敕封陳正泰爲郡王,而後犒賞這些解散的新軍將士,將新軍提爲禁衛。如此,你便算是給了他們恩德了。他們都是忠義之士,自是對你死心塌地的。”

敕封爲郡王……

這幾乎是破天荒的事。

可李承乾立即就明白了李世民的意思了,陳正泰有大過,可也有天大的功勞,如若不然,這大唐的社稷,天知道會是什麼樣子,懲罰他擅自調兵是一回事,給他賞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承乾立馬道:“兒臣知道了。”

李世民便又道:“除此之外,房玄齡、杜如晦,還有你的舅舅長孫無忌,此三人,可以與陳正泰一道輔政,房玄齡這個人……性子溫和,是統帥百官的最好人選。而長孫無忌,乃是你的孃舅,他長孫家,與你是一體的。可是……長孫無忌不宜成爲百官的首領,他是個擔當不足,且有自己小心思的人,大體上,他是忠心的,可私心重了一些,依舊讓他做吏部尚書吧,加一個太傅便是。再有如程咬金、李靖之輩……李靖當初,在玄武門之變時,態度有所猶豫,他並不效忠於朕,不過……此人還是有大用,他在軍中有威望,行事也不偏不倚,要讓他坐鎮在長安,至於張公瑾、程咬金、房、秦瓊之輩,他們出身遠不如那些世族子弟,可對朕,將來對你,也定會忠心耿耿。這個時候,應該統統外放,外放到各處重鎮,令他們任都督和將軍,鎮守一方,要嚴防有不臣之心的人。”

李世民的聲音越來越微弱了,卻依舊強逼着自己說完:“侯君集這個人……心思太重了,朕在的時候,或許能制住,可是若朕不在了,他雖是你平日裡最親近的,他的女兒,也嫁給了你爲妃,可一旦朕沒了,他定會驕橫,不會將別人放在眼裡的,這樣的人……你必要小心爲上,此衝鋒之才,卻不可完全信任,找個由頭,要治一治他的罪,先疏遠他,令他時刻保持着驚恐,等到用人之際,再將這關在籠子裡的老虎放出來。”

李承乾聽到這裡,已是淚水漣漣:“兒臣都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李世民突然覺得自己眼眶也溼潤了,反而忘卻了疼痛:“朕平日或對你有苛刻的地方,可朕是父親,同時也是天子哪,作爲父親,理應疼愛自己的兒子。可九五之尊,怎麼只有對子女的愛呢?快……去將大臣們都召進來吧,朕……朕也有話和他們說。”

李承乾行了大禮,忙是站起,退到了一側。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求支持。

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兩百章:馬賽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十章:大禮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七十章:人才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十章:恭喜陛下
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兩百章:馬賽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十章:曠世功勞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十章:大禮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七十章:人才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三十章:恭喜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