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

而此時……浩浩蕩蕩的高句麗大軍已是直撲仁川。

先是大家察覺到,仁川的外圍出現了零星的高句麗斥候。

頓時……整個仁川如臨大敵。

天策軍驟然之間開始進入備戰狀態,他們果斷的開始進入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壕溝。

炮兵們開始有序的進入壕溝後方的炮兵陣地。

數百門火炮,分別設置於東南和東北一線。

壕溝的外圍,是交錯的拒馬。

甚至……還有挖掘的一些陷阱。

端着步槍的新兵都有些緊張,好在往往都有老兵們帶隊,這些老兵的神情就輕鬆了許多,他們是經歷過大世面的人,對於戰鬥輕鬆自如。

或許是因爲老兵的輕鬆感染了這些新兵;又或者是數月的操練,讓新兵們有一種條件反射的服從。很快,所有人有序地進入了自己的戰鬥崗位。

最不滿的就屬薛仁貴了,他的重騎兵佈置在側翼,只負責襲擾和遊走,顯然……陳正泰這一次,不打算將重騎當做主力來使用。

而護軍營,則作爲後備隊,暫時調配在陳正泰的左右。

仁川城中,許多人惶恐起來。

不少逃入仁川的難民頓時哭爹喊娘起來。

他們原以爲高句麗的大軍會直奔王都,所以大家都蜂擁跑來了仁川,可哪裡想到,人家就是奔着仁川來的。

崔延慶便是其中之一,他的父親官拜百濟國郡將,父親固然不敢貿然離開自己的崗位,可自己的妻兒卻不能不顧,因而他父親讓人連忙帶着他的母親以及弟妹妹數十人,再加上一些僕役,攜帶着崔家的家財,連夜跑來了仁川。

原以爲……可以躲避兵禍,可哪裡知道,這高句麗人居然死咬着奔着仁川來了。

這一路,高句麗都是勢如破竹。

而顯然,當百濟朝廷察覺到高句麗的目標乃是仁川,卻也不敢阻擋,統統將兵力收縮在了王城泗沘以及錦江一帶,保護王都。

仁川城中已經開始出現了混亂,哭爹叫娘,崔延慶只好帶着自己的母親和弟妹們隨着人流,往碼頭方向去。

雖然此時沒辦法登船,可似乎距離船更近一些,便讓他們多了幾分心安。

又過了兩日,越來越多的高句麗軍馬開始出現,他們先掃蕩了附近的郡縣,而後將仁川圍了個水泄不通。

這可是十萬大軍,浩浩蕩蕩,遮天蔽日一般,附近的百濟守將根本不敢抵擋,早已落荒而逃。

此時……整個仁川外圍,卻是出奇的平靜。

顯然,高句麗人也在嘗試打探仁川的虛實,並沒有急於發動進攻。

而天策軍顯然也沒有進攻的慾望,他們躲在壕溝裡,像是享受着最後的一絲寧靜。

天氣很寒冷,高句麗的軍中出現了大量的凍傷。

不過唯一的好處在於,此時天寒地凍,因而軍中並沒有出現瘟疫。

王琦等人,已經漸漸的恢復了一些士氣。

這其實也可以理解,當初的時候,他們惶恐不安,被將軍們抽打着來到了百濟,抵達百濟之後,他們便開始分兵各路,襲擊郡城,顯然高陽意識到必須得犒賞將士們了,於是縱兵燒殺。

須知人就是如此,王琦是弱者,他被官差欺凌,被上頭的將軍甚至是伍長們隨即踐踏,可給了他們一把刀,讓他們進入了城中和村落時,當伍長鼓勵他們可以隨意劫掠,王琦心中對於自己父兄的擔心,以及這些日子來操練和行軍的苦悶,在這一刻全宣泄了出來。

他似是紅了眼睛,像是變成了野獸,竟開始覺得莫名的痛快。

而此時……一座港口擺在了他們的面前。

將軍們一次次暗示,這裡有着驚人的財富,有無數的婦孺。

於是這高句麗軍馬上下,驟然之間士氣如虹。

他們用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遠處矗立起來的港口燈塔,看着眼前那一重重的壕溝……

顯然……他們並沒有意識到,唐軍和那些菜雞一般的百濟官兵有什麼分別。

高陽則騎着高頭大馬,來到了最前線,遠遠眺望着仁川的動靜。

隨即,他笑了。

“果然……沒有多少兵馬。他們的士卒,巨好像是土耗子,龜縮不出,可憐那陳正泰,真是作繭自縛,將天下最好的甲冑兜售給了我們高句麗,而他們自己……似乎那些士兵們連甲冑都沒有呢!”

衆將都笑了。

因爲他們確實看到……唐軍裹着的,不過是一件件大衣。

看上去好像挺暖和的。

可實際上,沒有甲冑……又是步兵佔了多數,是根本不可能經得起高句麗重騎的衝擊的。

“可見人貪婪起來,真是連砍自己腦袋的刀都敢賣。”

高陽心情愉悅地道:“讓將士們歇息一日,傳令下去,好好犒勞他們,殺雞宰羊,飽食一日之後,便踏破仁川。”

“喏。”

高陽此時大喜過望。

這一路的進展過於順利。

重騎還真買對了。

即便他很清楚,重騎的真正戰鬥力還未發揮出來,可戰果卻很豐碩。

至少在面對百濟人的時候,幾乎是一面倒的殺戮。

此時……自己的大軍,是唐軍的五倍。

又多是威力驚人的重騎。

這唐軍龜縮在此,其實已經陷入了死地,這仁川根本沒有城牆,不過挖了一些溝渠而已,想憑藉這個抵擋漫山遍野的重騎,就等於是找死了。

他回到了大帳,興沖沖的召了衆將飲酒,酒過正酣,難免會有些得意忘形了,樂呵呵地道:“等拿下了仁川,擊潰了海路的唐賊,我等便立即北上,前往遼東,與大唐天子血戰,必將那李世民打得跪下求饒!這百濟國小力微,也沒多少財富,可若是能入主中原之地,糧食、錢財和婦人,我可與諸將任取。”

“萬勝!”衆人紅光滿面,紛紛萬分激動地迴應。

當天夜裡,高陽披着衣,開始寫下一份奏疏,大抵稟告了自己已抵達仁川的經過,並且保證數日之內,便可擊潰海路唐軍云云。

寫罷,他讓人連夜送出,而後好好休息了一日。

這一日……天色極好,雖是寒風依舊冷冽,卻有豔陽高照。

這豔陽驅散了晨霧,遠處的仁川……又重新如剝開了雲霧一般,慢慢的浮現在了高陽的面前。

五萬重騎,還有四五萬輔兵,花了一上午時間進行集結,擺開了陣勢。

高句麗的旌旗,在寒風之中獵獵作響。

高陽騎着馬,徐徐從中軍出來,數不清的重騎,已經靜候待命。

此時,高陽眼睛眯着,遠眺着仁川,而後冷笑道:“此時那陳正泰,只怕已是嚇得屁滾尿流了吧!真是可惜,我不會給他機會了。”

而後他張嘴,發出了一聲怒吼:“傳令,出擊!”

“嗚嗚嗚……”

號角齊鳴。

蠢蠢欲動的重騎,已經紛紛開始取了武器。

王琦在數不清的重騎之中,他感受到了一種安全的感覺。

從前覺得這些重甲是累贅,壓得他透不過氣來,甚至無數次想要擺脫掉這身沉重的負擔。可這個時候,被這重騎包裹着,卻覺得無比心安。

何況身邊,層層疊疊都是重騎兵,許多的戰馬打着響鼻,或是前蹄刨着結霜的地面。

王琦還是覺得冷,渾身都冷,身軀好像已是僵硬了。

不過……漸漸的……他的氣血開始涌動,身軀慢慢開始熱了。

進攻的命令還沒有發出。

人們不安的等待。

…………

壕溝裡,一柄柄火槍已經冒出了壕溝。

匍匐在壕溝裡,幾乎和土地連爲一體的‘軍大衣’們,此時都默不作聲。

有人冒出頭,看着遠處烏壓壓的重騎,就好像一座座大山,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重騎兵還是沒有立即開始進攻,顯然還在等各部做好最後進攻的準備。

可就在此時……炮兵營已經預備完畢了。

他們早已架設好了炮兵陣地,一門門的火炮,早已準備妥當,他們將炮口指向遠處重騎的最密集之處。

足足七八百門火炮……已裝填好了火藥,塞入了炮彈。

陳正業顯然很清楚……現在的高句麗在預備進攻。

所以這個時候,炮火的覆蓋式打擊,可以讓敵人倉促未定的時候,先行一輪炮擊。

於是……他猛地吹響了竹哨。

尖銳的竹哨刺破了寂靜。

而後……便有炮兵舉着火石,引燃了一根根浸泡了火油的引線。

轟隆……

第一聲火炮響徹了天際。

巨大的炮口瞬間噴出了火舌。

而後……無數的炮火聲音連綿不絕。

天空……炮彈如火雨一般劃過了完美的弧線。

火雨瞬間開始傾泄到遠處的重騎的密集之處。

原本還在等待進攻命令的重騎兵們,顯然是沒有意識到這種場面。

大地震撼,炮聲震耳欲聾。

於是……許多戰馬開始受驚。

人們駭然的看着無數的火雨從半空中砸落,而後……世上最恐怖的場景……呈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炮彈落地,毫不留情地將一個個的重騎直接砸了個稀巴爛。

沒錯……理論上來說,重騎的防護是十分完美的,三層護甲,可以阻擋絕大多數的武器,可這炮彈的巨大威力,卻好像是從天而降的狼牙棒,所謂的重甲,其實脆弱得和天靈蓋沒有多少分別。

王琦駭然。

坐下的馬直接受驚,居然直接撒腿便開始向前疾奔。

而後……他看到地上……佈滿了七零八落的屍首,這些屍首……直接明光鎧變形,而裡頭的人……也隨之變形了。

到處都是戰馬的嘶鳴,原本還打算列隊衝鋒的重騎,實際上……已經開始出現了混亂。

因爲大量的重騎,已經先行奔跑了。

而後的戰馬,則開始後跑。

有的呆立於原地。

高陽頓時失神,實際上……他所處的位置也並不安全,就在前方數十丈,兩個禁衛被天上落下來的鐵球砸中,直接落馬,再也沒有爬起來。

高陽看着浩浩蕩蕩、層層疊疊的重騎,已經開始陷入了混亂之中。

他知道此時……自己已經不能選擇了,若是再混亂下去,勢必會陷入相互踐踏的境地。

於是已經顧不得重騎的隊列,立即大吼:“出擊,出擊……”

號角又是齊鳴。

轟隆隆……

無數的馬蹄聲響徹大地。

於是漫山遍野的重騎,朝着一個方向疾奔。

而炮擊依舊還在繼續。

一輪輪的火炮砸在頭頂,重騎們呼啦啦的,只曉得埋頭亂衝。

根本就沒有任何隊形可言。

可即便如此……這數萬重騎一齊衝擊所帶來的威勢,還是如排山倒海一般,帶着無以倫比的氣勢。

密密麻麻的重騎,已什麼都顧不上了,只是一味地狂衝,即使留下了許多的屍首,似乎也在所不惜。

王琦就在浩浩蕩蕩的馬隊之中,其實重騎的馬速很慢,條件實在有限,他們實在沒有辦法做到……唐軍重騎那般發揮出戰馬的衝擊力。

因爲絕大多數的戰馬,根本就良莠不齊。

此時,四周都是混亂的喊殺聲,那該死的炮火,似乎像是沒有盡頭一般,一個個在半空中劃過,形成了一道道的火雨。

王琦親眼看到一個炮彈,直接砸在前方一個重騎的面上,那重騎只悶哼一聲,整個頭並沒有因爲頭盔的保護,有任何的幸運,因爲連着頭盔帶着腦袋,直接砸掉了半邊。

他甚至可以看到血漿在飛濺,然後灑落在地。忍受着這空氣中瀰漫的血腥,王琦依舊拿出了武器,和所有人一樣,揚起了刀,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喊殺,而後往前衝去。

高陽感覺他的心是繃緊的,面對這突然降下的炮火,他內心很是震撼,他原以爲……這是拋石車的效果,可很快,他意識到拋石車根本不可能射程如此之遠。

而且最讓他覺得可恥的是……對方居然射出來的乃是一個個大鐵球。

鐵啊……

居然就這麼用來砸人。

這確定你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要知道,在高句麗……鐵是很值錢的,畢竟煉製不易。

這也是爲何,當初陳家要賣甲冑,高句麗人立馬上趕子去搶的原因,因爲這一算,橫豎都不吃虧,一套甲冑下來,含鐵量這麼高,更別說這鋼鐵還十分的精良。

可他萬萬沒想到……對方居然會奢侈到拿鐵球砸人的地步。

看着這漫天的火雨,高陽開始爲唐軍心疼了,費錢啊!

不過此時,高陽倒是漸漸地鬆了口氣。

因爲即便有着這滿天的火球,重騎依舊往前衝殺。

只要重騎衝了過去,按照這一路上虐菜的經驗,應該很快便可摧枯拉朽!

雖然顯然這炮火打亂了高句麗人的陣列,可是有沒有陣列,又有什麼緊要呢?

唯一的美中不足的是,這炮火還是導致了巨大的傷亡……

不過……這依舊是可以承受的,只要最後他們能夠取得勝利!

冒着炮火衝擊的重騎,其實速度很慢。

絕不如輕騎那般的風馳電掣,和其他的騎兵相比,他們更多的……像是在‘蠕動’。

www ★Tтkā n ★¢ ○

這蠕動的軍馬,慢悠悠的……其實也是沒辦法,畢竟戰馬不行……能勉強將馬甲和重騎兵承載着沒有倒下,已經算是這戰馬合格了。

你還想癡心妄想地飛快跑起來?

不過大家都願意接受這樣的速度,反正已經習慣了。

畢竟平日裡都是這樣衝鋒的。

…………

“武大郎……”

此時,在壕溝裡,一個新兵很緊張。

他叫楊六,看着前方那漫山遍野的重騎,若說不害怕那是假的,要知道那重騎營可是經常被薛仁貴拉出來操練的呢,虎虎生威,場面震撼!

何況這一次……人家出動的重騎,可謂是鋪天蓋地。

可很快,楊六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他的心情鬆弛起來,探出了腦袋,一臉錯愕的樣子,忍不住呼喚着一旁的一個老兵的名字:“你說……這是重騎兵?”

“看着像。”武大郎點點頭,卻是皺了皺眉,若有所思。

楊六臉上堆滿了懷疑,忍不住道:“怎麼和咱們重騎營的人不一樣?我看薛將軍帶着重騎操練的時候,呼啦啦的,可快了,像風一樣。可是他們……這會不會有詐?高句麗人不會是故意如此麻痹我們的吧?”

武大郎託着下巴,畢竟是老兵,得假裝自己見過大世面的樣子,在楊六這等新兵蛋子面前,當然要端着一點。

他開始開動腦筋,彷彿在思索了幾秒之後,才道:“極有可能,高句麗人狡詐,這極可能是在故意示弱。”

“又不對。”楊六搖了搖頭道:“他們可是冒着炮火往這邊衝的啊,你看看……你看看……咱們的火炮,砸死了這麼多人呢!可他們還是慢吞吞的……哎呀,我看着都覺得着急了,難道他們拿自己的性命……來示弱?”

“這……”武大郎忍不住探出腦袋來,很努力的觀察着那慢吞吞的殺來的重騎。

他忍不住皺了皺眉,覺得自己要被這些重騎整成神經衰弱了,你們倒是趕緊來啊,這還沒人跑的快呢。

“我看……這裡頭一定有陰謀。”武大郎眉頭擰成了一條扭曲的毛毛蟲,若有所思的樣子。

…………

睡了。

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兩百章:馬賽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十一章:大捷
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兩百章:馬賽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二十一章:大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