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

陳家子弟某種程度而言,就是陳家的穩定器。

他們如沙子一般,摻入進各行各業,也讓陳家培養的許多大小掌櫃們,不敢胡亂行事。

一到了春日,便是春耕,只是大量的人力開始一窩蜂的往作坊和工程這裡跑。

朝廷倒是有些擔憂。

雖然新的糧種已經推廣開,當下大唐還未人滿爲患,可是糧食問題,乃是根本的大事。

大量的勞力脫離土地,就意味着許多土地可能荒蕪,甚至沒法像從前那般的精耕細作。

房玄齡爲此大爲頭痛,一年一度的勸農又要開始了。

可是朝廷和地方的官府,怎麼可能和陳家爭奪人口呢?

人家開的價格是一日吃三頓,頓頓見葷腥,除此之外,還有工錢。

而你勸人務農,在這土地上,一年到頭,也不過是勉強混個全家吃飽,就這……還需看老天爺吃飯。

更不必說,絕大多數的人,都不過是世族的部曲,或者是地主的佃農,種植出來的糧食,一部分繳納了糧稅,一部分收了租,剩下的一部分,其實已經所剩無幾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就算喊一百遍勸農,也沒人會聽你一句。

房玄齡爲了此事,上了許多道奏疏,表達了他對農業的擔憂,長此以往,大唐如何確保農地能夠耕種,如何確保有足夠的糧食,穀倉裡…如何儲藏足夠的糧食以備災情。

戶部那邊,在派人巡查之後,也表示了這方面的擔憂。

李世民也對此事也是格外的重視起來,作坊生產東西再多,創造再多的財富,可若是糧食出了問題,就是天大的事,以往的時候,百姓們是拼命開荒,現在倒好,是拼命的棄地。

於是召了百官們問計,百官們倒是提出了不少勸農的措施。當然,也有激進之人,要求乾脆關閉作坊,減少工程。

這個提議,很快遭了人的白眼。

你這是說關閉就關閉,說減少就能立即減少的嗎?

要知道,此時,風氣已經開了,強行取消工程,讓那些匠人和勞力回去務農?

你信不信,就算陳家樂意,那些勞力和匠人首先就先鬧的天下大亂不可。

陳家開了這個口子,以至於這已成了趨勢,宛如洪峰一般,絕對不可以人爲去阻擋的。

更不用說,這麼多的作坊和工程,也牽涉到了許多人的利益。

現在世族們很窮,能掙一點是一點,蚊子大小是塊肉嘛。

反正土地……很快就不是自家的了,巨大的貸款肯定還不清,數不清的土地都要被收繳了,這個時候,土地的收益,還與我們家何干?

商議了一天,也沒商議出個結果來,於是李世民只好留下房杜二人,繼續私下商議。

可是很顯然,這三人說了老半天,依舊得不出一個所以然,只能大眼瞪小眼,說幹了嘴也說不出辦法來。

正在大家愁眉不展的時候,張千進來道:“陛下,陳正泰求見。”

李世民頷首:“來到正好,朕還正想找他呢,這事說回來,其實都是因他而起啊,本來他建工程,是爲了穩定人心,可哪裡想到,事情過了頭了,叫他進來吧。”

沒多久,陳正泰進來,先給李世民行禮。

房玄齡和杜如晦同樣和陳正泰相互行了個禮,而後陳正泰跪坐下,才道:“陛下,兒臣聽聞朝廷正在爲勸農之事而心急如火?”

李世民皺着眉頭道:“正是,工程和作坊,將不少的青壯勞力吸引走了,即便是鄉間的其他勞力,也無心務農,而今……這全天下都是浮躁無比,現在換了新糧耕種,朕倒不擔心現今百姓們餓肚子,可長此以往,卻也不是辦法,朝廷總需拿出一個切實可行的辦法來。”

“若是畜生代替人力呢?”陳正泰突然道。

“畜力?”李世民疑惑的看着陳正泰:“你繼續說下去。”

陳正泰便道:“以往的時候,人力不值錢,我大唐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力,可如今,人力終於開始缺乏了,這耕地,何不大規模的運用耕牛和耕馬?”

李世民踟躕着:“就是不知是否合算。而且這牛馬從何而來?”

陳正泰顯然早有準備,於是立馬道:“西寧和朔方,有的是,前些日子,和那吐蕃等國貿易,不知得了多少牛馬,再加上關外有大量的牧場,正愁沒有銷路呢。”

“當然……這朝廷理應以農爲本,兒臣……若是販賣關外的牛馬入關,實在是有些蒙了心智了,現在大家都艱難,不妨如此,兒臣讓人在關外選二十萬頭牛,十萬匹駑馬入關,這些牛馬,分發各地官府,令他們分發給百姓們耕種,如此一來……原來三人耕種的土地,只需一人便即可了,可以大大的減少人力。另一方面,爲了適應耕牛和耕馬,兒臣讓作坊想辦法配套相關的農具,盡力的將耕牛和耕馬推廣出去。以大規模的畜力取代人力,同樣一戶人家,可以耕種更多的土地,一戶人家的收穫,自然比從前多了,只是牛馬要養起來,怕是一點負擔,不過想來,比起多養幾個勞力,要輕鬆許多。”

房玄齡和杜如晦一聽,頓時明白了陳正泰的意思。

人力不夠,就讓畜力來取代,陳家有牛馬,願意提供大量的牛馬入關,如此一來……這問題也就解決了。

房玄齡立即道:“以往的時候,耕牛使用並不多,數百畝地,也未必能有一頭耕牛,倘若此時陳家能帶牛馬入關,這倒是大大節餘了人力,足以緩解當下的勞力不足。只是……這樣做,倒是令陳家費心了。”

“哪裡的話。”陳正泰搖搖頭:“其實……關外的牛馬,實在是太多了,那些胡人們……想還欠條,到處將他們的牛馬拿來交易,陳家也不想要啊,他們給的太多了,若是因此而有利關內,陳家也能爲之鬆一口氣。這些牛馬,只當贈送好了。”

房玄齡和杜如晦都不禁動容。

房玄齡忍不住道:“陳家這是壯舉,令人側目。”

李世民也不禁感慨起來,陳正泰還真是有良心啊。

數十萬頭牛馬,足以應對當下農業的困局了。

只是接下來,卻是朝廷如何分發牛馬的問題了,若是分發的不好,便是朝廷的責任。

於是李世民看了房玄齡一眼道:“卿家要立即擬定一個章程來,切切不可壞了陳家的好意。還有陳正泰這樣的壯舉,定要門下制詔,好好旌表一番。”

房玄齡連忙稱是,緊皺的眉頭終於舒展了許多。

心中的一塊大石終於落地,房玄齡頓時感到自己身輕如燕起來。

有了這麼多的畜力,自己的心頭大患,一下子解決了一大半了。

李世民也不禁爲之頗有感觸,這才叫真正的乘龍快婿,朕煩惱什麼,即便是打瞌睡,也總能送來枕頭。

他忍不住欣慰的看着陳正泰道:“朕也不能平白得了陳家的東西,將來陳家有什麼要求,大可以和朕說。”

陳正泰笑了笑道:“臣子爲君分憂,乃是本份,這是陳家心甘情願奉上的,此事,即便是臣等叔公,也是甘之如飴,絕無怨言,都說農乃國家根本,這個時候,陳家怎麼可能視而不見呢?陳家僥倖,這些年發了一些小財,可正因爲如此,所以才需在國家危難的時候,施以援手啊。”

這話說的…

倒是讓房玄齡、杜如晦等人一時慚愧了。

姓陳的錢賺了,好事也幹了,敢情什麼好處都給他們家佔完了,還能得一個好名聲。

只是此時,卻不能在乎這一些細節。

房玄齡在此時,已是打起了精神,因爲後續的佈置,還需他這個宰相來實施,中途若是一個不好,這麼多牛馬不能及時分出去,一方面會招致天下人的怨言,另一方面,這牛馬官府還需照料,若是有餓死病死,便算是辜負了陳家的美意了。

這陳家也算是未雨綢繆,顯然早就預料到關內會缺畜力,居然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已開始籌備了。

大量的牲口,在無數的牧人驅逐之下,開始浩浩蕩蕩地入關。

無數的牛馬……一路驅趕到了夏州。

爲了表示對這些牛馬的重視,朝廷已經早先就預備好了草料,以及大量的人員,前往夏州迎接這些牲口。

房玄齡也決心親自去一趟,這既表示了宰相對於農事的重視,另一方面,也代表了朝廷,顯示出朝廷對於陳家贈送牛馬的關切。

作爲宰相,既然房玄齡前往夏州,百官少不得也要去一小半。衆人至夏州的時候,已是正午,這夏州本地的刺史已是苦不堪言,一下子來了這麼多牲口,得給它們提供草料不說,來的太多,還踩踏了不少的莊稼,這些牛馬也不似人一般,可以令行禁止。見着什麼都要啃一點,這倒算是天下人都得了好處,唯有夏州遭殃了。

房玄齡到了地方,見這裡無數的牛馬連綿數裡,蔚爲壯觀,據聞只是運來的第一批,卻也讓人不禁咋舌。

他見了那夏州刺史,讓他不必憂心,夏州這邊朝廷自有錢糧補償,隨即便開始爲這些牛馬頭痛了。

於是和一撥又一撥的官員議論,隨即吩咐了一件又一件事之後,卻有人慌慌張張的來奏報:“房公……房公……”

來的人乃是太僕寺的少卿,太僕寺乃是唐朝的九寺之一,主要的職責,就是養馬。

當然……他們原本的職責是養軍馬的,隸屬於兵部,不過這一次,爲了迎接和分發這些畜力,太僕寺這專門養軍馬的,卻不得不隨房玄齡一道來,在將這些畜生解決分發掉之前,誰也別想跑。

一見到這人慌慌張張的,房玄齡便皺眉,他以爲出了什麼變故:“怎麼,出了什麼事?”

“這……這……有些蹊蹺,這些牛馬……它們……它們……”

房玄齡聽了,表情更加凝重,莫非這些牛馬,有什麼問題?不會吧,是發了瘟的?又或者……

房玄齡焦急地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下官也說不清,還是房公親自去看看纔好。”

房玄齡不免有些慌了。

這事可出不得差錯的啊。

於是……匆匆忙忙的帶着衆官趕至這牛馬羣中。

卻見這些牛馬沒什麼異樣,他倒是鬆了口氣,很精神嘛,你看,他們咩咩和嘶聲的樣子,狀態都快超過平日裡蹦蹦跳跳的陳正泰了。

而且陳正泰雖然說這些是老牛和駑馬,可實際上,這些牛馬大多年輕體壯,可見陳家人很厚道。

房玄齡鬆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那太僕寺少卿:“古怪在何處?”

“房公看那牛馬的身上。”

房玄齡狐疑着,上前仔細一看……這牛馬大多燙了東西,像一道道的疤痕,仔細去辨認,卻見一頭牛身上燙着字:“去西寧,落戶西寧贈錢糧。”

又看另一頭馬上,只見馬屁股上燙着幾個字:“陳家農具頂頂好,天下老幼都知道。”

房玄齡腦子頓時有點發懵了,繼續看下去,又見一牛屁股上燙着:“來朔方,幹工程,三年能娶大媳婦。”

“……”

這些牛馬身上燙着的字,顯然是用烙鐵烙的,趁着冬日的時候,傷口不易發炎,直接烙下,因而上頭的字跡,永遠除不去。

“老夫就知道………這傢伙肯定要鬧出點事的。”房玄齡苦笑搖頭,回頭看一眼太僕寺少卿。

這少卿亦苦笑地道:“房公以爲,現在該如何是好?”

“還能如何?要不你們太僕寺去罵陳正泰一頓,狠狠彈劾他?”

這少卿慌忙的搖頭,人家好心送來了牛馬,不過是打了個廣告而已,你就跑去罵人家,這就有點缺德了。

他咳嗽一聲,尷尬地道:“房公說笑了。”

房玄齡則道:“其他的,有沒有問題?”

“都沒有問題,這些牛馬,在關外養的極好,比關內的牛馬好多了。分發下去,馴養幾日,便可下地,氣力也大。”

“這便是了。”房玄齡苦笑搖頭道:“既如此,那麼就假裝沒有看見吧,該怎麼分發,就怎麼分發。說實話,他爲何不烙印幾句詩上去,非要弄這等俗語。”

太僕寺少卿心裡想,尋常百姓,他們也不看詩啊。

管他呢。

房玄齡終歸決定當做這件事沒有發生,次日回了長安,奏報天子,大致的彙報了一些情況。

李世民聽聞上頭烙的字,也不由皺眉,禁不住低聲道:“也不烙幾句吾皇萬歲之類深入人心的話,盡去給他陳家的買賣廣而告之了。”

當然,這只是小小的不滿,卻絕不至因此而動怒的,人家解決了關內的大問題,是花了錢的。

你沒花錢得了便宜,還想怎樣!

不過想到那些百姓們得了牛馬,要養着這牛馬七八年,每天精心的伺候着這些牲口,成天面對着這些字,即便不識字的人,也會詢問一下村中識字之人這是什麼意思,十之八九,這些玩意……都要深入人心,讓人記一輩子了。

這是要影響一代人啊。

可顯然……這些都不重要,滿朝文武,都當這些事沒有發生過,畢竟……這玩意,你去追究,反而顯得你格局太小了,太低級。

…………

陳正泰卻沒心思去關注牛馬的事,他是個有格局的人,自有許多他要在意的事情!

做了好事之後,留下了一點名,便繼續每日去新軍學騎馬,下了值,偶爾聽一聽武珝關於蒸汽機的彙報。

經過了兩個多月的改良,最新測試蒸汽機車已達到了四十五馬力。

這對於武珝而言,顯然在沒有新的技術突破之前,已到了極限了。

陳正泰自然心裡也有數,讓他們測試這蒸汽機車能拉多少貨物。

不過得出的結論,卻令陳正泰很是吃驚。

這時候……陳正泰意識到,自己此前所計算的方式是錯誤的。

此前計算的馬力,能承載的貨物,其實是車輛拉貨的方式,那時候能達三噸,而現在這四十五馬力,按理來說,至多也不過是五噸的貨物。

可實際上……能拉動的貨物,遠比五噸要多的多。

這是因爲,陳正泰沒有計算到蒸汽機車是在鐵軌上跑的,摩擦力遠小於路上跑的車輛,而且一旦跑起來,隨着慣性,所得的力更多。

這就意味着,當下蒸汽機車,已大抵可以成熟,或者說……已經可以滿足運輸的需求了。

只是到底能拉動多少人,或者多少貨,卻還需重新計算,或者說……重新進行實驗。

而實驗的方法,就是在既有的線路上,進行一次嘗試。

陳正泰心情很好,高興之餘,對武珝吩咐道:“去,這事兒……可不是小事,發請柬,給我四處發請柬,我要讓他們都知道……我陳正泰爲何在地上鋪鐵,還有,讓三叔公趕緊的多買進一些股票,除此之外,西寧和朔方的土地……這幾日別賣了,還賣什麼……要漲價啦!”

武珝連忙頷首道:“是,恩師!”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和訂閱。

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
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