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

李世民嘆了口氣,隨即道:“至於你其他幾個成年的兄弟,行爲也多有不彰。”

他而後深深的看了李秀榮一眼:“朕年富力強的時候,總是覺得人的能力最緊要,可如今方知,人最需的是德啊。若是德行不好,留在身邊,只是隱患。朕思來想去,便想到了你,你是公主,天潢貴胄,打小起,就不愛爭寵,也不喜邀功,安安分分,規規矩矩,下嫁給了陳家,也是乖乖巧巧的相夫教子,沒有做令皇族蒙羞的事。所以朕非要借用你不可。這鸞閣……就是三省之外的新省,用來做什麼呢?是用來拾漏補遺,看看這三省執政,有什麼缺失,看看政令是否有可以修補的地方。”

“不說其他的,就說六部吧,朝廷設了六部,可是朕發現,六部已經不足以治理天下了,禮、兵、吏、刑、工、戶,各部之間,職責不明,總會發生一些邀功諉過的事。不說其他的,這股票交易所,每日這麼大的交易量,誰來管理呢?讓戶部嗎?戶部懂這些嗎?再有,這麼多的作坊,難道朝廷也將他們視而不見?需要有一個完整的策略啊。若是六部管不上的事,就讓鸞閣來管吧。這些事,陳家比較熟悉,可陳正泰是個懶惰的人,朕思來想去,也只有秀榮出面了。你是公主,朕就敕你爲鸞閣令,與中書令、門下令等同。”

李秀榮聽着,一時竟不知該怎麼回答好。

她沒想到,父皇給與自己的職責,比自己想象中還要重。

六部管不到的,都在鸞臺的轄下。

這鸞閣令,豈不也成了可以和房玄齡這些人平起平坐的人?

只是……自己只是女子。

雖然大唐沒有什麼太多的男女妨礙,某種程度而言,女子幕後操控的事屢見不鮮。

關隴貴族出身的人,哪一個不是,當初的隋文帝楊堅,見了自己的妻子都害怕呢。又如當今的宰相房玄齡,那更是天天被夫人各種收拾。

至於李秀榮的那些姑姑們,就更不必說了,一個個都如虎狼似的,在外頭比她們的丈夫要威風的多,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個個都將她們的夫家吃的死死的。

可李秀榮還是有些慌:“父皇,兒臣……”

李世民擺擺手:“朕知道你又要婉拒,說什麼不能勝任的話。不必怕,不勝任也不打緊,朕取你的德行,至於才幹,可以慢慢的磨礪,這世上有誰是天生便什麼都能擅長的?正泰,你也勸一勸。”

陳正泰一時不知該怎麼勸好,只好乾笑道:“若是陛下不怕事情辦砸了,兒臣倒是沒什麼意見。”

李秀榮踟躕道:“只是兒臣若是每日來鸞閣,那繼藩怎麼辦?”

李世民道:“繼藩自有良師教導,他年紀不小啦,不可能日夜跟着你。”

李秀榮唏噓着,她的性子,便是如此,此時竟不知該如何拒絕。

李世民見她不迴應,便笑道:“既然如此,事情就這麼定了,這鸞臺,暫時就定在武樓吧,明日朕便讓人,將武樓修飾一下,你能爲父分憂,爲父很欣慰。”

李秀榮只好道:“兒臣遵旨。”

當日夫婦二人出宮,李秀榮不由道:“真是奇怪,父皇爲何這樣做呢?”

“武珝不是已經說了,陛下這是對許多大臣失望了,他在謀劃和佈局。”

“可爲何是我,我還是不能明白。”

“我也不明白。所以這就是爲何,陛下是聖君的緣故,若是人人都明白,傻子都知道他想幹啥,那還叫什麼聖君。”

李秀榮居然覺得有理:“只是這鸞閣的事,我卻不懂。”

“這無妨,可以先將武珝調到你身邊,做你的女官,給你出謀劃策,我想……她一定會有主意的。”

“武珝?”李秀榮不禁道:“她有這個能力嗎?何不從朝中調人呢?”

陳正泰自信滿滿的道:“你放心便是,這世上再沒有人比她更擅長此道了。當然,她只是協助你,你不能事事都依賴別人,畢竟你纔是鸞閣令。”

“我自然知道。”李秀榮頷首。

……

侯府。

侯君集來回在堂中走動。

他內心的焦慮,此刻已讓他臉色越來越凝重起來。

陛下突如其來的動作,令他生出了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慌。

當初陛下對他的栽培,侯君集認爲將來自己必定是輔政太子的主要人選。讓他一個將軍任吏部尚書就是明證。

他甚至認爲,將來輔政大臣的班底裡,應當會有長孫無忌,還有自己,當然,還可能添上一個陳正泰。

可是,自己比長孫無忌年輕許多,那時的長孫無忌,十之八九已是老眼昏花,雖是位高權重,卻是不足爲慮。

而至於陳正泰,他並沒有真正進入朝廷,只是皇親國戚,這朝政和軍政,十之八九是落在自己身上。

可現在……固然陛下沒有因爲李祐的事而懲罰自己,可顯然……滿盤皆輸了。

他越這樣想,越覺得煩躁。

聽聞陛下特意修書給長孫無忌,專門借了長孫無忌一貫錢。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陛下故意借這一貫錢,有皇家欠長孫家錢的意思,意思是,滴水之債,涌泉相報?

可顯然……陛下沒有朝自己借,因而……長孫無忌應當還是地位穩如泰山,可自己……已被放棄了。

再有,陛下又令遂安公主入朝,這是破天荒的事,這大唐,居然多了一個鸞閣令,雖然滿朝文武認爲,區區一個遂安公主,她完全不懂政務,不會成什麼氣候,也不可能對三省造成什麼威脅,所以………不需堤防。

這朝中是熱議了一下,也有人上了奏疏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不過這風頭,很快就過去了。

可對於侯君集而言,就不一樣了,陛下召遂安公主,顯然也有……以陳家輔政的意思。

而自己……什麼都沒有了。

這麼多年來,多少個日夜,立了這麼多功勞,可到頭來……

他覺得自己渾身冰涼,陛下的心思,太難測了。

…………

李秀榮在三日之後,隨即便到了鸞閣。

這鸞閣原本是武樓改成的,門口換了招牌,李秀榮入內,身後跟着武珝。

武珝是以女官的身份進去,其實這女官說穿了,只是地位高一些的僕從而已,這兩個女子落座,早有宦官給他們準備好了茶盞。

李秀榮坐定之後:“這裡沒有佐官、文吏嗎?”

“陛下說了,殿下想傳喚誰,直接讓奴等去傳喚朝中諸相公便是。”

武珝笑道:“這樣也好,免得被掣肘,我們到時自己挑選一些幹吏。”

李秀榮頷首,她落座之後,便瞥了武珝一眼:“東西帶來了嗎?”

“帶來了。”李秀榮自袖裡取了一份章程。

李秀榮便道:“這幾日辛苦了你。”

武珝便回答:“不敢。”

而後將章程送給宦官:“拿去三省,交付三省議定。”

宦官沒想到,這兩個女人剛剛上任,就已做了準備,哪裡敢怠慢,便匆匆忙忙的去了。

李秀榮和武珝則端坐着喝茶。

李秀榮瞥了一眼國色天香的武珝,面帶微笑:“這擬定章程的事,你從何處學來,還有,你似乎對政務很是嫺熟……”

“師母,我經常要看邸報的,作爲長史,怎麼能對朝廷漠不關心呢,這邸報看的多了,自然也就輕車熟駕了。”

只……看多了邸報……

李秀榮道:“你的恩師一直誇獎你聰明,想來一定有過人之處。”

武珝抿嘴一笑:“不敢。”

她在師母面前,還是很乖巧的樣子,顯得很拘謹,不敢有任何逾越禮法的言行,李秀榮不做聲的時候,她便也在一旁沉思,什麼時候李秀榮詢問她,她便對答如流。

…………

門下省,政事堂。

三省宰相們聚於此,此時已炸了鍋。

“一開始就想要自己徵稅,這還了得,這是戶部的事……”杜如晦顯得很不滿,他對於這個鸞閣,是漠視的態度,認爲不過是陛下心血來潮的產物,等到李秀榮厭煩了,便會乖乖回去相夫教子她們能懂什麼國政,自己活了大半輩子,還沒全明白呢。

可哪裡想到,鸞臺一早就送來了章程。

這章程很嚇人,認爲當下的稅制已經不合時宜,尤其是工商的稅賦,十分原始,還處在十抽一,各處關隘卡要的地步。

這種混亂的稅制,直接導致許多稅賦浪費在了地方官吏之手,沒辦法收到朝廷手上,而且抽的貨物……囤積起來,因爲庫存不便,轉運麻煩的緣故,導致了大量的浪費。

因而,第一個章程,便是要求從戶部手裡,剝離開工商的徵稅職權,直接在鸞閣之下,設一個財政部,專司財政之事。

“直接設立一個部堂,這是恆古未有的事。”房玄齡沒有否認當下稅制的混亂,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商稅絕大多數都是實物稅,也就是商賈轉運十車的絲綢,那麼就抽走一車的絲綢,可這些絲綢囤積在各地,按理來說,是該轉運到長安入庫,可實際上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大量的絲綢,都是以保管和運輸不善的緣故,直接浪費掉了。

不只如此,各種稅制盤根錯節,畢竟沿襲的乃是隋制,而隋沿襲的又是北周的體制,那個時候還在戰亂,誰管的了這麼多,一拍腦袋便出一個稅來,可收也可不收,很多稅,是不該收,卻是收了。而許多的稅,倒是該收,可實際上……你也沒辦法徵收。

不過房玄齡覺得不妥的地方就在於,徵稅,大可以重新改一改,不必踢開戶部,令外成立一個部堂。

這六部是多少年的規矩了,沿襲了不知多少個朝代,現在直接成立一個部堂,顯得有些不謹慎。

長孫無忌只是微笑,不做聲。

他雖也是宰相,可是長孫無忌很油滑,陛下才剛剛建了一個鸞閣呢,不管成與不成,其實都不重要,長孫無忌知道這是陛下的心思就夠了,這個時候直接非議,難免讓陛下認爲自己和他不是一條心。

所以他不吭聲。

倒是另外幾個宰相,卻也怒了:“這才第一日,就這樣幹,真是婦人之見啊。”

“房公,我看……此風不可漲,不妨立即上書……”

“爲何要上書呢。”房玄齡微笑:“老夫看來,不妨就按他們的意思辦吧。”

“什麼?”衆人看向房玄齡。

人們都說房玄齡善謀,可萬萬想不到,這房玄齡第一個就妥協了。

若是如此……那還了得?

房玄齡微笑道:“這件事,就按她的去辦,這事……肯定成不了,建立一個部堂,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哪裡有這樣輕易呢?現在鸞臺剛剛成立,不妨就給她一點事做,讓她將心思都花在這上頭,有何不好?陛下剛剛任了殿下爲鸞閣令,我等便羣起反對,一方面會讓陛下難堪。另一方面,這天下百姓看了,也會看笑話的。”

衆人聽了房玄齡的話,頓時恍然大悟。

杜如晦道:“言之有理,倒是我等不知進退了。”

三省很快議定,表示了對章程的支持。

而後,作壁上觀,就想看看,這鸞閣到底會玩出什麼東西來。

可是過不了多久,便又來了一份鸞閣的公文,建言將魏徵提爲財政部的尚書。

這一下子,讓三省突然意識到……這鸞閣顯然是想玩真的。

當然,立即否決,而是提了一個人選,乃是御史中丞朱錦。

朱錦宦海沉浮數十年,很有經驗。

而至於魏徵,當初辭官的時候,還只是一個秘書少監呢,照規矩,是絕對不夠資格的。

這不是他魏徵名聲大就可以的事。

三省直接封駁了鸞閣的章程,打了回來,反而下了一份公文過來。

鸞閣這裡,李秀榮蹙眉,她沒想到……事情比她想象中要麻煩的多,當初那些見了自己都和藹可親的大臣們,現在卻都是如狼似虎,開始變得正鋒相對起來。

“朱錦這個人,你看如何?”

“朱錦如何,不重要。”武珝在一旁面帶微笑,她笑的樣子很純真,臉頰上的酒窩露出來。

“嗯?”李秀榮看着武珝:“爲何?”

“因爲朱錦是三省提的,所以他即便是管仲再生,殿下也不能用。”

“難道不是以能力大小爲先嗎?”李秀榮覺得武珝有時候格外有主意。

武珝道:“師母,什麼纔是權力呢?權力是因爲陛下封了師母爲鸞閣令,那麼師母就有了宰相的權力嗎?不,並不是的,官職的大小不重要,甚至是名望的高低也不重要。權力的本質,就是師母要讓誰做尚書,誰就可以做尚書。這份公文裡,將朱錦說的如此天花亂墜,可鸞臺想要真正辦成事,就絕不可以接受三省的建議,因爲一旦師母妥協,那麼在滿朝文武眼裡,鸞閣令不過是個無用的稱謂罷了,師母要做的,是繼續堅持,非要讓三省讓步不可,只有讓人知道,師母可以任免尚書,那麼師母纔可以讓他們生出敬畏之心,而接下來,這財政部的事,纔有促成的希望。”

“而一旦接受三省的安排,財政部就永遠都建不成了。”

李秀榮聽到此處,頓時明白了武珝的意思:“所以,我該去拜見父皇,讓父皇支持我?”

“不可以。”武珝道:“若是拜見了陛下,得到了陛下的支持,那麼就師母借了陛下的勢而已,人們敬畏的是陛下,而不是鸞閣令。”

“既然不可以拜見父皇,就只好去拜訪房公,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武珝又搖頭:“房公見了殿下,一定是殷勤款待,可是絕不會讓步,他是宰相,是不容許有人挑釁他的威嚴的。”

李秀榮聽到此處,蹙眉起來:“如此說來,似乎怎麼做都不成了。”

“誰說沒有辦法呢?”武珝道:“依律,所有的政令,都是三省議定之後,交付六部執行。現在三省之外,多了一個鸞閣,這就意味着,需三省一閣議定之後,纔可擬出門下的詔令,交付六部。既然是這樣,只要鸞閣令對於所有的政令都提出質疑,那麼……就一個政令都發不出去了。”

李秀榮詫異道:“若是如此,豈不是……朝廷要癱瘓不成?”

“癱瘓又如何?”武珝態度格外的堅決:“非常之事,行非常之法,外頭的人,都當鸞閣毫無用處,那麼就要宣示它的用處。人們都認爲,權柄不能操持於婦人之手,那麼就用一切方法,令他們知道,任何人敢於忽視鸞閣,任何法令都不能推行。”

李秀榮顯得有些憂慮,這樣做的後果,可能難以預料。

可她隱隱之間,覺得武珝是對的。

她不想被人看笑話。

夫君將武珝派來協助我,想來也是這個意思吧。

於是,沉思片刻:“怎麼做呢?”

“抓住一些朝堂中的規矩,進行反擊,讓他們雞犬不寧,直到妥協爲止。”

“從哪裡開始幹起?”

“從這裡……”武珝拿出了一份奏疏,交給李秀榮。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
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九十五章:反覆橫跳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