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

李承乾此前對於這一次營救是沒有太大信心的。

不過,顯然就算失敗,損失也不大。

而現在……竟是成了。

玄奘竟當真回了來……

這絕對是天大的喜事啊。

而陳正泰也已深吸了一口氣。

能救回來,當然極不容易,這可是陳家許多人舍了性命救回來的啊。

這不只是救回一個人這樣簡單,而是隻此一事,便可改變整個世界的格局的大事。

李世民顯得很震驚,不由道:“怎麼,陳家跑去和大食人……議和了嗎?”

這件事,他不知道。

不過……無論怎麼說,陳家就算是私下裡和大食議和,那也沒關係。

畢竟……現在這個玄奘的事鬧的這樣大,派人前去和大食人接洽,與他們進行某些交易,也是可以理解的。

人回來便好。

陳正泰則是立馬就搖頭道:“陛下,陳家沒有議和。”

李世民眉一挑,不解地道:“沒有?”

似乎怕李世民不信,陳正泰很認真的搖頭:“真的沒有。”

“那這人,是如何救出來的?”李世民從陳正泰慎重的臉色看來,已經信了,只是……

百思不得其解啊,既不可能是出兵,也沒有議和,這顯然於情於理都說不通。

文武百官們也都詫異地看着陳正泰,一副匪夷所思的樣子。

陳正泰卻是笑了笑,隨即躬身道:“陛下,兒臣做的很簡單,便是派了一些陳家子弟前往大食……”

李世民目中帶着疑竇:“而後呢?”

陳正泰咳嗽一聲,道:“而後……就很簡單了,這些陳家子弟進入了大食國的王都後,兵分兩路,一路襲擊了他們的兵營,藉以掩人耳目,聲東擊西。而另外一路,直接襲了他們的王宮,俘虜了他們的國王和王公貴族,最後再將人挾持到波斯,要求大食國交換人質。”

“……”

故而……殿中頓時又譁然了起來。

許多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不可能。

“陳家出了多少兵馬?”李靖率先問道。

陳正泰道:“九十餘人。”

居然……九十餘人?

李世民已是啞口無言。

這就太可怕了。

才九十多個人,深入數千裡,直接把人綁票了,而綁票的人……卻是對方的國王。

這有些像是天方夜譚啊!

羣臣已是議論紛紛,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許多人還是覺得不可置信。

畢竟這是幾千裡之外的事,誰知道真假呀,可也有的人認爲陳正泰不至於如此膽大包天,居然敢在這樣的場合下欺君罔上。

就在大家非議之時,李靖皺眉道:“我無論如何也無法想象數十人可以做到這樣的事。你們是如何進入大食的?”

“以出使的名義,表面上是帶着厚禮,前往大食的國都,讓大食人誤以爲,我們乃是前去議和。”陳正泰這時候表現得很低調。

殿中君臣都屏住了呼吸,心裡固然有許多的疑竇,可此時,卻不得不安靜地傾聽着。

李靖點點頭,接着道:“以此名義進入大食國的國都,卻也未必沒有可能。只是……如何營救呢?”

陳正泰便道:“先令其兵營混亂,可以使用火藥,他們在明,我們在暗,猛地一次突襲,勢必引起炸營!而炸營會是什麼後果,想來李將軍比我清楚。”

李靖此時就不禁佩服起陳正泰了。

炸營是什麼意思,他當然清楚,任何帶兵的人都清楚這是什麼意思,軍隊聚集在一起,一羣血氣方剛的人,卻因爲需要操練,因而人們的精神是緊繃的,一旦在夜晚,軍中突然出現了某種混亂,便會引發士兵們的恐懼,而這種恐懼一旦開始蔓延,便會相互踐踏,根本就沒有辦法進行約束。

李靖隨即又問道:“如何取宮中呢?”

“這個簡單,用飛球,在襲擊兵營的同時,一隊人馬利用飛球,以及夜色的掩護,直接出現在對方的王宮,而後……降落,只是必須在一炷香之內,直接拿下國王和王孫貴族,將他們挾持登上飛球,再立即撤走。”

陳正泰的回答,確實很簡單。

至少大致的作戰思路,是可以服衆的。

聲東擊西,擒賊先擒王。

這其實也是兵法。

當然……這裡頭唯一的問題就在於……事情說的很簡單,可裡頭的細節……處處都在難點。

比如,襲擊兵營很簡單,可怎麼能確保成功,又怎麼確保這些人全身而退?

飛球抵達王宮很簡單,可落地之後,怎麼確保迅速的擊潰對方的守衛,同時確保在極短的時間之內挾持大食王?而後……又怎麼確保在大軍包圍的情況之下從容撤走?

甚至是撤走之後,如何接應,怎麼確保擺脫追兵?

作戰計劃是一回事,執行卻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難想象,任何一點紕漏,或者是出現任何一丁點的差錯,都可能導致全軍覆沒。

李世民和李靖這樣的人,帶兵多年,是最清楚這一點的,作戰的計劃列的越細,可能出現的紕漏越多,於是這些紕漏積重難返,最後引發巨大的問題。

於是李世民一臉震驚地道:“正泰,這個計劃,是你想出來的?”

“不。”陳正泰搖搖頭道:“是太子殿下和兒臣一起想出來的。當時聽聞玄奘出了危險,天下振動,長安百姓,無不心切玄奘和尚。太子殿下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對兒臣說,成日哭哭啼啼的有個什麼用,莫非給佛祖塑了金身,掛了一個祈福牌子,成日阿彌陀佛,便能將高僧救回來嗎?兒臣與太子殿下一樣,感同身受,深知成日哭哭啼啼,倒不如……想方設法地進行營救更實在!正因爲如此,太子和兒臣便一起制定出了一個作戰的方略!”

說到這裡,陳正泰頓了頓,才又道:“這個計劃……擬定之後,我們都覺得希望還是很大的,一方面,我們是有備攻無備。另一方面,我大唐的殺手鐗,那大食人尚不清楚,只要我們突然襲擊,並且掐準時間,確保一炷香之內完成計劃,那麼……即便這大食人有百萬大軍,我們照樣可以取上將首級。”

李世民聽到太子竟和此有關,禁不住瞥了李承乾一眼。

而文武百官們,此時個個繃着臉,一臉肅穆。

要知道,前些日子,大家還在嘲笑太子和陳正泰二人捐納這麼一丁點錢,盛讚那吳王和蜀王大方,有慈悲之心。

現在想來,真是慚愧啊!對呀,那吳王和蜀王,只捐納點錢財又有什麼用?

真若是心繫玄奘,難道不該是救人要緊嗎?

當然,其實那個時候,大家的第一反應都不是救人。

這倒怪不得大家,而是大食實在太遙遠了,而且玄奘又是生死未卜。總不可能帶十萬軍馬去,勞師遠征,就爲了救一個玄奘吧?

大家已經默認,玄奘已死,於是都覺得趁此機會,表現一下愛心最是重要。

陳正泰此時則繼續道:“這一次的計劃,的確有一些冒險,可太子殿下和兒臣都覺得,爲此而冒險,是值得的,畢竟太子殿下和兒臣都有慈悲之心,一想到玄奘僧人遇險,便寢食難安。而此次出動的人馬……都是軍中精銳中的精銳,都是陳家的子弟。”

李世民聽到此處,竟還是覺得自己如夢遊一般。

他仔細的想了想,倘若換做是自己,也未必敢拿做出這樣的決策吧。

這兩個傢伙,不但膽大,而且還心細,如此膽大的計劃,倘若沒有兩個人計劃縝密,是絕無可能成功的。

除此之外……還需要這九十多個人,個個實力非同凡響,但凡有任何人實力不濟,都可能功虧一簣。

“那大食王……在你的計劃中,做了什麼安排?”

陳正泰道:“太子殿下的計劃之中,一旦拿下了大食王,便與大食人交換人質,也就是說,一旦大食人禮送玄奘,那麼……便將大食王交還給他們。”

羣臣又不禁震驚了。

這好不容易將大食人拿住了,就這麼……只換一個僧人回來?

這時的大唐,可沒有後來理學盛行之後的一切都將道德掛在嘴邊的風氣。

在他們看來……不狠狠敲那大食人一筆,實在說不過去嘛。

可李世民聽了,卻是心花怒放。

救人已經很了不起了,這行動從結果來看,一定是乾脆利落,沒有拖泥帶水,也足以證明了兩個人的能力。

當然……真正讓他龍顏大悅的,卻是太子和陳正泰居然選擇直接交換人質。

“如此甚好。”李世民高興地道:“人無信不立,人若是貪婪無度,便是霸道,霸道是不能長久的。而真正成大事的人,定是實行王道,何爲王道呢,那便是能剋制自己的貪慾。人的慾望是無窮的,只有剋制這些,那些大食人,固然好像佔了便宜,可實際上……我大唐數十人,可以捉拿他們大食王一次,將來,還可以第二次第三次,這不過是一次警告。而我大唐言出必行,他們已是惶恐,勢必對我大唐……心有餘悸的同時,也在想方設法,牟取與我大唐的相處之道。”

李世民認爲這一手,顯出了很深的政治智慧,這不是尋常人可以做到的,他不由的看向李承乾:“太子……”

李承乾道:“兒臣在。”

“這些……你當真有一份嗎?”

李承乾不禁氣惱地道:“父皇,兒臣在裡頭可是出了大力的,怎麼事到臨頭,父皇卻對兒臣如此猜疑呢?”

李世民微笑,而後嘆了口氣:“朕是沒想到啊……倘若如此,你們可就真是解了朕的燃眉之急了啊。來……明日,令玄奘入宮覲見。太子和涼王有大功,理當旌表。不過……那些深入虎穴的將士,也要好好獎賞,不可寒了他們的心。吏部和兵部,要早日敘功。”

衆臣此時內心的震驚還未過去,卻紛紛行禮:“遵旨。”

卻在此時……外頭有宦官匆匆進來道:“陛下,高昌有緊急的奏報送來。”

高昌……

李世民和大臣們面面相覷,今日……對於他們而言,已有巨大的驚喜了。

卻不知……從高昌傳來的,又是什麼?

李世民隨即就道:“取奏報來。”

於是不一會,便有宦官小心翼翼的將奏報送到了李世民的面前。

李世民取來一看,隨即又是大喜。

衆臣察言觀色,見李世民一副驚喜的樣子,有人不禁道:“陛下……不知發生了何事?”

李世民嘆了口氣道:“不久之後,將會有一件大事發生,高昌送來急報,說是自波斯、大食、大宛、車遲、焉耆、疏勒、龜茲、沙洲諸國,派出了大量的使節,正往長安而來,說是使節浩浩蕩蕩,遮天蔽日,貢品絡繹不絕,蜿蜒數裡。”

衆臣一聽,一下子就明白了。

這就說明,太子和陳正泰這一次的作戰,非但沒有誇張的成分,甚至……遠超了大家現在的想象。

各國曆來都是現實的,沒有人會無緣無故跑來長安,給你上貢。

尤其是波斯和大食這樣的大國,他們遠在千里之外,和大唐一丁點的關係都沒有,是絕不可能屈辱地跑來向大臣稱臣的。

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一個。

陳家救援玄奘的過程之中,得到了巨大的成功,已經震懾了天下,以至於各國人人自危,希望依靠爭相賄賂強大的大唐天子,來給自己買一個平安符。

尤其是那大食……想來已是被陳家人打怕了。

“恭喜陛下。”

“吾皇萬歲。”

於是在這大殿之中,源源不斷的稱頌之聲,不絕於耳。

李世民此時心裡自是大是寬慰,連連點頭,忍不住大笑道:“歷朝歷代,可有大食和波斯向中原入貢的嗎?”

長孫無忌便趁機道:“大唐遠邁歷朝歷代,縱強漢也不能及。”

李世民滿面紅光地道:“傳旨高昌、西寧、朔方等地,若是有使前來,好生款待,要盡一盡地主之誼纔是。”

衆臣紛紛稱是。

李世民隨即罷朝,卻獨獨留下了李承乾和陳正泰。

李承乾此刻正心花怒放。

而陳正泰則顯得很拘謹。

這個時候……還是要低調啊。

不過他此時倒是忍不住的想,那陳正雷,也算是一個人才了,他孃的……這種事都幹成了。

這效果顯然真的超出了陳正泰的預料!

有了這些特種作戰的軍馬,將來……便可花費最小的代價,去做某些不可言說的事了。

等衆臣退散之後,李世民便擡眸,先看了李承乾一眼,道:“明日,朕讓內帑給你撥付一些錢。你是太子,若是手裡無錢,只怕別人也要笑話。以後每年,宮裡給你五十萬貫吧,至於東宮的盈利,朕不管啦。”

李承乾聽罷,頓時喜出望外,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道:“父皇,君子一言……”

李世民本還因爲李承乾這次的表現甚感欣慰,可聽到李承乾的這句話,便一下子像是被潑了一盤冷水一般,於是冷着臉道:“朕不是君子,朕若是君子,如何做天子呢?世上可有君子能做天子的嗎?”

“哈……”李承乾只乾笑。

說實話……這一點,他其實是很認同的,至少在他心裡,自己的父皇和君子之間,至少差了一萬個陳正泰。

他倒是沒有繼續犯渾說糊話,而是乖乖道:“兒臣謝過父皇。”

“難得。”李世民似笑非笑道:“你也算是能爲朕分憂了,玄奘的事,你處置得很好,倒是朕錯怪了你,還以爲你故意捐納一貫錢,戲弄天下人呢?”

李承乾道:“兒臣一直以爲,玄奘的生命安危,與這捐納全不相干,與其哭哭啼啼的捐錢,倒不如將人救回來更實在呢!”

李世民道:“所以……朕才突然發現,你是真的和從前不一樣了,比你的兄弟們強。”

李承乾便大樂起來,眉一挑:“當然要強,只是父皇往日沒有發現而已,兒臣一直覺得,人要謙虛謹慎,不可隨意表現出自己的才幹,只有在關鍵時刻……”

李世民壓壓手:“好啦,好啦,說夠了沒有。朕平日敲打你,是因爲你是太子,你不必懷恨之心。做太子的人,就當果決和持重。不過……經此一事之後,你這太子,倒是讓朕刮目相看了。當然……正泰在這其中,只怕也是出力不小。”

陳正泰忙道:“陛下太言重了,其實……兒臣也沒幹什麼,只是給太子提了一些建言而已。”

李世民認真的搖頭:“此等奇思妙想,也只有你能想的出來,難道你以爲朕不知嗎?你們兄弟二人,一個敢想,一個敢爲,這是好事,至少朕就想不出,這玄奘一事,竟還可如此的破局。現如今各國紛紛派出使節前來,你們二人有什麼看法?”

陳正泰此時不吭聲了,他畢竟是一個不喜歡錶現的人。

反而是李承乾想了想道:“父皇,整合西域乃至波斯和大食國的時機到了。”

李世民頓時來了興趣,笑吟吟地看着李承乾道:“說下去。”

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
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四百八十三章:奇貨可居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六十九章:放大招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