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

時間似乎過的很慢。

插入胸膛部位的箭桿入肉很深,所以需一丁一點的取出,稍稍有半分的偏移,都可能造成致命的後果。

甚至李承乾能感受到那心室的跳動,他努力地穩住心神,小心翼翼的開始用鑷子取箭,待這混雜着血肉的箭徐徐的取出,確定沒有損傷動五臟六腑之後,便拿着小鑷子,撿出箭頭穿透之後,這體內可能留下的木屑……

觀察了很久,將血肉中一個個木屑取了出來,李承乾已感覺自己要虛脫了。

此時,李世民的血流淌出來,而陳正泰的血液,則一點點的輸入進李世民的體內。

事實上,一邊的陳正泰,其實已覺得眼皮子越來越沉了,臉色也已略略顯得有些蒼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失血多少,腦袋裡已有了一陣眩暈。

李承乾這時道:“接下來該幹啥。”

這一道聲音,總算讓陳正泰一下子又清醒了一些,連忙道:“趕緊上藥,而後縫合。”

“噢,噢。”李承乾想起來了,另一邊,遂安公主已準備好了藥。

上藥之後,李承乾卻是陡然想起什麼,忙道:“不是說要割掉外頭的腐肉嗎?”

“你還沒割?”

“現在就割。”

“……”

好在此時腐肉不過是皮膚的表面,已有化膿的跡象,李承乾小心翼翼地割了,倒沒有太高難度。

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算是見了大世面了,是以竟慢慢的靜下心來。

而後,一旁的長孫皇后則取了針線,開始進行縫合,再之後,繼續上藥,另一邊長樂公主已預備好了藥丸,放入李世民的口裡,再灌入熱水,令李世民吞服。

大家似乎都非常有序而安靜地忙碌着,而李世民顯然在疼痛難忍時,意識已經不清了。

等到一切包紮完畢,陳正泰已忙不迭的拔了針,他臉色看起來很蒼白。

遂安公主連忙上前,面帶關切道:“你沒事吧。”

陳正泰其實覺得狀態還好,這一點血量,應該還不至讓年輕體壯的自己危急生命,某種程度而言,流一點血,對於陳正泰而言,其實是有好處的,新陳代謝嘛,精血流失有損陽壽,這是古人們的意識,陳正泰對此……卻是嗤之以鼻。

可是好歹也爲皇帝流過血來,不表現一下,實在說不過去,陳正泰自然是一副幽怨的樣子:“無礙,無礙,只是……覺得好似身體一下子虧欠了許多,哎……還是先去看看陛下吧,陛下才是最重要的,陛下現在如何?”

遂安公主便憂心忡忡地道:“有氣息,只是極微弱,昏厥過去了。”

另一邊,長孫皇后其實已急的要跺腳,方纔手術的時候,她還算是鎮定,可此時手腳完全停下來了,卻有些六神無主了。

李承乾不斷道:“師兄,你覺得成功了嗎?父皇很硬氣,比那些豬強多了,許多豬一場手術下來,便已差不多斃命了。”

陳正泰心裡咬牙切齒,不禁想,這是當然,那些豬又是被人射了一箭,而後還被開膛破肚,還根本沒有輸血,也沒有任何其他的措施,怎麼還可能活?

這一次……李世民用的藥很多,畢竟這是大手術,爲了防止手術的感染,陳正泰可是搭上了不少的青黴素,除此之外,因爲已出現略微的傷口感染髮炎,所以還用上了頭孢注射液,可即便如此,能不能熬過去,卻真的只能靠李世民的意志了,畢竟這裡沒有重症監護的措施,即便是這些藥,在這個時代就已是十分難得了。

陳正泰拖着疲憊的狀態起來,雖然思維還是清醒,但畢竟抽了一定量的血,該虛還是虛的,此時不免覺得自己有些頭重腳輕了,李承乾一見,忙攙住陳正泰。

陳正泰這才勉強的穩住了身形,低頭看着李世民,李世民的面色蒼白的如紙一般,傷口早已縫合,外頭也用了紗布包紮,已沒有了手術的跡象,他的氣息,顯得很微弱,可此時……陳正泰是能感受到李世民應當還有些許意識的。

他咳嗽一聲道:“陛下……兒臣人等已是盡了人事了,陛下能否醒來,只能靠陛下自己了。陛下雄心萬丈,好不容易這天下有了起色,想來……一定不會甘心將這一切付諸東流……”

說罷,陳正泰沒有再說什麼。

接着看了一眼長孫皇后,道:“娘娘,陛下此時極度虛弱,他體內的箭矢和殘渣已經清楚,理論上而言,已是無礙了。這藥……應該也會有效果,能確保他的傷口不會化膿,最終發瘡而死。不過陛下受傷甚重,能不能醒轉,就看陛下自己了。只是……此時對於陛下的照料,一定要慎之又慎,陛下身邊,隨時得要有兩個人小心伺候,以防萬一。”

長孫皇后慎重地頷首道:“那麼本宮和長樂在此照料吧。”

陳正泰搖搖頭:“這不成,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如就分爲三班吧,三班輪替,娘娘和長樂公主殿下一班,照顧四個時辰。張千與太子殿下一班,兒臣與臣妻一班。其他人不是信不過,而是此事暫時還是不要放出消息纔好,免得天下人猜疑,倘若陛下能恢復還好,一旦不能恢復,便可能遭致亂臣賊子們以此爲把柄,藉此惹生是非了。”

長孫皇后道:“陳正泰想的周到,一切依你。只是你出了這麼多的血,身子多有虧欠,理當歇一歇纔是。”

陳正泰苦笑的樣子:“兒臣其他時候都可以歇,這個時間絕不可,每日只是四個時辰而已,若是兒臣自顧自的去歇了,若是出了什麼情況,兒臣不在此,放心不下。”

長孫皇后蹙眉,不過她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看着李世民,咬咬牙道:“今日這裡的六人,肩負着陛下的安危,大家一起擔待着吧。”

衆人紛紛稱是。

張千已開始去張羅了,既然選擇輪班照顧,那麼最好就近安置,首先就是太子和陳正泰夫婦,需要在這附近有個住處,又要如何吩咐宦官們不得輕易靠近,這樣纔可確保事情不會泄露。

張千乃是內常侍,這樣的事交給他去辦,自是最是合適的。

而陳正泰大致的看了一下李世民的情況,雖然李世民還處於昏厥的狀態,不過從生命體徵看來,雖是微弱,卻也沒有病情陡然惡化的危險。

此時他已疲憊不堪,覺得整個人兩條腿都已軟了,索性先去隔壁的小殿裡暫時睡下。

這宮中的人,只曉得陛下不願見光,只在一個小殿之中不出,張千隨時出入伺候,其他人卻一概都不見。

對於宮中的許多人而言,這幾乎是陛下病危的徵兆,但凡遇到了皇帝出了問題,宮中任何的狀況都可能出現,因而也不敢有人多問,每一個人都小心翼翼的做好自己本份的事。

………………

宮外頭,太子殿下已兩日不見蹤影,而陛下的情況,誰也不知,一時之間,也令人生了疑心。

好在此時有房玄齡勉強主持大局,倒也沒有滋生什麼事端,只是想要打探宮中情況的人,卻是如過江之鯽。

此乃多事之秋,多事之秋的意思便是,隨時可能出現皇帝的更替,而這個時候,誰能事先得知到準確的訊息,都可能確保自己或者自己的家族得到未來數十年利益的保障。

一朝天子一朝臣,這意味着隨時朝廷可能動盪洗牌,如此天賜良機,怎麼能放過。

只可惜……宮裡什麼消息都沒有,這宮中幾乎和宮外斷絕了任何的聯繫。

雖偶有一些隻言片語流出,可是憑藉着這些隻言片語,根本無法拼出準確的訊息。

陳家那邊,其實也在跳腳,因爲陳正泰和遂安公主銷聲匿跡了。

他們二人,自從急匆匆的離了家,便再沒有了音訊,也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三叔公已能感覺到,隱藏在暗處,已有無數飢渴難耐的眼睛開始盯着陳家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

陳家已經失去了爵位,新軍也即將裁撤,如今素來偏重陳正泰的當今陛下也危在旦夕。可是陳家卻有着數不盡的財富,這財富到底多少,誰也無法折算,也沒有人能算清。

陳家的根基並不牢固,這一點,任何人都清楚,他們雖有數百年的根基,可就在十年之前,他們也不過是一個出自孟津的小家族,這個家族在衆多世族言裡,當然根本不值一提。

只要失去了皇家的庇護,或者說……失去了李世民的庇護,哪怕當今太子袒護他,對於許多世族而言,其實也無妨,倘若能從陳家這裡撕咬出一塊肉,那麼就再好不過了。

越是在此時,誰能和軍中有瓜葛,是最好的事,這禁衛的諸位將軍們,一下子成了香餑餑一般,拜訪者如過江之鯽。

那以往蟄伏,且被李世民狠狠壓着喘不出氣的人家,一下子恢復了一些生氣,已開始想盡辦法四處活絡了。

甚至已經開始有一份報紙,四處張貼關於商賈禍國的消息。

這份報紙叫安民報,自新聞報出現之後,一些報紙也開始出現,當然,影響力必然是遠遠及不上新聞報的,因爲它們的紙張更爲低劣,油墨也差,可這樣的報紙,依舊還是有一些銷路,畢竟不是什麼人都喜歡看新聞報的。

安民報便藉此機會,異軍突起。據聞是一些大儒和讀書人湊在一起建起的報紙,而且他們有些吃力不討好,因爲聽說虧了許多錢,賣一份就虧一點錢財,可哪怕一直虧損,這報紙依舊還存在,沒有銷聲匿跡的跡象。

這報紙之中,開始大力抨擊二皮溝某些商賈的作爲,認爲作坊聚集了大量的人力,敗壞了風氣云云。

任哪一個商賈看了這報紙,都不免覺得心裡開始產生不安。

很顯然,在二皮溝快樂的時光,似乎要結束了。

商賈們養肥了,自然也該到了殺的時候了。

表面上,這一切都是針對着商賈們去的,可實際上,明眼人都看得出,這真正的目的,是朝着陳家去的。

這天下,因爲經商而獲取最大利益的,不是陳家又是誰?

自然,長安依舊平靜,平靜的有些可怕。

所有人目光的聚焦點,依舊還是宮中。

而到了次日,陳正泰已無法淡定了,因爲……李世民的情況並不如自己想象中的好。

在手術的次日,李世民額頭開始滾燙,此時沒有溫度計,不過陳正泰預測,至少在三十九度以上。

這顯然是術後感染的緣故。

倘若是其他時候,憑藉着李世民的身體,區區一個發燒,又算不得什麼?

可偏偏這時是李世民最脆弱的時期,若是長期高燒不退,情況就可能要糟糕了。

陳正泰此時便不敢睡了,說是每日照料四個時辰,可這個時候,任何情況都可能出現,他又怎麼能安心的休息?於是他只好日夜守在一旁,每一次換藥的時候,揭下紗布,都需小心的觀測是否術後的傷口產生了感染……

而唯一能用的藥,就只有青黴素。

這玩意……登山包裡有很多,現在也只能當做萬能藥來使用了。

李承乾本是該在次日出去見一下大臣的,畢竟……得安住衆人的心,免得外朝滋生什麼亂子。

可這個時候,他也不敢隨意走動,整個人焦慮的不行,只是不斷的在這裡急的團團轉,時不時詢問陳正泰情況如何的問題,可陳正泰畢竟也不是真正的大夫,他自然也是拿捏不定主意。

到了第三日的傍晚,這高燒還沒有完全退下的情況,不過李世民似乎開始恢復了些許的意識,他終於張開眼睛了。

張開眼的一剎那,他一臉的迷茫,等看到了一個個身影,才極度疲憊和虛弱的呼了一口氣。

……………………

第三章送到,因爲這幾天要調整作息,所以暫時只能三更,等作息調整好了,老虎就要恢復精力了。另外,給大家推薦一本好朋友新上架的書《和我一起的女修越來越強懂得都懂》,請大家支持一下,謝謝!

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
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二百零七章:抄家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二章:人才吶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