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

在議事的時候,武珝總能侃侃而談

可涉及到了恩師的時候,武珝卻有些窘迫。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李秀榮,在師母面前她不敢放肆。

李秀榮恬然一笑道:“難怪你的恩師如此的器重你,你確實是個極有才幹的人。”

武珝吁了口氣,卻忙道:“都是平日聽了恩師的教誨。”

“是嗎?”李秀榮想了想,一時也不知道自己的郎君是否會比武珝更聰明。

她淺淺的笑了笑道:“他的弟子,我也見識過不少,可如你這般的,卻是鳳毛麟角!你就不必自謙了。此次,我們非要成功不可,如若不然,我只好辭了這鸞閣令,回去繼續相夫教子了。”

武珝點頭。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李秀榮見她似有話想說。

武珝想了想道:“師母不必擔心,而今師母已執掌鸞閣,日後定能執宰天下!”

李秀榮不禁輕笑:“你倒是自信滿滿。我有時想,一個女子,怎麼能夠執宰天下呢?這說出去,只怕要教人恥笑的。”

“爲何不可以呢?”現在反過來,倒是武珝道:“就好像……唔……”

她沉吟片刻,而後道:“就好像我一樣,我是女子,所以父親過世之後,便不得不靠着長兄爲生,因爲他是男子,註定了要繼承家業,我和我的母親相依爲命,卻又不得不依靠他的施捨和同情。若是他尚有幾分憐憫便罷,或許還可讓我和母親衣食無憂。可若是他沒有這樣的心思,那麼我和母親便要遭人白眼,辛苦度日了。那時候的我便想,我若是男子該有多好,固然不能繼承家業,卻也有一份豐厚的財產,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養活自己的母親。”

李秀榮大抵知道她一些身世,此時聽她說起這些,不禁側耳傾聽,只是武珝說到這些的時候,她也不禁想到從前自己的境遇,父皇有許多的子女,自己和母妃並不見寵,自然而然也就被人漠不關心,若不是自己跟着夫君漸漸揚眉吐氣,境遇固然會比武珝好的多,可是隻怕也有許多不快的事。

她便深有感觸地吁了口氣道:“我又何嘗沒有此念呢!”

“可後來……”武珝笑吟吟的樣子,甚至露出幾分俏皮的模樣繼續道:“後來我想明白啦,既然生下來便是女兒身,那又如何呢?我比我的長兄更聰明,我的見識比他更廣,我一定比他要強!後來也證明,果然便是如此的。既然如此,那麼是男子還是女子,又有什麼分別呢?師母也不必怕人恥笑,恥笑的人,該恥笑的是他們自己纔是。”

李秀榮莞爾:“原來繞了這麼一個圈子,竟是爲了安慰我的。”

“卻也不是安慰師母,其實也是安慰自己的話。”武珝道:“也是爲了自勉罷了。”

李秀榮點了點頭,期許地看着她道:“好好幹吧。”

…………

徹查精瓷,倒是引起了朝野之中不少的震盪。

可房相既然下定了決心,各部之間配合的倒是緊密無間。

當然,這也讓人生出了幾分憂慮。

至少有不少的世族,其實未必希望知道真相。

他們雖是最大的受害者,似乎也隱隱的察覺到了什麼。

可說也奇怪,他們反而害怕自己想象的事變成現實。

反而是陳家,似乎一點也不急。

到了次日上午的時候,御史臺有御史前來陳家,希望查一查陳家關於精瓷買賣的賬目。

其實此人也只是來碰碰運氣,陳家若是不肯配合,他也沒有辦法。

可誰曉得,陳家的三叔公笑容可掬的領着人到了陳家的賬房,直接取出了多達幾箱的賬本,表示要全力配合,甚至如若人手不足的話,陳家還願意提供人手。

這御史心裡有些發虛了。

說實在的,他其實隱隱的也是有點害怕查出點什麼。

若真查出來了呢?

原本這其實只是敲山震虎的把戲,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可若是真查出來了,就不一樣了啊。

查出來了,要不要上報?

上報了之後,會不會引起天下的震動?

會不會這件事還牽涉到宮裡去?會不會和太子有關?

諸公會不會在這件事上力保自己?

這無數的疑問,盤繞在他的心頭,於是……他便開始磨洋工。

表示自己一個人就能看完所有的賬目,嗯……一本一本,每一筆賬都要算清楚。

心裡倒是希望,那些去了浮樑縣的人,先將陳家的貓膩暴出來,免得自己成了這出頭鳥。

三叔公很高興地道:“相公早就該來查了,外頭有許多的傳言,都說我們陳家啊,靠精瓷斂財,說精瓷暴跌,和我們陳家有關。你看,憑空污人清白嘛!我們陳家是這樣的人嗎?現在相公來了也好,這一查,不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嗎?我們陳家清者自清,雖不畏人言,卻也怕衆口鑠金的。”

三叔公說罷,親自給這位御史斟了茶,這客氣的態度,讓這御史心裡更是打鼓,眼睛看着賬目裡無數的字數。

只咳嗽道:“是是是,我也是這樣想的,這並非是御史臺針對陳家,實在是…外間流言蜚語甚多啊。”

三叔公樂呵呵地道:“那你就辛苦些,好好地查,若是在此查的有些什麼不便,賬簿也可以帶走,無礙的,我們陳家還有備份。”

三叔公又客氣一番,最後才走了。

留下這御史坐在案牘後,眼睛從數字裡抽離開來,卻已開始心裡打鼓了。

………… Wωω●тt kǎn●¢ ○

房玄齡等人又聚在了政事堂。

清查陳家精瓷一事,引發了巨大的反響。

這是敲山震虎的第一步。

宰相們對此,倒是態度很堅決。

只是……

鸞閣那裡沒有什麼動靜。

陳家的反應也很平平。

當然,大家對此不覺得意外,極可能是暴風雨來臨時的寧靜罷了。

至少諸公們是做好了應對的準備的。

此時,房玄齡坐下,書吏給宰相們斟了茶,大家亦紛紛落座。

他們的心思很深,尤其對於許敬宗而言,可謂是複雜到了極點,自己的兒子……已經牽涉進去了,爲了鸞閣的事,許家付出的代價太大。

可是許敬宗不得不跟着宰相們的步驟走,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到了這一步,只能爭鋒相對了。

房玄齡呷了口茶之後,擡頭起來,面帶微笑道:“今日的新聞報來了嗎?”

“房公,我等也在等着呢。”杜如晦笑了笑道:“今日的頭版,十之八九是徹查精瓷的消息,就是不知新聞報會怎麼說。”

房玄齡莞爾道:“卻也未必盡大家的意,新聞報畢竟是陳家的,這是對陳家不利的事,未必肯大張旗鼓的刊載。”

杜如晦就理直氣壯地道:“若是不將其當做頭版,就顯出陳家露怯了。”

“哈哈……”房玄齡不禁笑起來,這倒是實話。

宰相嘛,畢竟一舉一動,都和天下人息息相關,正因如此,所以此時卻都顯得不疾不徐起來。

他們如常的開始說一些無關痛癢的事,顯露出自己的氣度。

終於,書吏帶了報紙來,這書吏行色匆匆,進來便躬身道:“新聞報來了。”

“來,取來看看。”房玄齡打起了精神。

便有書吏忙是取了報紙上前,送到了房玄齡的手裡。

方纔大家還在猜測,今日頭版是什麼。

因而紛紛看向房玄齡。

許敬宗忐忑不安地率先道:“房公,頭版可是關於精瓷的事嗎?”

房玄齡搖搖頭道:“不是。”

一旁的杜如晦捋須大笑道:“哈哈,看來如我所言,這陳家是真的心虛了。”

“不。”房玄齡的臉色卻是越來越凝重了,口裡道:“不是心虛。”

“噢?”所有人的臉色一沉,他們知道,肯定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杜如晦的神情認真起來,道:“房公,頭版刊載的,到底是何事?”

房玄齡看着報刊良久,方纔擡頭起來,深吸了一口氣才道:“你們自己去看吧。”

接着,他將報紙傳閱了下去。

而拿了報紙的人,個個臉色陰沉起來。

今日頭版刊載的,乃是自鸞閣裡來的消息,說是爲了杜絕像陸家討要諡號,還有許昂橫行不法之事,鸞閣既奉了皇帝的旨意,那麼勢必要廣開天下的言路,爲皇帝查知天下的實情,防止再有藏污納垢的事繼續發生。

於是……鸞閣下令製造一種銅製的匣子,類似於郵筒的模樣,置於長安各處,令天下的百姓上言朝政的得失、伸冤、自薦。

不只如此,還要在太極宮前,設置一面鼓,稱之爲登聞鼓,若有人有大冤,可進行敲擊,這鼓聲的敲擊聲,便連宮內的鸞閣也可以聽到。

報紙傳閱到了杜如晦時,杜如晦只一看,已臉大變,厲聲道:“他們這是想要做什麼?”

這是十分嚴厲的斥責。

杜如晦勃然大怒。

其他宰相們看了,一個個臉色鐵青。

很明顯。

事態又擴大了。

而且擴大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看上去,這頭版之中可謂是說的冠冕堂皇,只是希望能夠接納從天下來的建言,廣開言路,同時可以打擊一些不法之事。

而且鸞閣確實沒有執法的權力,鸞閣得到了這些伸冤的人,還有各地來的奏疏,會進行清理,一部分代替這些人上呈宮中,另一部分,或是讓人登報討論。

看上去,十分完美。

可是……這裡頭卻有一個問題。

大唐的體制在於,皇帝將統治天下的一部分權力讓渡給三省。

而三省則依靠六部以及各個衙署治理天下。

這是自古皆然的制度。

理論上來說,三省和六部,就是中間商,皇帝是廠家,而天下百姓就是消費者。

頭版之中要做的事,卻變成了另一回事了。

若是人人都可以通過銅匣子進言,那麼還要中間商,不,還要大臣們做什麼?大臣們不就是幹進言的事的嗎?

倘若人人有了冤屈,都跑去將自己的冤屈投遞到銅匣子裡,那還要御史臺,要刑部和大理寺做什麼?

某種程度而言,鸞閣就等於是把三省六部直接踹開到一邊去了。

意思就是說……你不帶我玩,我就自己玩,反正鸞閣有直奏宮中的權力,那我就蒐集天下臣民們的奏表,自己和皇帝討論機要。這天下百姓若有什麼冤屈,我們鸞閣自己去查證,而後直接上奏皇帝,給人伸冤。

那麼三省呢?

三省幹啥?

六部呢?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顯然……這是在挖牆腳,是不讓中間商賺差價的行爲。

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理論上,這是一個十分好的建議,畢竟人人都痛恨中間商。

可實際上,這裡頭的許多東西,都是想當然,因爲大多數建言者根本就不專業,不過是胡說八道,怎麼可能有朝廷大臣這般的老成謀國呢?

這就要求,鸞閣有着能夠辨明是非好壞的能力,要有很強的判斷力。

另外,訴說自己冤情的人,數之不盡,可人畢竟是有主觀意識的,憑什麼你說話就是真的呢?因而才需要大理寺和刑部,反覆進行斟酌和審判,纔可得出公正的結果。

這又要求,鸞閣需要有大量的人力物力,如若不然,這不過是一紙空談,貽笑大方而已。

可以說,頭版的內容,理論上看着很誘人,可實際上……這諸宰相們看到的卻是……這根本不是一個切實可行的東西,而是一個打擊報復的手段。

譬如,伸冤……伸誰的冤屈?

諸宰相們都有家人,也都有親朋好友,若是有人狀告宰相們親朋好友,甚至直接狀告宰相呢?

這豈不就成了一柄柄的利刃,成爲了鸞閣的武器?

還有……新聞報……是否也可以成爲這武器的一部分?這些冤屈,呈報入宮的同時,若是還公佈於衆呢?

那麼……朝廷多少的大臣,將可能要遭殃呢?

要知道,宦海浮沉的大臣們,誰這輩子沒有得罪一點人哪,倘若就是有人想要打擊報復呢?

架空三省六部。

打擊報復!

這纔是今日新聞報頭版中的定性。

可顯然……頭版是極具欺騙性的,因爲它的字眼裡,大多都是廣開言路之類大臣掛在嘴邊的用詞,這意思是什麼呢,你們不都是喜歡廣開言路嗎?好啊,我們鸞閣可以更廣。

房玄齡此時已經氣的不輕。

杜如晦則是忍不住道:“他們做不成的吧?”

是啊,這頭版中的事,看上去不過是個笑話而已。

房玄齡卻是猶豫再三之後,嘆了口氣,搖搖頭道:“不,他們能做成,或者說,他們只要做成一部分,就足夠了!杜相公,難道你現在還沒看明白嗎?鸞閣裡……有高人指點,這個高人,眼光很毒,判斷力驚人,便連老夫……也要甘拜下風啊!這樣的奇人,讓他去搜集天下人的表疏,而後分揀出一些有用的訊息,再呈到御前,那麼對於陛下而言,這就不是玩笑了!與其聽從大臣們的上奏,陛下又何嘗不希望知道天下人的想法呢?”

說到這裡,房玄齡頓了頓,才又道:“還有,伸冤需要動用人力物力,可鸞閣最不缺的,其實就是人力物力!你也不想想,那陳家的家底到底有多厚,朝廷查陳家精瓷的功夫,只怕他們已將滿朝文武的家事都查了個底朝天,而後呈送天子,或是登入新聞報中,引起天下譁然了。”

“且他們這一手最精妙之處就在於,這極可能會引發朝中百官的人人自危。你想想看,誰能保證自己不被檢舉呢?試問誰沒有幾個仇敵呢?這勢必會造成無數無端的猜測出來。”

“更可怕的是,這樣的弄法,其實就是憑空製造了兩個朝廷,兩個朝廷都對宮中負責,等於是二朝並立了。”

房玄齡此時雖一肚子氣,卻也冷靜地思考了這裡頭的重要關節。

而他做出來的判斷,立即得到了杜如晦的肯定。

其實杜如晦也隱隱的覺得,這事……還真可能要成的。

因爲折騰出這事的人,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實在是個天才了!

一個這樣的天才,在鸞閣裡出謀劃策,處處都打在了三省的七寸上,再加上陳家的人力物力作爲後盾,事情怎麼可能不成呢?

“那陛下……”此時,許敬宗心驚膽戰起來。

他和別人不一樣,他是全身都是破綻啊,真要這樣搞,他未必確保其他的宰相會不會倒黴,但是可以肯定,自己現在不但要捨棄掉一個兒子,自己私下裡乾的那些破事,只怕十之八九,也要賠進去了!

他懷着滿心的忐忑,深吸一口氣道:“陛下不會同意他們這樣恣意胡爲的吧?”

這話……似乎給了宰相們一點希望。

對啊,陛下憑什麼徒增朝中的內耗呢?這樣無休止的爭鬥,定會造成朝廷的動盪。

以陛下的智慧,一定會將鸞閣的這個倡議壓下去吧!

可房玄齡依舊深深的皺着眉頭,因爲……他對此並不自信。

陛下真的不願看到這個局面嗎?

若是不願意看到,那麼當初爲何要設立鸞閣呢?

……………………

第一章送到。

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
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一百九十五章:寶藏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五百一十六章:牆內開花牆外香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九十章:大宴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