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

秋日的長安,多了幾分蕭條,那枯黃的闊葉在庭院前落下,蕭瑟的秋風掃過,只留下光禿禿的殘枝顫顫,於是此時,陽光透過了殘枝,落在地上,映出了幾道殘影。

陳正泰受不得秋日的氣息,他還是喜歡生機勃勃的春日,一想到春天,他就想到了恩師的詩,那詩真好,真的。

這幾日空閒時候去豬圈看了看,豬已大了許多。

當初下的幾十頭仔豬,除了相貌英俊,眉清目秀,一看就很茁壯,繼承了榮昌豬優良血統的之外,其餘的摻雜了母豬的尋常小豬,統統都進行了閹割。

閹割的豬是沒有青春的,沒有青春就意味着沒有了躁動,不躁動意味着豬的一生沒有了意義,因而……它們大多時候都是吃了睡,睡了吃!畢竟血統裡還有幾分榮昌豬的基因,因而……每日懶洋洋的吃喝之外,因爲失去了對人倫的樂趣,肉自然就長得極快。

陳正德每日做的,就是記錄這些閹豬的飯量,同時記錄它們的體重。

一開始,他不覺得異常,再到後來,倒是馬周察覺到了什麼,隨後,馬周的表現十分複雜,畢竟根據他多年養馬的經驗,他察覺到了這些豬非同一般。

體重長得飛快,最重要的是,閹去的雜交榮昌豬很好養活。

這明顯和尋常的豬不一樣,尋常的豬總是愛運動,東奔西跑,這一動,體力就消耗了,肉也就沒了,個個面黃肌瘦的,而眼前的肉豬,體型出奇的肥大,像吹起來的球,每日只懶洋洋的在豬圈中,打死都不肯動。

馬周看過記錄下來的數據之後,震驚了。

他尋其他的家豬來比對,同樣養了數月的豬,彼此的差距,竟是無比的巨大。

於是馬周除了當值,心心念唸的都將心思撲在了這豬身上。

陳正德每日跟在馬周身後,繼續記錄數據,瞭解每頭豬的喜好,掌握它們的習性,嘗試着配製不同的豬料。

當他在簿子裡記下了一個叫‘老王七號’的肥豬體重時,連他自己都震驚了。

一百七十七斤。

大唐的斤,放在後世,接近六兩,也即差不多六百克,因而,若是換算在後世這一百七十七斤,便相當於兩百斤。

這可是隻有數月的功夫啊。

馬周查看陳正德的記錄數據,不免懷疑自己看錯了,下值之後,親自稱了一次。

確定之後,馬周頓時狂喜,可隨即他又憂心起來,這豬……生了這麼多肉,賣給誰?

要知道,尋常的百姓,幾乎沒有消費能力的,他們連細糧都吃不上呢,莫說吃肉了。

可但凡是殷實都人家,他們吃的是羊,羊肉雖有羶腥味,可是相比於這個時代的豬來,實在不知味道好上多少倍。

這個時代,可是沒有鐵鍋的,絕大多數的食物,要嘛是烤,要嘛就是烹,所謂的烹,其實就是煮,豬肉的味道,始終怪怪的,一烹,甚不河口,但凡是顯貴,就絕不會吃豬肉。

可問題是,恩主說此肉甚香的,比羊肉好,難道恩主有特殊的癖好?

這般一想,馬周便開始懷疑了,這恩主確實很奇怪啊!也罷,畢竟於自己有知遇之恩,還是不要腹誹爲好,做人要有良心。

另一邊的陳正泰則是很悲催。

科舉之後,他興沖沖的修書給那九個讀書人,深情的召喚他們來府上一敘,畢竟是學堂裡第一批的學員,昨日他們以學堂爲榮,他日學堂以他們爲榮。

可哪裡想到,這九人都回了書信,不約而同的,都自稱病了。

我ri。

這是人乾的事嗎?

養了你們兩個月,個個都吃的肥頭大耳的,平日也沒少跟你們交心,你們現在提了褲頭就想跑?

真是豈有此理,做人不能這樣沒良心啊。

在陳正泰氣得半死下,又過了兩日,朝廷發文,預備放榜了。

這放榜,也是陳正泰提的建議,科舉出了結果,這結果揭曉,還是要熱熱鬧鬧纔好,張貼皇榜,讓大家都去圍看,高中者值得誇耀,落榜者也可以得到勉勵。

於是,禮部擬定了章程,先頒出榜文,擬定了放榜的章程,這放榜的地點,正是承天門!

此門乃是連接皇城與長安,是出入宮禁的中軸門,在承天門外頭,就是著名的橫街,這橫街在天下人眼裡,就相當於御道,此處開闊,位置也是顯要,在此放榜,足見天子對各科高中者的重視。

吉日也已選定,隨即便有宮中宦官邀陳正泰後日去承天門城樓觀禮。

原來李世民覺得這放榜有趣,皇城外是無數百姓觀榜,而李世民也將帶百官登上皇城城樓,一起熱鬧熱鬧。

陳正泰心裡還惦記着和李世民的賭約呢,心裡默默的念着,但願歷史上沒有作弊,我大唐……公正、公平、公開!

這兩日很難耐,掐着日子,終於熬到了後日清早!

這一天,陳正泰早早起來洗漱好,匆匆換上了朝衣,伺候的女婢帶着一點兒嬰兒肥,生的不太好看,不過白皙的手卻很嫺熟,擺弄了陳正泰一番,穿戴一新。

整個朝服最顯赫的位置,便是腰間的蹀躞帶了,這玩意放在後世就是腰帶,不過……這腰帶使用功能很強,頗有一些後世腰帶上掛着許多鑰匙扣和手機包一樣的功能,腰帶上掛着一個個金環,用作佩掛各種隨身應用的物件,如帶弓、劍、帉帨、算囊、刀、礪石之類。

現在是入宮,刀劍和弓肯定不能像bb機一樣掛着進去了,不過拍打火用的礪石,顯示自己身份的魚袋,還有針筒之類的東西卻還是需要跨上的。

此時是唐初,風氣還算樸實,若是再過一些時間,這玩意就失去了實用價值了,沒人再帶打火石,也沒人裝刀槍弓箭,而是換上各種金飾和玉石,用以來彰顯自己的財富。

陳正泰清早騎馬出門,陳福忙吆喝着幾個人尾隨着扈從,現在天色還早,打馬到了宮門外頭,果然見許多武勳和文臣都到了,大家拿出魚符來驗明正身,魚貫入宮。

陳正泰跟隨着人流走,身後有人猛拍陳正泰的肩,這大手如蒲扇一般,力道極大,猶如泰山壓頂,嚇得陳正泰以爲是來尋仇的,身子一個哆嗦,下意識的要大喊。

回頭,果然……來人真是來尋仇的。

卻是那飯山縣公郝相貴瞪着他,齜牙咧嘴。

陳正泰定了定神,還不等他做出反應,郝相貴眯着眼,眼裡掠過鋒芒,卻道:“二皮溝縣公是真的難尋啊。”

於是陳正泰氣勢洶洶的道:“我大唐是講王法的地方,飯山縣公請自重。”

“老夫當然自重。”郝相貴咧嘴道:“老夫又不敢打你,你怕個什麼,只是和你打個招呼而已。”

說着,瞪了陳正泰一眼,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雖然不能拿陳正泰怎麼樣,可郝相貴即使如今是刺史,可當初亂世之中,也是提過大砍刀從街頭殺到過街尾的人,不然這開國縣公的爵位難道是撿來的?所以他面上,總是隱隱帶着殺氣。

陳正泰眼珠子飛快一轉,則道:“不知處俊可好,我很想念他。”

郝相貴咧嘴,直直地看着陳正泰,眼裡似是要噴火了,差一點脾氣沒有憋住,恨不得將陳正泰的腦袋直接拍扁,可終究還是忍住了,撲哧撲哧的粗重呼吸道:“不勞掛心,吾兒與二皮溝縣公沒什麼瓜葛。”

說着,氣咻咻的樣子。

陳正泰聳聳肩,只悵然道:“世人多誤我!”

說罷便鑽入了人流。

此時,李世民已是頭戴粱冠,穿着黑色冕服擺駕而來!

在那城門樓裡,早有宦官和禁衛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恭候大駕,百官朝李世民行了禮,李世民面上含笑道:“科舉放榜,堪爲盛典,朕登極數年,殫精竭慮,可依舊爲國事而操勞不已,心中所念的,便是希望朕的身邊,多一些賢才爲朕分憂。”

說罷,虎虎生威的跪坐下,衆臣紛紛跪坐。

張千爲李世民斟茶來,李世民抿了一口,又笑道:“說起來,朕還有一場賭約呢?”

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五十章:大禮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
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五十章:大禮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五十章:大禮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三十六章:助人爲樂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