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

蘇烈有點懷疑人生。

怎麼自己會跟薛禮這樣的愣頭青搞在一起呢?

可想到陳將軍被侮辱,他臉上也不由地露出陰沉之色,沒什麼話說了。

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寶馬和鎧甲也都送了,還能怎麼辦,拼命吧。

相比於薛禮躍躍欲試的樣子,蘇烈就謹慎得多了。

也不是說幹就立馬去幹,二人先是回帳準備。

先在裡頭穿了一件厚實的內襯,而後再套一件鎖子甲。

這鎖子甲足足有幾十斤重,是用鐵環套扣綴合成衣狀,每環與另四個環相套扣,形如網鎖。

當然,鎖子甲早已有之,可是蘇烈所穿戴的鎖家,卻是用最細小的鐵環相套,形成一件連頭套的長衣,罩在貼身的衣物外面。所有的重量都由肩膀承擔,甚至還有帽子兜,連頭也一併保護了。

這等盔甲可以有效的防護刀劍槍矛等利器的攻擊,主要的作用還有對弓弩的防禦。

而它最大的缺點就是柔軟,鋒利的劍猛地刺過來,就很難抵擋,如果是流星錘、狼牙棒這些重型武器大力砸下來,鎖子甲就失效了。

它的製作相當複雜繁瑣,造價高昂。一般來講,鐵環越細小,防護性能越好,每個鐵環都要焊接相連,工作量可想而知。

當然,陳家有錢,這鎖甲的鐵環就是最細小的,單憑這樣的鎖家,放在外頭,只怕就價值不菲。

套好了鎖子甲之後,緊接着便開始套上一層半身甲。

此甲和鎖甲又不同,鎖甲是用來防弓箭的,對於刀槍劍戟的防禦力就沒那麼高明瞭,因而這外頭,還得穿戴一層金剛打製的護肩、護膝、護胸。

這第二層的甲,就和大唐的明光鎧差不多了,相當於在柔軟的鎖甲外頭,再加一層上好精鋼打製的罐頭,保護全身所有的要害。

如此……外層鎧甲抵擋刀槍劍戟,內層防弓箭,鋼盔戴在鎖甲的頭罩上,一下子,渾身上下都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當然……裡裡外外如此的防衛,卻又會遇到一個可怕的難題。

那便是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這兩層鎧甲所帶來的數十斤重量。

好在這對薛禮和蘇烈而言,卻不算什麼。

這薛仁貴在歷史上,被人稱之爲擁有九牛二虎之力,意思便是這傢伙不知吃啥長大的,力氣大得迥異於常人,九頭牛和兩隻老虎的力氣,方纔能和他媲美。

當然,這是有點誇張了,可這區區的數十斤甲片,對於薛仁貴而言,卻不過是小公雞身上多了一根毛而已,好不費氣。

蘇烈也作爲陳正泰特意精選的人,自也是不遑多讓,甲片一罩,沒有絲毫的不適。

二人沒有取自己的兵刃,而是直接抄了操練用的鐵棒。

這鐵棒足有四隻手臂長,分外的沉重,本是平時訓練用的,也有數十斤。

似他們這般,全副武裝,加上身體的重量,足足有三百多斤了。

難免又要遇到一個可怕的問題,尋常這樣的人,根本沒有馬可以將他們載起!

倒不是說戰馬無法負重這樣的重量,而是上馬之後,戰馬吃力,無法有效地進行衝刺。

而這個難題,在大宛馬這兒……便算徹底的解決了。

這兩匹大宛馬已習慣了被這兩個分外沉重的傢伙騎乘,居然毫不費力。

二人全身披掛之後,幾乎武裝到了牙齒,薛禮甚至還背上了自己的弓箭,緊接着,神氣十足的和蘇烈出營。

出營的時候,五十多個新兵列好隊列,給他們打起了牙旗。

蘇烈覺得這是教育他們的好機會,便道:“待會兒給我搖旗,好好張大眼睛看看,今日讓你們知道什麼叫衝營。”

衆人就齊聲道:“諾。”

地形很快就探測好了。

那扶風郡驃騎營的位置東南角依靠着一座山丘。

他們雖設置了拒馬,不過拒馬的高度……薛仁貴和蘇烈都覺得有把握。

這裡也是最靠近對方牙帳的位置,蘇烈觀察了很久,甚至研究了這些人的作息,以及人馬的配置,覺得可以從這裡入手。

所以,需先到東南角的山丘上,二人一人一身黑甲黑袍,一人一身銀甲白袍,威風凜凜,踩着馬鐙,卻沒有急着催促戰馬。

這時候要畜養馬力,讓坐下的大宛馬好好的歇一歇,將精神養足了,才能好好的幹一票。

“小薛,陳將軍當真是說……要我們將這扶風郡驃騎營上上下下都揍了?”蘇烈再次確認。

薛仁貴頓時神色肅然,毫不遲疑地道:“那還能有假的?他就是這樣說的,陳將軍可能被羞辱之後,怒火攻心了吧。”

蘇烈還是覺得不大對呀,口裡道:“可他也太看得起我們了。”

薛仁貴就中氣十足地道:“陳將軍知人善任,知道我們的能耐,你別看陳將軍啥事都不理,可他心裡透亮着呢,不然怎麼會找我們來?士爲知己者死,我薛禮想明白了,陳將軍一聲號令,我便爲他去死。”

蘇烈聽到此處,這時真的信了。

有道理啊,自己寂寂無名之人,有大志而難伸,是誰特意將自己調到了二皮溝?

看來陳將軍早就暗中考察過我,若只是調我一人倒也罷了,還有薛禮呢!

薛禮還未從軍,如此曉勇的少年,也被陳將軍所發掘,這說明什麼?

一想到如此,蘇烈竟還真生出了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的感慨。

再接下來,他渾身熱血沸騰,也和薛禮一般,覺得真應了薛仁貴所說的那句,應該士爲知己者死了。

…………

已經臨近中午,各營終於消停了,開始生火造飯。

下午就要圍獵了,所以各營都卯足了精神。

這時,李世民已回大帳。

陳正泰等人自是尾隨進去。

程咬金口裡依舊喋喋不休,讓陳正泰謹記着獵虎的要點:“若是撞到這猛虎,首先要做的,是不能讓自己馬受驚,次要的,就是不能露怯,你若是露怯,這猛虎便會在你身上尋到破綻,到時一個奔躍,便要了你的小命,小子,可別嚇尿褲子。”

他說罷,喝了一口酒,打了個嗝。

衆人又笑,似乎也都很期待陳正泰嚇尿褲子的樣子。

陳正泰就好像一個新兵蛋子進入了老兵的營地,然後被大家像猴子一般的圍觀,各種羞辱和調侃。

可他一點脾氣都沒有,在座的各位都是狠人,我打不過他們啊!

在實力面前,陳正泰還是很理智的!

於是只悶着頭,不做聲。

“關於這一點,俺就不得不說說俺那賢侄劉虎了,幾年前,他也是你這般的年紀,老夫帶他去打獵,倒是沒碰着老虎,卻是遇到了一頭狼。這廝凜然不懼,挽弓就射,雖沒有射中,卻是提刀便上前衝殺,這個小子……很有俺的風采啊,不得了,不得了,將來要有大出息的。”

衆人又跟着笑,心裡卻忍不住吐槽,這老程爲了推舉他老部下的子弟,真是不留餘地啊,逢人便吹,耳朵要長繭子了。

李世民也笑,只是心裡對這劉虎的印象更深刻了一些,他心念一動,甚至在想,是否調至飛騎宿衛來。

此時,陳正泰不由道:“我若是遇到了老虎,我也如此。”

程咬金大樂:“好好好,看比嘴硬,待會兒嘴就不硬了。”

帳裡又是一陣鬨笑聲。

…………

而這個時候……

蘇烈和薛仁貴,二人二馬,帶着搖旗的五十個新兵已駐馬于山丘之上。

眼前是一個斜坡,坡下百丈之外,便是那扶風郡驃騎營。

此時沒有人注意到這麼一小隊人馬。

蘇烈駐馬觀測了片刻,瞭望了這營地之後,便道:“就在此了,此營的將軍,只怕不是小角色,頗有一些章法,不過……還是太嫩了,花架子太多,不懂變通。”

他開始品評。

雖然作爲一個小小別將,不該說出如此大話的。

薛禮手持着鐵棒,使了使,不耐道:“你倒是快一些,磨磨蹭蹭做什麼,再這般消磨,他們吃過飯就要去圍獵了,到時去哪裡揍他們?”

“好吧。”蘇烈拉下臉來。

一下子……他渾身上下竟涌現出了殺意:“既如此,我護左翼,右翼便交你了。”

“明白。”

“開始?”

“等一等。”薛仁貴想起了什麼事來,從自己的背囊裡取出了牛角號。

他道:“我們這是衝營,不是奇襲,既然是衝營,當然要先給予警示纔好,如若不然,我們成什麼人了?他們不是胡人,規矩還是要講的,陳將軍說,要光明磊落,我先吹牛角號。”

蘇烈腦子發懵了,此時心頭又一個疑問,這傢伙到底哪裡來的,自己怎麼跟這傢伙混在一起?

可下一刻,薛仁貴已很有儀式感地將牛角號放在了嘴邊。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這是進攻的號角。

牛角號的號聲,在此刻一下子響徹了雲霄。

低沉的號角,瞬間打破了寧靜,一下子……讓這大地上多了幾分肅殺之氣。

“嗚嗚嗚嗚……”

連吹九響,天地之間,終於恢復了平靜。

………………

後續的更新很快送上,還有三更,求月票和訂閱。

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六章:吃了嗎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零七章:賜婚
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一百三十九章:帝心難測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五百八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一百一十四章:誅之第六章:吃了嗎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一十二章:立德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三百零七章:賜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