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

張業以爲自己聽錯了。

百濟國王?

這百濟也不算是小國了,主要問題是,百濟國一直爲虎作倀,和高句麗相勾結,彼此互爲呼應。

若是大唐大相討伐,要滅百濟國,其實也不容易。

一方面是百濟國和大唐之間隔着一個高句麗,若是從陸路出征,就必須先滅高句麗,方纔可滅百濟。

可若是從海路,眼下這婁師德固然帶着十數艘鉅艦,兩千不到的將士而已,這些人馬,不過是杯水車薪,又怎麼會……

他看着婁師德,滿臉警惕。

婁師德卻懶得理會這張業,在他看來,張業這等小縣令,格局太低,沒辦法溝通,卻是招呼將士們道:“去,將俘虜和金銀珠寶都押運上岸。”

張業此時卻是不敢貿然了,因爲他很清楚,現在還沒有旨意直接確定婁師德乃是叛賊,這場公案,還沒有結束。

既然如此,那麼婁師德就還是校尉,這婁師德乃是雄州的校尉,論品級,可比他這縣令要高上一頭呢,哪怕此人疑爲叛賊,卻還需以上官之禮待之。

因而,張業在短暫的猶豫之後,一面悄悄吩咐人小心的提防,卻一面又乖乖跟在婁師德的後頭,且看看着婁師德到底是什麼舉動。

這沙灘上的氣氛很緊張。

一艘艘的艦船,都停泊在港灣處ꓹ 大船裡的人,放下了一個個小舟ꓹ 隨即開始向陸地運送物資和人員。

這海面上,許多的小舟,密密麻麻的ꓹ 讓張業看的頭皮發麻。

婁師德卻頗有興致地道:“之所以在這三會海口登陸,就是因爲此地乃是河運的中心ꓹ 到時大量的物資,只怕要通過水運送至長安去。除此之外ꓹ 本官需帶着百濟王ꓹ 日夜兼程趕往長安,這是天大的事,所以少不得需疏失匹快馬,越是神駿越好,放心,不會虧待了你,現在……我有錢。”

婁師德說着眉飛色舞ꓹ 意氣風發的樣子。

怎麼不意氣風發?這下子可以吐氣揚眉了!

張業卻聽着心裡則是滿是疑竇,他心不在焉的聽着ꓹ 卻只好迴應:“這個好說ꓹ 下官自會準備。”

雖是應了ꓹ 卻還是有所擔心ꓹ 心心念唸的小心提防。

幾艘小舟已衝上了沙灘,而後ꓹ 便有一個肥頭大耳的人渾身捆綁ꓹ 面上鼻青臉腫的被水手們扯上了岸ꓹ 他口裡哇哇大叫,不過語言卻是不通。

這肥頭大耳之人ꓹ 隨即便被押至婁師德的腳下。

婁師德眯着眼,打量着這肥頭大耳的人一眼,而後咧嘴,又樂了:“你看此人,便是百濟王,說起來……還真虧了扶余威剛啊,此人被我們揚州水師擊潰之後,轉過頭便降了,這扶余威剛還是百濟人的宗室呢,此人一降,便言聽計從,表示要做先鋒,隨本官一起襲了百濟王城,說是百濟王城裡,定然沒有準備,只要咱們突然襲擊,定能大獲全勝。而且百濟的軍馬,精銳都陳列於新羅的邊境,王城空虛,定能一鼓而定,哈哈……當初我還懷疑這傢伙有詐呢,不過……我既去都去了,怎麼能空手而回呢?反正自出了海,我們揚州水師上下的將士,都將腦袋別在了褲腰帶上了,深入虎穴,九死一生而已。你看這百濟王,聽聞我大唐天兵到了,就立即嚇得面如土色了,我等殺入王城去,一通亂殺,他雖有禁衛千人,困在宮城內,倘若當真硬氣,一面拼命抵抗,一面招呼其他各州的軍馬勤王,我還真未必能奈何他!哪裡曉得,這傢伙也是個慫貨,我們弄了點火藥,在宮城外弄出了一點動靜,他便嚇得讓人開了宮城,寧願要做安樂公,也不敢抵抗了。”

說着,婁師德狠狠地踹了百濟王一腳,這肥頭大耳的人,口裡哀嚎一聲,隨即又是淚流滿面

張業看的眼睛都直了,眼前這麼個人,就是百濟王?

若這婁師德所言當真,那麼……就十分可怕了。

這就說明,婁師德以區區十數艘艦,兩千將士,先需殲滅百濟水師,這百濟歷來以水師稱雄的啊,這是何等的功勞。

此後又深入虎穴,攻入百濟王城,雖然婁師德說的輕巧,可這個過程,一定是驚心動魄的,若是沒有慷慨赴死的決心,沒有堅韌不拔的意志力,大多數人,只怕都會選擇見好就收。

而這婁師德,果然是個狠人啊,居然真來了一個鄧艾出奇兵滅蜀國的把戲,帶着一批水手,就敢對百濟國的王城發起襲擊。

這中途若是有一分半點的變數,都可能導致滅頂之災。

過了片刻,便見扶余威剛和自己的兒子扶余文,被人押了來,此二人的待遇,顯然比百濟王的待遇好了很多,並不見被捆綁,氣色也還不錯。

不過扶余文一副如喪考妣的樣子,顯然他還是覺得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

扶余威剛卻是低聲呵斥道:“哭個什麼,我等現在爲大唐立下了赫赫功勞,也爲大唐去除了心腹大患,自該笑纔是。”

“父將……”扶余文依舊笑不出來,卻是愁眉苦臉地道:“可我們是百濟人啊。”

扶余威剛便壓低聲音道:“你懂個什麼?天底下沒有什麼事比自己的性命更打緊了,你我父子,手中的水師全軍覆沒,爲了保住性命,降了大唐,就算是逃了回去,大王也定要殺了我們立威。我們的家眷,也都在王城,倘若我們不帶唐軍殺回去,他們得知我們降了,這一家老小,也難免要遭罪。想要活命,要好好的生存下去,保護這一家老小,唯一的辦法就是給唐軍做馬前卒,只要沒有了百濟國,我們就不算是叛臣了,現在你我父子立了功勞,將來的際遇,總不會太差,大唐需要一個榜樣,纔可以讓四海賓服,所以到時,你我父子必不失高位。”

“而至於百濟,你這蠢貨,現在還沒看明白嗎?當百濟的水師無法壓制大唐水師的那時起,百濟這區區半島小國,惹怒了大邦,又有新羅人虎視眈眈,而高句麗人自顧不暇,敗亡只是遲早的事,百濟的社稷,今日不亡,明日也要亡於其他人之手,這是大勢所趨,已非人力所更改!今日你我父子不做先鋒滅了百濟,他日……便是別人踊躍做歸降了。做事,就要像爲父一樣,凡事要三思而後行,可事情一旦想定了,就得把事做絕,決不可婦人之仁,也不可瞻前顧後,降都降了,還想自己是否會傷天害理,良心不安?”

扶余文晃晃腦袋,竟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另一邊,卻是浩浩蕩蕩的物資開始運輸上岸。

數不清的貨物,堆積如山。

這些都是自百濟王城裡搜刮來的,婁師德所帶的將士,大多和百濟人有國仇家恨,雖然婁師德一再嚴禁濫殺無辜,可劫掠卻是避免不了的,無數的奇珍異寶,統統都運輸上岸來,來回的舟船,多如牛毛。

張業一直張大着眼睛看着,可謂是瞠目結舌。

倘若一開始,他還不相信婁師德,甚至是那所謂的百濟王送上了岸,他仍舊還是不相信,畢竟,這婁師德可以隨便抓一個百濟人,口稱是百濟王室就行了。

可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場景太震撼,他卻不得不相信了。

這一船船的寶貨,堆積如山啊。

甚至那婁師德,隨手便取了一枚金印出來,在張業面前晃一晃:“你瞧這是什麼,這是高句麗人賜給百濟王的印璽,哈哈……瞧瞧這高句麗多小氣,印璽這般的小。”

張業看得眼睛直了,這些東西,不是隨便就能變出來的,其他可以欺騙,可是東西總不能天上掉下來的吧!

他腦子瞬間要炸了一般,老半天才道:“婁校尉,我這便請人來點驗一下寶貨,至於這所需的快馬,都不成問題,區區小事,交在下官身上便是,只是下官見婁校尉辛苦,不妨先歇一歇腳。”

他的態度,頓時變得殷勤起來。

傻子都能看明白,婁校尉絕不可能如傳聞中一般的叛逃,若是叛逃,這麼多寶貨還有百濟國王以及這麼多的俘虜算是怎麼回事?

所以……只有一種可能,那便是這婁師德率一支偏師,盡殲百濟艦隊,殺入百濟王城,立下了不世之功。

這功勞太耀眼了,將來這婁師德的前途,只怕不可限量啊!

張業也不笨,眼下不趁着機會,趕緊的多結交一二,將來人家出將入相,會看自己區區縣令一眼嗎?

婁師德則是隨意地擺了擺手道:“不必了,我親眼看人點驗吧,免得有人手腳不乾淨,數目算清楚了,再封存,如此,就不會出什麼疏漏了。”

這顯然,是對武清縣的人不放心了。

張業不由苦笑,心裡卻想,若換做是老夫,也這樣做,這麼多散亂的奇珍異寶,怎麼可能隨手交給別人去點驗呢?

這一箱箱的寶貨被人搬到了闊地上,而後,武清縣發動了所有差役和文吏,此時,這裡已是人山人海了。

爲數不少的人,也聽聞了這事,紛紛圍攏而來。

婁師德讓人取了一把胡椅,坐着,有人給他送來了茶水來,他喝了一口,頓時眼裡溼潤。

此番出海,海上哪裡有什麼茶水,便是尋常的淡水,味道也是怪怪的,而今回來,喝了這茶,頓時覺得渾身舒泰,真是不容易啊。

另一邊,點驗的人手忙腳亂,張業興沖沖的跑到婁師德面前來伺候,端茶遞水,不亦樂乎,先是稱婁師德爲婁校尉,此後稱婁師德爲婁相公,再到後來,便稱其爲婁公了。

婁師德不想搭理他,只一雙眼睛,好似是利箭一般,警惕的看着每一個點驗的文吏。

其他的水手也紛紛登岸了,不少人面帶喜悅,眼裡也不禁帶着幾分溼潤,終於……回家了。

一直忙碌到了後半夜,在無數火把將這這裡照的亮如白晝之下,最終……一個個新記錄下來的簿子,送到了婁師德的面前。

婁師德強撐着睡意,說實話,眼下這一點困頓,他早沒當一回事了,出了海,那汪洋大海之中才是時時刻刻都煎熬無比。

倒是張業,已經站着都想打盹兒了,見簿子送了來,張業打了個激靈,總算是清醒了一些。

婁師德而後將簿子打開赫然寫着數不清的賬目。

金:一千九百三十九斤。

銀:五千七百二十餘金。

銅:十一萬二千五百斤。

又有其他珠寶,以及人蔘等特產,琳琅滿目。

這個數目,令婁師德搖搖頭,臉上顯出幾分失望,口裡略有不滿地道:“看來百濟比較窮困啊,搜刮了他們的王宮,還有這麼多富戶的府邸,才這麼些?一羣窮鬼。”

張業眼睛都要直了,他看着下頭大致估算的數目,折錢:五十二萬貫。

這還窮?

難道還想咋地?

只見婁師德又搖搖頭道:”可惜走得太匆忙了,沒有搜刮乾淨,不過不打緊,來日方長嘛。”於是起身,一臉凝重的樣子道:“東西都要好好的封存起來,快馬預備好了嗎?”

“現在就走?”張業震驚的看着婁師德。

婁師德頓時拉着臉道:“當然現在就要走了,難道還在此做什麼?時不待我。我只問你,現在長安是個什麼情況?”

“這……”張業一臉無語的樣子,卻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江南那裡,都說婁公反了,言之鑿鑿。不過陳駙馬,卻是竭力爲婁公爭辯,說婁公絕不會反。若不是陳駙馬,只怕朝廷早就下了海捕文書,甚至要拿下婁公的家眷治罪了。只是……下官所得到的消息,都是數日之前的,至於這兩日發生了什麼,下官卻是不知了。”

聽到陳駙馬爲自己爭辯,婁師德繃着得臉,突然出現了一些鬆動,雙目從有神,變得隱隱多了一層水霧。

他緊緊的握着拳,眼眶在這一瞬間的紅了,隨後_不禁咬牙,哽咽着道:“父母之恩,也不及陳公子這般啊。”

……………………

第二章送到,還有。

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
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十九章:真香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二十三章:封爵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九十八章:摧枯拉朽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六百二十九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五百一十章:天塌下來了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一百六十五章:你完蛋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三百六十九章:真正的真相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