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

陳正泰已不想理會三叔公了。

馬車戛然而止。

陳正泰下車,婁師德等人一直騎馬跟在馬車後頭,護衛左右,這裡人太多,以至於陳正泰的護衛加強了不少。

畢竟……安全很重要。

倘若有哪一個不開眼的傢伙突然偷襲,後果是不可設想的。

這平安坊的位置,設置了一個高臺,雍州長史不得已,親自帶着許多差役在此分隔開圍看的人羣。

只是人流依舊還是亂哄哄的,兩遍的酒肆裡,窗門全部推開,露出無數的腦袋。

甚至附近的樹上,也掛滿了人。

陳正泰看這景象,不禁感慨新聞報現在出息了,任何一個頭版,引發的效果都是轟動性的。

當然,一切的根源都在於今日頭版的消息本就惹人注意。

正因爲如此,所以新聞報的人早早就來了。

他們決定深入採訪。

陳愛芝親自帶着一羣採編新聞的傢伙,穿梭在人羣中,一看到陳正泰抵達,他忙是帶着記事板,提着炭筆,一面亮出自己的腰牌,朝那攔人的差役道:“讓開,讓開,我是新聞報的,新聞報的。”

差役便錯了一下身,將他放了進去。

隨即,陳愛芝到了陳正泰的面前,氣喘吁吁地道:“不知韓國公怎麼看待此次比武。”

陳正泰覺得囉嗦,想將這混賬一腳踹開,打架呢,能不能不添亂?

不過想到新聞報好像是陳家的產業,便還是耐着性子,露出微笑:“遣唐使遠道而來,我大唐與倭國一衣帶水,世代友好,今日比武,純粹切磋,名爲比鬥ꓹ 實則卻是……”

陳愛芝急了,炭筆沒在記事板上記錄ꓹ 朝陳正泰眨眨眼,道:“韓國公,有沒有勁爆一點的?”

新聞報現在正在沖銷量ꓹ 明日的報紙若是能登載今日比武的消息,肯定能賣爆。

當然ꓹ 一切的前提是,得有看點。

陳正泰瞪他一眼:“什麼比較勁爆?要不就說我陳正泰要打爆倭人的狗頭。”

陳愛芝眼睛一亮:“對ꓹ 對ꓹ 就是這個。”他認真的將這句話記下。

陳正泰囑咐他:“不要說是我說的,我好歹也是欽賜國公,不要有礙觀瞻。”

陳愛芝道:“這個好辦,就說據韓國公身邊知情者敘述,韓國公疑似要打爆倭人狗頭。這樣可好?到時若有人問起,國公可以矢口否認。”

陳正泰頷首:“就這個,定了。”

陳正泰剛說完ꓹ 後頭的薛仁貴一把揪住陳愛芝:“別走,別走ꓹ 採訪我ꓹ 採訪我。”

陳愛芝一臉尷尬ꓹ 求助似的看向陳正泰ꓹ 陳正泰已將臉別了過去。

陳愛芝只好道:“好,好ꓹ 你說……”

薛仁貴便滔滔不絕的道:“我叫薛禮ꓹ 字薛仁貴ꓹ 呀,你怎麼不記呀ꓹ 快記,快記,薛是春秋時薛國的薛,禮是禮法的禮,仁乃仁義之人,貴是貴重的貴,別寫錯了。對對,就是這樣寫的,我自幼就學武藝,六歲便能使槍棒……”

…………

另一邊,陳正泰已在一個禮官的指引下,與那遣唐使會合了。

犬上三田耜等三人乾笑,和陳正泰相互行了禮。

這犬上三田耜還未說話。

陳正泰道:“先等一等。”

犬上三田耜一臉不解。

此時這陳愛芝纔好不容易從薛仁貴的魔爪中掙脫出來,揮汗如雨,小跑着來。

陳正泰道:“這是新聞報的編撰,你有什麼話,和他說。”

犬上三田耜:“……”

陳愛芝笑道:“無妨,無妨,有什麼說什麼。”

犬上三田耜便道:“大唐乃是禮儀之邦,我慕名來此,便是要學習大唐的禮儀教化。”

陳愛芝於是在記事板上寫:“倭國遣唐使言:倭國崇尚勇武,只知倭島,而不知有中國也。今倡議比武,便是要讓人知道倭國雄風……”

犬上三田耜也是認得漢文的,眼睛瞥了一眼陳愛芝的記事板,眼珠子一瞪,恨不得說一句八嘎,卻是耐着自己的怒氣道:“爲何和我說的不一樣?”

陳愛芝一面繼續寫:“今日比武勝敗,事關大唐與倭國之勝負……”

“你還亂寫!”犬上三田耜上去要搶記事板。

陳正泰便攔住他:“哎呀,哎呀,動什麼氣呀,好歹你也是遣唐使,他只是一個報館的編撰,編撰就是這樣的,和他置什麼氣,來,我們談正經事。”

犬上三田耜不忿,手指陳愛芝:“他侮辱我,故意醜化我倭國……”

陳正泰道:“讀者愛看而已,好啦,好啦,別動氣,愛芝,你到別處瞎編去,不要在這裡讓犬上兄看見,讓他生氣。”

陳愛芝便將他的寶貝記事本夾在腋下,直接跑了。

犬上三田耜口裡還要罵罵咧咧,一旁的禮官提醒道:“午時三刻要到了。”

這犬上三田耜纔回過神來,其他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比武。

隨即,犬上三田耜露出了得意洋洋之色,瞥了陳正泰一眼:“規則,我已看過了,既然是我挑人來比鬥,雖顯得有些不公平,不過這是韓國公自己承諾的,此時,韓國公不會食言吧。”

陳正泰搖頭:“當然不會,你選什麼人登場,要和我哪一個護衛比鬥,都由着你。”

犬上三田耜道:“三局兩勝如何?”

陳正泰點頭:“自然由你。”

犬上三田耜道:“輸了便要認賭服輸。”

陳正泰道:“這話我也想和你說。”

犬上三田耜這才心滿意足,心裡冷笑,果然和傳聞中一樣,這陳正泰藉機斂財。

於是,他躊躇滿志的樣子,既如此………這第一場……

他眼睛瞄着陳正泰身後的四人。

這四個人,都不約而同的一副耷拉着腦袋的樣子,便連蘇定方都收起了他的將軍肚,想顯得自己纖細一些。

薛仁貴心裡默唸:“選我,選我……”

誰知到了最後,犬上三田耜的目光落在了黑齒常之的身上。

犬上三田耜手指黑齒常之道:“這第一場,便請他來。”

黑齒常之的年紀是輕,臉上帶着百濟人特有的營養不良,尤其是顴骨頗高,身子被長衫遮擋着,也顯得纖瘦。

犬上三田耜的本意,是想要先讓自己的武士暴打一個護衛先來一個下馬威,而黑齒常之這樣的菜雞,顯然是最好的對象。

這一下子,薛禮臉色就很不好看了。

黑齒常之精神一震。

他方纔還學薛仁貴一樣低着頭,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現在則是昂首起來,眼睛放光。

他踏前一步:“不知是誰想要和我比鬥。”

他的漢話已經很熟稔了。

犬上三田耜冷冷一笑,回頭,給一個武士使了個眼色。

這武士已跨前一步,此人個頭不高,可渾身上下,好似是緊繃着似的,給人一種不好招惹的感覺。

武士朗聲道:“我乃吉士長丹,特來請教。”

他其實只學了這一句漢話。

發音也很不標準。

“請。”

二人隨即登臺,各持兵刃,都是一柄長刀。

犬上三田耜此時目光不離陳正泰,笑着道:“韓國公,你們有一句話,叫做刀劍無眼,我這武士……力氣極大,若是一不小心傷了你的護衛,甚至害了他的性命,這沒有關係吧?”

其實這吉士長丹先出場的時候,有人開始唱喏他的名字時,外頭已喧鬧一片了。

竟是吉士長丹……

昨日比斗的消息出來,那新聞報其實就已經四處打探倭國使團裡的武士,通過多方的打探,心知這位吉士長丹,是最可能派遣出來比斗的武士之一,此人據聞在倭國,號稱三十斬。

意思是……在倭國,他的刀下,斬殺了三十個武士,且好勇鬥狠,刀法一流。

顯然……倭人這是志在必得。

只是這黑齒常之的傢伙,是哪裡來的……真是聞所未聞……

陳正泰看着犬上三田耜,微笑:“無妨,若是不小心死傷,那也是常有的事嘛。”

犬上三田耜心裡篤定了,給了吉士長丹一個眼神。

吉士長丹頓時會意,他很清楚,這一次要立威,需十合之內將眼前這個少年斬下,唯有如此,方纔顯出倭人的勇武,使大唐不敢小覷。

於是他神氣活現的與黑齒常之一道登臺。

而在遠處……

太極門的城樓。

李世民的目力好,已隱隱看到有人登臺高臺了。

李世民負手站在城樓上,一旁,禮部尚書豆盧寬正在說起此他在外頭聽到的流言:“陳家疑已經買了十幾萬貫陳家輸了,陛下,依臣看,這極有可能,確實和坊間流傳的那樣,乃是陳家斂財的手段,這陳正泰……最擅長做買賣,只是臣萬萬想不到的事,這陳正泰居然拿我大唐的威嚴,來爲自己掙錢,若是陳家故意挑起爭端,就是爲了輸給倭人……”

李世民臉色鐵青,呵斥道:“好了,你自己也說,這是坊間流言,這些流言蜚語,你也相信嗎?”

豆盧寬道:“臣是不得不信啊,昨日到現在,各種消息滿天飛,那倭人使團裡,確實有不少厲害的角色,不可小看,陳正泰不可能沒有想到這一點……可如此貿然挑釁,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李世民身後羣臣都是默然。

李世民眼睛眯着……他突然喃喃道:“要開始了。”

…………

確實已經開始了。

此時,吉士長丹上了高臺,與黑齒常之距離十步站定,而後朝黑齒常之行了個禮,黑齒常之隨即回禮。

彼此見禮之後。

吉士長丹用彆扭的漢話道:“請賜教。”

說着,他緩緩的拔刀。

拔刀的樣子很帥氣,身子弓起,刀緩緩抽出,刀與刀鞘摩擦,發出龍吟的聲音。

高臺下,方纔還喧鬧的人羣一下子鴉雀無聲起來。

每一個人都死死的盯着高臺,此時已是捏了一大把汗。

而後,吉士長丹雙手握刀,刀尖朝着黑齒常之,面帶獰笑。

如無意外,今日吉士長丹將要完成他人生中的三十一斬。

這在他看來,乃是稀鬆平常的事。

看着眼前這個少年,他沒有一絲的憐憫,那陰沉的眼眸,沒有絲毫的生氣。

而他的刀,薄如蟬翼一般,鋒芒畢露,那刀尖如鏡面一般,閃爍着黑齒常之的影子。

黑齒常之也拔刀。

這刀,乃是大唐尋常的鋼鐵作坊鑄成,刀直,長三尺,也雙手握着。

黑齒常之微微閉上眼,使自己的眼睛保持着微眯的狀態。

其實……黑齒常之年紀還小,幾乎沒有殺人的經驗。

不過……這些日子他和薛仁貴打慣了,一天不打,便不痛快,所以他保持着警惕的狀態,開口一字一句道:“你要小心。”

吉士長丹冷笑,面帶輕蔑之色,而後身如迅豹一般,身子竟然好像化作了幻影,一聲暴喝,人與刀便如疾風一般衝向黑齒常之。

黑齒常之同樣發出怒吼。

而後,手中的刀隨即斬下。

長刀在半空劃過半弧。

人們聽到這喊殺,已是心裡都咯噔起來。

二人交錯。

兩把刀在半空鏗鏘一聲。

吉士長丹本以爲自己很快,起碼會比對方快上許多。。

但是很顯然他錯了。

他發現,黑齒常之一丁點也不慢,看着跟他的速度也算是不相上下了。

黑齒常之的刀,竟生生的與他的刀斬在了一起。

而下一刻……吉士長丹的臉色猛地一變。

不對勁……

他感覺到好似一座大山猛地壓迫在自己雙臂上。

自己的手……竟好像已痠麻了。

“納尼……”吉士長丹瘋狂的發出了怒吼。

可就在這話音落下時……

他手中的長刀,竟是應聲而斷。

而後……黑齒常之手中的長刀,繼續斬下。

吉士長丹的面上突然掠過了一絲恐懼之色。

這一切來的太快太快了,快到邊上觀戰的人還沒反應,可此時……吉士長丹卻已意識到了什麼。

斬斷了吉士長丹的長刀之後,黑齒常之的長刀威勢不減,繼續迎着吉士長丹的頭頂狠狠斬殺……

嗤……

是入肉的聲音。

這刀……竟是順着吉士長丹的腦殼直接斬下。

力道……有千鈞之重。

而黑齒常之顯然力道沒有衰減的跡象,繼續揮舞着刀下劈……

吉士長丹的雙目暴張,他的頭頂,血已淋淋而下了。

而後……他的眼睛再無神采,因爲……刀狠狠得斬過他的腦殼。

這力道,竟可以直破人的頭骨。

嘭!

一個響聲。

吉士長丹的半邊腦袋,順着無數的血液,滾落下來。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和訂閱。同學們,賬終於還了,明天……咱們繼續,每天三更以上,如果有必要,會加更,把更早以前的賬也慢慢還了。

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
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五十四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六十六章:紙是我造的 不值錢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六十六章:你就是青竹先生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