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

昌南鎮那地方,簡直就是制瓷最得天獨厚之地。

此後,這地方被改爲景德鎮,因而繁華,自古以來,天下的瓷器,大多出於此,以至於無數無良的商家,哪怕瓷器產自於其他地方,也需將這些瓷器送至景德鎮,冒充這是景德鎮出產。

再加上此地有碼頭,連接昌江,昌江乃是鄱陽湖水系的一條支流,自這昌江碼頭,可直接行船進入鄱陽湖,而後進入長江,長江與運河相連,通過江南數不清的水系,可將一船船的瓷器,送至大江南北。

此時,李世民的手摩挲在這瓷瓶上,不禁嘖嘖稱讚:“這瓷器果然如玉脂一般,真是罕見,這當真是尋常燒製的?不費其他工本?”

“自然,所用的窯和匠人,都是尋常的匠人。”陳正泰老老實實道:“而且某種程度而言,那裡的瓷土品質極高,坯胎弄起來也容易,兒臣早將這昌南鎮的土地,和太子殿下一道,統統收購下來了,打算在那裡建大小數十個窯口,爲天下供應瓷器。”

李世民聽罷,眉一挑,忍不住道:“這樣說來,能生大利?”

一旁的李承乾傻樂。

陳正泰咳嗽一聲道:“錢不錢的,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大規模的產瓷ꓹ 且是如此美輪美奐的瓷器,一方面可以供應百姓所需ꓹ 除此之外,那裡只怕需要數不清的人力,現在許多地方開始推廣新糧ꓹ 尤其是土豆,將來糧產勢必倍增ꓹ 如此一來,這天下將會結餘出大量的勞力。陛下ꓹ 勞力若是沒有出入ꓹ 便會成爲流民,若是無法安置,則是天大的問題。招募大量人制瓷,這些瓷器,需無數人力去運輸,水運的增強,又需許多人維護。除此之外ꓹ 朝廷可以藉此徵取大量的稅賦,將來……等海運起來ꓹ 還可將這些瓷器ꓹ 直接用海船運送出海ꓹ 現在朔方那裡ꓹ 也在盡力的打通西域,所爲的ꓹ 就是重建當初的絲綢之路。太子殿下得知此事ꓹ 欣然願意和兒臣合作ꓹ 爲的也就是如此。”

李世民心裡則說,還不是爲了錢嗎?

只是這陳正泰說的天花亂墜ꓹ 卻又不知到底能生多少利,倘若不打折扣,倒是真正的一本萬利了。

除此之外,這個傢伙居然只和太子合作,爲何非要捨近求遠呢?還不如直接來尋朕呢?

李世民不禁生出幾分鬱悶,瞥了一眼興高采烈的李承乾,目光深處,竟帶着幾分嫌棄。

不過……李世民還是頷首點頭了,一臉讚許的樣子:“如此甚好,只是海運?”

陳正泰便又繼續道:“這普天之下不知有多少的特產,特產若是能互通有無,便可興百利,有了利益,則百業興旺。只是……當今天下,最難的恰恰的不是生產貨物,而在於,如何將這些貨物運輸出去。這也是爲何,朔方要建木軌,木軌修建之後,我大唐可以藉此控制草原的原因。用利益驅使軍民百姓深入大漠中去,使他們在大漠中開枝散葉,再用利益與胡人捆綁,若是不服,則征討之,可若是順從,便可將其容納進朔方的貿易體系之中,唯有如此,統治纔可長久。倘若只單憑朝廷源源不斷的花費無數錢糧,將數不清的將士送入大漠,固然我大唐將士俱爲精銳敢戰之士,可一旦朝廷的錢糧不足時,朝廷就便會失去對大漠的控制,使這草原之中,誕生如匈奴、突厥這般的強權。”

李世民似乎對這一點,頗爲認同,不斷頷首:“嗯,朕現在也已知道了木軌的好處。”

陳正泰繼續道:“只是陛下……這世上真正廉價的,乃是海運,將我中國的寶貨運至海外,可謂是一本萬利啊!大唐經略海路,一旦成功,那纔是真正的萬國來朝,天下歸一。”

李世民對於所謂的海洋,是沒有任何概念的,某種程度而言,任何一箇中原的統治者,往往對土地更有興趣一些!

而至於那海外,種不了地,住不了人,要了有什麼用呢?

只是陳正泰的建言,李世民卻還是需審慎考慮,於是他微笑道:“海外有何稀罕的呢?”

陳正泰道:“兒臣翻閱古籍,都說這海外之處,有數個如中原一般的廣袤沃土,幅員數千裡,土地肥沃,不在中原之下。這海外又有大量奇珍異寶,若是能取之,則可增強大唐的筋骨。”

“土地……”李世民眼眸裡掠過了精光,而後他看着陳正泰,一言不發。

“更重要的是。”陳正泰接着道:“若是海貿若是能讓皇家佔據大量的股份,甚至未來我大唐開闢的海外新土,爲皇家所有,那麼……大唐皇家,只怕身價要倍增十倍、百倍,即便陛下不佔有國庫一分一毫,也足以有取之不盡的內帑了。”

“是嗎?”李世民眼眸一張,打起了精神。

無主的土地,數不清的財富。

這令李世民不禁動心了。

陳正泰這個人,向來不會瞎說的,他既說有,那麼十之八九可能就有的。對於這傢伙學識淵博,李世民是有所見識的。

李世民隨即又想到了什麼,不由苦笑道:“只是我大唐水師,現在竟然還不如高句麗和百濟水師。上一次,那婁師德的揚州水師失利,已是令朝廷震動。現如今那婁師德又率船隊出海,疑有異心,這海洋固然有大利,只是……卻還不是時候,只要高句麗和百濟水師尚在,我大唐貿然出海,勢必要得不償失。”

說到這個,李世民頗有幾分遺憾。

說的倒是好聽,可是哪有這麼容易呢?

終歸,想得到一些東西,得有實力才行!

提到這個,陳正泰則是正色道:“兒臣敢爲婁師德擔保,此人絕非是不忠不義之人,這背後定有隱情。”

李世民露出遺憾的樣子,只是道:“等揚州刺史和淮南按察使二人來了長安,朕自能明辨是非。”

李世民說着,卻又道:“這些日子,觀音婢身子不好,朕心裡啊,一直茶飯不思,你這瓷瓶,朕收下啦,將來再撿一些好的瓷器,送入宮中來。”

陳正泰應下,心知李世民急着回後宮去了,便和李承乾二人一道出了太極宮。

李承乾近來無所事事,畢竟是太子嘛,表面上是儲君,實際上,若是做點啥,難免會讓人覺得這太子想要越庖代廚,可若是不做點啥,人家又要說你望之不似人君!

這真和那尋常人家裡的小媳婦一般,做什麼都是錯。

而今,他已成了青年,沒有了歷史上精神上受到的刺激,整個人顯得沉穩了不少,可見着了陳正泰,還是少不得帶着幾分少年氣。

此時,拍拍陳正泰的肩道:“師兄,自我妹子有了身孕,平日就難得見着你了,你看看你,大好的男兒,怎麼可以整天和婦人爲伍呢。”

陳正泰白了他一眼:“這話,你要不和公主殿下說去?”

李承乾立馬搖頭:“孤不說,我現在倒是對那妹子心裡帶着幾分畏懼,她正懷着孩子呢,倘若動了胎氣,孤便成了千古罪人了。好啦,好啦,尋個日子,孤和你喝酒。噢,還有那個婁師德,此人既投奔了百濟和高句麗人,自是大逆不道,你總是保他做什麼,孤可聽說,他的罪可是坐實了。”

可見人一旦不能開口說話,亦或者是死無對證之後,這衆口鑠金之下,有多可怕,便連李承乾都不免受了外頭人的影響。

李承乾是自己兄弟,又沒多少城府,所以纔將這些心裡話和自己說,陳正泰心裡想,只怕不只李承乾,便是陛下和這朝中百官,也是這樣想的吧,只是因爲他極力爲婁師德說話,大家纔沒有在他面前明說而已。

陳正泰心裡嘆了口氣,也不禁生出了幾分無力,也不知那婁師德到底如何了,倘若死在了海外,這案子,只怕就永遠都翻不過來了。

陳正泰心情鬱郁,也沒有了繼續和李承乾扯談的心情了,當下和李承乾告別,便回府了。

………………

兩個月後……

三會海口處,這裡因爲南北運河的交匯,而且又是入海口,因而此地漸漸的開始熱鬧起來。

在後世,這裡設置成了天津衛,而在此時,卻只是因爲地利之便,逐漸開始有人在此定居,此地爲武清縣的轄地,因爲日漸繁華,漸漸的,這裡的人流和熱鬧,竟不在武清縣城之下。

靠着出海口,有不少的小船塢,船塢裡偶有一些小海船出入,都是附近的海民,大唐沒有海禁,不過這一片海域,聚集了不少的漁人,他們打了許多的海中魚蝦,而後送到市場售賣,只是海民大多辛苦,一個個望之不似人形,飽受歧視。他們是不敢去更遠一些地方打漁的,因爲偶爾,可能遭遇到高句麗或者百濟的艦船。

自從隋煬帝在海路征討高句麗大敗之後,隋唐朝廷幾乎喪失了海路的控制,而因爲俘獲了隋朝的大量工匠和艦船,高句麗和百濟人漸漸在海上形成了擴張的勢態,他們甚至佔領了外海的一些島嶼,作爲補給的基地,半兵半匪的興致。

只是此時,武清縣令張業卻是被跌跌撞撞的差役嚷了起來。

這是正午,張業如往常一般,都需小憩片刻,突然夢中被人驚醒,自然心中惱火!

這差役卻是大喊:“不好了,不好了,外海來了許多的船,有山那樣的大……”

本是還想訴責這差役的張業,聽聞這差役的話後,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臉一下子白了幾分。

這……高句麗還是百濟人?

若如此,這下卻要糟了。

武清不過是個小縣而已,若是真的遭遇了襲擊,如何抵擋?

莫非是百濟人,或是高句麗人傾巢而出?

其實……張業爲武清縣令,是知道一些情況的,當初天下大亂的時候,高句麗和百濟人就曾趁火打劫過。

他們不可能派兵陸路襲擊,畢竟他們距離中原相隔甚遠,派出軍隊,損耗驚人。因而……卻是派出船隊,在中原的沿岸洗劫,而且往往獲利極大。

武清縣在武德四年時,就曾遭遇過一次滅頂之災,殺戮了上千人,損失無數的錢糧。

當然……在那羣雄並起的時候,這並不算什麼,除了縣誌裡記錄了這些事,這上千條性命,卻早已被人遺忘了。

張業再不遲疑,立馬吩咐道:“快,召集差役,除此之外,派人向州中傳遞消息,來人,隨老夫來。”

張業是經歷過亂世的,從前有過在軍中的經歷,立過一些小功勞,不過功勞不值一提,所以纔給了一個山高水遠的武清縣令。

他此時年紀大了,已是大腹便便,可心裡還是有幾分勇氣的,所以笨拙的騎上了馬,召集了一些人,便道:“隨本官去三會海口處。”

一路上,張業心裡焦灼,也不知這些賊人登岸了沒有,他是決不能退的,一旦跑了,則整個武清縣怕要遭殃,可對方是有備而來的,派的又是大船,肯定是勢在必得。

實在不成,就只能死在此了。

他的腦海裡,自己的父母妻兒,瞬間走馬燈似的劃過,越如此,心裡便越發的悲涼。

可等到了三會海口,卻見那許多的大船,卻都已進入了港灣,那巨船上,打出的風帆上,卻是亮出了字號……揚州水路校尉婁。

揚州……水路校尉……

張業眯着眼睛遠遠眺望,他人還在馬上呢,看到那幾個字眼,卻差一點從馬上跌落了下來。

是揚州來的?

再認真的看去,卻見那許多的鉅艦,都是千瘡百孔,此時……大艦上,卻已放下了許多登陸的小舟,小舟上有人,順着潮水,小舟隨即便被衝上了沙灘。

而後,數十個漢子全副武裝,帶着幾分警惕的上了沙灘。

他們四處張望,似乎想在沙灘上尋覓人,不過顯然,沙灘上的人早就跑了個乾淨。

張業心裡不由狐疑,卻又七上八下,牙一咬,口裡呼喝:“隨我來,小心戒備,謹防有詐!”

說罷,立馬帶着人飛馬衝上前去。

卻見那沙灘上的人,個個蓬頭散發,一個個面黃肌瘦的樣子,不過渾身的甲冑,顯然卻是大唐的制式。

等這張業走近了,對面卻是一個沙啞的聲音:“爾乃何人,我乃揚州校尉婁師德,今率船隊經此登陸。”

婁師德……

揚州校尉……

張業猛地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

若他沒有記錯,從長安快馬送來的新聞報裡,似乎有過關於這個人得記錄。

當然,張業只是小小縣令,對於這個公案,卻沒有太過留心,他只有一些簡單的印象。

此時,他下意識的道:“婁師德,你不是反了嗎?”

婁師德卻是微笑道:“誰說我反了,我他孃的若是反了,如何會俘了百濟國的國王來……”

張業:“……”

………………

第一章送到,還有兩章。

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六章:吃了嗎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
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二十五章:功勞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一百六十七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八十五章:救治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第二百五十九章:大捷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六章:吃了嗎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