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

崔志正意識到的問題就是,他不想和鄧健一起死,更不想帶着崔氏全家跟着鄧健死!

鄧健帶人殺進來,放了炮的那一刻起,只怕這傢伙就不想着活了。

面對這麼個瘋子,你要是想活命,就絕不能和他繼續糾纏,更不能死硬到底。

後世有一句話,叫做光腳不怕穿鞋的。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就是,光腳的人,他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準備。

更何況,其實鄧健並非真的光着腳,鄧健的背後,明裡暗裡有陳正泰的影子,陳正泰背後之人又是誰呢?

崔志正立即想明白了這個關節。

若是高高在上的那一位,只是發怒,他不畏懼。

若是那個連名字都不好提的人,他要徹查這個案子,崔志正也不擔心,因爲派誰來查,最終的結果都可能是徒勞無功。

這事的背後,不是一個崔家,那一位龍顏震怒,難道能將所有的世族統統打倒不成?

可對於崔志正而言,他現在陷入了一個死局,那便是……竇家餘孽的問題。

那一位,若是其他人都不追究,就只盯着你崔家呢?

若是當真縱容鄧健這個不要命的傢伙,像一個莽漢一般,衝進了滿是名貴字畫和瓷瓶的屋子呢?莽漢是不曉得屋裡的每一件物什都是價值連城的!

WWW ▲Tтkā n ▲¢Ο

說穿了,對於崔志正而言,對方若是講規矩的人,他是不畏懼的,誠如鄧健所言,法律和法律的執行者都是崔家的人,崔家何懼之有呢?

可鄧健……就是那個打王八拳的人。

王八拳可恨就可恨在,它不講套路。

這一頓王八拳打下來,明眼人都看出鄧健是個傻瓜,可偏偏這樣的傻瓜ꓹ 崔志正怕了。

他不想做這個出頭鳥。

何況身邊一個個慘呼的聲音,讓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以及緊迫。

來不及了……

“這樣說來ꓹ 你認罪伏法了?”此時,鄧健看着崔志正道。

崔志正連忙搖頭:“我也是被刑官所脅迫,何罪之有?”

他說的大義凜然。

有些事ꓹ 要嘛做,要嘛就不做ꓹ 禍水東引,你們就別找崔家了ꓹ 找大理寺去吧。

“來。”鄧健道:“崔志正方纔的供狀寫好了嗎?”

“寫好了。”一旁的吳能ꓹ 方纔奮筆疾書,記錄下了二人的對話。

鄧健則是凝視着崔志正道:“可以畫押嗎?”

“這……”崔志正有些猶豫:“鄧欽差……可否用家中管事的名義供述?”

鄧健似笑非笑的看着崔志正:“你想撇乾淨嗎?”

崔志正繃着臉道:“若是不如此,那麼崔某人,只好玉石俱焚了。”

鄧健則道:“那些錢呢?”

錢,已經進了崔家口袋的錢……

鄧健這話的意圖,崔志正一聽就懂了。

他一下子心如刀割起來。

他看着鄧健,鄧健也用一種值得玩味的樣子看着他。

隨即ꓹ 崔志正咬牙道:“鄧欽差,何須將事情弄到這樣的程度呢?只要鄧欽差願意寬容ꓹ 將來崔家一定……”

鄧健眼眸一張ꓹ 厲聲道:“錢呢?”

崔志正還是不甘心:“鄧欽差真沒有想過後果嗎?你得罪的不是一家一姓。你有想過ꓹ 他日惹禍上身?”

鄧健卻是依舊道:“我最後一次問你ꓹ 錢在何處?”

“在……”崔志正頓了一下,最後道:“當然是在府庫裡ꓹ 還能去哪裡?”

鄧健直接道:“來人ꓹ 讓他畫押ꓹ 派人隨我去府庫,取錢!”

鄧健雷厲風行ꓹ 壓根不給崔志正任何的時間。

崔志正只愣在原地,心亂的很,這一日,太漫長了,漫長得他根本沒時間去梳理關係。

崔家的錢,大多是用陳家的欠條存放的。

沒辦法,欠條這玩意,雖然容易潮溼,也容易被蛇蟲啃咬,可它的好處,卻讓這些世族欲罷不能。

同樣數十萬貫錢,那便是足足數億枚銅錢,足以堆滿整個府庫。

單單運輸,都不知要多少人力物力,何況這些運輸的人,你未必肯放心,必須得是心腹中的心腹,才能稍稍安心一些,那麼花費的時間和精力,可就更多了。

這麼多銅錢輸送,動靜就顯得太大了。

不只如此,這筆錢,將來還是需送去崔家老宅清河的,因爲那裡纔是崔家的根,而一車車的錢,運輸上千裡,在這個時代,一不留神,遭遇了盜賊和山賊,那便一切成空。

可即便是欠條,這也是很可怖的事,一個個大箱子,所有的縫隙都用蠟封死了,府庫一開,因爲防蟲的需要,所以打了不少的蟲藥,於是一股撲面而來的異味便讓人窒息。

生員們開始入內清點。

片刻之後,鄧健拿着供狀,卻一點沒有覺得輕鬆。

他很清楚,這件事一定要快,快到所有人沒有反應,若是稍稍遲疑,讓許多人回過味來,那麼……這些人的反攻倒算,就極有可能是致命的。

等出了崔家,只見外頭已圍滿了百姓,鄧健翻身上馬,冷靜地回頭對吳能等人道:“立即去大理寺。”

“喏。”

留下一批人在此搬運錢箱子,其餘之人,則縱馬朝着大理寺而去。

…………

而此時在宮裡頭,李世民左等右等,也沒等到鄧健來。

直到那傳旨的宦官,匆匆回來,可他的身後,並沒有鄧健。

李世民顯得焦躁,眉心緊緊地擰了起來。

房玄齡等人也不禁皺眉,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樣子。

陳正泰心裡是略有擔憂的,從鄧健失控開始,他就擔心這傢伙會不會做什麼太蠢的事。

唉……做事,要有腦子啊……

現在李世民的壓力越來越大。

因爲請求覲見的人,已經越來越多了。

太極門外,不少大臣在侯見。

甚至……還有許多的皇親國戚,其中還牽涉到了李世民的兩個姐妹,一個是高密公主,一個乃是南昌公主。

現在李世民不想見他們,可他們依舊還在侯見,這出現的人越來越多,份量也越來越重。

令李世民氣惱的是,其中連鄅國公、御史大夫張亮,竟也親自來拜見了。

這張亮,可是當初秦王府的大功臣,是經了房玄齡的舉薦,跟着李世民立下了赫赫功勞的人。

因而,李世民對他很是信任和欣賞,畢竟當初在秦王府的時候,李世民與李建成的鬥爭日益激烈,張亮可是曾爲了李世民獲罪,被李元吉狀告狀告張亮圖謀不軌,因而被下獄之後,被人日夜拷打。

李世民的臉陰沉得厲害,他瞥了一眼房玄齡。

房玄齡不敢觸碰李世民的眼睛,因爲誰都知道,張亮與房玄齡關係匪淺,只是此時連房玄齡,也不禁覺得詫異起來。

再到後來,竟連侯君集也來覲見了,當侯君集請求覲見的時候,李世民猛地站了起來,臉色蠟黃,他面上越來越顯得不安。

等那宦官進來,李世民劈頭蓋臉就道:“鄧健呢?鄧健在何處?”

“陛下。”看着陛下略顯怒色的臉,宦官苦着臉道:“鄧健,依舊不肯奉詔。”

李世民瞪大眼睛,說實話,李世民一直都認爲自己是個猛人。

但是……今日他算是見識了。

還有人比他更猛!

他握緊拳頭,指節攥的咯咯作響,而後沉聲道:“何故?”

這個宦官的臉色更難看了,遲遲疑疑地道:“鄧健帶着人,殺進了崔家……”

“死傷了多少?”一聽這個,李世民又是震驚,又不禁的有了幾分擔心。

他本來是想保鄧健的。

鄧健這個人……總歸只是年輕不懂事而已。

可現在……他這是找死啊!

崔家的部曲,李世民卻也是略有耳聞的,當初反隋的時候,多少世族可以輕易的拉出一支人馬,便是因爲這些世族,都有一羣驍勇的部曲。

在太平的時候,他們看家護院,而到了戰亂的時候,他們本質就是軍中的骨幹。

帶着一羣讀書人,就殺進崔家……

這不是以卵擊石?

“死傷了十幾人。”宦官道。

李世民的臉色倒是緩和了一些,總算……沒有死傷太多。

不過房玄齡和長孫無忌卻是面面相覷,十幾個人……還是大學堂的,終究都是自己兒子的學弟,不免頗有幾分不忍心,他們對於大學堂的生員,還是帶有幾分好感的。

陳正泰一聽,臉白了一下,看了李世民一眼,倒是很快反應了過來,這時不失時機的悲痛道:“陛下,陛下要爲兒臣做主,要爲大學堂做主啊,這些生員,好端端的只是去查一個案子,什麼叫做殺進了崔家……現在死了這麼多人,這事,兒臣絕不善罷甘休,懇請陛下……”

李世民也皺眉起來,終究……還是流血了。

李世民卻是問出一個最在意的問題,道:“鄧健呢,鄧健還活着嗎?”

“鄧健當然還活着……他殺了十幾個人,用什麼大炮,帶着人衝了進去之後,就將崔家的人……統統拘押了。”

李世民:“……”

陳正泰的嚎哭聲,戛然而止,默默的收拾了即將要擠出來的眼淚。默默鬆了口氣,然後沒事人一般,眼睛擱在別處,一副與我們無關的樣子。

李世民倒是反應大一些,他不禁怪異起來:“什麼大炮……”

“奴……奴也不懂,就曉得好厲害……直接洞開了大門……那些讀書人,個個激動的不得了,不怕死一般,呼啦啦地衝了進去。奴便見宅裡好像死了一些人,大抵有十幾個吧,裡頭的部曲,個個瑟瑟發抖,鄧健衝在最前,呵斥他們。甚至幾個生員,揚手就給他們耳光,讓他們滾一邊去……再之後,奴便聽到女眷的驚叫,奴覺得事態嚴重,便趕緊回來了。”

李世民瞠目結舌,這又是什麼東西?

確定這是羣讀書人嗎?聽着描述,怎麼感覺像是……像是一羣虎賁……

可李世民依舊還是高興不起來,因爲他發現,好像任何一種結果,都不是李世民所願意看到的。

這沒衝進去,太極門外,就這麼人紛紛覲見了,那麼現在鬧到了這個地步,又會如何呢?

此事……看來無論如何都不能善了啊。

李世民心情糾結,皺眉道:“這個鄧健,他現在到底想做什麼?”

“奴不知道。”

“下去吧。”

那宦官如蒙大赦,於是匆匆退下。

李世民的目光,隨即便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正泰。”

陳正泰道:“兒臣在。”

“你需親自去一趟。”

陳正泰猶豫地道:“兒臣……兒臣的孩子要生了……”

這當然是藉口!

開玩笑呢,現在明明是鄧健佔了便宜,他跑去幹什麼?

李世民不禁惱怒:“這與你生孩子有什麼關係?”

“這個時候,見不得血。”陳正泰很認真很理直氣壯地道:“相師給兒臣算過命,說兒臣生性善良,爲人又忠直,將來必能恩澤子孫。只是這兒孫出生的時候,唯獨需小心的是,不得見血,會損陰德得。”

反正……這孩子,陛下也有一份的,就算我陳正泰是胡說八道瞎說的,可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自己看着辦吧。

李世民要發怒。

目光便在殿中羣臣之中穿梭。

房玄齡、杜如晦幾個覺得後頸生涼。

這事兒,他們也不想插手,一丁點都沒有。

於是,一個個連忙低垂着頭,生怕給李世民的目光捕捉,就好像是在說: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

卻在此時,又有宦官匆匆而來道:“陛下……陛下………不妙……不妙了。”

李世民虎軀一震,此時的李世民,甚至覺得,今天就算髮生什麼事,他都不覺得奇怪了。

於是,他正色道:“又發生了什麼事?”

這宦官急切地道:“鄧健……鄧健……從崔家出來了。”

呼……

李世民稍稍鬆了口氣。

總算是出來了……

卻聽這宦官又道:“可出了崔家,他們立馬就翻身上馬,一個個明火執仗的,有人聽到他們說……去大理寺……後來……果然……他們飛馬,朝着大理寺方向疾奔去了。這個時候……只怕鄧健他們……已經抵達大理寺了!”

李世民:“……”

………………

第二章送到,第三章會趕緊。

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
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六百三十三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二十七章:榮華富貴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