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手術

其實對於手術而言,一個人的強壯與否,還真關係到了手術的成敗。

尤其是當下這險惡的手術環境,患者能否熬過最艱難的時期,至關重要。

李世民的體魄……顯然是不成問題的。

接下來……就要看運氣了。

倘若李世民再老十幾歲,又或者身體再孱弱一些,陳正泰也絕不會打這樣的主意。

此時,陳正泰道:“陛下,待會兒要開始治病了。”

“治病……”李世民皺眉,顯得大惑不解。

他幾乎已經感覺到了自己已到了鬼門關口,已經不指望有任何存活的期望了。

他忍不住道了句:“朕……朕已病入膏盲……”

“還有希望。”陳正泰道:“眼下乃是多事之秋,這天下……還需要陛下來維持大局。”

這是實在話。

陳正泰必須得給李世民求生的慾望,只有如此,才能熬過這個手術。

畢竟……這手術……特麼的沒有麻醉藥的。

想到如此,陳正泰自己都覺得殘忍,可這又能如何呢?

於是陳正泰繼續道:“太子年幼,尚且還無法服衆,吐蕃和高句麗人尚在,對我大唐虎視眈眈。陛下的新政纔剛剛開始,世族們已是怨聲四起。心懷叵測的人大有人在,這天下不知有多少個張亮這樣的人,他們之所以蟄伏,只因爲陛下仍有餘威,使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罷了。可現在……陛下不過當政十數年,天下未穩,社稷還在飄搖之際,任何一點閃失,都將造成可怕的結果。難道陛下忍心將一生的心血付諸東流嗎?陛下有這麼多的兒女,一旦江山不保,這些子女們會面臨什麼樣的處境?陛下,再想一想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聽聞陛下重傷,立即就大病一場,若是陛下駕崩,皇后娘娘又該怎麼辦?陛下一定要活着,既爲了江山社稷,爲了陛下的妻兒子女。更是爲了天下,那些想要安居樂業的人哪。兒臣言盡於此,接下來……可能會有一些痛苦,只求陛下能夠忍下了。”

說罷,他起身,神色堅定地朝着身後的張千道:“將陛下擡至手術室裡去,還有……這一切都是機密,這件事,一個字都不許對人提起,如若提起,我們這些知情的人,是什麼下場,都難以預料。”

張千很是慎重地頷首,他很明白陳正泰的話裡是什麼意思。

給陛下開膛,一旦傳出去,那些本就不懷好意的人,正好會對此大做文章,在陛下沒有完全痊癒之前,傳出任何的消息,都可能會引發可怕的後果。

尤其是對於太子而言,太子乃是儲君,若是陛下當真駕崩,此事被人所知,某些不服他的兄弟或者宗室,打着太子不孝,甚至傳出弒殺君父的傳聞,那麼……對於太子和朝廷而言,就會產生致命的結果。

張千一臉認真地道:“陳公子放心,知道此事的人,只有咱們這幾個,其餘人,統統都屏退了,對外,只說陛下病重,不喜見光,在蠶室之中安養,照料且能靠近陛下的人,除了咱,太子殿下,便是皇后娘娘和兩位公主殿下了,其餘之人,一概都不會透露的。”

“很好。”陳正泰道:“張力士的佈置很穩妥,那麼……準備吧。”

張千顯得有些難受,這時,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李世民,不禁淚水啪嗒落下,動容地道:“倘若待會兒失敗,陛下……只怕就駕崩了吧。”

“是的。”陳正泰吐出兩個字,心裡也是沉甸甸的。

這第一道鬼門關,就是今夜了。

張千紅着眼眶努力的多看了李世民一眼,雖說他對李世民多有懼怕,卻是對這位主子也是有真感情的,此時他甚至覺得……好像不手術更好,至少不手術,陛下可以多活幾日,自己在旁,也好多能伺候幾天。

可最終,他咬了咬牙,轉身出去,尋來幾個宦官,吩咐道:“將陛下移至紫薇配殿,陛下在此不喜,需要尋個安靜的地方。”

宦官們哪裡敢饒舌,連忙七手八腳的將李世民小心翼翼的擡上了一張軟牀,而後再擡軟牀隨張千至手術室。

到了這裡,張千命人出去,等這些宦官統統走了,長孫皇后幾人纔出現。

能在這裡的人,無一不是李世民的至親。

長孫皇后看了李世民一眼,此刻卻是板着臉,面上格外的凝重:“做好準備。”

她是一個剛毅的婦人,平時或許還會猶豫和不忍,到了這個時候,反而心如鐵石一般。

兩位公主自是在一旁開始器皿,另一個大夫則負責重新進行消毒。

爲了以防萬一,每一個都帶着一個棉製的口罩,口罩上沾了碘酒。

李承乾此時有些緊張,他到陳正泰面前,低聲問道:“我給這麼多豬開膛,爲何都死了?”

“開膛當然會死。”陳正泰一點驚訝之色都沒有,而是道:“得用藥,還得隨時輸血,如若不然,能活着才見了鬼呢!”

李承乾這次恍然大悟,不禁道:“那你爲何不早說?”

陳正泰便道:“這藥格外的珍貴,說是神仙藥也不爲過,不能輕易浪費了,而至於輸血……你還給豬輸血做什麼?”

李承乾眨了眨眼,好吧,很有道理!

於是他舒了口氣道道:“知道了,知道了,孤現在有些緊張,待會兒你要多擔待一些。”

“我擔待不了。”陳正泰苦笑道:“因爲我也得躺着呀。”

李承乾便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就意味着,這一切干係都在他自己的身上了?

陳正泰看了看他憂愁的臉,道:“我教你一種方法,可以讓自己平靜一些,你就想一想高興的事,比如你納妃的時候……”

李承乾立即搖搖頭:“納妃的時候,孤一點也不高興。”

陳正泰:“……”

“不過……”李承乾想了想:“認識你時,挺高興的,雖然後來你越發不怎麼搭理孤了。”

陳正泰心裡感慨,爲了救陛下,自己犧牲太多了,只好道:“我不是故意不理殿下,平日忙嘛,好吧,那你便多想想我吧。”

“噢。”李承乾點點頭,隨即努力的深吸一口氣。

另一邊,陳正泰從包袱裡取了一些藥品和注射器來,還有一個,專門用來吊鹽水的吊瓶,當然……此時,吊鹽水是不可能了,用來輸血卻最合適的。

爲了防止有人對這些東西起疑心,不說其他的,只說這注射器的材質,便是這個時代絕不可能有的,還有這針管,這麼細的針也未必不能磨出來,可要在這麼細的針裡頭穿孔,卻是這個時代的匠人絕不可能製出的。

陳正泰便解釋道:“這是我從胡商那裡收來的,這胡商很奇怪,號稱來自於什麼什麼國,這國我也忘了,說這是此國的至寶,就這麼一個玩意,就要十萬貫錢,你說巧不巧,我當時只覺得稀罕,買來玩兒的。誰曉得今日,竟好像派上了用場了。”

他自顧自的說着,可實際上……沒人在乎這玩意到底有多稀罕,甚至沒有一個人願意多看這些小玩意一眼。

此時大家太緊張了,而且對於皇家而言,畢竟什麼寶貝都見識過了,對於任何稀奇的東西,其實除非喜愛,否則也不會有人過多留心。

陳正泰看着大家的反應,不禁汗顏,看來……是自己心理作祟,心虛,心虛了啊。

既然如此,那就不管了。

他教授了遂安公主注射的用法,而後又讓人擡來了一張高牀,自己躺下去,那吊針經過了改造,兩面都是針頭,一根直接插入陳正泰的大動脈,另一頭,則接上李世民的血管。

自己躺在的地方比較高,如此一來,身上的血液,因爲壓力和壓強的關係,便會自然而然的流淌進李世民的體內。

陳正泰就相當於是一個大號的血瓶,隨時給李世民補充血液。

李世民此時只覺得自己的意識迷迷糊糊的,聽到了許多熟悉的聲音,只是他疲憊得不想睜開眼來。

陳正泰躺在高牀上,不斷的催促:“殿下……準備開始了。先用碘酒擦陛下的傷口,確定位置,下刀時一定要小心,切切不可傷了心室,不……五臟六腑,任何一處地方,都不可傷了,尤其是要規避大動脈,確保不會大失血,好了,動手吧。”

其實李承乾已是急的汗液滲了滿個額頭。

陳正泰躺在高牀上見着了,便道:“長樂公主,你去給殿下擦拭汗水,萬萬不可讓這汗水滴入陛下的身上。”

“娘娘,你預備好刀具和鑷子,也要隨時注意觀察,要確保不會有任何的殘渣留在陛下的體內。秀榮,你準備好藥品,我叫你注射時,你便注射,除此之外……其他的藥也要備好,隨時準備上藥。”

衆人互視一眼,都默默地點點頭。

李家的人,膽量還是有的。

倒是一旁的張千低聲道:“陳公子,我做什麼?”

“你?”陳正泰想了想道:“你看顧着我……我覺得我的身體可能扛不住。”

張千噢了一聲,連忙移至陳正泰近前來,似乎想到了什麼,道:“此前應該多喝一些雞湯補一補,奴已讓膳房預備好了滋補的東西,等奴喂陳公子吃。”

陳正泰覺得暫時沒心情理他了,只道:“開始吧。”

………………

李承乾開始嫺熟的給已經擦拭了碘酒的父皇心口的位置,小心翼翼的下刀。

本是昏厥的李世民似乎吃痛,身子微微一顫。

他猛地甦醒了。

而後……卻發現自己被死死的綁縛在了一張牀上,他疲憊的擡眼,便看到李承乾等人俱都圍着自己。

他的上身已經被剝了個乾淨,他看到了明晃晃的刀子,刀子繼續下去,還粘着血水,而胸口的劇痛,令他更加清醒。

李承乾見他醒了,下意識的就道:“父皇,不怪兒臣,這是陳正泰教我做的,不不不……總之,父皇忍着吧。”

李世民:“……”

李世民什麼創傷沒有受過?

可是唯獨,沒有被自己的親兒子用刀切過。

英雄一世,難道最後被自己的親兒子所弒?

一念至此,李世民頓時悲從心來。

報應啊,這真是報應啊。

想當初,弒殺了自己的兄弟,而如今……自己的兒子拿刀來切自己。

只是……當看到了長孫皇后,李世民就一下子的平靜了。

雖然……還是疼,撕心裂肺的疼。

可是李世民卻很清楚,觀音婢在此,這一定不是謀殺了,如若不然,觀音婢絕不會坐視如此的。

在這個世上,他相信誰都有自己的私心,但是他卻相信他的這位髮妻絕不會捨得傷他半分的。

於是他安靜的閉上眼,咬着牙關。

李承乾已切出了一個創口,而後……不由道:“這裡有腐肉怎麼辦?”

“腐肉一定要割掉,要小心……”陳正泰躺着,他感覺自己的血液正在慢慢的流逝,自自己的血管,順着那橡皮的吊針管子,徐徐的開始進入李世民的體內。

這種感覺……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哪怕陳正泰自己清楚,輸血只要控制住量,是絕不可能危及生命的,他已交代過遂安公主,一旦到了一定時候,就幫自己將針頭拔除,可即便如此,這種感覺……或許出自於人類自我保護的本能,陳正泰依舊還是覺得恐懼。

“就按你們給豬開膛時一樣的做,不要害怕,一定要冷靜,鎮定!”

陳正泰此時,不得不一次次的開始說話。

這是爲了讓李承乾冷靜一些,分散他的注意。

聽了陳正泰的話,李承乾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他慢慢的冷靜,開始順着那箭桿的位置,徐徐的開始下刀,人的身體,果然如陳正泰所言,和豬沒有太大的分別,他盡力不敢去觸碰臟腑的位置,而是盡力的朝着肌肉的位置去,當然……如陳正泰所言,他顯得十分小心,生恐觸碰到了血管。

好幾頭豬就是如此,因爲觸碰到了動脈,所以引發了大出血,於是那豬死的特別快一些。

…………

第二章送到,求支持,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九十章:大宴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
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十章:急奏第一百三十一章:發威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零五章:炸上天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九十章:大宴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二百零五章:爲王先驅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一十二章:大難臨頭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三百一十三章:揍到服氣爲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