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

周武純粹是說笑的口氣。

可這說笑的背後,信息量卻很大。

皇帝不太行啊。

這一層隱藏的內幕揭開,其實也讓許多普通人預感到,原來朝廷並不如想象中那樣的穩固。

連欽案都有人這樣堂而皇之的動手,涉及到了這麼多的世族。

那麼這天底下,到底誰更大呢?

一個陛下如此關注的抄沒一案,尚且如此,那麼天下其他的事呢?

李世民自也是聽明白這裡頭的深一層意思,他深吸一口氣,盡力想要把持自己,微笑道:“皇帝畢竟只有兩隻手兩隻腳,又非是千里眼、順風耳,更沒有千手千足,有些時候被人矇蔽,也是理所應當的。”

這是李世民爲自己辯護。

一旁的陳正泰忙幫腔道:“泰山說的好,世上哪裡有人能夠面面俱到呢?”

可週武卻是愁眉苦臉之狀,卻還是尷尬的笑了笑,表示了一下認同:“是,是,郎君說的對。”

這是大主顧,還指着他給一個大買賣呢,當然得奉承着。

李世民見他心裡藏着話,他不說出來,李世民心裡難受,於是道:“卿……周東家可有什麼話要說?”

“哈……”周武樂了:“宮裡和朝廷的事,和我們尋常人離了太遠,說這些有什麼用呢?不過……李郎君的話固然是有道理,也是實情,可若是連皇帝老子自己都被人矇蔽,自己都顧不上自己了,那還要皇帝有什麼用處?只擺出一個泥菩薩來給大家供着嗎?這皇帝治天下,不就是讓他給子民們做主的嗎?他自己都做不了自己的主了,那爲何要他來做皇帝?”

這話真是膽大包天到了極點,以至於站在一旁的張千心裡咯噔一下,連忙朝着李世民看去。

李世民端坐不動,面上依舊帶着笑容,不過他手顫了顫,下意識的想要去拔刀。

陳正泰低頭喝茶,心裡想,這是悲劇啊。

此時,周武又道:“李郎君覺得我的話沒有道理嗎?”

“唔……”李世民含糊不清的點點頭。

周武咳嗽一聲,繼續道:“這話確實是有些大逆不道,也就咱們私下裡說說ꓹ 其實俺就是個粗人,也沒讀什麼書ꓹ 當初哪,我還是個流民呢?”

“流民?”李世民詫異的看着周武。

周武一點也不避諱自己的出身,恰恰相反ꓹ 一說到這個,他顯得眉飛色舞ꓹ 道:“從前哪,我是逃災逃到了二皮溝來的ꓹ 那時候是真的慘ꓹ 一家十一口人出發,最後活下來的,只有我和我的女兒了。”

說到這裡,他不免流露出了幾許悲色。

李世民意動,想說什麼,卻又不知如何安慰。

誰曉得周武卻是看得開的,很快就收起了傷感ꓹ 隨即就道:“李郎君不必安慰我,我早看開啦ꓹ 初來乍到的時候ꓹ 想到親人都死的差不多了ꓹ 難受的不成。可天沒沒亡我ꓹ 至少我和我女兒,不是還活下來了嗎?比起當初和我一起逃災的ꓹ 那沿途的官道都是白骨皚皚ꓹ 不曉得死了多少人ꓹ 能活下來,其實已是天大的幸事了ꓹ 哪裡還敢奢望一家老幼都能團團圓圓呢?此後哪,我就在二皮溝安頓下,先是做苦力,後來去了陳氏的木業做了一個木匠,學了些本事,也攢了一些錢,此後木業生意好,便橫了心,從陳家那裡辭了工,帶着一些徒弟自己做起這買賣了,現在這買賣越來越大,也算是在二皮溝安身立命啦。”

一說到這個,周武也低頭呷了口茶,他很努力顯得自己吃茶的姿勢高雅一些,不過依舊還是學不來,終究還是牛飲一口,口裡咂巴咂巴的動了動,哈了口氣,才又道:“說來也奇怪,像崔家這樣的人家,分明已經富貴至極了,要啥有啥,卻偏又還想要佔這樣的便宜。還有那孫伏伽,這是大理寺卿哪,大唐尚且連大理寺卿都如此,誰還敢請朝廷主持公道呢?”

李世民若有所思地頷首道:“這是至理……”

張千看了看李世民的神色,倒沒有見着怒意,卻也在旁連忙打圓場道:“尋常小民,和大理寺卿可沾不上什麼邊。”

張千的本意是不希望這周武繼續胡說八道下去,又說出什麼犯忌諱的話的。

今日陛下本就有些怒意了,再火上澆油,到時候倒黴的可是隨時伺候在陛下身邊的他呀。

誰料這周武先奇怪的道:“你這人的嗓門倒是奇怪。”

隨即又道:“不過話可不能這樣說,雖說大理寺卿和咱們離得遠,可畢竟上樑不正下樑歪。李郎君,我說句不該說的話,原本呢,天下是李家的,李家平定了天下,大家夥兒呢,安安生生過日子,再不必說亂世人了,這也挺好,大家也服氣,誰坐皇帝不是皇帝呢?可問題的根本就在於,既然是李家的天下,那麼這李家治天下,畢竟還要考慮百姓們安居樂業,若是天下出了亂子,他們終也會擔心隋煬帝的下場,總不至胡來。可現在算怎麼回事呢?天下是李家坐,可任誰都可以欺瞞天子,那這就難免讓人擔憂了,我才安生過了兩三年好日子啊,想想未來也不知如何,再想到從前離亂時的慘景,實是心裡有些害怕。”

這是周武的心裡話,皇帝姓李,他認,絕不敢有非分之想,皇帝和子民們共存,天下安定了,李家可以繼續坐天下,而百姓們也可好好過日子,這是共贏的結果。

可問題就出在,世族們隨意都敢在皇家面前動土,這就可怖了!

因爲若是李家都未必能做的了主,那麼所謂的共贏契約,可就徹底的失效了。

李世民便道:“世族子弟大多入仕,門生故吏遍佈天下,姻親又是無數,牽涉甚廣,即便是天子,有時也拿他們沒辦法。”

周武搖頭道:“若是天子也沒辦法,那麼天子何須姓李?不妨姓崔也好。皇帝既然是上天之子,誰敢不從,砍了便是,若是前怕狼,後怕虎,連天子都畏懼世族,那麼百姓們就更加畏懼了。”

此言一出,又讓張千肝顫了一下。

倒是陳正泰坐在一旁傻樂,好傢伙,果然是無知者無畏,這話連我都不敢說啊。

李世民一愣,道:“天子砍了他們,那誰來協助天子治天下呢?”

周武咧嘴一笑,很耿直地道:“這世上想做官的人,難道還不好找?就不說朝廷啦,就說我這小小的作坊裡,我要僱傭人手,只要肯出錢,不知多少人趨之若鶩呢。”

李世民狐疑道:“可若是世族在軍中,影響也甚大呢?”

事實上,這些其實一直都是李世民最爲顧慮的。

不過在李世民這裡是大難題的事,在周武看來顯然就簡單多了!

只見周武豪氣干雲地道:“這還不容易嗎?撤換了便是了,何須想的這樣麻煩。”

李世民不禁道:“倒是你有氣魄。”

周武也不知李世民的話是真心,還是諷刺,小民嘛,反正私下裡談這個,也只是胡說而已。

周武便又笑了笑道:“這不是氣魄不氣魄的事,而是既然覺得對的事,就應當去做。就說我這作坊,百來號人,我若是處處都小心謹慎,還需看幾個管事和賬房的眼色,那這買賣就沒法做了。可這管事和賬房,他們畢竟只是領我工錢的,做好做壞一個樣,可我不同啊,我是擔着這作坊的干係,生意若是不好,虧了本,我便血本無歸了。他們倒無妨,大不了另謀高就得了。我也不曉得皇帝治天下是什麼樣子,卻只認一個死理,那便是,誰擔着最大的干係,誰就得一言九鼎。若是事兒,我不能做主,可作坊做不好,卻又需我來擔這干係,那這作坊肯定成不了。”

李世民聽到此處,不禁道:“你這話倒是有理,依我看,你便可以做大理寺卿了。”

“哈哈。”周武樂呵呵的笑了,隨即道:“說笑了,我哪裡敢,我不過是求個財而已,這可不敢想的。”

李世民呷了口茶,道:“這樣說來,你倒是希望能剷除那些贓官惡吏的。”

“做夢都想。”周武倒是很認真的道:“如若不然,我這小民,心裡不踏實。雖也知道,就算剷除了,總還會有一批新的上來,可若是對他們聽之任之,他們便會有恃無恐,以後只怕變本加厲的。”

李世民放下了茶盞,目光幽幽,隨即道:“對,就是有恃無恐,這纔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李世民看向周武道:“就是不曉得,其他人和你是否一般的看法。”

“哪裡不是一樣的看法?”周武奇怪的看着李世民:“這作坊裡頭的,都是這般看待的,我是經歷過生死的人,性子已圓潤了一些,換做下頭的匠人,每日都在罵呢!今日罵崔家,明日罵鄭家。從前也不罵的,只是近來勉強學會了看報,拿起報紙便要罵。”

李世民萬萬想不到,一張報紙,竟還有這樣的功效。

只是他頗爲謹慎,不由道:“真的嗎?我不信!”

周武覺得這個郎君很奇怪,跑來這裡,不像是做買賣的,倒像是來套自己的話!

不過現在談到了興頭上,他便有些較真了,立即推開這廂房的窗,朝院子裡的幾個正在上漆的匠人道:“來來來,王二郎、劉九郎,你們進來。”

兩個匠人立即放下手頭的活計,匆匆進來。

這是小作坊,所以規矩沒這麼森嚴,一些優秀的匠人,似周武還得好好哄着,就指着他們給自己帶學徒呢!

所以二人進來,倒也沒什麼畏懼,這王二郎樂呵呵道:“東家,是要給我們漲工錢嗎?”

周武聽到此,立即怒罵:“漲個屁,再漲我便上吊啦,我窮的很……我現在吃飯,肉都不敢吃,我……女兒的嫁妝都還不知在哪呢。”

王二郎低聲咕噥:“平日見了客商,可不是這樣說的,都說自己做的好大買賣,貨物暢銷,日進金斗……漲工錢的時候便叫窮……”

周武便道:“好啦,別扯這些,你來,這位客商問你事。“

王二郎倒是再不敢放肆了,乖乖朝李世民賠笑道:“不知郎君有什麼想問的,我們這木器,可都是一等一的,就說這漆……”

李世民打斷他道:“我只問你,倘若這天子與世族起了衝突,誰勝了纔好。”

王二郎先是一怔,隨即咧嘴笑了:“郎君這倒是有趣,問我做啥,這還需問的嗎?這是大唐,誰甘願受那世族的擺佈?你是不曉得那些世族平日多欺人,從前我在鄉下的時候,他們的地連成一片,這渠裡的水只許灌溉他們家,不許灌溉我們家的。如若不然,怎麼受了災,是我們這些小民們倒黴呢。後來一到了災年,大家肚子餓着,實在受不了了,他們便來放錢,利息高的嚇人,你不肯借貸,他們便低價來買你的地,還不如往年的三成價,你不賣,便得餓死。這還不算,在縣裡上上下下,無論是官是吏,都是他們的人,但凡是我等有什麼委屈,官吏就先拿我們先打一頓再說。不過話又說回來,這皇帝不就是世族的靠山嗎?若不是皇帝放縱他們,他們哪裡來的底氣。”

另一邊得劉九郎糾正他道:“這也未必,如若不然,怎麼新聞報裡說,陛下震怒,在追世族的贓錢呢?”

“那說不定是做給咱們小民看的。”王二郎很認真的辯解道。

劉九郎還想說什麼。

李世民在一旁,臉又拉了下來了。

他突然道:“這樣說來,世族是不能留了。”

“啥?”王二郎詫異的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卻是道:“這裡的百姓,都受過欺壓嗎?”

王二郎不由又奇怪的看着李世民。

連那周武也覺得有些不對勁起來。

王二郎乾笑道:“怎麼沒有?不欺壓,他們那祖祖輩輩這麼多土地和家奴,是從哪裡來的?真以爲勤儉持家,就能有這天大的富貴嗎?你勤儉給我看看?”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
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四十九章:人頭落地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十一章:大捷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四十六章:不首先動用武則天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二百二十五章:鳳凰非梧桐不棲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七章:朕來考考你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