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急救

陳正泰看着李承乾,卻是壓低了聲音,神秘起來:“若要救娘娘,需……”

李承乾聽的認真,只是聽了陳正泰的‘手段’,卻是嚇了一跳,瞪大着眼睛道:“這……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啊,師兄,你瘋啦?”

陳正泰卻是冷着臉道:“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這一切只是我個人的推測而已,到底能不能成,我自己也說不好。所以,太子殿下,你得好自爲之。可是萬一真的能把人救回呢,難道不該試試嗎?不過我思來想去,這救人的事,得你來辦,我呢,就負責幫你將人引開,你我師兄弟同心協力,事情才能辦成,可若是你對我不信任,那我也就無話可說了。”

李承乾的臉上陰晴不定,他覺得陳正泰這個傢伙,膽子大到要飛起了,只是此時,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最後嘆了口氣道:“就聽你的吧,只是你打算如何將父皇引開?還有……若是救不活呢?”

“救不活……”陳正泰看着李承乾:“救不活,就等着死吧。”

這是實在話,現在是皇帝最傷心的時候,經歷了喪妻之痛,滿肚子的怨憤沒有辦法發泄,這個時候,但凡有人折騰出了一丁點什麼,惹來了李世民的震怒,那麼……李承乾只怕要糟糕了。

而他……十有八九,也可能受到連累。

因此,這件事只能成功!

當然,李承乾和陳正泰也可以選擇漠視,只是……真能漠視嗎?

故而陳正泰覺得自己已經沒有選擇了ꓹ 道:“殿下,你好生在此等候時機ꓹ 按我說的去做,明白了嗎?”

李承乾僵硬的點點頭,只是苦笑。

陳正泰左右看了看ꓹ 隨即,目光便落在了那長孫衝的身上。

長孫衝正在角落裡全心身地黯然傷神ꓹ 事實上,此時此刻ꓹ 這殿外的人ꓹ 誰也顧忌不到別人。

陳正泰一溜煙的跑到了長孫衝的面前,神秘兮兮的道:“隨我來。”

“啊……師尊。”長孫衝驚訝地擡頭看了陳正泰一眼。

陳正泰道:“你先節哀,我有大事要辦,你聽我的,待會兒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需記得,不要緊張。”

長孫衝臉色僵硬的看着陳正泰ꓹ 他本就心亂如麻,哪裡還有什麼閒心跟着陳正泰弄什麼神秘。

只是……在大學堂裡ꓹ 這兩年多封閉的學堂ꓹ 幾乎每日傳授的都是尊師貴道ꓹ 以及師祖如何如何這一套ꓹ 對於陳正泰的尊崇,已經融入了長孫衝的骨血。

長孫衝很快就收起了心神ꓹ 咬咬牙ꓹ 毫不猶豫道:“師尊想要……”

“來吧。”

趁着所有人沒注意的時候ꓹ 陳正泰已先有了動作。

長孫衝只好乖乖的跟着。

陳正泰在殿宇裡穿梭,他先眺望太極殿ꓹ 而後搖搖頭,喃喃自語:“這個不好,此乃主殿,要出事的。”

目光又落在那宣政殿上,而後打了個寒顫,口裡又喃喃道:“這也不好,這不好……”

眼睛轉來轉去,最終落在了一個配殿上,眼眸斷然一亮,口裡道:“就你了,我看這個可以。”

說着,朝長孫衝招手。

此時,長孫衝腦子裡就如漿糊一般,忙是亦步亦趨的跟了去。

“待會兒有一件事,我們非要做不可,你知道爲何嗎?”

看着陳正泰十分認真的樣子,長孫衝也下意識的慎重起來,忙道:“還請師尊賜教。”

陳正泰嘆了口氣道:“你說,如果娘娘有一線生機,你肯不肯去做?”

長孫衝毫不猶豫的就道:“那自然是敢的。”

“不怕死?”陳正泰目光灼熱的看着他。

長孫衝想也不想的搖搖頭:“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師祖也教誨過,大丈夫只問心無愧,其餘生死、錢財之事,如浮雲焉。”

陳正泰不由感慨道:“果然不愧是我的好門生啊,繼承了我優良的道德品質。你來……”

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陳正泰已至武樓。

這武樓乃是宣政殿的配殿,是李世民平日小憩的場所。

此時這外頭,有幾個宦官把守。

陳正泰領着長孫衝到了,宦官一見是韓國公和長孫衝,連忙討好似的上前。

陳正泰道:“陛下有口諭,令我們進去取一樣東西,你們離遠一些,此事事涉機密。”

“這……”宦官露出爲難的樣子。

陳正泰便大義凜然道:“怎麼,你敢抗旨不尊嗎?”

宦官臉色慘白,再不敢多言了,忙是躬身道:“喏。”

說罷,便退了開去。

陳正泰進了武樓。

裡頭的陳設很古樸,也沒什麼太多堂皇的裝飾,這地方,本就是李世民平日在宣政殿忙碌之後小憩的場所,有時也會在此召見大臣,當然,都是私下的會見,爲了顯示自己這個天子簡樸,所以這武樓和其他的宮殿比起來,總覺得不起眼。

可這裡……乃是中樞所在,既靠着宣政殿,同時又是許多機密大事議定的地方,非同小可。

裡頭有許多宮燈,哪怕是皇帝不在,這宮燈也不會熄滅。

陳正泰立即道:“去……脫了你的衣衫。”

長孫衝驚呆了,今日他不但失去了自己的姑母,居然還……

“快脫!”陳正泰焦急地道:“已經來不及了。”

長孫衝一臉委屈,眼眶已是紅了,此時六神無主,在陳正泰的瞪視下,終還是乖乖的將外衣脫了。

陳正泰卻一把搶過他的衣衫,而後取了宮燈的罩子,再將衣服放燈火上頭點燃了。

片刻功夫,衣服便起了火光,陳正泰將這一團火一甩,朝那帷幔的地方一丟,這帷幔瞬間也開始引燃起來。

“好了,還愣着做什麼,快走啊,你放心,宮裡有人值守,又是白日,很快便有人來救火的。”一氣呵成的做完方纔的事,陳正泰沒有猶豫,一把扯着長孫衝,擡腿便跑。

這武樓外頭的宦官,突然聞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回頭便見兩個人影一下子竄了出來,接着便聽陳正泰道:“不得了,失火了。”

外頭的宦官和禁衛們嚇蒙了,連忙手忙腳亂的組織救火。

陳正泰卻趁着機會,撒腿便逃,回過頭時,卻發現……長孫衝不見了。

“……”

居然比我陳正泰還跑的快?這沒良心的狗東西!

…………

就在此時,李世民依舊麻木的坐在寢殿裡,紋絲不動。

一個宦官匆匆的進來,顯得很是小心翼翼,低聲道:“陛下,棺槨已經預備好了……”

“知道了。”李世民淡淡的頷首。

此時天氣酷熱,屍首不能久存,要留給長孫皇后最後一點體面,就必須趕緊讓人給長孫皇后換上壽服,而後盛入棺槨裡。

皇帝和皇后的棺槨,是早就預備好了的,都是用最好的木材,一直存放在宮中,一旦皇帝和皇后駕崩,那麼便要裝入棺槨裡,而後會暫時在宮中停放一些日子,直到正在修建的陵寢做好了準備,再送去陵寢裡下葬。

禮部和宮內,還有宗親那邊,已經開始在議論此事了,現在天氣熱,不宜久存,應當早些入棺,而後將棺槨擡去偏殿暫存。

呆坐了許久的李世民,終於站了起來,目中帶着萬千的不捨,淚眼濛濛,又不禁看了一眼長孫皇后,似是忍不住的又伸手撫摸了長孫皇后的臉頰。

此時長孫皇后,面上已是冰涼,沒有絲毫的生氣,李世民搖搖頭,陡然之間,潸然淚下。

他隨即,站直身體,深吸一口氣,像是用着很大的力氣,才道:“既如此,那麼……”

卻在此時,外間傳來了一陣喧鬧的聲音:“不得了,不得了了,起火了,武樓火起了。”

這道聲音像是一下子打破了這一室的安寧。

李世民聽罷,不禁大驚。

這是天人感應哪。

武樓乃是極重要的宮殿之一,莫非是上天預示了什麼?

李世民眉頭一皺,匆匆的出了寢殿。

果然,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遠處的武樓方向。

這武樓上空,已是濃煙滾滾。

李世民身軀顫抖,卻冷不丁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飛快的竄進了寢殿裡。

李世民此時本是悲不自勝,現在接二連三的打擊撲面而來,一時之間,覺得心口氣悶。

一旁的長孫無忌等人已是哽咽上前:“陛下,陛下……武樓爲何火起,這難道是上天有什麼徵兆嗎?”

另一邊則有人道:“當務之急,是立即救火,只是這邊救火,怕是要耽擱了娘娘收斂入棺。”

這個時候,顯然將長孫皇后收斂入棺是很不合適的。

因而大家急的如熱鍋螞蟻一般。

李世民只僵硬的站着,一時之間,百感交集,腦海裡,瞬間掠過一個人影,不由道:“李建成,莫非是你嗎,你來尋仇啦?”

他這冷不丁冒出來的一句話,令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娘娘突然暴斃,武樓又起火,這接二連三的厄運,對於這個時代的人而言,難免會往這個方向想。

李世民卻突然雙目露出了精芒,不屑的冷笑道:“朕何止誅殺你一人,朕有今日,屠戮的亂臣賊子,何止萬千?你若冤魂尚在,來見見朕又何妨,你做人,朕誅你,你做了鬼,朕再誅你一次。”

只是……沒有任何的迴應。

聽到的,只是遠處救火的喧囂。

長孫無忌此時察覺到了什麼,道:“衝兒呢,衝兒去了何處?”

有人道:“我見韓國公和令公子往武樓方向去了。”

便有人道:“他們是去救火?”

“救火之前去的。”

長孫無忌:“……”

李世民卻只覺得頭痛。

這數不清的事,令自己心中煩躁到了極點。

他冷哼道:“去救火吧。”

吩咐了一聲之後,卻沒有再將武樓放在了心上。

此時,他滿心關切的,終究還是長孫皇后。

便折過身,朝着寢殿而去。

寢殿裡的人已走空了。

李世民進入了空蕩蕩的寢殿。

只是……他看到了一個奇怪的影子。

這影子在鳳榻前,拼命的朝着榻上的長孫皇后心口捶打。

李世民瞳孔猛地收縮。

他第一個反應,便是覺得眼前這人,莫不是李建成那死鬼?

真的陰魂不散?

李世民怒極。

可走近一些……等他真的看得真切時,頓時虎軀一顫。

一股說不清的憤怒,自體內噴薄而出。

李世民瞪大了眼睛,大怒道:“李承乾,是你!”

李承乾其實已是急的一身是汗了。

他按着陳正泰的方子,先是拍打長孫皇后的雙肩,而後湊着耳朵呼喊,可長孫皇后沒有反應,於是他又拼命的拿指頭壓着長孫皇后的人中穴,可長孫皇后依舊沒有張開眼睛。

李承乾便只好依着陳正泰說的話,去掉了長孫皇后的頭枕,張開長孫皇后的氣道。

在許多辦法都用過,卻依舊沒有反應的時候。

李承乾便只好用上最後的辦法了,他拼命的按壓着長孫皇后的心口,如此反覆,此時李承乾其實已經驚慌到了極點,實際上,他很多次想要放棄,可想到母后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卻拼命的在堅持着,只望母后下一刻就能醒來!

直到李世民一聲大吼,李承乾身軀一顫,而後如死人一般蒼白毫無血色的臉轉向李世民。

“父……父皇……”李承乾已癱坐在了地上,再沒有了氣力。

李世民萬萬想不到,自己的嫡親兒子,竟然做出這樣的事。

他本以爲,李承乾就算有萬般的不是,可至少……應當還算是孝順的。

可此時,看着眼前得一幕,他只覺得頭暈目眩,滿腔的怒火就像要衝出心腔似的,最後將怒火化作了怒吼:“你瘋了嗎?你乃太子儲君,怎麼做出這樣的事?你這是要教你的母后,死後也不得安寧?”

“父皇……父皇……”李承乾瞠目結舌,他張了張口想說,這是師兄交代的……

可話到嘴邊,卻是生生嚥了下去,因爲他突然察覺到,這個時候……將陳正泰牽扯進來,只會令兩個人都死得比較快。

於是咬着牙關,戰戰兢兢道:“兒臣……兒臣昏沉沉的,也不知自己在做什麼。”

……………………

還有。

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十章:大禮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
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四百一十七章:不堪一擊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十章:急奏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三百一十六章:陳詹事發威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五十章:大禮第七十三章:龍顏震怒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四百六十一章:上上之策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六百一十六章:花錢如流水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百二十五章:畝產千斤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