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

馬在這個時代,是最重要的畜力。

不但要用於軍事,而且還需用於運輸,甚至有些地方,由於耕牛不足,還用駑馬來耕地。

而馬一旦失去了馬蹄,整頭馬便算是費了。

可馬之所以金貴,某種程度而言,就是消耗過大。

甚至在唐軍這種,本就稀有的騎兵們是不敢輕易操練的。

因爲操練就意味着人在馬上需要疾奔,這跑得一多,馬蹄磨損,一旦廢了,損失便大了。

任何一匹戰馬都是寶貴的,因爲戰馬往往是精挑細選,還需用精細的馬料餵養,需要人力照顧,這些統統都是錢,在市面上,尤其是在這貞觀年間的時候,戰馬的價格很高。

雖說陳正泰有錢,可也知道錢不是用來糟蹋的,陳正泰倒是不含糊,直接去了鐵匠的作坊,先讓人按着自己的意思打了一個馬蹄鐵來。

隨即,讓人尋了一匹馬。

蘇烈和薛仁貴看得眼睛都直了,蘇烈先是忍不住了,就道:“大兄,你這是要做什麼?”

陳正泰很理所當然地道:“自然是將這馬蹄鐵,釘入馬蹄裡去。”

蘇烈一愣,忙道:“這……這不妥當吧,這豈不是……”

陳正泰懶得和他解釋這麼多,有這瞎逼逼的時間,還不把事情都幹好了!

這玩意的原理雖然簡單,可是……任何一個新東西,解釋有用嗎?若是有用,火刑咋來的?

當然,此時的東方還不至如西方這般的野蠻,可陳正泰還是懶得解釋,只道:“你跑步還曉得要穿鞋子,我給這馬穿個鞋子,怎麼了?”

“……”

蘇烈倒是再沒有說什麼了,反正大兄有的是錢。

於是照着陳正泰的吩咐,開始給馬釘上馬蹄鐵。

這馬發出嘶鳴,不過它這馬蹄本就沒有痛覺神經,固然釘了進去,倒也不至虛弱,只是受了一些驚嚇罷了。

接着,陳正泰便讓人騎着這馬在練武場上跑了幾圈,這戰馬起初還有些不習慣,不過慢慢的……似乎開始有些適應了。

然後他對蘇烈道:“讓人好好用此馬操練,不必客氣,過了三五日再看成效,若是效果好,所有的戰馬全部給我換上,還有這馬鞍和馬鐙,我看也要改良一下。”

“不必客氣?”蘇烈踟躕道:“那我真試啦。”

平日大家愛惜戰馬,一日斷斷續續也只能騎乘半個時辰,這還是二皮溝有充裕的錢糧的情況之下。

若是其他的騎兵,哪裡有這樣好的待遇。

蘇定自然清楚,訓練騎手,無非只有日夜操練這一條途徑,沒有任何其他走捷徑的辦法。

既然大兄都如此大氣的說了,那他也就不客氣了。

陳正泰反而不耐煩地道:“和錢相關的事,都不要扣扣索索,只要是錢解決不了的問題,都來和我說。”

“喏!“蘇定眉飛色舞地道。

認了這麼個兄弟,真的是痛快啊,這不是拿着錢來砸嗎?

蘇定在這二皮溝,幾乎不用費什麼心,唯一要做的,就是做他喜歡的事,將他這些年在軍中所想到的一切方法,去付出實踐。

這世上再沒有陳正泰這樣痛快的兄弟和上司了,從不挑你的難處,也不想着從中揩油,絕不橫加干涉你,只一味的問你錢夠不夠,然後來一句,不夠還有。

到了正午,卻有宦官來,說陛下有請。

陳正泰心裡嘀咕着,便匆匆入宮。

誰曉得到了宮門口,卻見一輛車駕出來,前頭的宦官突然叫住陳正泰:“可是陳郡公嗎?真是難得啊,竟在此撞見,此乃長樂公主的車駕,陳郡公何不去見禮?”

陳正泰心裡想,分明是你長樂公主要和我打招呼,怎麼就成了我去見禮了?

他心裡吐糟,但還是立即換上一副笑容,下了馬,至車前道:“見過師妹,師妹要往哪裡去?”

車裡掀開了簾子,露出了長樂公主的俏臉。

長樂公主深深的看了陳正泰一眼,見陳正泰風塵僕僕的樣子,不禁道:“我見師兄滿頭大汗,可又是父皇催逼你來見駕吧,你倒也辛苦,唔……我要去我阿舅家,長孫衝,不知你可認得,他說長孫家調教了幾個矮奴,很是有趣,教我去瞧瞧。”

道州矮奴?

這道州矮奴在這個時代,卻是天下皆知啊,據說隋煬帝的時候,有個道州來的侏儒,說話有趣,又擅歌舞,很受隋煬帝的喜愛,因而這道州矮奴便名揚天下了。

自此,隋煬帝便下旨意,讓道州進貢矮奴。要知道這第一代的矮奴,或許只是天生,隋煬帝居然認爲矮奴乃是道州特產,那麼到了後來,道州再沒有身體矮小,能言善道的人,那該怎麼呢?

於是乎……爲了討好皇帝,不得不馴養矮奴,他們將在本地捉來的孩童放在一種陶罐裡,平日裡用重物壓頂,只讓孩童露出腦袋,每日再教授孩童優伶之術,時間久了,這些身體在陶罐裡的孩童無法生長,最後便成了侏儒,而後送來長安,供皇族和貴族們取樂。

陳正泰一聽這道州矮奴,不由皺眉:“道州矮奴有什麼可看的。”

長樂公主俏臉上生出狐疑,不由道:“那什麼好看?”

陳正泰乾笑道:“道州矮奴生得醜,又不如我能言善道,我不客氣的說,十個道州矮奴也不及我。”

長樂公主吃吃笑起來:“師兄竟和道州矮奴相比嗎?”

陳正泰道:“他們是人,我也是人,有什麼不可比的?待會兒我入宮去,就請恩師廢黜進貢矮奴的苛政,你等着吧,不久之後就沒有矮奴可看了。”

長樂公主心裡想,接觸過這位師兄,似乎很少說帶刺話的啊,可今日……卻好像有一肚子的抱怨,他是抱怨道州矮奴嗎?這道州矮奴,和他又有什麼相干?難道……他是不喜……長孫衝?

長樂公主想了想道:“師兄,我聽你的口氣,似是不喜我的表兄長孫衝。”

“我沒見過他,和他無冤無仇,哪裡有什麼喜不喜的。”陳正泰一臉坦然地道。

他說的是實話,長孫衝他爹是缺德了一點,但是咱們不能株連,對吧。

長樂公主則是蹙眉,一臉不信地道:“可你這樣說,卻像是有的,我與長孫表兄已……已有婚約……”

她一面說,一面擡起美眸,悄悄打量陳正泰的反應。

陳正泰也覺得好像自己方纔正義感發得有些莫名其妙,這道州矮奴,雖是可憐,想辦法廢止就是,何必在長樂公主面前,表現的過於憤慨的樣子。

只是……聽到這長孫沖和長樂公主的婚約,陳正泰倒是正兒八經起來:“其實,有些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長樂公主就等着陳正泰當講呢,俏臉飛紅,帶着嬌羞道:“你說罷,不必怕。”

陳正泰道:“師妹啊,你與長孫衝乃是表兄妹,作爲你的師兄,我負責任的告訴你,你們這屬三代血親,若是婚配,只怕將來對生兒育女有很大的影響,咳咳……我本不該說這些的,搞得好像我陳正泰故意想要破壞師妹的婚約一樣,只是……不好,不好。”

他搖頭。

陳正泰說出這些話後,就覺得有點後悔了,自己還是太孟浪了,人家有婚約是人家的事,自己湊什麼熱鬧呢,倒是搞得好像自己故意要坑害長孫衝一樣。

可是作爲一個有科學意識的人,陳正泰很清楚……近親繁殖,從科學角度來說,確實沒好處,長樂公主是自己的師妹,自己提醒一下,這也很合理。

長樂公主聽了此話,不禁繯首,躲進了車廂裡,陳正泰已看不清她的臉色了。

“噢,是這樣呀,那麼,既如此……我知道啦,師兄……我聽你話,我不去長孫家啦,來人……我們回宮。”

車伕聽罷,便調轉馬頭,又往宮裡去。

陳正泰聽着一頭霧水,咦,見了鬼,我只說不可近親繁殖,這麼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科學問題,還沒跟她解釋啥叫隱性等位基因是啥呢……

她就什麼都知道了?

而且……前頭說的,難道不是看道州矮奴嗎?

陳正泰還在發愣,那馬車已去遠了,陳正泰想了片刻,沒想明白,忍不住道:“喂,你明白了什麼?”

那馬車卻是走得很決絕,一點禮貌都沒有。

陳正泰嘆了口氣,搖搖頭,還是見駕要緊。

不過……他依舊不明白今日這位長樂師妹這算是什麼情況,心裡嘀咕着,沒多久,便到了太極殿,卻見李承乾早在此等候了。

李承乾看着陳正泰,皺着眉頭道:“師兄怎麼來的這樣遲?”

陳正泰卻先朝御案後的李世民行禮:“見過恩師。”

李世民頷首:“都坐下,朕有話說。”

“遵旨。”陳正泰跪坐下,與李承乾相對。

李世民則撫案:“朕這幾日,沒一日睡了好覺,心裡只想着那劉老三……”

李承乾想都不想就道:“難怪母后說父皇這幾日總是神魂顛倒的,不曉得被誰給迷住了。”

“你住口!”李世民大聲咆哮。

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
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四百一十四章:威武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四百四十三章:新世界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二百五十六章:決一死戰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三十九章:天文數字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兩百章:馬賽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五十四章:李世民的怒火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六十三章:高昌新王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一十五章:陳氏崛起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五十八章:欽賜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七十九章:朕收拾你們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六百零四章:千秋彪炳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二百六十七章:君子與小人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